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349
No.349

李显龙访华 定不虚此行

作者:宋颖慧 时间2017年9月20日
9
月19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抵达北京,开始为期3天的访问。

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访问。大量报道和评论关注此访“事发突然”、“时机微妙”,但其背后还有更多故事值得思考。

即刻便抓住的窗口说明一个问题

李克强举行仪式欢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访华。

关于“事发突然”。很多报道中出现“突然访问”措辞,但“突然”在哪里需要明确。据笔者观察,两国领导人应该是希望安排会见已久,只是时间安排不开;这次“突然”出现短暂的时间窗口便即刻抓住,因而发布消息与实际到访时间间隔比较短。其实,这恰恰从侧面反映两国高层间联系密切、工作层落实高效。

“时机微妙”则被很多媒体解读为新加坡有意加强对华合作,使其恢复外交“平衡”。要谈恢复平衡,须有失衡在先。那从什么时候开始失衡的呢?这种观点可能认为,2014年以来新加坡总理就未曾正式访华、却与美国互动频密,是“失衡”的表现。但要看到,金融危机后,新加坡连续多年成为对华投资第一大来源国,中国对新投资也相应快速增长,可能才是“失衡”的开端。因此,究竟要向哪个方向“恢复平衡”还不一定。

那么,新加坡对华外交政策是否真有调整呢?笔者浅见,应该调整,但难度很大,希望此访可以成为好的开始。

李光耀留下的办法越来越力不从心

说应该调整,是因为新加坡当前面临的转型压力呈现系统性和深层次特点,外交政策,特别是对华外交(和对美外交),不可能独善其身。

说难度很大,是因为新加坡转型压力的根源是,面对新问题,老办法越来越力不从心,但还没建立起可以系统解决新老问题的一整套新办法。

新加坡自然资源匮乏,又夹在两大穆斯林邻国之间、深陷亚太博弈旋涡,得以取得今日发展成就,人力资本和技术是其最大倚仗,其中最大贡献来自已故“国父”李光耀——他和他的团队所设计的独特发展道路,成功带领新加坡“从第三走向第一”。“平衡外交”战略也由此而来。但是,从冷战中走来,李光耀之“平衡”有明确的作用对象,与当前的国际和地区局势不可同日而语。

在当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深度相互依存关系下,“平衡外交”势必失焦,所以当新加坡领导人发现与中国经济合作过深、似乎“打破平衡”时,仍然坚持传统“平衡外交”思路,恐怕只会更加迷茫。

此时的新加坡需要外交战略转型,但知易行难,何况外交亦涉及政治、经济、社会等多领域事务,须在总体的系统性战略调整中进行才真正有效。在新加坡总理没有正式访华的这3年间,该国多名政要和高官健康状况频繁亮起红灯,观之着实让人心疼。

新加坡欲维持地位 必保三点

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提出,稳定的中美关系、东盟凝聚力和贸易自由化是未来亚太和平发展“三大要素”。其中隐含的意思是,这三点目前都面临一定挑战,但新加坡仅凭一己之力不可能维护亚太和平发展,所以需要奔走、斡旋于各方之间,力求保障这三要素。这更能反映李显龙总理此次访华的考虑——中美以贸易摩擦为首的各种龃龉、亚太次区域和跨区域合作蓬勃发展、美国退出TPP,使新加坡担心“三要素”难保。这三点愿望与中国发展理念和对外战略深度契合——中国也希望维护与美国稳定关系、长期支持东盟“中心地位”、强调打击贸易保护主义,因此李显龙定不虚此行。

凤凰大参考文章为独家出品,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宋颖慧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东南亚问题学者,专注新加坡及地区经济合作研究,曾与业内学者共著《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中国与亚太区域合作的新机遇》等著作。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微信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 制作:崔梦肸(实习生)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获取核地位:印巴容易朝鲜难

很快,全球战略学界将面临一个难题:国际社会究竟能否像对待印巴那样,逐渐默认朝鲜的拥核现实? 但只怕,对于核地位而言,印巴容易,朝鲜却难。归纳原因有四条,其中每一条都能看到,尽管朝鲜不惜头破血流坐实拥核,但代价却是给自己套上了难以被承认的重重枷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