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披露自己新冠阳性感受:没有呼吸困难、肺病变
资讯

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披露自己新冠阳性感受:没有呼吸困难、肺病变

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教授

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教授

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教授12月8日在个人微信公众号“饶议科学”刊文《书生牧羊|疫情面前:实事求是、同心协力、共度难关》,谈到了自己及周围人新冠阳性之后的直观感受。

饶毅在文章中写道:“阴差阳错,那边厢刚‘放’不久,这边厢我们几个书生就成为第一批新牧羊人。外界在争论症状、后果,包括在“饶议科学”上争论。双方作者当时都不知道我作为‘阳人’怎么想。我们几个有重有轻,最重的是高烧超过39度,轻的就是咽喉痒。没人有呼吸困难、肺病变(这一类是以前致死的主要原因)。从这个意义估计我们问题都不大,应该能挺过去。”

饶毅表示:“虽然我平时有一堆必须服用的药物,我不迷信药物,对于各种感冒一般是不用药的,更不会让人欺骗。我父亲就是医生,大部分时候,其他人家要吃药的,他都是不让我们吃(但全家的高血压,他都教我们选用)。所以,牧羊一次,我也很少药物。(如果有呼吸困难,肯定求救于医生)。我用过国产灭活疫苗,毫无副反应而抗体很高。我知道海外亲戚用mRNA疫苗一般会发烧。所以,我推荐国内的人用国产疫苗。”

“在疫情这样的天灾面前,应该实事求是、同心协力、共渡难关。”饶毅表示,“这几年我见证了体制内对群众的关心、对工作的负责。北京市是让组织部门为主抗疫。平时他们安排其他人职务,这三年抗疫工作很辛苦。首医的书记带领副书记、副校长、纪委书记等带领校、院系领导经常连续多天睡在学校,白天黑夜处理问题。各个国家,选择什么抗疫措施,什么时候怎么调整,是非常不容易的。在没有两全其美的答案的情况下,是非常困难的。”

饶毅认为,“现在,在不可能长期用单一方法,在经济、民生、民情都难以承受的情况下,在医疗服务也不可能完全包办的情况下,我国改变策略,为大多数人所欢迎。但是,改变的时候,应该实事求是,说清楚优缺点,这样才有公信力。知道什么说什么,不懂的时候不要装懂。各级卫健委对上级需要实事求是、对大众也要实事求是。需要大家理解和体谅的时候,也明确。需要大家支持的时候,不能假装已经有十足的把握。世界上,没有一个卫生部门对它有把握,其他人的大言不惭只能减低公信力。”

饶毅表示,“目前流行的病毒毒株,症状确实弱。但不能说以后不会还有新的病毒毒株。以后毒株的致病性也不能预测。而且不能说这次感染就是天然疫苗,以后就不会再感染了。事实上,新冠病毒变的快,而且变化多。有一部分新冠病毒毒株有免疫交叉性,感染一个就不感染另外一个。但有一些新冠病毒互相之间没有交叉免疫性,感染了一个,以后还会感染其他。美国有不少人感染两次、也有感染三次的。”

饶毅还提醒读者:“如实告诉大家心理要有准备:可能大多数都会感染、感染也有不同症状、后遗症低但不排除、也有一定(虽然不是很高)的死亡率、还有以后病毒突变继续再次感染的风险。大家今后重点不再是准备怎么永远不被感染,而是大概何时、家人能否协调、单位内部能否协调(例如:不要一次大量而是分批)、感染后如何照顾病人及安排家庭和工作等等。”

在文末,饶毅表示,“疫情面前:实事求是、同心协力、共渡难关。牧羊一次,毫无怨言,既来之则安之。写几句,如果好了,算病中笔记;如果死了,算遗言。”

公开简历显示,饶毅,男,1962年出生于江西省南城县,1983年江西医学院本科毕业后考入上海第一医学院研究生,1991年获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神经科学哲学博士,1991年进入哈佛大学生物化学和分子生物学系做博士后,研究脊椎动物神经诱导的分子机理。

1994年,饶毅在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解剖和神经生物学系任教并领导独立的实验室。2004年起任(美国)西北大学医学院神经科教授、(美国)西北大学神经科学研究所副所长。

2007年饶毅决定回国,受聘出任北京大学讲席教授、生命科学学院院长,2016年4月任北京大学理学部主任。2019年6月,饶毅出任首都医科大学校长。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