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258
No.258

伊万卡与库什纳:
对特朗普的影响不可比拟

Ivanka Trump And Jared Kushner

作者:侯逸超 2017年2月13日
点特朗普团队成员,中国同行的沉重感猛然而生:至少能找出6位重要人物的反华言论,且各个犀利。白宫似乎变成了咄咄逼人的“鹰巢”。完全如此么?

就在中国人的春节期间,这种沉重感突然有了被照亮的一刻,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和女婿贾里德.库什纳的对华友好姿态备受瞩目。

伊万卡和库什纳很可能形成中美外交中一条全新的通道,为此,《凤凰大参考》深度解读二人在特朗普团队中无可比拟的影响力,以及他们在中国议题上发挥的重要作用。

特朗普对伊万卡和库什纳的倚重不可比拟

对于很多中国读者来说,伊万卡和库什纳并不陌生,这夫妻二人拥有俊美容颜、亿万财富和传奇爱情故事。其中任何一项,都能让一篇相关二人的报道备受瞩目。

不过,随着特朗普执掌美国,这对年纪轻轻的夫妻的光芒将更胜以往:在外交领域、特别是中美外交中,他们的权势和影响力不可估量。

伊万卡和库什纳夫妻俩,与特朗普一个是基因相承,一个是经历相似。特朗普哀悼牺牲的海豹突击队队员时,陪在他身边的是女儿伊万卡。刚刚胜出就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见面时,站在他身边的仍是伊万卡和库什纳。而在特朗普会见科技巨头时,依然是伊万卡和库什纳作陪。

相形之下,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的出镜率就要低很多,以至于媒体猜测,伊万卡才是事实上的第一夫人。

伊万卡。

伊万卡的地位,早已超越了一般的第一夫人。在2月9日为女儿鸣不平的推特中,特朗普提到“她(伊万卡)是个伟大的人——总是推动我去做正确的事情。”。而早在选战激烈之时,特朗普竞选团队中一名知情者就对《纽约时报》表示,伊万卡“是少数能够影响他想法的人”。伊万卡的弟弟小唐纳德·特朗普形容他的姐姐“知道如何同父亲谈话”,而且说特朗普“信任她”。

特朗普的最后一位竞选经理凯利安·康威用了“坚不可摧”(impenetrable)来描述伊万卡和她父亲之间的关系,而伊万卡的意见对于她父亲来说是关键性的:从在局势糟糕时鼓励父亲这样的小事情,到挑选副总统候选人这样关键性决定。

康威说:“伊万卡在团队中的地位是非常特殊的,她知道自己的父亲想要什么,所以她在副总统选择上能给予关键性意见。”查询公开资料可以发现,在去年7月,特朗普和伊万卡、库什纳一起拜访印第安纳州州长彭斯,随后,彭斯成为副总统人选。

特朗普的一位亿万富翁老友巴瑞克如此形容伊万卡:“她从来不说什么场面话。都是‘我爱你父亲,所以我给你这些意见,我希望你能成功,所以你需要听我一下。’”而在去年7月的一次采访中,伊万卡对CNN形容特朗普“令人难以置信地尊重她的意见”。

库什纳与特朗普。

再来看伊万卡的丈夫贾里德.库什纳,他被描述为“特朗普的耳语者”。从出镜率来看,库什纳的影响力丝毫不逊于伊万卡。

目前,库什纳担任特朗普的高级顾问。他无愧于这个职位,在大选中,是他帮助招募了一位急需的信息主任,操持网络筹款系统的创建,还帮助起草了特朗普寥寥无几的几篇政策演讲。

特朗普常常处于混乱和危机中,库什纳所做的就是不断平息争议,巩固特朗普的看法、世界观和直觉。

去年10月,特朗普早年在大巴上谈论调戏女性的视频被曝出,其支持率应声下跌,他的顾问们莫衷一是,其他顾问都强调事态严重性,敦促特朗普悔悟,库什纳则让他想想自己的成就。其间,特朗普到楼下招呼大约100名支持者,回来时表示“下面有2500人”。“他们是打算选你当总统的人,”库什纳并没有纠正特朗普对人数的估计。“不要担心其他人。”

