大参考 No.382
No.382

欧美一体只怕大势已去

作者:陈旸 时间:2017年12月28日
2017
年的世界急剧变化,几大力量区域各自经历不同演化,《凤凰大参考》年度总结至欧美章,会发现欧美矛盾在过去一年进入集中爆发期,呈现前所未有三大新特点。

本文为上篇,走下神龛的欧美关系。

前缘难续:人员对接的缺位比比皆是

许多欧美关系的观察家,都是乐观的大西洋主义者。

他们认为,欧美关系树大根深,剪落些许枝叶无伤根基;认为欧美都应该认识到,在地缘板块上,没有美国的欧洲,只是欧亚大陆西端的半岛,而没有欧洲的美国,将成为两洋之间的孤岛,双方应互为仰仗;认为在价值观上,欧美之间同气连枝,一旦美国重新拾起意识形态的指挥棒,欧洲人仍将是亦步亦趋的首席提琴手。

诚然,欧美在制度体系上牵扯颇深,政治上层层对接。但如今有多少人注意到,美国对欧决策部门缺位竟然已比比皆是?

美国务院负责欧洲及欧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10月才刚刚上岗,美驻欧大使岗位空缺达20个,美国驻欧盟大使至今尚未有正式提名人,驻法大使11月方获任命,驻德大使迄今未能走马上任。12月,美国务卿蒂勒森访欧,前往维也纳机场迎接的美三大驻奥地利机构代表都是副手。

当地时间2017年12月5日,比利时布鲁塞尔,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访问比利时。

外交机构的残缺不全,反映的不仅是美国国内过度的“府院之争”(总统府与国务院之争)和国会掣肘,其尚能保障外交正常运转需要,也反映了欧洲对美战略重要性下降,欧美之间的外交管道可能已多过实际需要,“精兵简政”箭在弦上。

欧美在经济体制上最具兼容性,但欧洲却沦为了美国资本的跑马场。美国充分利用双边经济贸易的连通性,在欧洲金融市场上的呼风唤雨,践踏欧洲的经济生态,制裁欧洲企业,充分地体现了其对欧洲的拿捏和战略上的藐视。联结体制的不平等倘若是服务于应对共同威胁的总目标,倒还情有可原,安安稳稳,但目标早已消解,不平等的机制势必成为负累或麻烦之源,市场保护的呼声早已沸反盈天。

而从地缘上讲,大西洋依然可以连线,但太平洋的繁荣却更有吸引力,欧亚大陆的前景也是生机勃勃,后两者的成长空间要远大得多。放弃未来,固守一隅,恐怕不成为孤岛或半岛,却会沦为禁闭岛。

确实,欧美关系的主动权依然掌握在美国人手里。布鲁金斯学会报告《后美国世代的欧洲》认为,没有美国人的参与,欧洲解脱不了安全困境,解决不了内部的纷争,无法从危机中自我解救出来,但它也承认,美国现在的氛围要重新介入欧洲还是很难。且不论美国“重返欧洲”的能力如何,事实上,美国注重实效,赤裸裸唯利是图的风格,在当今世界竞争过程中还是比欧洲要容易适应得多,要山姆大叔调档降速屈就欧洲,恐怕是天方夜谭。欧洲的掉头转向可能较为容易,惟其如此,欧洲才提出了“有原则的实用主义”,将欧美关系定位为“进入了务实可交易的时代”。

但若是如此,欧美关系与一般的双边关系又有何本质区别呢?欧美关系经历适应性调整后,恐怕“从此萧郎是路人”。

矛盾爆发:凉意十足的三大新特点

特朗普执政下的美国,向传统的欧洲盟友发起挑战,欧洲不甘示弱,强力回应,双方矛盾激化,跨大西洋关系经历十余年不遇之狂风骤雨,这场争斗呈现出前所未有的三大新特点。

一是,狼烟四起。与此前围绕伊战、斯诺登案等事件的摩擦不同,欧美此番较量不再局限于单一议题,而是涉及军事、经济,政治、外交及国际事务的方方面面,问题此起彼伏。特朗普执政之初,高唱北约过时论,施压欧洲提升军费;声讨贸易不平衡,威胁提高入境税;为英国脱欧击节叫好,对欧盟冷嘲热讽,欧民粹运动幸获奥援;与俄罗斯眉来眼去,令欧洲胆战心惊。

