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深调|“染发有罪吗?”被网暴的粉色头发女孩
资讯

凤凰深调|“染发有罪吗?”被网暴的粉色头发女孩

凤凰深调|“染发有罪吗?”被网暴的粉色头发女孩

作者 丨傅一波

来自杭州的23岁准研究生郑灵华,不知道怎么一夜之间,自己就被网友贴上了“陪酒女”、“红毛怪”、“发廊妹”的标签。

事发于7月13日。当天下午五点和晚上九点,郑灵华分别在B站、小红书上发布了一张照片、一段视频。视频中,将头发漂染成粉红色的她,高兴地带着华东师范大学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去医院探望84岁的爷爷。

凤凰深调|“染发有罪吗?”被网暴的粉色头发女孩

第二天晚上,郑灵华像往常一样,临睡前打开小红书,惊讶地发现自己刷到了不少网友发来的私信——原来,两名抖音用户将她的照片盗用,并制成了教培机构招生短视频,她被描述成一位高考失利后取得大专录取通知书的励志学生。被盗用的照片和短视频接着迅速传播到了微博、抖音、小红书、B站等更多社交平台,网友评论越来越多,推文热度迅速上涨。

| 百家号用户的评论

短短两天,一条推文就达到295万的阅读量。

而郑灵华的手机屏幕也挤满了社交平台的评论通知,“一个研究生,把头发染的跟酒吧陪酒一样。”“头发染成这样,这是从事什么工作的???”“夜店舞女也有硕士文凭?”“(头发)染成这样都考上了,你考不上,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吗?”......

接下来几天,她被这样充满攻击性的评论淹没了。郑灵华告诉凤凰深调,那几天,那些“侮辱性”的词汇不停从手机里往外蹦。她把自己关在房间,彻夜失眠,试图隔绝网络世界,“如果我死了,是不是社会舆论就能关注到网暴,或者让这些发言的人们羞愧一辈子”。她甚至这样想到。

“我变相伤害了爷爷”

整个事件发展过程中,郑灵华极气愤的是自己莫名其妙成了一个“宣传品”。

发现被移花接木后,当天夜晚,她连夜给抖音后台写投诉信、私信盗图者,想让平台下架这些与事实不符的内容,删除被歪曲和盗用的短视频。抖音回复,“投诉失败”,而盗图用户还将她列入黑名单。

她试图逐个反驳每一条评论,但评论实在太多了。

她说,自己只能坐在屋子里看着窗外发愣。就在愣神的几小时内,围绕这位粉色头发女孩的评论仍继续发酵,渐渐演变成了网友互相论争的“战场”:“关你什么事?”“为什么评论区那么多人对染头发有成见呢?一个个思想都这么老土的吗?”“学历与发色毫无关系,更不是与陪酒女联系起来的原因。仅仅是染个头发而已,与他人无关。”

“我只是很喜欢粉色头发,希望拍摄毕业照和参加汇演的时候,能好看点。”郑灵华告诉凤凰深调,这并不是自己第一次将头发染成粉色。

2020年4月,她也染了粉发,并在社交媒体上发布,那时很多朋友留言,赞赏她的发色。

在许多人眼里,郑灵华是一个并不出格的女大学生。她在本科阶段(浙江师范大学)的同学王宇告诉凤凰深调,郑灵华喜欢旅行、爱发自拍打卡、分享考研经验、发Vlog、晒成绩单,和大多女同学并无二致。他也意外,这个女生居然因为一张照片、一段视频受到如此广大网友的恶评,甚至谩骂。

由于网络传播的半径巨大,郑灵华的身边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校友、朋友、老师,纷纷发来消息询问事情的经过。

她不想多解释,只说自己的照片被盗用了,正在想办法举报。她害怕的是,被周边的人误解,觉得她在网络上无端引战,所以就为了那些恶评向朋友道歉:“对不起,评论区的一些话脏了你的眼睛。”

