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272
No.272

东北亚之考:
经贸甜蜜掰不过安全焦虑

Diplomatic test of Northeast Asia

作者:肖河 时间:2017年3月13日
者按:自2016年美国大选尘埃落定,东北亚准备步入“特朗普时代”以来,这一地区外交局势变化的最突出特征,便是中韩关系的迅速恶化。

新环境下的东北亚外交,考验着这一地区的所有国家。随着下周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访华,东北亚必将又是全球焦点。

凤凰大参考特别策划系列专题“东北亚之考”。

东北亚之考一:中韩关系出现崩盘之像

与最初的某些猜测和“幸灾乐祸”相反,特朗普的上台执政并未导致美日同盟和美韩同盟的动摇。对日本,美国防部长马蒂斯和特朗普本人先后在东京和华盛顿承诺日美同盟“坚不可摧”,重申了钓鱼岛适用于日美安保条约的共同防御条款;对韩国,不仅朴槿惠是特朗普当选后第二个电话联络的外国元首,同时美政府也没有表现出任何要在萨德问题上后退以与中国“交易”的迹象。

因此,统观东北亚全盘,美国与日、朝、韩三国的关系不论好坏,始终走在原有的轨道上;而在中日、中朝关系决无好转的同时,中韩关系却终于出现了崩盘之像。

自朴槿惠执政以来开始萌生,以参加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达到顶峰的中韩蜜月,终于在冬春之交彻底付诸东流,不再是“动口不动手”的君子之争。

3月10日,韩国宪法法院通过对总统朴槿惠的弹劾案。宣判开始前,8位法官陆续到达。

据外国媒体统计,自2016年10月起,韩国乐队组合入境中国受阻、“韩流”播映受限、韩国进口化妆品被退回、中国游客赴韩观光减少,其中乐天集团受到的抵制更是将中韩之间的对抗推向了高潮。不仅有关方面提出了违规运营的问题,部分中国民众还掀起了抵制乐天超时的浪潮。截至目前,这一合力已经迫使乐天集团关闭了多家在华门店,更是 使得“制裁韩国”之声愈发高涨。

为何很多国家对中国都选择“忍一时风平浪静”

实事求是而论,中国的这一系列措施还远远不是货真价实的制裁。第一,虽然中国政府并未阻止内外媒体将这些举措看作是针对首尔的反制,但是也从未承认过这是对韩坚持部署萨德系统的报复。因此,就法理而言,除了民众的自发抵制以外,其它事项要么只是按照国内法律“照章办事”,要么只是一些无可考证的传言,彼此之间并无任何关系;

第二,既然官方都不承认中国在采取报复措施,那么就更不谈不上制裁对象的相关性、明确性和公开性了。相对于美国针对俄罗斯的“冤有头、债有主”的点对点制裁相比,中国的反制措施就多了些“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味道。因此,一干外国媒体也无不更为精准地将中国的做法称为“非官方报复”而非制裁。

之所以中国针对萨德报复会显得有些不够“光明正大”,一方面是基于外交原则,一方面则是出于现实考虑。

首先,在中国的语境中,“制裁”这一做法本身就充满了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和干涉他国主权与内政的色彩,中国对此历来持保留态度,尤其是不可能提倡单边制裁;另一方面,运用“非官方报复”在现实中灵活、便利的多,既不给报复对象留下口实, 也能根据需要不知不觉地予以撤销,不至于像特朗普撤销对俄制裁那样在国内引发轩然大波。

然而,归根到底这一做法仍然暴露出中国对外影响力有限,针对性报复能力不强,欠缺国际舆论塑造能力的现实。因此,对于中国的这一套路,很多国家选择“忍一时风平浪静”,个中原因就在于其非制度化特点所伴随的不持续性。

东北亚之考二:鞭子不打美国 布局竞赛

正如韩国无法对朝鲜的威胁视而不见,中国也无法忽视部署萨德系统一样,东北亚仍然是当今世界最具现实主义色彩的区域之一。

在不解决安全问题的情况下,很难通过经贸关系的外溢效应来建设共同体,这也是中韩关系由蜜月迅速跌落、美国坐享其成的内在原因。

3月10日朴槿惠遭弹劾后,“亲朴派”在场外集会反对弹劾。

与以往的日本、菲律宾等国不同,对于中国因萨德入韩而出现的“非官方报复”,韩国并没有完全地忍气吞声,同样拒绝了给中国驻韩孔子学院的工作人员颁发签证。最重要的是,在中国的批评声中,美韩两国甚至大幅提前了在韩部署萨德系统的进程,从原本的六至七月调整到了三月。

这也说明,中国的一系列反制措施至少在目前效果不大,甚至起到了反作用。

事实上,以往中国对日本和菲律宾等国也采取过类似的政策,但是无论是限制旅游、进口还是外资进入,都没能改变对方正在特定问题上的政策立场。这一方面是因为在经济和社会全球化的状况下,中国对某国的限制措施所带来的影响,往往会被其它国家的替代效应所弥补。

例如,中国在减少进口菲律宾香蕉后,其它国家的进口量却出现了大幅度增加。另一方面,中国反制措施的非制度化也削弱了自身的效果。例如,虽然部分旅游公司响应号召减少旅游班次,但是这无法限制公民个人前往日本或者韩国旅行,甚至会反过来出现旅客数量伴随着争议而增长的现象。此外,之所以此次韩国对中国报复措施的反应更为强硬,还在于部署萨德是美朝之间的共同行为,其中韩国还处于弱势的一方,中国报复韩国、忽略美国的对比做法,也引起了韩国国内的激烈民族情绪。