经过一系列密集复杂的协调劝说和制衡,欧洲好不容易争得面对面的斡旋机会,暂时抚平风波,但随后美却又相继退出巴黎气候协定,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退出“全球移民公约”谈判,并在升级对俄制裁问题上对欧连敲带打,在耶路撒冷地位问题上,对欧劝诫充耳不闻,对西亚非洲一些穆斯林国家的“旅行禁令”一意孤行。欧美矛盾的多元化,冲突议题的广泛性一览无余。

当地时间12月4日,美国最高法院作出裁决,美国政府针对8个国家的旅行禁令全面生效。

二是,由暗斗转为明争。事实上,欧美这一系列矛盾并非凭空而生,而是长期客观存在的。只是此前双方在经济、金融、军事等许多领域的斗争更多表现为私下踩踏、藏头露尾、适可而止。这一轮交手,双方赤膊上阵,撕破了温情脉脉的面纱。

特朗普斥责德国对美巨额贸易盈余,在汇率比价中偷奸耍滑,宣称“德国人非常坏”,他一再抵制表态支持北约的集体防御条款。

甚至在北约新总部演说前夜修改演讲稿,移除了其中有关遵守北约第五条义务的准确承诺,并当面教训全体出席会议的欧洲国家领导人,指责其军费支出不足。

特朗普还是首位公开质疑欧盟是否符合美国利益的总统,在其当选之后,直言欧盟是创造出来打击美国而挣钱的,“现在基本上就是一部德国的车”。特朗普的许多威胁,不只停留在口头上。美国主动停止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谈判,提出有损欧盟第一的税改方案,以及退出一系列欧盟所看重的国际组织和公约。

欧洲逐渐认识到,隐忍和顾全大局不再是安全的选择。欧盟机构及其成员国的领导人据理力争,迎头反击。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公开称,美国乃欧洲一体化的威胁。欧委会主席容克则威胁说,要鼓动德克萨斯州和俄勒冈州从美国独立出去。

德国总理默克尔极力解释欧元的运行机制,试图撇清德国的操纵嫌疑,通过各种场合与特朗普沟通,争取其支持,但最终无果。

2017年夏,默克尔参加完G7峰会后,沉痛而坚定的表示,“我们完全依赖他人的时代某种程度已经过去了,欧洲人必须真正将我们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G20峰会前,欧日签署自贸协议框架。近日,五个欧洲国家在联合国安理会直言,美国的耶路撒冷政策违背了联合国过去的决议。欧洲正清晰地传递出向美国叫板的声音。

当地时间7月7日,德国汉堡,阿根廷总统马克里、德国总理默克尔和美国总统特朗普(从左至右)出席G20领导人峰会。

三是,颇具草民斗州官的色彩。众所周知,特朗普携民粹之势上台,但欧洲仍是精英当权。

因此,在欧美这一系列摩擦中,出人意表的形式之争,颠覆性的政策冲突频频上演,特朗普在与欧洲领导人打交道的过程中,握手礼、推搡门等一系列乖张的言行举止,让欧方愤愤不平。其胜选后接见的第一位欧洲客人是煽动起英国脱欧的英国前独立党领导人法拉吉,并一度任命与国民阵线等欧洲民粹政党关系密切的班农为首席战略顾问,挑衅姿态十足。

民粹运动偏好通俗易懂的宣传口号,崇尚克里斯玛式的一招制敌,倾向非黑既白的政策选择。这与久居上位的精英派长袖善舞的外交艺术,游走于灰色地带的纵横捭阖大为不同,特朗普在国际条约上说退就退,在热点问题上说怼就怼,恐吓、威胁应有尽有,全然不顾此前的布局和盟友利益,常常让欧洲措手不及。

但与此同时,美国国内建制派的力量依然与欧洲打得火热,甚至刻意填补特朗普的缺位,施压特朗普调整政策言论,一再强调跨大西洋关系的重要性,反之,欧洲境内的民粹势力则深受特朗普胜选的鼓舞,政治声势高涨,频频向欧洲统治阶层发起挑战,欧美之间这种精英与建制派的联手,民粹与草根的遥相呼应,使得大西洋两岸的对立和摩擦,与各自的内政深深地纠缠在一起。

凤凰大参考文章为独家出品,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陈旸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欧洲安全与防务政策,欧洲外交与德国研究等。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微信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 制作:崔梦肸(实习生)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蔡英文这一年把力量都用在了哪

在总结2017年蔡英文执政成绩前,搜索台湾民众和舆论对她的评价,却发现内容极少。 然而,这并不代表蔡英文过去一年风轻云淡。 《凤凰大参考》台湾研究小组总结蔡英文2017年的力量到底用在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