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在夸刘亦菲 我想爱一次柳岩

都在夸刘亦菲 我想爱一次柳岩

无论褒贬如何,《梦华录》还是毫无疑问地爆了。所有与剧相关的人和事,都纷纷被网友顶上热搜。

其中,就包括三位女主演之一的柳岩。

但相比于别人都是被夸,柳岩的热搜词条似乎有一丝难过。

#柳岩在剧里把男人扔到水里#

剧里,柳岩饰演的孙三娘,将欺负姐妹的男人丢下了河。

明明是出气的一场戏,镜头转回柳岩时,却看到她眼眶发红,眨眨眼,往左一瞥,似乎在极力忍泪。

看起来似乎有些多余,甚至情绪突兀的一个镜头,却很难不让人联想起当年包贝尔婚礼上,柳岩差点被扔下水的事情。

人们更愿意相信,这是多年以后,柳岩对当年的事情做出的公开回应。

时隔6年,她终于遥远地安慰了那个被欺负了却还要站出来道歉的自己,畅快的在众人面前露出了委屈。

对柳岩的印象,很多人还停留在长相漂亮,身材有料上。但如果你了解柳岩的过去,也许会有一些不一样的看法。

相比于《梦华录》其他两位女演员通畅且一路有人护航的演艺生涯,柳岩这些年来的经历,更像是一个普通女孩的艰难人生。

每个人都能从她的故事里,看到一些属于自己的共鸣。

命运赠送的礼物

还是简单先回顾一下当年的婚闹事件。

新郎包贝尔以及四个伴郎一齐抬起柳岩,准备扔进泳池。

若不是贾玲的阻拦,浅色的伴娘纱一浸水,后果可想而知。

婚礼上这么多女孩,为什么专挑柳岩?

也许是因为她足够“性感”,又足够“弱“。

柳岩大概是娱乐圈里,唯一一个成也“性感”败也“性感”的女明星。

走红之前,柳岩当过电视节目主持人、参加过选秀、还客串了一部片子,却始终没有掀起什么水花。

这种不温不火的状态,一直持续到2008年,她拍摄了一套《男人装》。

拍完后,《男人装》的主编告诉柳岩:

“从此以后,你需要准备两件事情。以前是少女,喜欢你的是少男,以后会有中年男子打量你,要习惯;第二件事,你可以涨价了。”

一开始柳岩还不信。

直到在录制一档节目时,魔术师刘谦特意买了一本《男人装》到后台找她要签名。

她才第一次意识到,哦,原来我也很性感。性感有善意的部分。

身为一个在娱乐圈一直默默无闻,但又想成名的女孩来说,这样的机会不可能不把握。 于是从那之后,柳岩有了一个新的标签,“性感女主播”,也开始了自己在娱乐圈的蹿红之旅。

《男人装》之前,柳岩的工作只是主持一些唱片发布会和娱乐节目。

但爆红之后,无数的资源砸了过来,影视、唱歌、拍广告、走红毯、手表和汽车的活动。

她的身价,也涨了10倍。

但慢慢的,她开始发现,别人邀请的并非是柳岩本人,而是一具充满肉欲的身体。

就演戏来说,来找她演的角色几乎都是大同小异。

场景不多,也不需要演技,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显露身材。热火的,性感的,让男人想进电影院大屏幕上观看的身材。

《画壁》某场戏的剧本只有八个字:“半裸上身,如泣如诉。”

《不二神探》的新闻报道将她和刘诗诗称为红白玫瑰的对决。

《四大名捕》里柳岩更是片纱遮体。

每次参加活动也是,只要负责人一跟她说,“今天这个项目没什么点,姐姐,靠你了”。

她就知道要穿得漂亮性感一些,然后坐在发布会的第一排,成为焦点重心。

为了博眼球,那段时间的她也做过一些不得已,但也会配合的事情。

她那时还太年轻,不知道命运赠送的礼物, 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慢慢地,副作用出现了,“性感”不仅是她的标签,也成了她的束缚。

所有有关于她的宣传,关键词都是“暴露”、“大尺度”。

这也使得不管当时的柳岩做什么,工作人员以至观众都只想从她的身上得到窥探欲的满足。

经纪人张剑斌将自己的电话放在柳岩的微博信息里,以用于联系工作。 结果,很多人以为那是柳岩自己的手机号。

“无数人给我打骚扰电话、发淫秽信息、示爱短信,各种奇怪的男的半夜给你发矫情的语音,或者淫秽照片。”

