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明镜》周刊:欧洲能源危机下的“长期露营者”
资讯

德国《明镜》周刊:欧洲能源危机下的“长期露营者”

德国《明镜》周刊11月26日文章,原题:长期露营者 佩搓德洗衣店的能源全靠墙根下碗口粗的黄色管道,管道中的天然气用于加热两个巨型锅炉中的水,生成的蒸汽用于洗涤和熨烫。33岁的格伦克·克里姆斯坦是该洗衣店的负责人,他说:“很遗憾,天然气在这里无可替代。”没有天然气就没有蒸汽,没有蒸汽就没有干净、平整的衣物。

受能源危机影响 法国燃煤发电站恢复生产(视觉中国)

5年前,克里姆斯坦和妻子莉娜从父母手中接管了这家拥有44名员工的公司。佩搓德洗衣店为酒店、餐厅和医疗诊所提供干净的床单、毛巾和桌布等,每天运出的用品重量最多可达16吨。尽管目前订单饱和,但无法确定明年该洗衣店是否还能生存。

克里姆斯坦穿过洗衣场,来到大厅入口处的一张桌子前。许多记事贴堆叠在一起,其中一张上写着“订购圣诞卡”。桌旁,是他们两岁女儿玛莎的活动空间,四处摆放着玩具。克里姆斯坦打开电脑上的文件夹,想要看看前几个月的天然气账单,就是这些账单让他和妻子晚上睡不着觉。然后他便看到了这些内容:7月111086欧元;8月156584欧元;9月127045欧元。

这家洗衣店不过是如今许多德国小企业的缩影,疫情和俄乌冲突叠加,高昂的电力和天然气成本已威胁到这些企业的生存。在另一台电脑上,克里姆斯坦调出2019年夏天的账单:平均每月支付1.9万欧元。如今,天然气价格已涨了10倍,为了获得更低的价格,他们还通过朋友多次更换供应商。为避免企业破产,这对夫妇还优化了送货路线。

两个月前,房东提高了他们公寓的租金,增加一倍。面对高昂的租金,克里姆斯坦和妻子想出一个主意。在俄乌冲突之前,为了方便周末就近旅行,他们租了一辆房车:17平方米的起居室,两张可自动升降的双人床,厨房、座椅和沙发一应俱全。他们决定暂时搬进房车住(如图),年底退租公寓。克里姆斯坦说:“因为女儿还小,还可以这样凑合,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前不久,克里姆斯坦决定再找一份工作,他说:“不能一家人都依靠洗衣店,小店一旦开不下去,我们就得喝西北风。”

自从他们接管了洗衣店,一切都运转良好。经过改良,2019年成为该洗衣店业绩最辉煌的一年:销售额达到290万欧元。克里姆斯坦说:“夏季是我们洗衣店的旺季。”为了度过寒冷的冬季,他们必须提前储存一些钱,但目前亏空却越来越大。

短短几个月,该洗衣店已经经历3次提价。克里姆斯坦说,客户也表示理解,因为他们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周边几乎没有什么大型洗衣店了。克里姆斯坦走出房车,来到一块平地前,这是他原本准备修建新的洗衣大厅的地方。如今,新的大厅成了泡影。

这对夫妇现在就指望德国政府可以对天然气涨价踩下“刹车”,否则该洗衣店很快就会破产。克里姆斯坦的妻子走向他,手里拿着10月份的天然气账单,他俩四目相对,皆是苦笑。(作者安杰·温德曼,寇瑛译)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