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声|进入人口负增长,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资讯

风声|进入人口负增长,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作者|刘远举

知名财经专栏作家,多家智库研究员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2年末全国人口(不包括居住在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港澳台居民和外籍人员)14亿1175万人,比上年末减少85万人。中国正式进入人口负增长时代。

从数据上看,2021年,我国全年出生人口1062万人,出生率为7.52‰;死亡人口1014万人,死亡率为7.18‰;自然增长率为0.34‰。到了2022年,出生人口进一步减少,死亡人口基本没变。2022年全年出生人口956万人,人口出生率为6.77‰;死亡人口1041万人,人口死亡率为7.37‰;人口自然增长率为-0.60‰。

出生人口减少,主要是因为现在的生育主力90后的数量较80后明显减少,而且,生育意愿也相对80有一定程度的下降。

考虑到疫情对健康的影响,虽然不会直接感染胎儿,但多少存在间接影响年轻人生育选择的可能,2022年的生育率会进一步下降,再叠加额外的死亡,因此2023年大概率会持续这个趋势。

人口下降,放到40年前,是许多人盼望的一个目标。当时的人们想着人口下降了,分蛋糕的人少了,大家才能富裕起来。如今,这个无数悲欢离合换来的目标实现了,人们却高兴不起来了,反而陷入忧虑。

随着经济发展,全社会才意识到,原来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人不是负担,反而是红利。更重要的,伴随人口下降,中国面临严重的老龄化挑战。

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的一个重要推动力就是人口红利。但随着老龄化的降临,人口红利结束了。转折发生在2011年,中国的人口抚养比,结束了持续30多年的下降,开始上升,从前一年的34.2%提高到34.4%。

造成抚养比提高无非两个原因,年轻人增加慢了,老人增加得快。

随着生育率的下降,从2005~2011年,15~64岁劳动年龄的人口,总共增长了6.5%,2011年增加了0.35%,2012年增长了0.1%,增长得越来越慢。

自2013年起,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不再是增长得慢,而是变为减少。2021年七次人口普查比六次人口普查时,16至59岁劳动年龄人口减少4000多万人。

硬币的另一面,中国是世界上人口老龄化程度较高的国家之一,老年人口数量最多,老龄化速度快,老年人快速增长。按照联合国定义,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量占总人口比例超过7%时,就意味着这个国家或地区进入了老龄化;比例达到14%即进入深度老龄化;20%则进入超老龄化。

2014年年底,中国的老人达2.12亿人,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老人破2亿的国家。在2022年左右,中国进入深度老龄化,65岁及以上人口将占总人口的14%以上,在2030年达到18%。预计在2035年前后进入人口重度老龄化阶段(60岁以上人口占比超过30%),到2050年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达到4.8亿左右,占中国总人口的比例达到33%左右,中国将进入超老龄化阶段。

老龄化社会,会带来一系列严峻挑战。

首先是抚养比降低。中国扶养比在2011年达到高点3.16后,逐年降低,2016年的扶养比是2.75,到2018年底已经下降到2.66养1个人。有专家预测2050年,我国的抚养比将降为1.3,也就是说以前2.75个人缴社保给一个老人养老,就会变为1.3个人交社保给一个老人养老。显然,到时候老人的养老金即便有保障,但保障水平肯定会下降。

年轻人减少对老人的退休生活质量是双重打击。一方面,年轻人的数量越少,老人的养老金、医疗费缺乏更多的年轻人来摊薄,每个人得到的养老金、医保就会更少。另一方面,当年轻人越少,保姆、护工费用就越贵,更多老人接受的照料会下降。

此外,青年人比老年人的消费率高,新增人口是刺激消费,促进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老龄化与低生育水平的直接后果就是经济发展乏力。日本的经济增长,在上世纪60年代高达10个点,如今,随着进入老龄化,经济增长在0-2个点之间徘徊,有时还会成为负值。

除了经济增长的速度,人口也意味着经济体量,从更大时间范围来看,随着中国人口规模下降,以往很多豪言壮志,似乎实现起来也变得更难。

缓解这个问题,需要释放出更多的有效劳动。一方面,延迟退休,另一方面,可以研究适度降低成年年龄,缩短学制,把更多的劳动力解放出来,改善抚养比,支撑经济发展。

另一方面,还是需要多生。

世界银行统计,1965年至1980年,中国总和生育率从6.4,一路降至20世纪80年代末的2.6。1990年后,中国的总和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1994年后,这一数字在1.6至1.7上下徘徊。当下中国的生育政策已经逐渐放松,但当初所有对生育率的乐观估计都已落空,生育率仍然低下。

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2020年,中国育龄妇女总和生育率为1.3。2021年的数据甚至仅为1.15,跌破了警戒线1.5。相比之下,澳大利亚总生育率是1.6、美国是1.66;老龄化的日本,这个数字是1.3。

最近引发热议的《中国大学生婚育观调查报告》显示,大学生的平均理想子女数为1.86个,被媒体解读为超过80%的大学生打算生两个。这个解读是错误的。

这里有两个概念,其一是理想子女数,另一个是意愿子女数。前者代表理想中认可家庭中孩子的数量,另一个代表自己打算生几个。理想子女数与意愿子女数的差异越大,表明生育阻力越大。

此次调查的数据显示,大学生的理想子女数与2019年《全国人口与家庭动态监测调查》中理想子女数(1.92)及其分布较为接近。但本次调查大学生群体的平均意愿子女数为1.36,低于2019年调查中大专及以上学历人群的意愿子女数(1.44)。近50%大学生的意愿子女数少于2个。

这就意味着,生育的阻力变大了,或者说,生育的意愿变小了。虽然最近各地都出台了一些刺激生育的政策,但目前看来,还远远不够。

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李本公曾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缓解老龄化问题的黄金期机遇期,是在2032年之前。

如今,黄金机遇期正在逐渐接近终点,改变生育观念,促进生育意愿,留给中国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本文系凤凰网评论部特约原创稿件,仅代表作者立场。

主编|张丰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