美国不为首尔出头,中美博弈还没真正开始

有趣的是,作为另一当事方,美国的态度却也与中方有异曲同工之妙。华盛顿虽然在不同场合表示中国对萨德的反应是“小题大做”,但是并没有显示直接替首尔出头,化解中国对韩外交攻势的迹象。

在美国保守鹰派看来,中国利用不对称的经济力量所采取的强制性外交,已经在挪威、英国和菲律宾生效,显著扩大了自身的影响范围。因此,虽然美国的联盟还不至于因此分崩离析,但是华盛顿对此“袖手旁观”的态度无疑恶化了形势。在他们看来,虽然马蒂斯郑重重申了对韩国的安全承诺,但是在萨德问题上却表现的“言行不一”,美国需要做的是对中国“扰乱韩国内部稳定”的做法进行制裁。

以此而言,萨德问题虽然被炒得热火朝天,但是中美之间的直接博弈还没有真正开始,还处于谨慎布局的阶段,而形势的变化也无疑在朝着有利于美国的方向发展,方便华盛顿静观其变。

在中国看来,韩国处理萨德问题的根本错误在于,其违背了中方所一直倡导的共同安全观,将自身的安全建立在了损害中国安全的基础上,违背了互利共赢的原则。但是,正如韩国无法对朝鲜的威胁视而不见,中国也无法忽视部署萨德系统一样,东北亚仍然是当今世界最具现实主义色彩的区域之一。在不解决安全问题的情况下,很难通过经贸关系的外溢效应来建设共同体,这也是中韩关系由蜜月迅速跌落、美国坐享其成的内在原因。

东北亚之考三:暴风雨前所有国家都小心翼翼

从去年年底至今,虽然东北亚地区新闻频发,美日关系、中韩关系、朝鲜的各类试验和所遭受的制裁,都吸引了世界的目光。但是从根本上看,东北亚局势仍然处于“悬而未决”的状态,相关各方更多的是在进行前期布局。

3月7日,萨德突然现身韩国乌山军事基地,让相关方措手不及。

中国虽然在萨德问题上“非官方报复”韩国,但是并未对美方大加批评,或者采取强硬措施。反过来,韩国虽然最终选择在安全上倒向美国,但是也没有采取激烈的反报复措施;而在对华竞争上态度坚定的日本,在致力于巩固日美同盟之余,也暂停了去年那样直接在南海问题上挑战中国的做法。

之所以会出现这一局面,就在于特朗普的对华和对朝政策,至今仍然没有成型的确凿迹象,因此一方面中国不愿意在未定之时刺激有些“神经质”的特朗普、引火烧身,另一方面日韩等国也担心动作太大,会被白宫拿来作为对华交易的“筹码”、反而容易导致处境被动。

对于特朗普的对华与对朝政策,目前有两种截然相反的判断。第一,如果根据本届白宫“言出必行”的罕见执政风格,那么美国在南海和贸易问题上就必然会采取更为强硬的对华政策,导致两国的激烈对抗。

同时,华盛顿也将抛弃奥巴马对朝“战略忍耐”的保守政策,谋求更为激进的解决朝核问题的途径。目前的平静与克制只是源于特朗普受困于包括“通俄门”、禁穆令在内的国内政争,又要在弗林辞职后重新组建国安会班子,暂时无暇敲定和实施对华和对朝政策。

第二,从特朗普政府在执政后的实际表现来看,其对华、对朝态度又并未显示出超越奥巴马政府的强硬之处,甚至相对于就职前还出现了明显的改善,这在台湾和“一中”问题上表现得最为明显。因此,很多声音也认为中国终究会是特朗普的“交易伙伴”,当前不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而是美国为了实现对华合作,而有意塑造出来的外交环境。

正是因为两种判断都具有一定的说服力,整个东北亚局势才呈现出了一种引而不发的态势。

在这样一种环境中,相关国家都知道应当在外交中保持最大程度的灵活性,即使是对直接竞争对手也要留有余地,以防被盟友或者合作伙伴“漫天要价”。有时,甚至要主动接近竞争对手,以在盟友那里争取更多的谈判空间。因此,从这一角度而言,中韩关系的迅速恶化,无疑只会有利于增强其它国家在复杂的东北亚外交中的地位。

同时,如果为了缓解中韩交恶所带来的压力而与日本或者美国积极接触,那么也无异于对后者以往敌意行为的既往不咎。这也会促使首尔方面确信,只要中美和中日关系再遭波折,那么中韩间萨德问题的一页也迟早会“翻篇”。

当然,对于中国而言,目前对韩国的报复措施可能只是“两害相权取其轻”,亦即不惜外交灵活度上的损失也要维护安全利益。但是,如何确保这一付出能够获得长期的效果,仍然还需要多加思考。毕竟,中国不会希望看到,美国在反复的变局之中不断扩大自身在东北亚地区的影响力,不断从地区内国家的乱局中得益。

凤凰大参考专题文章为本栏目特约,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肖河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政治与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专注东北亚研究。

二维码

凤凰资讯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资讯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凤凰台媒共同策划专题:我们都是中国人

台湾《旺报》、《中时电子报 》与《凤凰大参考》联合推出“我们都是中国人”系列,分别从两岸文化脐带、抛弃敌我思维、中国是台湾宝贵资产等多个角度,予以双面论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