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不用水,不洗澡,但我的枪必须是干净的”
资讯

“我可以不用水,不洗澡,但我的枪必须是干净的”

2022年3月8日国际妇女节,世界各地纷纷举办庆祝活动,但是在乌克兰,7名乌克兰女性在社交平台上发表了战争宣言,决定拿起武器参加战斗,她们并不是个例,在乌克兰武装部队中,女兵人数超过3万人,占总人数的 15%。

保持枪支的清洁,这是最重要的事”

尤丽亚 ,曾经是乌克兰的一名经济学家,同时,她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2014年,顿巴斯战争爆发后,尤丽亚赶赴东部战场,成为一名志愿者。一开始她被派往停尸房,辨认乌克兰士兵尸体。

尤丽亚加入部队后,需要接受武器操作和射击等军事训练。

顿巴斯战争爆发后,经历过阿富汗战争的红军老兵和美国退役陆军特种部队帮助乌克兰训练新兵。2014年4到5月,乌克兰部队规模迅速扩张,新入伍的女兵在接受武器操作、扫雷、射击等训练后,奔赴战场。这个训练体系一直延续下来,在俄乌战争中再次发挥作用。

接受基础军事训练后,尤丽亚被派赴战场,与阿瑟搭档,组成狙击小组。实战中,狙击小组一般由两人组成,一人负责开枪,一人负责搜索目标。双方紧密配合,才能发挥最大作用。

战斗中,狙击手需要在严苛的环境下,在千钧一发瞬间,完成一击必杀的任务,传统观念中,这样的任务往往由男性担任,但尤丽亚认为女性也可以完成。

中国社会科学院 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张弘:

“乌克兰女性在战场,包括在训练中他们并不比男性差,而且她们更有耐力、更有韧性,而且对于这个工作做得更为细致,这一点我们应该看到这是民族文化的一部分,同时也跟女性本身具有的这种细致认真的态度有关。

2014年2月23日,顿巴斯战争爆发,乌克兰政府派遣士兵前往东部,镇压亲俄武装势力。同年,乌克兰当局实施军事改革,允许女性担任战斗角色。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研究者 周游:

“当时这一系列举措其实目的也是为了向北约的标准靠近,要打造一个更加北约化的军队。”

2014年到2015年,围绕顿巴斯控制权,乌克兰政府部队与亲俄势力进行了激烈的战斗,超过一万人丧生,隆隆的炮火声埋葬了两次明斯克会议的成果。乌克兰东部局势持续紧张,尤丽亚每周需要多次离开马里乌波尔的驻扎地,支援前线。

公关、救助、统战——乌克兰女兵的特别任务

除了正面战场,乌克兰女兵还肩负着其他特别任务。

奥克萨娜,乌克兰女兵。她在顿巴斯的任务不是参与一线战斗。在这里,她和她的团队不停走访当地村落,希望创造一个良好的形象,让民众支持乌克兰政府。

奥克萨娜送物资的这个家庭,丈夫谢尔盖曾经在苏联红军中服役,退伍后,他来到顿巴斯定居。现在他家有五个孩子。战争爆发前,跟乌克兰其他地区一样,经济停滞一直困扰顿巴斯。

顿巴斯,地跨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拥有超过650万人口,煤炭资源丰富。苏联时代,按照分工原则,这里重点发展煤炭相关工业。乌克兰独立后,这里依旧是工业重镇,与俄罗斯联系密切。顿巴斯地区大多数人都说俄语,大约40%的人有俄罗斯背景。

如今持续的战事,让谢尔盖一家雪上加霜。

当地人对乌克兰的误解还很深,奥克萨娜的工作仍旧在继续。除了走访家庭,乌克兰女兵还在从事救助、公关和统战等工作。

2014年顿巴斯战争后,为了表彰乌克兰女性在战场上做出的贡献,乌克兰就设立军事幻想小姐、女英雄荣耀等等多个奖项。截至2021年3月,乌克兰军方已经将1.3万名女性列为“战斗员”,当中有257人因为顿巴斯战争而获得过奖章。

2008年,乌克兰军队中女兵数量不过一点八万多人,在乌克兰军队中的比例不过8.2%。2015年,军事改革实施后,乌克兰军方开始大规模征召女兵。2016年,乌克兰军队中的女兵比例上升到10%。2018年,这一比例达到了13%。2022年3月,俄乌战争爆发,乌克兰部队中,女兵占比跃升到15%,总人数超过3万人。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张弘:

“那么乌克兰女性走上战场,我觉得这是乌克兰现在做的一个特殊时期为了维护国家主权的一种选择。”

主动走向战场的女性们

卡特琳娜,21岁,现役乌克兰女兵,毕业于乌克兰一所艺术学院的音乐系,被人称为“马里乌波尔百灵鸟” 。5月8日,俄军重重包围马里乌波尔,她在市内的防空洞里唱起乌克兰民族进行曲,这一场景让很多人为之动容。

俄军在马里乌波尔的围城战持续了82天,5月16日,乌军在当地最后的据点亚速钢铁厂,超过260名士兵向俄军投降,俄罗斯国防部公布的画面中出现了乌克兰女兵的身影,她们将以战俘的身份被带往俄控区。

这些场景对生活在和平中的人来说,仿佛电影画面,但对于不少乌克兰女性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

2014年2月,乌克兰东南部的亲俄势力要求将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并入俄罗斯联邦,因而与政府军交战。乌克兰国家安全受到严重威胁。许多乌克兰女性拿起武器,走上战场。

国家面临危机之际,尤丽亚加入军队。她的两个孩子,由母亲代为照顾。尤丽亚只能通过视频与孩子见面。

在外作战多时,枪林弹雨之中,尤丽亚对无法照顾孩子感到自责与愧疚。长时间的分离,尤丽亚彻底错过了陪伴孩子成长的机会。她与两个孩子之间产生了隔阂。

乌克兰女兵面对的战场难题

加入军队后,尤丽亚需要面对另一个问题就是性别歧视。这种现象在乌克兰一线部队尤为严重。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张弘:

“乌克兰军人仍然是男性为主,特别是在一线战斗部队,乌克兰女性的比例可能只有1%。”

尤丽亚是所在部队的一名狙击手。尽管能力出众,她仍然受到来自战友的歧视。部队中的男性军官对尤丽亚的遭遇视而不见。男性军官本身也带着有色眼镜看待尤丽亚。

2014年,顿巴斯战争爆发,乌克兰兵源不足。当局着手改革军队,随后逐步向女性开放62种不同的战斗任务,女性在军队的地位逐步上升。

除了性别歧视,乌克兰女性在军队中还需要面对性骚扰问题。

奥克萨娜是一名现役乌克兰女兵,在前线负责军事援助工作。因为工作性质,她的小队中大部分是女性,比例高于乌军平均水平。之前,奥克萨娜曾经在乌克兰海军服役。因为兵种的特殊性,奥克萨娜需要与男性长时间相处,一同进行训练和作战。训练期间,奥克萨娜需要面对来自男性士兵的骚扰。

乌克兰国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女兵有独立公寓,不需与男兵同住。但是除了后勤兵种外,男女士兵需要长时间共同训练,执行任务。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张弘

“乌克兰社会有着所谓‘大男子主义’风气,乌克兰女性在军队服役中面临的这些压力,就很难解决。”

2018年,乌克兰军方公布了五起性骚扰案件,没有一个军官受到惩处。直到2022年6月,当局都没有公布新的个案。乌克兰人权组织指,军中性虐待现象普遍,但在一个不愿在战争期间批评士兵的社会中,这种现象往往被忽视。

2022年2月24日,俄罗斯对乌克兰采取特别军事行动,战火蔓延到乌克兰全境,更多的乌克兰女性与孩子告别,奔赴战场。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张弘

“这种战时状态让很多女性从家庭、从办公场所走向战场,这是一个很严峻,也是一个很悲哀的事实。”

乌克兰演员琳娜·茨维拉是五个孩子的母亲。2月25日,俄军长驱直进,兵临基辅城下,她拿起武器保卫首都。随后,她被证实在基辅近郊阵亡。俄乌战争至今持续近4个月,专家推算乌军死亡人数超过1.2万,包括不少女性。

世界银行预测,俄乌冲突导致2022年乌克兰经济萎缩约45%,基辅、哈尔科夫等大城市和工业区沦为废墟,民众流离失所,家庭分隔两地,可能永远无法相见。和平,何时才能重临这片曾经富饶的黑土地呢?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