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联邦安全局 “低配版”克格勃
资讯

俄联邦安全局 “低配版”克格勃

俄联邦安全局 “低配版”克格勃

作者:Scott

今年8月初,塔斯社发布了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克格勃)最后一任主席瓦季姆·巴卡京在莫斯科去世的消息。同月,苏联最后一任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也在莫斯科病逝,从此,他们和30多年前那个庞大的国家一起成为了历史。

塔斯社报道截图。

塔斯社报道截图。

俄联邦安全局 “低配版”克格勃

巴卡京在1991年向美国驻莫斯科大使馆移交了苏联监听设备,以向美国“传达善意”。巴卡京也因此被贴上“叛徒”的标签。不过他后来辩解称,他只是根据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的命令行事。来源.wikipedia

如果不是它的最后一任领导人去世,克格勃这个名字恐怕很难出现在新闻里,而今天俄罗斯的国家安全机构,是早已取代了克格勃的俄罗斯联邦安全局

俄联邦安全局旗帜。

俄联邦安全局旗帜。

俄联邦安全局 “低配版”克格勃

俄联邦安全局(FSB)的前身克格勃(KGB),成立于1954年3月13日,继承了1917年在十月革命后建立的全俄肃反委员会(契卡)和内务部人民委员会(NKVD)的衣钵,承担了苏联全境及境外情报收集、保卫国家安全的责任。克格勃一共有五个总局,第一总局和第二总局是国家安全的剑与盾,其中第二总局就是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主要部分。作为当时世界上最为庞大的情报机构,克格勃人员数量一度高达50万人。

挂有列宁像的克格勃总部卢比扬卡大楼。来源.wikipedia

挂有列宁像的克格勃总部卢比扬卡大楼。来源.wikipedia

时间来到1991年8月19日,因为参与失败的政变,克格勃首当其冲成为了被肢解的对象,到了12月4日苏联解体前夕,苏联政府对克格勃进行拆分和调整的法律通过并被采纳,昔日的克格勃被拆分。位于总部卢比扬卡广场前的捷尔任斯基像被拆除,这个一手缔造苏联情报组织的人可能也不愿看到这样的结局。在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和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巴卡京的主持下俄罗斯的情报机构被分为了国家安全会议(最高机构)、俄联邦对外情报局(对外)、联邦国家安全局(对内)和格鲁乌(军事情报)。

被当时人们认为“警察头子”的捷尔任斯基雕像被拆除。来源.wikipedia

被当时人们认为“警察头子”的捷尔任斯基雕像被拆除。来源.wikipedia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国内环境发生巨变。因为旧政权的消失,新政权并不强有力的管理,使得最开始的时候情报机构也陷入了短时间的混乱,光联邦安全局的名称就在1991年到1995年不到四年的时间名称不断更迭,而且这一段时间安全局的领导人也不断地更换,从巴卡金到伊万年科再到1998年之后的普京,而且当时在亚非拉等海外情报网逐渐瓦解消失,特工也频频失踪或另谋生路。

情报机构的弱化使得外国间谍活动大幅增加。90年代之后,美英两国在俄罗斯的情报活动开始增加,2003年的时候俄罗斯就破获了一起关于英国间谍在俄罗斯收集情报的案件,可以说英国和俄罗斯在情报战线上的对抗和冲突是最为明显的,而且在苏联解体后北约开始不断向东扩张,俄罗斯和西方的对抗开始加剧。

其次就是在俄罗斯的分离主义势力的抬头,这几乎是和苏联解体一起产生的问题。尤为突出的问题就是车臣问题。1991年9月,就在819事件后苏联的空军少将杜达耶夫宣布车臣独立,苏联解体后旋即成为了俄罗斯的政治危机,并在此后数十年间激起了联邦境内其他民族势力的抬头。

车臣独立期间,格罗兹尼郊外被车臣军俘获的俄军米-8直升机。来源.wikipedia

车臣独立期间,格罗兹尼郊外被车臣军俘获的俄军米-8直升机。来源.wikipedia

除此之外,由于戈尔巴乔夫“自由化“改革,苏联境内大量犯罪事件涌现。仅在1989年犯罪率就较1988年增加了18%,到了解体后俄罗斯的社会情况进一步恶化,在1992年达到了近200万起,比1991年犯罪案件多出了27%。车臣则成为了一些罪犯的活动中心,1994年俄联邦安全部门光在车臣就查处了2000多起假币案。此外,还有大量武器被秘密倒卖,涉及多名政府高官以及金融寡头的迅速敛财,都让俄联邦安全局头痛不已。

