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斯里兰卡为何破产?犯了两个荒唐的大错
资讯

唐驳虎:斯里兰卡为何破产?犯了两个荒唐的大错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要:

1. 受新冠疫情影响,斯里兰卡国内被寄予厚望的服装加工业,以及作为稳定外汇来源的旅游业,都遭受重大打击,外汇储备持续下降。再加上岛上也没有石油等能源供给,每年都呈现大额商品贸易逆差的情况。此外,由于服装加工业对基础设施的要求高,其基建所需资金、技术、设备等都只能依赖进口,因此斯里兰卡拥有巨额外债,政府外债占GDP的90%-100%。

2. 在经济面临大风浪的情况下,斯里兰卡又在2021年禁用化肥,瞎搞“有机农业”,粮食和经济作物产量暴跌,引爆了危机。加上前总统戈塔巴雅大规模减税使得政府财政收入暴跌,造成巨额财政赤字。当局只能印钞解决,结果又引发了高通胀。

3. 俄乌战争让全球食物能源价格飙升,斯政府无钱购买国内所需物资,也无力偿还巨额外债,只好宣布破产。两大荒唐决策叠加,多重内外因素共振,导致斯里兰卡陷入诸多危机难以自拔。

4. 孟加拉国也承接了很多从中国外迁的服装加工产业,但它可以依靠在外国务工人员提供相当多的侨汇,补足逆差部分。 而且它在借债方面非常谨慎,其外汇储备就能覆盖大部分外债,因此孟加拉国的借债十分安全。 同样,以高端旅游业为主的马尔代夫借债也很少,且并不需要特别多基础设施。 随着国外进入后疫情时代,马尔代夫的旅游也将恢复疫情前的水平,还债压力并不大。

曾几何时,地理位置优越、自然资源丰富、海洋风光秀美的斯里兰卡被誉为“印度洋上璀璨的明珠”。

然而,当前斯里兰卡陷入罕见的经济崩溃、社会动荡危机。分任总统、总理、部长的拉贾帕克萨(Rajapaksa)家族四兄弟纷纷逃往国外。

这颗印度洋上的美丽明珠,变成了汪洋大海中的一滴眼泪。这样的国家怎么会走到破产这步的?就是因为疫情没法旅游了?可就在兰卡边上,100%纯旅游的马尔代夫不是好好的吗?

现在中文互联网已经有大量的报道,但全都停留在浮光掠影的混乱表面上,道不出个一二三出来,有些文章甚至归因为诸多奇奇怪怪甚至并不相关的次要原因上。

即使有少数报道提到了直接引爆危机的两大原因,报道得都很肤浅。更不用说分析背后的深层因素、根本问题,以及对各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对外投资的经验教训了。

首先得说,引发斯里兰卡经济崩溃的直接原因,是拉贾帕克萨家族老大、82岁的农业部长查玛尔瞎搞。

瞎搞“有机农业”,农业崩溃

1939年出生的他笃信“传统文化”,又被西方所谓的“生态农业”“有机农业”理念洗脑,鼓吹用传统农家肥替代现代化工大生产的化肥和农药

同时拉贾帕克萨家族四兄弟觉得每年花十几亿美元进口化肥不值,脑袋一拍就在2021年4月宣布,全国禁止进口和使用化肥农药

结果国内的有机堆肥只能满足农业十分之一的养料需求。作物缺乏养料,又不许使用除草剂、杀虫剂,导致杂草难除、害虫猖獗。

无论是粮食作物还是经济作物,都出现质量和产量的双重暴跌:辣椒、肉桂和蔬菜减产30%,水稻产量下降了35%、玉米产量下降了50%,就连茶叶的产量也下降了50%。

斯里兰卡有2200万人口,超过70%直接或间接依赖农业维持生计。 化肥农药禁令一推出,就引爆斯里兰卡农民此起彼伏的抗议浪潮,并导致斯里兰卡大片农田抛荒。

农业生产秩序严重混乱,再叠加恶劣天气,热带气候下土壤养分淋溶本来就严重,这个粮食基本自给的国家,突然要面临吃饭难的问题

国内大米价格飙升了50% ,被迫进口4.5亿美元的大米。重要的出口创汇产品茶叶产量下降一半,又造成了4.25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但凡有农业常识的人都知道,现代农业离开化肥农药就是自杀,这不是节约外汇或者所谓生态环保的问题,而是生死问题。

