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女信徒穿比基尼布道,被判8658年:土耳其邪教头目有多变态?
资讯

强迫女信徒穿比基尼布道,被判8658年:土耳其邪教头目有多变态?

哪有什么在世神仙?

正解局出品

判处8658年徒刑!

这是什么概念?

大概相当于从上古时代一直坐牢到现在。

这个罪犯的名字叫阿德南·奥克塔尔(Adnan Oktar),土耳其人。

土耳其在2004年废除了死刑,没办法,法院最后只能判了他入狱服刑8658年,永世坐牢。

因为,他的罪行用一个中国成语来形容非常合适:罄竹难书。

他的起诉书就有449页,涉及敲诈、洗钱、性侵、虐待、非法囚禁、绑架、军事间谍罪。

最令人愤怒的是他创立的“性邪教”,欺骗和囚禁了数千名女性,其中还有不少是未成年人。

警方在查抄他的别墅时,找到了近7万颗功能不同的“神奇小药丸”。

他甚至要求新加入的女信徒,必须要和男信徒发生关系,而且还打卡积分,计算成员发生关系的人数,并会选出当天、当周或当月的冠军。

排名垫底的人,会受到惩罚。

在土耳其人眼里,他就是一个“令人憎恶的恶魔”。

但在先前,他却是土耳其人眼里的“神”,高雅又奢靡的生活令无数人艳羡。

被土耳其法庭判处8658年徒刑的邪教头目奥克塔尔

那么,这个道貌岸然的“神”,又是如何成为人神共怒的魔鬼的呢?

艺术青年要发起狠,可是不得了。

上一个发狠的艺术青年,发动了二战。

而奥科塔尔,从小也喜欢画画,并且还有很高的天赋。

1956年,他出生在土耳其一个虔诚的教徒家庭,从小就在严格的教义下生活。

中学毕业后,奥克塔尔凭着过硬的画功考进了土耳其著名的美术学院:米玛希南美术学院。

当时,亲朋好友都深信奥克塔尔会成为一个艺术家。

可艺术对他来说只是爱好,他真正的兴趣是研究宗教的魅力。

所以,在学艺术之余,他又去伊斯坦布尔大学哲学系进修,系统研究宗教的力量。

伊斯坦布尔大学是中东著名的高等学府

奥克塔尔疯狂阅读各种宗教典籍,可他越学越困惑。

他还展现出很强的组织能力。

他在大学里组建了读书会,邀请校内外的同学讨论哲学问题。

艺术背景让奥科塔尔的言谈举止尽显一个艺术家的风范,海量的阅读与多年的思考更让他气质出众,只要开口,就能吸引无数的目光。

早年的奥克塔尔,看上去更像个恐怖分子

在那时,就有不少年轻人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就是崇拜他。

随着崇拜者越来越多,奥科塔尔忽然意识到:

我就可以成为他们的“神”啊!

于是,他决定退学,创办属于自己的宗教。

由于奥克塔尔活动频繁,而且宣扬的理念太过于离经叛道,他很快被警方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治经济秩序的罪名起诉,被判刑19个月。

可奥克塔尔一番装疯卖傻的“骚操作”,被法院以发现他有精神病为由,转入精神病院强制治疗。

成为“神棍”后的奥克塔尔形象

奥克塔尔那时已经有了上万信徒。

他们看到自己的偶像被当成了精神病,很不爽,这不是打自己的脸么?

一番抗议后,奥克塔尔从医院被放了出来,信徒比之前更多,也更崇拜他。

不过,奥克塔尔也在反思:自己之前的行为太草率,必须有强大的“理论”支撑,吸引更多的人,才会更有影响力,也不会再被抓起来。

于是,奥克塔尔创办了一个名叫“科学研究基金”的组织,教义经常会涉及“宇宙”、“人类”,听起来非常高大上。

他很快以哈伦·叶海亚为笔名,出版了《创世图集》,有800多页,印刷也很精美。

奥克塔尔和他的所谓《创世图集》

据说,在2007年到2010年之间,《创世图集》作为宗教类“科普读物”,成为土耳其最畅销的书籍,还被翻译成76种语言,卖到世界各国。

为了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奥克塔尔还自掏腰包,向土耳其、欧洲以及美国众多高校免费送了几万本。

据说,连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都收到了一本。

《纽约时报》就曾经评价,单看这本书的装帧设计,“比正常的科学读物还像科学读物。”

奥克塔尔的《创世图集》主要内容就是反对进化论,宣传他自己所谓的“神创论”