由于举报没有及时得到回应,恶言恶语最终波及到了郑灵华的爷爷——那位生病住院的老人。有网友指责郑灵华“拿自己爷爷炒作”、“觉得爷爷走慢了”,甚至怀疑她和爷爷的关系不正常。

“我变相伤害了爷爷。”郑灵华难过地说。

| 郑灵华在父亲节对爷爷的祝福

爷爷个子不高,厚腮帮,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作一根线。退休后,他在杭州江干区附近支了一个路边摊,帮人修车,闲暇时候,也做些木匠活。郑灵华从小成长于单亲家庭,父亲忙于工作,大部分时间,她与爷爷为伴,爷爷是她最亲的人。下午放学时间,爷爷会放下手中的工作,准时出现在校门口,迎接孙女的微笑。老人生活节俭,但在对待孙女的学习和兴趣上从不吝啬。

初中,郑灵华对绘画产生兴趣。父亲反对,也不愿意支付培训费,爷爷知道之后,偷偷把报名费塞到孙女手里。高中,郑灵华的老师发现了她的音乐天赋,建议她报考音乐类院校。但郑家经济条件一般,拥有钢琴是件奢侈的事,最终爷爷用自己的退休金为孙女买了一台钢琴。

上大学后,每次回家,爷爷还会塞给她生活费,从几百元到几千元,郑灵华用攒下的钱报了雅思班学习。

郑灵华觉得,她拿的每一张奖状和取得的每项荣誉都与爷爷相关,所以,从高中开始,爷爷便不止一次出现在郑灵华的社交媒体上,并被她亲切地称为“小老头”。爷爷生病后,只能躺在病床上,她想到,通过影像记录下老人打开通知书的瞬间,未来回看之时,可以怀念。

除了爷爷,她的学校也成了被指责的对象,有网友们就她的师范生、艺术生身份表达不满,“不学好”“不配当老师”“国家应该取消艺术生”“你那头发简直丢华东师大的脸”。

郑灵华害怕了。“这会影响华师大老师对我的个人印象吗?会给学校带来负面影响?甚至取消我的入学资格吗?”

看到这些评论时,她正在上雅思辅导课。教室里大家都盯着背板上的板书,她感觉自己,“很明显,一股火上来了”。郑灵华马上在本子上写下“冷静”二字,但不起作用。她忍不住挨个私信、回复攻击自己的网友,要求删除恶评、向她道歉,得到的多数回复是,“滚远点”、“看不惯咋了”。

凤凰深调|“染发有罪吗?”被网暴的粉色头发女孩

| 网友的评论

网友“子似”说:“有的人把自己的经历放在网上,只能接受好的祝福。既然你承受不住,为什么要发上来,我不想知道你保送读研,跟我无关,还不允许别人骂两句,也就是玻璃心。”

一些亲戚也没有表达对郑灵华的支持。长辈们看到评论之后,觉得郑灵华“多事”,“指责”她为什么要把和爷爷的照片、视频发上网。

“染头发有什么罪?明明是他们的错。”郑灵华说,从7月16日凌晨开始,她不出门了、睡不着觉,也不想吃饭,只看着“手机屏幕亮了、又熄灭。”

短短6天,郑灵华经历了生气、害怕、愤怒,直至想轻生。

网暴一夜间,维权路漫漫

事情发生之后的第9天。7月23日,郑灵华把头发染回了黑色。

“我只拿到了研究生的录取通知书,导师也暂时没有确定,我很担心因为这个,研究生就读资格就被取消了?“郑灵华告诉凤凰深调,但她也心怀疑问,难道染了黑发,就为人师表了?