所谓的“生态农业”“有机农业”,无法解决成本和产量的问题,事实上是一条邪路。 可斯里兰卡却是用血淋淋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

化肥农药禁令只持续了6个月,但是引爆的粮食问题,最终导致经济、社会全面危机,各种负面现象交替加强的恶性循环,一直延续到了今年。

引爆斯里兰卡全面危机,直接原因就是农业瞎搞 ,在物产丰饶的热带海岛闹出粮食短缺。其次就是因为斯里兰卡的外债太多了。

从1983年到2009年,斯里兰卡经历了长达26年的内战。僧伽罗人和北部泰米尔人的猛虎组织一直打仗,政府高度依赖外国武器打击猛虎组织。

2005年斯里兰卡的外债113亿美元,2010年为打赢内战外债增加到217亿美元;而2015年就翻番增加到439亿美元。2017年进一步增加到501亿美元。

2017年后,斯里兰卡的经济增长放缓徘徊,对外借债增加不多,但最新的数字还是有510亿美元左右。斯里兰卡这么大的外债,是怎么积累起来的?

斯里兰卡经济

提到斯里兰卡,就绕不开著名的锡兰红茶。茶叶是该国主要的经济作物,可耕地占斯里兰卡的国土面积61%,但是超过一半是茶园、橡胶园、椰子园;

茶叶、橡胶及产品、椰子是出口创汇的传统支柱产品,相比单纯种粮食,收入要好很多。

但是,2020年茶叶出口只占斯里兰卡出口总值的11.3%,加上咖啡、椰子、橡胶、烟草、香料等经济作物,也只占三分之一。

▎ 2020 年斯里兰卡出口结构,总额 113 亿美元

近些年,斯里兰卡最主要的出口产品,也是国内最被寄予希望的产业,是服装加工业 ,其中主要原因是斯里兰卡可以享受欧美超普惠的免税出口配额,同时劳工成本较低。

但是,斯里兰卡搞服装加工这个劳动密集型产业,不仅受到越南、缅甸等东南亚传统国家的竞争,最大的竞争对手还是相隔不远的南亚国家孟加拉国,这里的劳工成本更低。

孟加拉国人口达到1.65亿,拥挤在恒河三角洲入口,面积不到15万平方公里,只相当于中国的一个省,是世界上人口最拥挤的地区之一。

粮食勉强糊口,年年雨洪泛滥,贫困如影随形。孟加拉国全部的非农产业,更是只剩下基础性的劳动密集型加工业这一条路可走。

21世纪初,孟加拉国率先实施印度历届政府心心念念但却又无能为力的劳动法改革,推行有利于出口导向型加工业的产业政策,进而推动劳动密集型的成衣加工业出口爆发式增长。

这10年,孟加拉国还赶上了最近一轮产业转移潮,承接了很大一部分从中国外迁的服装加工产业。

▎ 2020 年孟加拉国出口结构,总额 412 亿美元

现在,服装出口占到了孟加拉国出口产值的90%以上。全球各快消服装品牌,越来越多采用孟加拉制造。

隔海相望的斯里兰卡也有样学样,并且差异化主打中高端服装加工代理,纺织品的主要出口市场是欧美 ,英国尤其喜欢买这个前殖民地的特色纺织制品。

唐驳虎:斯里兰卡为何破产?犯了两个荒唐的大错

▎ 斯里兰卡出口对象

但是,服装加工业利润不高。尤其是纺织原料和机器都需要从外国进口:棉布要从印度进口,而现代服装更常用的各类化纤面料,更是要从中国进口——很多人都不知道,中国早已向纺织业的上游转型。