在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俄罗斯社会和俄罗斯情报系统都经历了一段混乱而又艰难的时期,俄罗斯人民承受了巨大的灾难,经受了巨大的痛苦。之后俄罗斯政府花了近10年的时间才让原有的情报体系恢复到解体时的规模,并着手解决各种威胁俄罗斯安全的问题。

俄联邦安全局 “低配版”克格勃

1993年3月,为了恢复情报系统,也为了治理解体后混乱的俄罗斯社会,俄罗斯颁布了《俄罗斯联邦安全法》、《俄罗斯联邦国家秘密法》、《联邦政府通讯与信息组织法》、信息信息化和信息网络保护法》等法律,在国家安全和情报系统的操作规范上提供了法律依据

1995年4月,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署了俄罗斯国家安全机构法,联邦反间谍局正式更名为俄罗斯联邦安全局,而且将著名的阿尔法和信号旗特种部队吸收进入安全局。到了90年代末俄罗斯开始通过一些列措施来加强国家安全,比如1996年通过设置24小时间谍举报热线,1997年成立研究和取缔犯罪团伙司,1998年将联邦边防局和宪法安全局纳入联邦安全局体系,宪法安全局重新开启对于相应政党、工会组织工人运动的政治审查制度。1998年普京担任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局长,这位前克格勃雇员开始承担起了更大的职责。

普京与阿尔法部队成员。来源.wikipedia

普京与阿尔法部队成员。来源.wikipedia

信号旗特种部队成员。来源.wikipedia

信号旗特种部队成员。来源.wikipedia

1998年普京在联邦安全局成立了行动信息与国际关系局,这是专门负责海外情报搜集和分析的部门,为安全局提供各类的情报分析,也和国际情报机构交流情报。在冷战后,尤其是恐怖主义肆虐的21世纪前二十年,情报交换的重要性明显提升,这也是这个局最初设计的核心目标之一。这给他之后跻身俄罗斯的政坛崭露头角成为重要角色奠定了基础。

进入新世纪之后,俄罗斯的情报机构迎来了第二个黄金时期。

2000年,普京开始上台执政,面对内外困境,普京开始试图改变局面,普京打出了一系列组合拳,而帮助普京打出这些组合拳的就是联邦安全局。同年普京签署了《联邦国家安全新构想》,开始重建俄罗斯的情报系统,并开始逐步扩大了联邦安全局的权限。联邦安全局的权限和职能又开始回归原来克格勃时期的规模了

对于车臣问题,普京持续在车臣地区对分离分子进行武装打击并亲自前往车臣首都格罗兹尼讲话,还组建了一个总统车臣问题高级委员会进驻车臣,2001年又下令将车臣事务交由联邦安全局的管理统一指挥、协调,并且有计划的派出联邦安全局的“阿尔法”和“信号旗”的部队在车臣地区执行任务,以加速车臣问题的解决,加强对车臣局势的控制。

普京在车臣战争前线。来源.wikipedia

普京在车臣战争前线。来源.wikipedia

其次,普京开始对恐怖极端主义给予重拳,在新世纪成立了安全局的反恐中心,负责在俄罗斯和中亚五国的反恐工作。为了应对更多挑战,普京再次扩充了联邦安全局的力量,将原来苏联时期军队内部反间谍工作的第三总局再次恢复,而后沿用第三局的力量来管理俄罗斯武装力量、边防军、联邦的通信情报署、内务部队、征兵和动员机构以及特种部队内部。这些机构统一由联邦安全局第三局管理。又在2003年3月11日签署法令让联邦安全局接管了联邦边防部队和通信情报署以及将政府通讯与信息局编入联邦安全局。但同时,俄罗斯联邦情报局则继续保持独立存在。至此,俄罗斯在情报与安全领域的二元结构形成。其中俄联邦安全局因为拥有庞大的边防军,总员额则高达25万人以上。相当于原克格勃的第二、三、八总局和边防总局重新合流。其机构功能将逐渐赶上克格勃。但是人数和规模还是远不及克格勃。

