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东战场上P-66公路的争夺战正在进行中
资讯

乌东战场上P-66公路的争夺战正在进行中

Part

1

12月初开始,俄军对顿涅茨克的阿夫杰耶夫卡横向发起进攻,乌军在强大火力压制下被迫放弃已经占领的阵地。据俄媒体报道,在卢甘斯克的斯瓦托沃、克里米纳一线,乌军多次发起猛烈进攻,试图撕开俄军在卢东的防线,切断运输补给线P-66公路,进而在卢甘斯克夺回更多的领地。

军史专家 萨苏:

“乌克兰军队现在的打法主要是攻打两个点,一个点是斯瓦托沃,另一个点是更靠南边的克里米纳。其实这两个点都不好守,因为两边是山,中间是一条山谷,一旦把两边的山打掉了,根本就守不住了。”

从8月开始,俄军遭遇到乌军的强烈反攻,三个月内先后失去哈尔科夫、伊久姆、红利曼等军事重镇。在此方向上,俄军被迫后撤至第二防御地带,这一地带由北部的后勤保障中心斯瓦托沃和南部的指挥中心克里米纳组成,两城之间有P-66公路直接相连。

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

“由于俄军在卢甘斯克地区,第一战线已经失守,它必须把部队调整撤出这一地区,向东撤到P-66公路南北走向的这一条线,这条线在乌克兰战争中被称为卢甘斯克地区的第二战线。P-66公路连接了北边的斯瓦托沃和南边的克里米纳两个重要的城市。

P-66公路一带地势平缓,俄军只能依托P-66公路线上的重要几个城市,形成整体防线。

军事专家 王云飞:

“这个交通线上有几个主要的城镇,特洛伊斯克,向南是斯瓦托沃,再南就是克里米纳,再向东南是北顿涅茨克。而这几个城市是俄罗斯方面防御的几个重点城市,能守住它们,就相当于把P-66公路联系起来了。”

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

“P-66公路作为一条南北运输的主干道,连接了俄罗斯现在卢甘斯克地区继续控住的几座重镇。同时从战略上来说,已经变成了俄罗斯守住卢甘斯克的第二道战线。所以P-66公路不仅仅是一条交通枢纽,它已经构成了俄军在卢甘斯克地区的最前线。

Part

2

11月21日,英国国防情报部门在其报告中指出,斯瓦托沃地区可能成为俄罗斯部队更脆弱的作战侧翼。同时指出斯瓦托沃在占领卢甘斯克州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因此俄罗斯指挥官可能将保持对它的控制视为重中之重。

军事专家 王云飞:

“斯瓦托沃对俄罗斯来讲非常重要,这个地方是俄罗斯在整个顿巴斯地区北部的后勤保障中心,俄罗斯大量的武器补给中转站,仓库也是在斯瓦托沃,所以这个城市如果丢失了,不光是丢一个城市的问题,丢的是整个后勤保障中心。”

作为这条防线上的另一个重要节点城市,克里米纳是卢甘斯克州的一个小城镇,人口不到2万,但地理位置同样非常重要,是北顿双城卢比日内连接斯瓦托沃的枢纽,同时又是俄军的一个指挥中心。倘若克里米纳被乌军占领,北部的斯瓦托沃基本成为孤城,而其南面的北顿涅茨克、利西昌斯克、卢比日内等三个城镇也会失去后勤物资补给,而这也注定斯瓦托沃和克里米纳是乌军急于攻陷之地。

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张弘:

“当乌军大举进攻克里米纳的时候,特别是要试图切断赫尔松和顿涅茨克的联系的时候,俄军也会不惜代价的进行守卫。因此不排除俄军有可能在斯瓦托沃地带进行新的反复的争夺,很难打破僵局。”

俄乌两军在斯瓦托沃、克里米纳一线交战初始,当时负责指挥防御作战的是俄指挥官拉平上将。凭借着过人的预判,在一次战斗中重创乌军进攻,极大削弱了乌军的进攻势头,建立了攻守平衡的态势。

军史专家 萨苏:

“他当时做出了一个非常英明的决策,他认为乌军的进攻表面上是在打利西昌斯克和北顿涅茨克,但是拉平认为可能不是这样。所以他当时就把预备队放在了北边的指定位置,结果,乌军果然是声东击西,一面是朝着南边做出好像要攻打的态势,真正的主力是从北边上来的,就正好撞到了拉平的预备队。这也是后来P-66公路之所以到现在为止还守在俄军手中的原因,就是拉平上将的部队把乌克兰军队挡在了外面。

依据俄军最新战报显示,乌军对争夺克里米纳、斯瓦托沃两座城市的进攻的同时,也向P-66公路发动攻击,试图切断这条两座城市之间的联络线。

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

“如果乌军这次能够在P-66公路打开一个缺口,它不仅能够把北方和南方这两座重镇孤立起来,甚至可以迅速的挥兵东进。如果俄军守不住P-66公路,以及这条公路所连接的两个重镇斯瓦托沃和克里米纳,那乌克兰军队就有可能一路向东收复整个卢甘斯克地区的失地。”

P-66公路是一条沿河而建的双车道公路,位于顿河最大支流,北顿涅茨河东岸,相较于M国际级,H国家级,P地区级及州的T级公路,P-66公路属于地区级公路。P-66公路地处河谷地段,宜攻不宜守,俄军和卢甘斯克地方民兵武装,在P-66公路斯瓦托沃到克里米纳路段西侧,构筑了绵延连接质量颇高的防线,其中包括战壕、碉堡和大量反坦克障碍物,防止乌军向东发动大规模进攻。

军史专家 萨苏:

“这条公路基本是在河谷之中修建的,并不是一条很大的公路,这条公路整个的宽度大概也就是两车道。但是这两侧有丘陵地带,这个丘陵地带是双方真正争夺的地区,就在这条线上面由卢甘斯克州的民兵来防卫。这些民兵从2014年的时候就在这一带作战了,他们战斗力还是很强的,而且他们跟乌克兰政府军之间可以说是仇深似海。”

P-66公路不仅承担着防卫联络线的重要作用,同时由于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也成为俄军顿巴斯地区补给运输的一条重要通道。

军事专家 王云飞:

“从俄罗斯方向运后勤物资进来,主要就是靠这条公路,P-66公路同时也是它的坦克装甲车以及其他武器从俄罗斯境内到乌克兰境内的一个重要的通道。”

Part

3

无论是战术上的联络线,亦或是军事上的重要补给线,拥有P-66公路,无疑让俄军在拥有更强大火力投放的同时,也能更好地发挥出机动性的优势,而这也让P-66公路成为一条俄乌两军的必争之路。

军史专家 萨苏:

“原来俄军从北部向利西昌斯克、北顿涅茨克提供补给,就是靠这条线。如果乌军能够把P-66公路打穿,那么就可以把原来丢失的城市全部拿回去。俄军也明白,于是集重兵在这一带进行防守并防御P-66公路,尤其是沿着公路侧面的丘陵进行防御。军事上,斯瓦托沃、克里米纳一线对俄军来说不能丢失,而在政治上这条防线对俄军来说有着巨大的影响。”

军事专家 王云飞:

“俄罗斯丢掉这个地方就意味着下一步很可能会丢掉卢甘斯克州,这就不得了了。因为赫尔松有一半被乌克兰拿回去了,如果卢甘斯克这个地方又被人家拿回去一半,等于有两个州的一半给乌克兰拿回去了。这就意味着俄罗斯公投四个州面临着彻底的失败。”

无论是在军事上还是在政治上,斯瓦托沃,克里米纳一线对俄乌两军来说都有着重要意义。近两个月以来,俄乌两军陈兵于P-66公路一带,争夺和反争夺持续反复进行愈演愈烈,而这也使P-66公路争夺演变成为一场耐力对抗的拉锯战。

为了能够突破斯瓦托沃、克里米纳防线,实现乌军占领斯瓦托沃和克里米纳两地的阶段性战略目的。乌军在该地区集中了3万兵力,并且配备了大量的坦克装甲,对当地俄军形成人数优势。

军事专家 王云飞:

乌克兰方面投入了3万的兵力,俄罗斯的兵力大概只有它的1/3,甚至不到,可见乌克兰的决心多大。而俄罗斯又抽不出更多的兵力出来,因为毕竟它要保住北顿涅茨克,利西昌斯克,在伊久姆方向还要抵住乌军的进一步的进攻。”