曾经衣被天下的江南,从巨型石化基地开始,直接规模化生产化纤到服装面料。这才是资金技术密集型的现代大产业。

因此斯里兰卡和孟加拉国的服装和纺织制品出口越多,对中国和印度的纺织面料、辅料进口的依赖度反而越高。

▎ 2020 年斯里兰卡进口结构,总额 162 亿美元

另外,斯里兰卡还来不及发展其他产业。从机电产品到化肥塑料,从钢铁到纸张,都需要进口。当然还有小岛上没有的石油和煤,这是至关重要的能源供给。

所以,斯里兰卡每年都继续呈现大额商品贸易逆差,2020年出口113亿美元,进口162亿美元,逆差达49亿美元。

唐驳虎:斯里兰卡为何破产?犯了两个荒唐的大错

▎ 斯里兰卡进口对象

当然,除了服装加工业,旅游业一度也是斯里兰卡稳定的外汇来源。旅游业从本质上来说,其实也就是一种依靠风景资源的资源产业。

在战争彻底结束后,斯里兰卡开始积极开发本国的旅游业,秀美的风光、悠久的历史、原生态的热带雨林都吸引了大批游客前来旅游观光。

2018年斯里兰卡接待了230万外国游客,其中26万是中国游客,收入44亿美元。2018年斯里兰卡的服务贸易顺差,也就是旅游净外汇收入38亿美元。

商品贸易长期逆差,服务贸易就至关重要,这在很大程度上平衡了斯里兰卡从中国买纺织面料和电子产品的商品逆差。

基建、财政与债务

2009年内战结束后,斯里兰卡迎来了久违的和平,也迎来了劳动密集型加工业再一次从中国外迁的机会。

在服装加工和旅游业双轮驱动下,斯里兰卡人均GDP在8年间从2800美元冲上4000美元,达到印度的2倍,被认为是南亚地区最具活力的新兴经济体。

但哪怕就是搞服装加工业,对基础设施的要求也不低。出口的港口码头、用电的能源电网、内部的交通公路,都要及时跟上才行。

这些工厂的设备,这些基建需要的技术资金,在初期都必须依靠进口,都会形成巨大的债务。还有原始资本来源与积累,更是困扰发展中国家的大难题。

工业化这条路从来都不好走,并不是轻轻松松就能迈开腿走完的。如果步子迈大了,期间稍有一点风吹草动,债务危机就可能爆炸。

但是不搞基建投资,不及时抓住争取到产业转移的浪潮,那就永远只能靠农业和资源产业活着,那就是毫无希望的国家。

正是在这种乐观的氛围下,斯里兰卡加快借债步伐,尤其是2010-2014年,四年时间就新借了200亿美元,奠定了经济增长的基础。

像由中国提供贷款建设的普特拉姆煤电厂是斯里兰卡唯一的燃煤电厂。三台30万千瓦机组分别在2011、2014年建成发电。

这三台共90万千瓦在中国早已淘汰的“小容量”机组,年发电量占到全国用电量约37%,也让斯里兰卡成为南亚第一个全年供电稳定的国家。

相比当下中国各省动辄几千万千瓦的空调用电,上亿千瓦的电网负荷,几十倍差距之下就能直观体会,部分发展中国家的电网是多么薄弱和脆弱了。

但是,斯里兰卡借债的基础是从1960年代就开始从国际金融组织借钱维持经济运转和发展,然后又借债打赢内战,债务本身就很高。

斯里兰卡GDP总值8年从560亿美元增加到800亿美元,但外债也从200亿美元增加到500亿美元,外债/GDP的比例从36%增加到60%。

▎ 斯里兰卡 GDP 增长,单位为 10 亿美元

对于一个依赖外债和国际资本流入维持运转,而无力对外投资的发展中国家而言,这是一个很高的比例。

参考一下,全口径(政府+私人,本币+外币)外债/GDP比例,中国为15.5%,印度为20%,韩国为25%。但是像中韩这样的国家早已大量对外投资,成为净债权国。

对发展中国家而言,国际公认的净外债/GDP的安全线是20%以内,危险线是40%以上,斯里兰卡显然严重偏高了。

另外,斯里兰卡的政府债务(内债+外债各半)也很高。从1990年代以来,斯里兰卡的政府债务始终占GDP的90%-100%之间。

2009年内战结束后,虽然经济得到快速发展,但是债务也在快速增长。政府债务占GDP比例一直在70%-80%左右。而国际公认的安全线为60%,警戒线为90%,危险线为100%。

民粹主义路线

更糟糕的是,2019年11月,老五戈塔巴雅代表拉贾帕克萨家族竞选总统,为了博取民心他承诺,只要自己上台就马上大规模减税,让大家能不交就不交,能少交就少交。

戈塔巴雅因此以52.25%的得票率击败了4年前上台执政的老对手普雷马达萨。戈塔巴雅也是说到做到,上台之后立刻降税,主要的增值税砍了一半,税率从15%降到8%。

而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更是从相当于月收入2000元人民币大幅提升到9600元,绝大部分人都无需纳税了,极少数高收入群体的税率也大幅降低。对民众来说,不用交税当然很开心。