《创世图集》带有浓厚的极端主义色彩,立即遭到了很多国家的警惕,被禁止在公开场合兜售。

不过,奥克塔尔 “见招拆招”,把书里的主要内容又整理成小册子,悄悄地在年轻人群体中继续散发。

他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

奥克塔尔信徒越来越多。

尽管土耳其正统教徒很愤怒,觉得奥克塔尔的言论严重败坏了教会的声誉,要求土耳其政府取缔奥克塔尔创立的教派。

可土耳其政府却表示无能为力,因为奥克塔尔从事的是“宗教内部事务”,有教义,有理论,一切都像模像样。

奥克塔尔努力将自己包装成一个教派的创始人

经过奥克塔尔的反复“洗脑”,仅在土耳其,他就拥有10多万信徒,还有无数遍布世界各地的信徒为他的“理论”拼命摇旗呐喊。

有了扎实的“群众基础”后,奥克塔尔不慌不忙地开始了下一步:圈钱。

他先是打出“保护土耳其传统文化”的旗号,鼓励信徒们积极捐钱给自己的基金会,钱自然都流入了他的私人腰包。

紧接着,他又号召信徒们把自己赚来的钱统统捐献出来,用来“赎罪”。

在他巧舌如簧地鼓动下,不少信徒纷纷响应,不惜倾家荡产捐献财富。

这是邪教的又一特征:只要骗的人足够多,“割韭菜”是少不了的程序。

在自我神化的道路上,奥克塔尔意识到现代社会,媒体很重要。

他立即掏钱创办了一家名为A9 TV的宗教电视台。

奥克塔尔节目中的女性个个身材曼妙

节目里的嘉宾是奥克塔尔和他的信徒们,偶尔也会有上层名流前来捧场。

镜头前的奥克塔尔西服革履,浓密的八字胡下,目光炯炯。

无论是宗教还是政治话题,他都能侃侃而谈,望着信徒的眼光犹如神祇垂怜世人。

衣香鬓影中,模样威严的奥克塔尔成了无数人信奉的“神棍”。

不过,对于土耳其男人来说,这个节目的“趣味”点并非奥克塔尔,而是香艳的女嘉宾们。

这些成功又貌美的女信徒,成为奥克塔尔最重要的宣传工具

奥克塔尔身边总会出现一些身材曼妙,穿着火辣的女郎,为他鼓吹的“女性自由”所陶醉。

节目中,奥克塔尔不断抨击宗教保守主义对女性的压抑:

“保守教旨仇恨女性,女性不能和男人站在同一个地方,男人说话的时候女人不能说话…...我们这里不一样。女性是完全自由的…...”

“某种意义上,女性比男性更优越,她们更干净,更热情,更富有同情心,更守时…...”

“我们的宗教天然赋予了女性权威,一种母性的权威,当我匍匐倒地亲吻母亲的脚,我感觉那是来自天堂的味道…...”

高潮环节,总会出现不少听从奥克塔尔的“谆谆教导”后,走向财富自由的女孩现身说法。

在这种洗脑般的节目效果影响下,涉世未深的女孩很快沦陷,想方设法加入奥科塔尔的宗教,希望“解放天性”。

奥克塔尔创办的电视节目吸引了无数女粉丝

围绕在奥克塔尔身边的女孩形象也出奇的一致,都是身材绝佳,容貌形似芭比娃娃的金发美女。

只是她们丝毫没有察觉,自己早掉入奥克塔尔挖下的“陷阱”。

在这些女孩的眼里,奥科塔尔知识渊博,也很慈祥。

但实际上,他的每一个字都带着邪恶。

在公开场合,奥克塔尔称女性是“造物主的奇迹”。

私下里,他却将这些女信徒称为“小猫咪”,自封是她们的主人。

奥克塔尔身边总是少不了年轻的女性

当这些女信徒被带到奥克塔尔的别墅后,他的真实面目就暴露了出来。

不仅所有女信徒都会沦为他的“性玩物”,还不能与任何外人接触、联系,违者轻则被打骂,重则直接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她们的房间里,到处都是摄像头,从浴室到卧室,一举一动都在奥克塔尔的监控下,没人能逃脱。

奥克塔尔还经常邀请中东权贵前来别墅“消遣”