在特朗普三名最核心顾问中,库什纳独领风骚。

特朗普的两名高级官员称,特朗普级别最高的两名顾问——新任幕僚长普利巴斯和首席策略师斯蒂芬·班农——经常征求库什纳的意见,他们认为他的点头几乎是向特朗普提出建议的先决条件。

犹太共和党人联盟的执行主任马修·布鲁克斯表示,“特朗普政府的整个内部圈子信任、听从贾里德,包括该团队最重要的成员——候任总统本人。”库什纳名声在外,以致于权力交接之际有官员对奥巴马团队表示,外交事务应该通过特朗普的女婿传达。

库什纳家族的一个老朋友肯·克尔森曾谈到一个细节,“我和贾里德在一起的时候,电话铃会响起来,往往是特朗普在向贾里德征询意见。”

库什纳在人事上的影响力相当大,他和特朗普三个子女在幕后推动,在去年6月罢免了特朗普的竞选经理莱万多夫斯基,莱万多夫斯基奠定了特朗普反建制、反精英且随意发挥的竞选基调,但他行事风格强悍,并流露出与库什纳竞争的意图。

库什纳也成功排挤了自己家族的头号敌人,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蒂。克里斯蒂是最早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大佬,但他早年担任州检察长时,曾起诉库什纳父亲并使其锒铛入狱。据报道,库什纳曾多次要求开除克里斯蒂,一开始特朗普还有犹豫,但最终克里斯蒂未获重用。同时,克里斯蒂挑选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也被炒了鱿鱼。

只破不立当然不行。据参与过渡事宜的人说,库什纳在说服特朗普选择首席经济顾问时发挥了关键作用,虽然特朗普在选举中常常攻击华尔街巨头高盛,却仍然任命高盛总裁科恩为首席经济顾问,高盛是库什纳公司的投资者和债主。

外交方面,库什纳的影响力不容小觑。特朗普曾经表示,他的正统犹太人女婿将在处理与以色列相关的事务中发挥核心作用,他称库什纳非常有才,乃至有助于“实现中东和平”。

说到做到,选前以色列驻美大使想要和特朗普沟通时,接见他的正是库什纳。“贾里德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女婿,我们的关系非常密切,”特朗普在一份声明中称赞他是“一个大气、大胆的思想者”。

库什纳和特朗普的经历相似,两人都生于富贵之家,两人的父亲都是变化无常的房地产大亨,特朗普还能从库什纳的交易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加上库什纳熟悉特朗普的个性,特朗普看重库什纳对家族的忠诚——在特朗普看来,缺乏政治经验是库什纳最大的优点,这使他可以全心全意投入保护总统的利益。

伊万卡能说出动物园里所有动物的中文名字

伊万卡与库什纳在各自家族企业中都具有重要地位,两人的企业正是全球化的受益者,对于中国的角色和能量,也有更加清晰的认识,这与特朗普,至少是特朗普表面上的言论并不相同。

伊万卡与女儿阿拉贝拉在中国驻美大使馆。

伊万卡在担任特朗普集团开发与并购部门副总裁之外,还创立了自己的珠宝、时装品牌,这些产品,要么早就进入了中国市场,要么干脆就是中国制造。比如梅西百货销售的伊万卡牌短皮靴产自中国,相关的进口数据显示,在截至去年12月5日与伊万卡有关的193批进口商品中,主要是中国制造的鞋子和手袋,还有中国、印度尼西亚和越南等地加工的衣服和衬衫。特朗普经常批评美国企业的外包方式,并威胁要对把生产环节转移到其他国家的公司征税,但这正是伊万卡服饰系列的经营方式。

去年4月,由于被认定违反了美国可燃性标准,伊万卡旗下2万条中国制造的围巾就遭到召回,让当时大喊对中国开刀的特朗普不无尴尬。而伊万卡珠宝早在2012年就开通了微博,主要是推销各类珠宝,开拓中国市场。

据微信公众号“外事儿”去年6月报道,伊万卡本人也有自己的微博账号,当时粉丝有1.7万人。据描述,当时有不少特朗普的忠实粉丝在伊万卡的评论中留言:“我们喜欢你的父亲,祝愿他成为下一任美国总统”,并称伊万卡为“未来的第一女儿”、“长公主”等。但根据笔者查证,这一账号的内容已经清空。