面对3倍于己的乌军,人数上的劣势使得俄军只能通过发挥自身强大的火力和机动性优势来保持P-66公路的控制权。面对依托P-66公路筑起的防线,乌军依然采用了蚕食的战术,以期实现步步为营,而这也让整个战斗持续时间更长,反复更为频繁。

军事专家 王云飞:

“目前来讲双方在斯瓦托沃、克里米纳,以及北面的那些城市争夺还是非常激烈的。但是目前看谁都没有取得优势,有的地方确实是被乌克兰方面给切断了,但切断之后,俄军又把它夺回去了,所以双方处于一种来回拉锯的状况。”

长时间的僵持和消耗,加大了俄乌两军的物资消耗,补给成为双方能够在持久战中显得优势的一个重要的支撑。对火力需求更大的俄军来说,补给的充足与否,意味着俄军能否据守P-66公路。对补给的巨大需求,使得运输军需的补给线成为双方攻击的目标,让俄乌两军对交通线的打击成为常态。凭借着这样的战术,乌军实现了反攻中的步步为营。

Part

4

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张弘:

“从7月份以来,乌军获得了北约的‘海马斯’远程火箭炮以后,实际上它就对俄军的后勤补给线进行了挤压。原来的俄军的后勤补给线是30-40公里,它就建立了前方部队的弹药库和补给装备库。那么由于乌军的远程打击能力加强,使得俄军的补给线从30公里延长到50公里,甚至到70公里。这对于俄军的补给就会造成严重影响。”

由于俄军火箭炮在距离、精度上,都比北约支持乌军的“海马斯”火箭炮要弱,俄军提升了打击策略,利用精准制导导弹,从根本上战略性的破坏乌军补给。

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

“北约不断地给乌克兰提供距离越来越长,射程越来越长,而且杀伤力越来越大的重型火炮坦克等,同时在信息化方面也不断给乌军提供大量的支持。这样一来,它对俄军方面的杀伤力还是很大的。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俄军一定要改变打法,而且不仅是在前线跟乌军正面交锋,一定要打到乌克兰的后方去,甚至它直接跟波兰交界的乌克兰的最西边的地方产生交战。”

军史专家 萨苏:

乌克兰打俄罗斯,这个打补给线可以说是打到‘7寸’上了,的确给俄军造成了很大的危害。而俄军对于乌军的后勤补给现在看起来还没有构成太大的威胁。但是俄军想要摧毁乌方的社会基盘,比如说打它的发电厂,打它的铁路运输枢纽等等,让整个乌克兰的社会发生动摇。这时候对前线的补给,就不单单是这条线上能不能送得上去物资的问题了,而是后方还有没有物资可以来供前方继续进行战斗。”

纵观整个俄乌战场,从2月24日俄特别军事行动开始以后,俄军直扑基辅闪电战的失利,到8月乌军开始步步反攻,夺回大片土地。再到南线战线赫尔松大撤退,俄军后勤补给问题一直制约着俄军的作战能力。伴随着俄军对乌克兰的重点目标打击,北约形势的变化,仰仗西方提供军援的乌军,也同样将面临更大的军需压力。

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张弘:

“对于俄军来说,现在它面临的压力是后勤补给和军事装备上的压力,还有就是面临战线过长,火力不足的这样一种压力,它需要南北进行平衡。而乌军阵地,现在就是在北约的装备压力下,它的补给线和战场的火力优势都在被严重削弱。”

面对共同的军需压力,俄罗斯国内已经启动了军工生产来保障军队物资供应。而在俄军对乌克兰全境能源基础设施攻击下,乌克兰自产也难以满足军队需求。而长期仰仗西方提供,也面临重重困难,战场主动权的归属也日渐清晰。

无论是斯瓦托沃、克里米纳两城,还是纵贯其中的P-66公路,俄乌双方不管以何种方式,终会打破现今的攻守平衡。无论谁胜谁负,只是一城一路之得失。而在P-66公路争夺的背后,一场关于补给的较量已升级为一场国力的较量,一场俄罗斯与北约实力的较量。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