到最后,被拉黑的名单足足有一千多个。

众目灼灼之下,柳岩觉得自己像是穿着泳装走在路上被人围观。

甚至连身边人,影视圈的人,都开始明目张胆地偷瞄打趣调戏她的身材。

而这一现象到了顶点,就是包贝尔的婚闹现场了。

虽然柳岩一直都非常明白,“我就是用来被消费的”,“就算如此,他们在我的胸前也看不出一朵花来”。

但婚闹事件爆发后,过往的,突发的,混乱的,笃定的因素夹击,柳岩也慌了。

在这片内敛保守的土地上, 观众一边渴望看到开放性感的尤物,一边又为自己的欲望感到羞耻。而当自己无法自圆其说时,就只能去攻击“始作俑者” ——

卖弄风骚的柳岩。

“装可怜”“心机女”“喜欢露胸的女人能是什么好东西”……

各种负面评论接踵而至,就连母亲都被好事的邻居取笑。

骂名之下,伤害她的伴郎们没有回应,反倒是柳岩自己录了个道歉视频。

再后来,她又疑似被封杀,事业一落千丈。

种种压力之下,柳岩直接放狠话,“如果我是炒作,就不得好死”。

几年后,柳岩登上了综艺《恶毒梁欢秀》。

梁欢 问柳岩: “你明明有机会成为一个时代标志的,可是,为什么你不婊了?”

柳岩却说:“因为我不想做一个被物化的女艺人,在这个时代,我认为我不适合过度的性感。 所以 不想再成为一个可以被任何人调戏的柳岩。

在旁人看来,柳岩的性感可以有很多种角度。

最基础的,是对观众原始欲望的满足;

阴暗一点的,是一个心机婊的博出位之举。

高阶一点,是如梁欢所说,整个娱乐圈绝无仅有的风格或许能成为一个划时代的标签。

但对于柳岩自己,一切的最开始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想要成名的女孩紧紧抓住仅有的筹码。

但最后,她发现这筹码逐渐滚烫,甚至烫伤了自己的裸露的皮肤。

于是,她开始想要放下,重新穿上衣服,去走让自己不被烫伤的人生道路。

不得已的人生选择

并非是为柳岩找理由,无路可走的人也无需为自己仅有的选择找理由。

很多人不知道,柳岩并非是科班出身。

时间拨回2002年。

那一年,柳岩刚中专毕业,在第一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做护士。

过年的前一天,柳岩带妈妈去医院检查肠镜,结果被告知是直肠癌。

父亲在工地开车,而母亲是语文老师,一个月只有350块的补贴。 几万块的治疗费用,对于这个普通的家庭来说是难以想象的巨款。

但刚进入社会的柳岩还没有储蓄,家里的钱不够,而能借的亲友,也都借光了。

正好这时候,柳岩看到光线传媒开展了一次主持人选秀。

一万块的奖金让她决定去试试。

也是这场很少有人记得的比赛,让柳岩走上了一条迥乎不同的人生道路。

她被湖南卫视看中,做了签约主持人。

收入变高了,妈妈的病也逐渐好了起来。

可柳岩心里那根弦依旧时刻紧绷着,她害怕母亲的病复发,也害怕眼前稳定的生活再度崩塌。

所以,在做主持人的那段时间里,尽管柳岩业务能力不是最好的,但全公司只有她的手机是24小时开机。

而为了更方便去公司,她还把房子租在了离公司不到十分钟路程的地方。

工作量最大的一段时间,一周有7个常规节目,还在卫视平台有4档周末节目。 公司怕她忙不过来,就问她要不要把其中几档让给其他主持人。

她哭着求制片人说:“我做得不好,你跟我说,怎么样都愿意改。”

同样是为了赚钱,柳岩也做过很多自己不想,但不得不做的事情。

至今想起来还会哭的一件事,是和吴宗宪搭档主持一档名为《周六乐翻天》的综艺节目。

当时节目组给柳岩的定位是“花瓶”,让她在台上装作什么都不懂,以凸显嘉宾主咖。

可人前装疯卖傻,被人取笑就算了,人后还要遭受制片人的侮辱。

柳岩至今记得,那个制片人当着所有人的面骂她:

“你就算跪下来舔我的脚趾,我也不会让你来主持!”

没人知道柳岩是怎么忍受下来的 。

但即便如此辛苦,她的收入也捉襟见肘。

“我那时候已经有一些知名度了,可是这种知名度并没有给我带来实质性的改变,我看不到前景,好像也做不了什么超一线的主持人,我看不到希望,也没有钱。”

幸好在这个时候,她遇到了改变自己一生的“性感”。

可走出这一步,也是一次阴差阳错之下的无奈之选。

2007年,柳岩27岁,被查出纤维瘤。 医生告诉她,如果情况严重,可能要切掉乳房。

而正好此时,她收到了《男人装》的拍摄邀约。

为了把自己最好的一面留下来,她选择了应约。

后面的事我们也都知道了。

人生很多事都是不得已,不曾想,却都将我们引入到不可控的地步去。

可幸好,努力的人不会放弃,勇敢的人依旧坚持,我们终将能得偿所愿。

2018年5月18日,柳岩的父亲因患胃癌病逝。

但相比于当年母亲的生病,柳岩终于能靠着自己的努力,让父亲在临终前拥有了最好的医疗条件。

甚至还能为了让父亲高兴,动用私人关系,邀请他喜爱的演员来看望他。

所以,辛苦也好,质疑也好,针对也好,羞辱也好,柳岩也算在不得已的人生找到了一个最好的人生。

接下来,就是为自己而活了。

普通女孩的半生

你还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没见到柳岩穿着暴露的衣服吗?

