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里的“玉兔精灵”:在博物馆看生肖文化
资讯

文物里的“玉兔精灵”:在博物馆看生肖文化

生肖,又叫属相,十二生肖是十二地支的形象化代表。每种生肖都具有丰富的传说,并以此形成一种观念阐释系统,成为民间文化中的形象哲学。到了近现代,生肖更多作为春节的吉祥物。

农历新年降至,全国各大博物馆也应景地推出了以生肖为主题的展览,如上海博物馆兔年迎春展、河南博物院的生肖文化展、山西博物院的癸卯年生肖文物(图片)联展、辽宁博物馆生肖系列文化展等。

上海博物馆

上海博物馆此次展出了七件兔形象文物,从西周的青铜器到唐宋时期陶瓷、水晶,再到清代玉雕,这些小巧精致的兔文物展现了古代人民对兔子长久的观察与喜爱。展出的文物既有上海博物馆馆藏,也有远道而来的山西博物院和衢州市博物馆借展品,品类多样、造型丰富,其中水晶兔发现自上海松江圆应塔地宫。

西周兔尊,高22.2厘米、长31.8厘米,1992年曲沃县北赵村晋侯墓地M8出土,山西博物院藏

西周的兔尊位于上博大堂中央,是此次的重点展品之一。该文物于1992年在曲沃县北赵村晋侯墓地M8出土,现藏于山西博物院。在该类器物内部曾发现树叶状残留物,可能用于制酒或过滤酒渣,说明兔尊应该是古代的酒器。

西周双兔车衡饰,长16.4厘米,上海博物馆藏

另一件西周的文物则是双兔车衡饰,铸造精良,双兔形象写实,造型生动活泼,是西周青铜车马器中的精品。

唐代白釉兔,高9.7厘米、底径7.9厘米,上海博物馆藏

在中国古代,白兔往往被视为祥瑞之兆,地方官员常将之作为贡品进献中央。古人还将白兔与孝行相关联,如《旧唐书》和《宋史》都曾记载行孝之家出现白兔、灵芝等祥瑞的故事。

南宋青玉兔镇和元代水晶兔

展厅现场的南宋青玉兔镇纸于1974年在南宋咸淳十年史绳祖及其继室杨氏合葬墓出土,现藏于衢州市博物馆,史绳祖夫妇合葬墓中出土了金银器、玉器、瓷器、铜器等38件珍贵文物,反映了南宋时期的高超工艺水平和审美取向,也是以士大夫阶层为代表的主流文化的历史缩影。而元代的水晶兔于1994年在上海市松江区圆应塔地宫出土。兔双眼为圆圈状,眼梢线向左右延伸,抿嘴,鼻子、胡须和四爪均用阴刻粗线条勾勒,兔毛以平行的细短阴线刻饰,装饰性强。

河南博物院

作为中华民族最重要的文化发源地,河南有着丰富的生肖文化遗产资源,从壁画到陶俑,从年画到剪纸,从玉器到瓷器,以十二生肖为题材的作品不胜枚举。此次河南博物院精选了院藏近200件套生肖文物及艺术品,举办癸卯新春生肖文化展,此次展览,展品丰富,年代跨度大,有远至新石器时代的陶鸡、东周时期的牛头鼎,亦有生动逼真的汉代陶狗、唐代玉兔,还有充满韵味的宋代瓷猪、明代铜马、清代玉羊以及现代的木版年画和泥塑等等。

十二支神兽博局纹铜镜·汉代

在古代文物和艺术品中以十二生肖为题材的作品不胜枚举,从壁画到陶俑,从年画到剪纸,从玉器到瓷器,十二生肖无处不在。其造型有的简单质朴,有的写实入微,把古代艺术家们对动物世界的心灵体验表现得淋漓尽致。

四神十二生肖纹铜镜·隋代

十二生肖动物纹饰应用于铜镜装饰,是从隋代开始出现的。隋代铜镜的纹饰图案布局结构严谨,常常分区配置纹饰。主要花纹以灵异瑞兽、十二生肖动物为主。图案通常呈十二格排列,每个格中一个动物纹样。

十二生肖陶俑

墓葬中随葬十二生肖题材的文物在唐宋时期中比较常见,古人常将十二生肖与人的命格相结合,并将其神化为生肖俑,在墓葬中按一定方位排列,有成套出现也有单个出现,被认为是趋吉辟邪、护佑墓主安宁的神物。从考古实物可知,生肖俑从北朝开始就出现,在隋唐时期达到高峰。十二生肖的造型随着时间的推移,流行的式样也有所不同。

白釉褐彩鹰逐兔枕·金代

兔子具有很强的繁殖力,被视为生育的象征,人们往往通过兔形器物表达对生殖的崇拜。古人还将玉兔捣药与月宫、嫦娥奔月等意象联系在一起,成为健康长寿的象征;在佛家讲义中,兔作为佛陀本生,同样也具有着重要的文化内涵。