但是政府财政收入立刻暴跌,当年税收收入从之前的100亿美元减少到66亿美元,仅占GDP的8.4%,这样的低水平是自1948年独立以来从未有过的。

然而此时戈塔巴雅还要维持很多社会福利:免费医疗(当然是低水平的,用药受到极大限制)、免费教育和近乎免费的公共交通,还有粮食补贴。

2020年斯里兰卡财政开支达到163亿美元,占GDP比例超过20%,而收入不足导致财政赤字高达95亿美元,占GDP比例达到11.8%。

当年的政府债务累积达到了820亿美元,占GDP比重突破101%。2021年更达到了115%。超低税收、中等福利,收1块钱就要花掉2.4元。寅吃卯粮,这种狂欢显然不可持续。

更更糟糕的是,戈塔巴雅上台后就遭遇了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斯里兰卡经济的两个轮子之一旅游业遭受灭顶之灾,而对接欧美的中高端服装出口也受到重大打击,海运货运量直接减少了45%。

如果再和孟加拉国、马尔代夫这两个南亚地区一左一右的临海国家相比,就能发现斯里兰卡的尴尬之处:

人口爆炸的孟加拉国没有任何值得旅游的资源,只能埋头发展加工业,量入为出。而因为同样的进口结构——服装面料、机电产品、食品、能源、钢铁、化工产品,孟加拉国也一直处于贸易逆差。

2020年出口412亿美元,进口485亿美元,货物逆差73亿美元,而且孟加拉还有服务逆差,每年35亿美元。但是孟加拉却可以靠侨汇补足,还能反超。

▎ 孟加拉国 GDP ,单位亿美元

有1000万孟加拉人在中东、东南亚等地提供劳务,每年汇回220亿美元,孟加拉国已成为世界上输出海外劳动力最多和侨汇收入最多的国家之一。

近年来,孟加拉国也推出雄心勃勃的“十大基建项目”:包括跨恒河的帕德玛大桥、卢普尔核电站、达卡地铁项目、高架高速公路、达卡机场扩建、马塔巴里深海港等。

涉及高速公路、城轨、铁路干线、燃煤电站、深水港建设等领域,帕德玛大桥由中国承建,卢普尔核电站采用俄罗斯技术,但总体上,大块头的孟加拉国借债还是相当谨慎小心:

10年前外债220亿美元,疫情前的2019年外债400亿美元,疫情两年每年各借了50亿美元应急,现在孟加拉国外债为500亿美元,和斯里兰卡相当,仅占本国GDP 4160亿美元的12%。

▎ 6月25日,历时8年艰苦建设,中铁大桥局承建的10公里跨恒河帕德玛大桥建成通车,该项目投资30亿美元均来自孟加拉国自有

另外,孟加拉国外汇储备还有410亿美元,能覆盖掉大部分外债;政府债务占GDP比重为30%,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很安全。

由此可见,相对人口体量大8倍、经济体量大5倍的孟加拉国,只有2150万人的斯里兰卡,借债实在是太高了。

而与同样搞旅游业的马尔代夫相比,小国马尔代夫除了捕鱼,唯一的产业就是高端旅游业。2020年经济更遭到毁灭性打击,GDP腰斩,从56亿美元跌到了37亿美元。

▎ 马尔代夫GDP,单位10亿美元

但是马尔代夫不发展工业,也不需要搞什么基础设施,有水上飞机和沙滩屋水上屋就行了。疫情前马尔代夫外债15亿美元,疫情后应急借了5亿美元,也不过20亿美元。

现在国外早已进入后疫情时代,今年马尔代夫旅游和GDP预计将恢复疫情前水平,1/3的外债率略高,未来慢慢还就是了。马政府债务率2021年也已从86%降到了66%。

陷入危机

因为疫情,斯里兰卡不止是旅游顺差没了,以服装为主的商品出口也大幅下降,但是维持社会运转的能源等进口却不能少。

商品逆差叠加外债内债,外汇储备持续下降。2021年斯里兰卡外汇储备从70亿美元降到25亿美元。

在经济面临大风浪的情况下,又在2021年拍脑袋瞎搞“有机农业”,粮食和经济作物产量暴跌,引爆了危机。为了解决粮食问题,又不得不花钱从海外买粮食。

结果还赶上了俄乌战争,全球食品和能源价格飙升,到今年3月底,外汇储备只剩下18亿美元。可以买到的能源、食品、药品越来越少,国内陷入物资短缺。

另外,2020年开年时新政府大减税,结果一年间叠加疫情入不敷出,政府债务占GDP比例突破了101%。当局就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解决政府收入减少带来的赤字问题,那就是印钞。