但相关内容在她的推特上还能看到些蛛丝马迹,这里还记录着第一家伊万卡珠宝店在中国开业时的欣喜,她也曾晒出讨论特朗普酒店拓展中国业务的照片。伊万卡本人也透露出对中国的兴趣,据说她能够说出动物园里所有动物的中文名字,还到北京看过画展。

她在推特上记录着女儿学习中文、吃中餐的点点滴滴,从2010年起给中国人拜年,几乎从未间断,值得鼓励的是,她也懂得“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的中国谚语。

伊万卡还有一位来自中国的“好闺蜜”——邓文迪,据报道两人交好多年,伊万卡曾在Instagram上曾称赞邓文迪是个卓越的女人。《纽约客》(New Yorker)在去年8月报道,伊万卡和库什纳在结婚之前曾在2008年短暂分手,那时正是邓文迪和默多克把两人都邀请到他们的游艇上,帮助两人重归于好。此外,伊万卡的珠宝品牌开拓中国市场,邓文迪也是全力支持,还替她办发布会。伊万卡也投桃报李,盛装出席邓文迪举办的中国主题大秀。据《金融时报》报道,去年大选期间,伊万卡还是邓文迪与默多克两个女儿的股票受托人,足见两家的亲密关系。

伊万卡的丈夫库什纳被一部分媒体形容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他与中国商界联系颇多。

库什纳和弟弟以及朋友共同创办一家注重科技的房地产投资公司——Cadre,获得了中国商人马云的投资。库什纳最近的项目——以特朗普为品牌的豪华公寓楼——则有将近四分之一的资金来自未透露姓名的中国投资者,金额大约在5000万美元。库什纳投资了弟弟设立的兴盛资本(Thrive Capital),这一投行对外进行了超过100笔投资,其中包括应运而生的医保公司Oscar,这家医保公司同时还获得了李嘉诚和中国一家险资企业的投资。

库什纳夫妇与邓文迪(右)。

中美高层沟通最微妙的渠道

身处决策核心,加上与中国的深厚渊源,伊万卡夫妇在中国议题上会如何发挥影响力?到中国使馆拜年就堪称范例。

2月1日,伊万卡与女儿阿拉贝拉前往中国驻美大使馆祝贺农历新年,她们走出黑色的SUV,与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握了手,听了传统音乐,还欣赏了中国工艺品。在这次访问中,外界看到了伊万卡极高的情商,以及她对中国人情的深厚了解。

这不是一次简单的文化交流,据彭博报道,此前库什纳与崔天凯举行了幕后会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白宫官员还称,库什纳与崔天凯展开了广泛、积极的对话。据白宫前高官推测,这是中美之间一次非常直接的高层交流。

在日常生活中,伊万卡并不认可父亲的出格言论,常常出面反对。在一次专访中,伊万卡指出:不会因为中美贸易逆差怪罪中国,而是应该向中国学习,加强与中国的生意往来。她也曾重点声明过对中国的重视:“房地产一直是我关注的焦点,特朗普集团也希望在中国开酒店。我去过中国很多次,在集团和电视节目上,我们有许多中国北京的雇员”。

岳父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库什纳仍然要分心照顾家族生意,并仍然与中国保持联系。11月16日库什纳与一位中国险资集团董事长共进晚餐,这家险资是纽约华尔道夫酒店的所有者,并将成为重建纽约第五大道666号大楼的股权合伙人之一,这对负债累累的库什纳来说非常重要。之后一周,这位险资集团董事长又与库什纳的父亲共进午餐。

可以判断,双方的关系仍在加深。这是一个很微妙的局面,在特朗普的团队中虽然鹰派居多,但真正的决策者却更愿意听取女儿女婿的温和意见。

这似乎是特朗普在有意区分白脸红脸的角色——桌子上再怎么漫天要价出言不逊,桌子下总要有人握手谈生意。

凤凰大参考专题文章为本栏目特约,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二维码

凤凰资讯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资讯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从一带一路来(四):带路中亚,中国人文对手强大

在中亚,中国文化的软实力影响只属俄罗斯、土耳其之后的第三梯队,不仅如此,还存在一个强劲竞争对手——印度。为通中亚,莫迪已是几大文化法宝并用,那么中国的资源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