青玉兔形镇·唐代

三彩兔纹枕·宋代

常熟博物馆

常熟博物馆首度将馆藏的生肖题材绘画40多件集中展出,这些绘画时间跨度近六百年,从明代到现当代,其中不乏佳作。

明 周之冕 松梅芝兔图轴 

常熟博物馆藏

金虎携岁去,玉兔迎春到。兔在中国生肖传统文化中,因其乖巧圆润而被寄予活力和希望,寓意吉祥。

清 马荃 丹桂双兔图轴

常熟博物馆藏

传统绘画中出现较多的生肖形象有牛、虎、兔、马、羊、猴、鸡等,虎象征勇猛有力、威震四方,玉兔与月宫嫦娥相伴,马寓意忠诚、优雅和敏捷,羊与祥、猴与侯、鸡与吉谐音,故而明清以来的丹青名手频繁勾摹双兔图、八骏图、五羊图、马上封侯、大吉图这些吉祥题材,并在民间广泛流传。

佚名 临冷枚梧桐双兔图轴

常熟博物馆藏

明朱瞻基款《四季佳果图》卷工绘群鼠偷食四季鲜果,设色妍丽,栩栩如生。《松梅芝兔图》轴为晚明花鸟名家、常熟人周之冕的精品,该画兼工带写,在古松、白梅之下, 一只灵兔蓄势待发,更兼水仙、灵芝、湖石错落有致,反映出得遇“灵兔”而长寿安康之美好愿望。画意古朴幽雅,静中有动,正所谓“大处有气势、细处见精神”。

清 潘瓒 天闲双骏图轴

常熟博物馆藏

山西博物院

山西博物院精选了13件(组)与兔相关的文物同公众见面,其中有10件文物是首次亮相。

山西朔州水泉梁北齐壁画局部

山西博物院藏

胡傅温酒樽  山西博物院藏

我国兔文化历史源远流长,最早可追溯到远古的新石器时代。兔子在中国人眼里是天降祥瑞的使者,形成此义的文化元素沉淀在历代典籍及诗词作品中,彰显在各类与兔相关的文物遗存中,如玉器、瓷器、青铜器、绘画等。古人还通过对“玉兔捣药”的想象,将其视为健康长寿的象征;创作出“狡兔三窟”、“动如脱兔”等夸赞性成语,借以比喻人类的聪慧敏捷。

玉兔  山西博物院藏

玉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代表,兼有五德,深深地影响了每一个中国人的思想与审美观念,而兔也是中国玉器最为常见的题材之一。一方面,由于兔子具有很强的繁殖力,被视为生育的象征,因此人们通过兔形玉器表达对生殖的崇拜;另一方面,兔子温顺和婉的性格,与玉相结合,不仅代表了财富与权贵,更被赋予了温良怀仁的美德,凝结着古人对于生活特殊的精神内涵。

兔尊  山西博物院藏

兔形铜带钩  山西博物院藏

白釉褐彩兔形灯  山西博物院藏

黄绿釉兔纹碟  山西博物院藏

古人常将兔的形象融入到生活器具之中,希望为自己带来福气。我国古代与兔相关的器物可分为实用性器物和观赏性器物,造型样式丰富多彩,虽少有龙虎器物的威猛,却独具一份精巧玲珑之美。无论是兔形圆雕,还是兔形纹饰,都直接或间接地反映了各个时代的社会生活和历史风貌,赋予人们历久弥坚的精神力量。

菱花形月宫纹铜镜  山西博物院藏

在中国诸多的民间诗歌、神话传说中,兔常常以“仙兔”的形象陪侍在西王母旁,或生活在月宫之中,不停地捣制着“不死之药”,成为健康长寿的象征。在佛教故事中兔子还常常用来表现“佛本生”的故事。古人通过对兔子细致入微的观察,总结出机灵敏捷的特性,同时还根据其生活习惯,将兔与卯相配,与“酉鸡”一起在十二地支中形成了时空交错的空间方位意义,纳入了瑰丽的天体神话之中。此外“卯”象开门之形,因而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一直有着“卯开天门,兔迎万物”的吉祥之意。

水陆画子丑寅辰卯巳元神君众图轴 

山西博物院藏

辽宁省博物馆

辽 陶 三彩釉兔纹碟

辽宁省博物馆的“玉兔迎春——生肖系列文化展”展出了馆藏精品兔文物39单件,其中包括陶瓷、书画、铜器、雕刻、织绣、货币、考古等多个门类。

明 瓷 青花兔纹碟

在展出的“鎏金兔形铜泡”“白釉双兔系盖罐”“三彩釉兔纹碟”“青花兔纹碟”等文物品类中,均出现兔的形象。这些艺术之“兔”,或精工细致,或简单豪放,或静卧,或奔跑,灵动多变,栩栩如生。

唐 瓷 白釉双兔系盖罐

(本文综合整理自澎湃新闻、河南博物院、常熟博物馆、山西博物院、辽宁博物馆)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