“染发无罪。”一些网友开始主动搜索网暴者言论,帮助郑灵华举报,并且安慰她不要被这些言论影响情绪和正常生活。有朋友知道她晚上失眠,就在微信陪她聊天,避免她长时间陷入负面情绪。

“不要害怕,如果有需要,学校也会提供必要的法律支持。”郑灵华的本科毕业院校浙江师范大学,在得知她的遭遇后,由团委成立了小组,帮助她寻找法律援助与心理辅导。

| 郑灵华的医疗证明书

7月23日,郑灵华在浙江省立同德医院向专业心理医生求助,诊断为:抑郁状态,必要时需进行药物治疗。医生告诉她,面对网暴,她必须学会放手,不要再以一己之力去应对舆论带来的压力,要做的是陪伴好自己,通过转移视线的方式调整状态,重新投入学习。

见完心理医生,郑灵华又约了律师见面,希望获得维权支持,“我有权利不原谅那些伤害爷爷的人,也有权利让那些人付出相应的代价”,“只有我站出来了,明天才会少一个因网络暴力而自杀的人”。

在维权的过程中,郑灵华又数次陷入困境。

她自述,曾屡次向平台投诉,要求下架被盗用的图片和视频。7月14日,网暴肇始,她第一时间选择报警,并在截图取证后通过邮件与电话向抖音官方平台提交了举报和投诉申请,要求下架对方视频,并道歉。第二天,抖音后台显示,郑灵华的投诉失败,盗取视频的用户依旧活跃。

郑灵华猜测,对方只是将视频做了私密处理。

投诉失败后,郑灵华又转战快手、微博等平台,有时是私信对方,要求赔礼道歉,几分钟后,对方没说话,拉黑了她。她又选择直接在恶评中对话,表明自己是当事人,要求对方删除。得到的结果是多数人对郑灵华的回复不予理睬。

郑灵华想过寻求律师的专业帮助,300元每小时起步的咨询费,对普通学生而言难以负担,她的家人也不愿意就此事提供经济支持。

于是,她找到身边学法律的同学咨询。在同学的推荐下,联系上了一位愿意提供免费咨询的律师,对方建议郑灵华将保存下的网暴截图做了公证,待确定证据的法律效应后,日后维权可以直接使用。

| 杭州市西湖公证处出具的公证书

郑灵华已经整理出上千条涉嫌网暴以及侵权行为的评论截图,依次分类保存,并在杭州市西湖公证处进行公证。公证的4000元费用,几乎是她所有的积蓄。

此外,她咨询律师是否可以对网暴者进行起诉,对方表示如果要走法律程序,法律费用上万,且胜率不定。

7月21日,杭州都市快报发布报道后,浙江楷立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金晓航注意到了郑灵华的事件,并免费为其代理。金晓航告诉凤凰深调,决定免费代理是因为他和外公的关系也与郑灵华相似,他能理解女孩想向爷爷分享录取通知书并且拍摄合影的心情。

金晓航表示,在郑灵华事件中,她可针对自己“肖像权”、“名誉权”进行维权,不过,维权会遇到以下几个难点:

首先,普通人发起维权,难以找到网暴者即侵权人的具体信息。 目前,只能通过先起诉网络平台公司,要求平台公司提供侵权人的身份信息,向法院申请追加被告人,作为民事案件开庭。而郑灵华要面对的,是无数难以定位的网暴者、营销账号,以及多个互联网平台。

其次,是关于留言点击量的取证难问题。

根据《关于办理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的司法解释》(下称《解释》)规定,利用信息网络诽谤他人,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5000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500次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246条第1款规定的“情节严重”,构成诽谤罪。

点击量能够说明被网暴的当事人,受到影响到底有多大。但点击量截图的时间和实际产生的点击量并不一致,会导致法院在自由裁量的过程当中存在误差。同时,即便是做了公证,法院在受理之后,仍需要通过平台查证产生的实际点击量。

凤凰深调为此咨询有过相关社交媒体平台工作经验的员工,该员工表示,社交媒体平台页面上所展示的点击量有时候并不是真实的,而是后台为了引流所加入的人工调控。

第三个难点,是网络暴力语言界定难。

郑灵华在第一时间报警后,警方给出的回复是,“没有指名道姓,无法界定。”

