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268
No.268

特朗普新政:摧毁跨国精英
在各大关键领域的掌控

作者:孙军 白云峰 时间:2017年3月3日
“美
国总统只代表美国,不代表世界”。3月1日特朗普在自己的首次国会演说中如是说。

显然,特朗普的中心是美国,但诡吊的是,这反而吸引全球对其关注。除了中国,俄罗斯对特朗普的观察绝不少一分。

俄通讯院士康斯坦丁·西夫科夫总结,特朗普今后稳定美国国内社会政治局势有6大优先方向,而其下一步建立新的国内国际关系体系,以及恢复美国霸权则有9大优先方向。

摧毁跨国精英在各大关键领域的掌控

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执掌美国,当前面临的主要任务首先是弥合选战期间产生的社会各阶层矛盾,稳定国内局势;尽快提出构建新型国内国际关系体系的理念,采取切实可行的举措:

第一阶段,特朗普会集中精力削弱跨国精英对美国经济、政治的影响力,为后续的“重新产业化”(美国部分企业家提出振兴经济的口号)、稳定国内社会-政治局势创造良好条件。这方面有6大优先方向:

一是美国退出实现全球化、加强跨国公司权限的联盟、条约,甚至不惜以前一阶段取得的地缘政治成果遭受损失为代价,摧毁跨国精英控制美国的法律机制。

例如,退出TPP,承认北约是低效、过时的组织,作为美国保持在欧洲、亚太地区霸权、维护经济利益的重要工具,特朗普建议用双边条约取代上述联盟。

3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向国会联席会议发表首次演讲,现场掌声不断。但也有评论认为,这场演讲让外界误以为特朗普仍在竞选总统中。

二是消灭或控制跨国精英的强力组织,包括各类国际军事化(恐怖)组织。

三是在美国参议院、国会组建支持者的核心团队,依法削弱政权法律体系中的反对派。

四是控制“笔杆子”,即加强对美国信息领域、媒体的控制,直至反对者丧失在宣传领域的优势地位。

五是奠定美国“重新产业化”的法律、思想基础。

六是加强对情报部门、武装力量的影响力,排挤其中的跨国精英代言人。

恢复美国霸权有9大优先方向

特朗普将会采取一系列措施,为完成后续阶段的任务奠定坚实基础,例如通过分清敌友,采取外交和其他方法破坏对美国构成危险国家间的友好关系,建立良好的地缘政治轮廓。将会使俄罗斯与中国、伊朗的关系进一步复杂化。

鉴于实现宏伟蓝图时间紧迫,第一阶段(根据其目的,可称为“巩固政权阶段”)的任务应于今年内完成。其中首要任务应于今年夏季中期之前完成。

如果这一阶段的任务得手,为了进一步采取行动恢复美国的霸权,特朗普可能转而着手建立新的国内、国际关系体系。下一阶段的9大优先方向:

2月24日,纽约时报、CNN等知名媒体记者不被允许进入白宫例行吹风会,世界哗然。另外,特朗普2月25日宣布,他不参加今年的白宫记者协会晚宴。

一是与目前属于不同集团、包括北约的西方文明国家和其他传统盟国建立条约关系(为了削弱跨国精英的影响,优先建立双边关系);

二是破坏美国竞争者、对手之间的联盟、友好关系,甚至会有意挑起各种层次的冲突,借一些国家之手打击另外一些国家。这些行动的工具之一是:公开宣称一些国家是美国的敌人,而暗示一些国家可以与美国开展合作;

三是公开或私下支持“特朗普分子”- 即西欧国家代表国家资本主义、传统民族主义阶层利益的右翼势力;

四是在美国的竞争国建立可控的政治反对派;

五是为排挤竞争国的产品奠定法律基础,首先要把中国商品排挤出美国市场;

六是握紧“枪杆子”,实施新的武器装备采购计划,为武装力量,包括情报部门换发新式装备。进一步深化军事领域改革,努力提升新条件下美军的战斗力,有效应对各种威胁与挑战。可以预测,负责在美国和全球范围内实施信息对抗的机构,将得到进一步加强。

七是着手实施美国的“重新产业化”,包括加大军品采购;

八是进一步打压反对派,直至他们无法对特朗普采取的政策、措施实施有效的对抗,包括进行强力、法律打压;

九是建立新的“美国梦”模式,即可供选择的自由主义,将其作为一种国家理念,在美国国民和全世界范围内大力推广。

另外,特朗普很可能试图实现美国的金融体系国家化,首先是取消美联储的统治地位,因为作为一个私营组织,美联储却是美元的唯一发行机构。

上述行动可能导致美国国内的社会-政治、经济形势进一步激化,甚至有传言称,某些人企图刺杀特朗普。但是这一步骤可使美国摆脱相当大一部分国内美元债务,消除债务进一步加大的根源之一。据权威经济学家预测,特朗普可能发行新的美元,取消之前发行的美元或使美元大幅贬值。

麦克马斯特(左)出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特朗普任用多名军人引发人们对新政府国家安全战略的警告,这可能让军方变得更加政治化、政策变得更加军事化。

特朗普一定让世界惊喜或是惊吓不已

对于中国而言,特朗普和现在美国政府构成,确实不能以传统思维跟他们相处。

美国的政客不是全世界最好的,但企业家整体来看确实是全世界最优秀的。政治家讲究的是“平衡,企业家讲求的是“实效”,所以未来弱化意识形态领域,注重美国实际利益,控制“国际警察”投入,应该是“企业家总统”的思维习惯。

这种推断下,如果能跟特朗普谈好合作模式,特别是经济领域的实际利益合作,那中美关系将会顺利发展,甚至在政治、文化、经济等领域全面进入蜜月。现在看,特朗普还没出真正的大牌,跟中国合作是他渴望的,但先绷着劲,谈点政治上最头疼的老问题,台湾、南海…等等的刺激性很强的问题,但短期内无关大局。

此前,从白邦瑞到访北京谈到的来看只是他的谈判筹码而已。特朗普将要提出的合作方案一定让世界惊喜或是惊吓不已。但应该看到,中国也希望打开世界的大门,发展自己的国家,这一点上特朗普的想法是一样的。中美应该不会有太大原则上的分歧,毕竟,特朗普太想谈成跟中国的这笔“生意”了。此前一月份让白邦瑞带话“美国要想再次强大,路必须通过北京”,甚至提到可能会认同中国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一带一路”,都是非常良好的信号。但要警惕的是,企业家虽然务实、高效,但可能会经常出现缺乏政治经验而显的“政治幼稚”,可能不经意间就会引起很大反应。所以保持最高层高频次密切沟通,非常重要。

凤凰大参考专题文章为本栏目特约,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白云峰

国能中电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CEO。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二维码

凤凰资讯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资讯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我们都是中国人系列三:抛弃敌我思维 为台湾找新出路

台湾《旺报》、《中時電子報 》与《凤凰大参考》联合推出“我们都是中国人”系列,于两岸双面论述。本章为系列之三:抛弃敌我思维(台湾篇)。所谓兄弟阋墙,外御其侮,两岸到了国际场合却变成被外人所侮,世界各国特别是美国,都从两岸矛盾中获得利益,对台湾而言,这是最佳选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