是电影《摆渡人》后。

2015年,柳岩收到电影《摆渡人》的邀约。

王家卫监制的名号让她对这部剧充满期待。

同时,她也有一点自己的私心:或许,在这位擅长文艺片的导演镜头里,自己可以有性感之外的表现。

然而,现实却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同样暴露的衣服,同样不需要演技的角色,同样的凝视目光,让柳岩开始反省自己。

“我到底是不是在曾经的那些所谓抓住机会的过程中,没有过于长远地考虑过它(性感)的副作用。”

于是,在《摆渡人》之后,她拒绝了所有卖弄风骚的角色,也没再穿过任何一件性感撩人的衣服。

因为不接戏,柳岩甚至在大鹏推荐下,去美国洛杉矶的一所语言学校读书。

但没过多久,她接到了大鹏的一个电话。

有一部电影找到他们俩,也就是让柳岩拿到了人生的第一个影后的《受益人》。

柳岩在片中饰演一个出身山村,为了照顾瘫痪的父亲和不学无术的弟弟,而出来做直播赚钱出来的女生岳淼淼。

电影里 有一场戏需要穿泳装,柳岩试穿道具组的服装后觉得有些暴露,于是问导演:

“如果这是你要的效果,我会尊重你的创作意图,同时呢我自己备了一件高领的,你看怎么弄?”

最终导演接受了柳岩的建议,让她穿着一件前襟到锁骨的泳衣拍完了那场戏。

终于有一部戏,导演选她不是因为她的身材。

但这还不是《受益人》之于她的最大意义。

片中有一段,是柳岩饰演的岳淼淼在和单亲爸爸名大海相识后,自认生活有了依靠。

于是决定做人生最后一次直播,和所有粉丝告别。

她一边拿着卸妆棉一点一点抹去脸上的浓妆,一边用一口湖南话回顾自己过往的前半生。

她说,“今天是我最后一次直播了,让大家看看我不化妆的样子吧。我咧,是湖南的……大一点的时候我就想离开家,想去北漂嘛,遭了蛮多罪,上了蛮多当……我一直说我24岁本命年,不是的,我38岁了。”

岳淼淼说着说着就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

戏里的人,演的是戏外的事。

拍摄这部电影时,柳岩就是38岁,同样是湖南人北漂,同样历尽生活的艰辛。

导演记得,这场戏好多人都看哭了,喊完“卡”后,拍摄现场一片寂静,“你感觉时间好像凝固了一下”。

而最终,柳岩也凭借这部电影拿到了澳门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

紧接着,柳岩又因为在电视剧《少帅》中饰演张学良的表嫂,入围了上海白玉兰奖最佳女配角。

再之后,柳岩再被大家广泛看到,就是最近的《梦华录》了。

在这部剧里,我们在柳岩所饰演的角色身上看不到任何“性感”的元素。

她饰演一个被丈夫休弃的女子,三姐妹中年纪最大,脾气也最大,做得一手的好菜,像是你会在路上最常遇见的妇人。

在剧中,她的演技已然游刃有余。

如果说刘亦菲的经历是众星捧月,天仙下凡救古偶,那么柳岩则更像一个普通女孩奋斗半生,终于走到台前。

有人曾经问过柳岩:“你为什么可以就是不理会别人的闲言杂语,就一直往前冲呢?”

柳岩回答说:“因为我没有时间,我一直在奔跑,跟我同时奔跑的人有很多,如果我停下脚步去跟这些人理论争吵,很多人会跑到我的前面,所以我只有不停的跑,不停的跑,因为只有跑得更远,那些阻碍我或者谩骂我的声音我就听不到了,因为所有人都在跑。”

柳岩终于跑过了很多人。

她跑到了台前。

光线影业副总裁刘同说,刚入行的柳岩就像她的名字一样,“一块岩石”,硬邦邦的,散发出一种严峻的气场。

但事实上,“柳岩”不是她的本名。

她的爸爸姓朱,妈妈姓杨,她随妈妈姓叫“杨柳”。

只是因为她不喜欢杨柳弱不禁风的感觉,就去算命先生那挑了一个“岩”字。

如今回头看,这更像是一个人生隐喻。

“柳”的柔媚,是别人对她的第一印象。

而“岩”的坚硬,才是真实的柳岩自己。

就像“性感”之下,锲而不舍地隐忍奋斗,才是她人生的基调。

而没有不肯罢休的这根弦,“杨柳”,成为不了“柳岩”。

作者|李子酸 编辑|酒石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