隶属于俄联邦安全局的边防军海巡队。图为俄海巡队鲁宾级轻巡防舰(上)和745П级"马格达涅兹"巡航太平洋(下)。来源.wikipedia

隶属于俄联邦安全局的边防军海巡队。图为俄海巡队鲁宾级轻巡防舰(上)和745П级"马格达涅兹"巡航太平洋(下)。来源.wikipedia

2004年这一年是俄罗斯联邦安全局标志性的一年,因为在2004年依据《联邦安全总局问题》总统令,联邦安全局正式成为了俄罗斯最大的情报机构。联邦安全局的总部设置在原克格勃的卢比扬卡大楼,让人和曾经的克格勃又有了一些联系,而在俄罗斯情报史上缔造了克格勃的捷尔任斯基铜像再次被竖起。好像俄罗斯在情报战线的荣光再次恢复了。

捷尔任斯基又回到了情报“前线”。来源.wikipedia

捷尔任斯基又回到了情报“前线”。来源.wikipedia

俄联邦安全局 “低配版”克格勃

从2004年开始,乌克兰政府在俄罗斯与西方之间的关系开始变得微妙。为了对乌克兰政局施加影响力,对冲北约与欧盟在乌克兰的东扩努力,俄罗斯联邦安全局也开始采取措施,当然,主要工作由联邦安全局第五局负责。

2014年2月18日,乌克兰危机爆发,乌克兰朝野开始急速转向西方,俄乌关系也随之极度紧张。俄罗斯无法再通过议会政治与民间手段影响乌克兰政局的走向。是年,俄军出兵克里米亚,随后顿巴斯也发生了剧烈的冲突。这对联邦安全局的情报工作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普京出席联邦安全局会议。来源.wikipedia

普京出席联邦安全局会议。来源.wikipedia

时间来到2022年,俄乌战争的爆发更是给联邦安全局来了一个突击检查,然而联邦安全局的表现却令人大跌眼镜,大量的情报泄露导致俄军在乌克兰举步维艰。对此,联邦安全局第五局成为被问罪的对象。此后,俄联邦总局第五局解雇了大约 150 名联邦安全局官员,并且逮捕了包括联邦安全局第五局局长谢尔盖·贝塞达及其副手阿纳托利·博柳赫等人。

谢尔盖·贝塞达。来源.wikipedia

谢尔盖·贝塞达。来源.wikipedia

据报道,8月份还发生了针对安全局而且也是俄罗斯情报部门的一次较大的挫败,原因就是情报和情报人员随着时代的改变而发生了改变,大量情报人员变成情报掮客,组建了各种各样的情报公司或技术保障公司,利用之前的人脉,继续吃情报这碗饭。比如在今年2月俄罗斯对乌克兰各地进行的民意调查,就是通过当地的承包商执行的。

所以说,如今俄联邦安全局情报员对待情报的保密态度上不像以前那么严格,因此会导致大量的情报流失。当然这也是由于近三十年国际冲突较为缓和,因此承包商可以参与情报项目,让俄罗斯能以可接受的成本维持一个庞大的情报网络,但其忠诚度与安全性也必然大不如前,而反应速度更是难以满足高强度对抗的需求。

联邦安全局这样的机构,对于今天俄罗斯居民来说已经没有克格勃那么神秘了。来源.wikipedia

联邦安全局这样的机构,对于今天俄罗斯居民来说已经没有克格勃那么神秘了。来源.wikipedia

总之当今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存在很多问题,跟先前克格勃在人们印象里的高效、神秘也形成了鲜明的反差。所以人们更愿意说,联邦安全局不再是那个高效而完整的克格勃了,而是一个“低配版”的克格勃。

参考资料(上下滑动):《俄联邦安全总局探析》戴艳梅;《克格勃情报机构的历史变迁及对我启示》邸卓然 彭刚虎 章小勇;《永不低飞的雄鹰俄罗斯情报机构揭秘》王燕 张帆;《前哨站》艾彦;《普京“清洗”情报机构 承包商模式暴露重大隐患》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