网络暴力,在法律和实操层面上的定义是比较模糊的。在郑灵华事件中,有大量无法定性的言论。比如,“破烂女”“垃圾”“恶心”“网红炒作?”“给自己加戏”。一些评论用了缩写,或者表情包,也无法作为网络暴力的定性词汇。最终是否构成刑事案件当中的侮辱诽谤,需要由法院进行自由裁量,判定其侵权与否。

第四,是取证的时效性和维权时间跨度难题。

郑灵华公证取证后,新产生的侵权评论,会被遗漏。如果要作为证据,需要重新公证,额外支出费用。同时,整个维权的时间跨度,包括取证、受理、开庭,将是一场3个月~1年的持久战。

南京师范大学中国法治现代化研究院副院长、教授姜涛曾就网络暴力的规制问题发表评论,他称,首先,对网络欺凌、网络骚扰等缺乏相关直接罪名予以规制,其次,把诽谤罪作为判断依据,网络空间的匿名化等会导致被害人在取证方面困难。最后,法律对网络平台应当负有的法律责任规定不够明确,导致法律适用上的争议与难题。

7月26日,郑灵华通过微博发布律师声明,督促相关平台方下架有关于郑灵华的负面评论,另一方面,也希望有热心群众帮助搜集网暴者的发言。下一步,则向法院递交诉状。

金晓航有一个建议,他认为,社交媒体平台其实可以发挥其主观能动性,建立起网络发言的机制,“相当于人人都是一个陪审员,都可以来进行一个评判,认为这个到底属不属于网络暴力性的一个定义,如果大部分人认为这条的评论构成网络暴力,那么平台方可以直接对他进行账号封禁、下架、屏蔽等处理方式。”

中国传媒大学的陈燕霞也曾给出过和金晓航类似的建议。她建议从网民的理性素养和个人自律感、主流媒体主动承担责任以及网络媒介相关道德规范、立法的完善和实施,三个方面来解决网络暴力的发生概率。

网络暴力余波

7月27日,中国青年报发布《他只是染了粉红色头发》的报道后,郑灵华登上微博热搜。

不少同样受到过网络暴力的网友,纷纷向她发来自己的经历,安慰鼓励她。但与此同时,激烈的言论仍然在发酵。郑灵华的亲戚则来劝告她,不要再将事件扩散,“世界上并非所有事都要据理力争,就算有理,但没有能力,又能如何。通过负面新闻出人头地,没有任何好处。”

经历了维权过程的郑灵华,还是决定恢复正常生活和学习状态,她重新在B站上更新起口语练习视频。

“垃圾口语。”有网友在弹幕里写道。

这名网友李梦来自西南地区,刚满20岁,正在为出国留学而备考。她向凤凰深调透露,最初的评论,只是一种吐槽,没想到会对郑灵华带来心理伤害。

在李梦发布评论后,郑灵华将此条评论截图发布至微博、小红书。新一轮网络口水战产生,有支持郑灵华的网友找到了李梦的微博账号和B站账号,且私信她“臭傻逼”“死全家”等侮辱性言论。

迫不得已,李梦也将6名B站网友拉黑。后续,李梦与郑灵华的纠纷从B站、微博,扩展到小红书。

李梦写下澄清文,声明自己并非恶意,希望和郑灵华沟通,解决此事带来的余波。

几天后,郑灵华与李梦直接对话。李梦为自己冲动的行为道歉,郑灵华也为自己在几大平台曝光李梦的社交平台账号而道歉,两人和解,并删除涉及对方的所有内容。

| 知乎网友的评论

至今,这场由粉红色染发引发的互联网舆论风波仍未完全消散。 在知乎,关于《95后女生因染粉红色头发被网暴》的问答中,仍不断有人持续发表如下言论:“中国人就不该染其他颜色的头发,是叛国。”“看照片确实像陪酒的,一看就不是正经女人。”“这个事件花多少钱策划的?”

本文系凤凰深调工作室原创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文中图片来自受访者。

主编|黎雨一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