2021年短短一年时间,货币供应量增加了40%。再因为农业大减产加剧短缺,现在斯里兰卡国内的通胀率已达55%,食品价格飙升80%。两年前减税的狂欢,现在都要翻好几倍地偿还。

2022年5月,斯里兰卡政府宣布暂停偿还今年到期的70亿美元国际债务。7月5日正式宣布国家破产。

由于外汇储备消耗殆尽,燃料进口无法保证,从6月27日起,斯里兰卡已暂停向普通民众出售燃油,现在就连医疗机构、银行和学校的电也供应不上了,陷入彻底的混乱。

一连串决策灾难,引发了燃料与食品短缺、电力严重不足、药品匮乏、通货膨胀奇高、外汇储备告罄、对外债务违约……就连学生考试所需的纸张也紧缺。

愤怒的民众涌入总统府总理府,大肆破坏和发泄愤怒。最后总统老五戈塔巴雅、总理老二马欣达等拉贾帕克萨家族的人纷纷辞职出逃,不管也管不了了。

拉贾帕克萨家族六兄弟三姐妹是斯里兰卡著名的政治强人家族,父亲是开国副议长,这几年从总统到总理到议长再到部长,全都是拉贾帕克萨家族的兄弟。

▎ 二哥马欣达(左)和五弟戈塔巴雅(右)

二哥马欣达(1945年生)从2005年到2010年担任总统,击败了泰米尔猛虎组织,结束了26年的内战。当时五弟戈塔巴雅(1949年生)正担任国防部长,出了大力。

在拉贾帕克萨兄弟俩的在任期间,他们平定了这场持续26年的内战,因此得了民心。2015年二哥马欣达两届任满,但斯议会2015年4月通过宪法第19修正案,规定总统任期不能超过两届。

▎ 二哥马欣达(左)和五弟戈塔巴雅(右)的画像

于是五弟戈塔巴雅代表家族参选,但是输给了突然反水的原卫生部长西里塞纳(Maithripala Sirisena)。资深政坛人士维克勒马辛哈(Ranil Wickremesinghe)则出任新总理。

这次是印度利用影响力促成了西里塞纳与维克勒马辛哈的联合,但到了2018年10月,由于两人分歧,西里塞纳又一度解除了维克勒马辛哈的职务,并邀请自己背叛的前老板马欣达担任总理。

但是因为未能获得议会半数以上议员支持,过了51天,西里塞纳到12月被迫再次尴尬地邀请维克勒马辛哈复职。

进入2019年,因为遭遇IS恐袭等原因,缺少民意支持的西里塞纳不再连任。

这次五弟戈塔巴雅竞选战胜普雷马达萨(Premadasa)当上总统,名正言顺地任命二哥马欣达又当了总理,家族重掌国家。

还有一个老四巴西尔(Basil,1947年生)当关键的财政部长,以及搞崩农业的老大哥,原议长查玛尔(Chamal,1939年生)当农业部长。

另外马欣达的儿子约西塔(Yoshitha)当秘书长,纳马尔(Namal)当体育部部长。这一家至少出了11位部级领导人。

但现在,曾经拥有深厚资本和广泛支持的拉贾帕克萨家族在抗议者的声浪中暂别政治舞台。年逾七旬甚至八旬的几兄弟面对此番形势,不得不悲叹一声“时不与我”。

▎ 二哥马欣达(左)、大哥查玛尔(中)和五弟戈塔巴雅(右)

两大荒唐决策叠加,多重内外因素共振,导致斯里兰卡陷入诸多危机难以自拔。但是,拉贾帕克萨家族为何做出如此颟顸的决定的?有什么更深层的因素?

斯里兰卡这个国家还有未来吗?更关键的问题还是,斯里兰卡已经破产,我们的投资怎么办?这些更进一步的问题,需要下一篇来回答。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