有不少女孩意识到不对劲,想要反抗。

可奥科塔尔早就用药物控制了她们,还靠暴力以及艳照胁迫她们就范,其中还有不少未成年少女。

这些可怜的女孩原本是为了反抗传统教旨的束缚,才追随了奥科塔尔。

谁知,刚摘下头巾没多久,就掉入另一个火坑。

这些邪教中的“神棍”无不光鲜亮丽,却都是一个德行:鼓吹所谓的“个人自由”,剥夺走信徒们的人身自由。

神棍+美女,似乎在今天的短视频里也不少见

对于那些不愿意献身的女信徒,奥克塔尔会通过暴力的方式强行占有。

等奥克塔尔玩腻了,她们就会被转送给土耳其的权贵或海外的合作伙伴,帮他换取更大的利益。

可以说,奥克塔尔能在土耳其乃至中东地区呼风唤雨,靠的就是自己庞大的“猫咪后宫”。

在整个中东,言辞激烈又香艳的A9 TV大受欢迎,尤其是吸引那些富豪与权贵们。

无论是出访还是接待各类中东权贵,奥克塔尔总会悄悄献上貌美的“猫咪”,这也让他入选了“最有影响力的500位穆斯林”。

权力与欲望膨胀的奥克塔尔,为了笼络更多的信徒,也为了攫取更多的财富,绑架,勒索,洗钱,无恶不作。

奥克塔尔和他的男信徒们

这么多年来,奥克塔尔究竟骗了多少钱,土耳其政府至今没有公布。

但从他遍布土耳其的豪宅、各类高档跑车、游艇以及家中无数的奇珍异宝,不难想象他这些钱到底是从何而来。

不过,身边美女环绕,与权贵称兄道弟,酒醉金迷的生活,已难以继续满足奥克塔尔这个“邪教教主”的野心。

他为了换取国外势力的支持,还主动利用自己掌握的关系网,悄悄出卖土耳其的军事情报。

土耳其政府也不是没有察觉,2016年的一桩未遂政变,所有证据都指向幕后的“金主”奥克塔尔。

可碍于奥克塔尔在国内的名气,土耳其政府只能暗暗地等一个机会。

机会很快就来了,许多神秘失踪的女孩,她们的父母主动揭发了奥克塔尔。

2018年初,一位名叫考卡克的土耳其男人,声泪俱下地在国家电视台控诉奥克塔尔囚禁了他的两个女儿。

他的两个女儿,一个17岁,一个19岁,因为追随奥克塔尔,与父母断绝了联系。

考卡克女儿的昔日照片(右)与沦为奥克塔尔信徒后的模样

考卡克原以为孩子是被人绑架,可无意中却在奥克塔尔的电视节目中看到了自己的两个女儿。

只是两个女孩浓妆艳抹,身着性感,完全不是之前的模样。

看到自己孩子匍匐在奥克塔尔脚下,用谄媚的眼神盯着现场的男嘉宾,这位父亲心痛极了。

节目还没播放完,他当即报警。

谁知,他的女儿明明知道父亲在找她们,却有意躲着警方,在奥克塔尔的安排下,立即离开了土耳其。

事件在土耳其国家电视台上公布后,迅速引发连锁反应。

10多名女性受害人勇敢地站了出来,讲述自己被奥克塔尔性虐及囚禁的悲惨遭遇,期间不断有女性继续站出来曝光奥克塔尔各类骇人听闻的罪行。

站出来揭发奥克塔尔各类骇人听闻罪行的女孩

人们这才知道,奥克塔尔的“猫咪后宫”,不仅囚禁着大批女孩,这些女孩还经常遭受毒打,被逼服避孕药以及毒品。

而这些只是冰山一角,奥克塔尔和同伙还被揭发贩卖人口与毒品、组织卖淫等多项罪行。

奥克塔尔的客户,既有中东以及欧洲的各类富豪权贵,甚至还有各种恐怖组织。

奥克塔尔能如此快速地组建属于自己的“邪教”,是因为他赶上了土耳其新旧思想激烈交锋的时期,各类宗教团体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冒出,发展壮大。

为了表明自己开明的政治态度,土耳其政府采取了一种消极放任的态度,导致养虎为患。

当个别极端的宗教组织采取一些激烈甚至暴力的方式对抗,造成社会混乱后,土耳其政府这才如梦初醒,出重拳取缔和整顿。

最终,在2018年7月,土耳其警方发动突袭,抓捕了奥克塔尔和团伙共160人。

在他位于伊斯坦布尔的别墅中,警方除搜出数万颗避孕及催情药物外,还有数不清的奢侈品、黄金、美元等,甚至还有不少枪支弹药。

被土耳其警方抓捕时的奥克塔尔

多行不义必自毙,因间谍、性侵、性虐待、洗钱等罪名,奥克塔尔一审就被判入狱1075年。

随着案件审理越来越深入,奥克塔尔更多的罪行不断被发现。

2022年11月,伊斯坦布尔法院对奥克塔尔进行了终审,刑期被追加到8658年。

前往法庭受审途中的奥克塔尔

不出意外的话,奥克塔尔将要坐牢到死去的那一天。

那些把邪教当作信仰的信徒,一开始是懵懂,明白后是惊诧,最后是人生信仰的崩塌。

这是一场真实的噩梦,幸好最终被受害者的家人撕出一线光明。

奥克塔尔的“邪教帝国”,如果没有受害人的揭露,没有深入的调查,没有不懈的追踪,受害的女孩可能依然生活在炼狱中。

法国哲学家萨特说过,“自由不是不受约束,没有约束就没有自由。”

彼之蜜糖,汝之砒霜。

善良的人们,希望你们擦亮眼睛,警惕那些不怀好意,肆意贩卖“自由”的“神棍”吧。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