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任4任总统的普京 2024年以后还会继续领导俄罗斯么?

已任4任总统的普京 2024年以后还会继续领导俄罗斯么?

自动播放

6月12日是俄罗斯国庆日,这一天普京发表讲话,强调团结对国家、社会和人民的重要性,呼吁俄罗斯民众保持团结。同样在这个月,针对已经持续了一百多天的俄乌战事,普京说道:“俄罗斯的防空系统想要对美国援乌的武器进行摧毁,完全可以像敲碎坚果一样。”

普京执掌俄罗斯,以铁腕的执政风格,一次次吸引世界的目光。他攻车臣、灭寡头,与西方势力强硬争锋,立志要让俄罗斯站上世界强国之位。他做到了么?他如何登上总统之位并已四次出任,又如何试图用强权复兴俄罗斯?

2022年5月9日15时,俄罗斯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7周年阅兵式,70岁的俄罗斯总统普京发表讲话,提到俄罗斯近几个月的军事行动,称“这是唯一正确的决定”。

俄罗斯总统普京:

“今天,我们不同民族的战士们并肩作战,在枪林弹雨里像兄弟一样互相掩护。这就是俄罗斯的力量,就是我们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坚不可摧的伟大力量。”

2000年5月,普京成为俄罗斯联邦第二任总统。这位前克格勃特工,究竟有着怎样的成长经历?他又如何从一个平民家庭步入政坛,并获得前总统叶利钦的亲睐,最终站上总统之位?

成长之路

1952年出生于苏联列宁格勒的普京,家庭条件普通,对自己过去的生活,他是这样描述的:“我们到很晚才有自己的房子,在我还是军官的时候,我还和父母同住,那时还没有自己的厨房,厨房是在走廊上,是合住楼。”

即便生活艰辛,父亲还是坚定地要送儿子去读书。1970年,普京考入列宁格勒大学学习法律,后来又修了经济学学位。在这一时期,因为他在学校表现优异,学校屡屡推荐他参加共青团活动,普京就在这时向组织提出想加入克格勃的愿望。1975年,普京刚刚大学毕业,23岁的他通过了克格勃的初筛,进入了特工培训营。

苏州大学讲习教授高志凯:

“现在我们都知道普京总统熟悉很多枪械,熟悉很多飞机,各种各样的机器设备等等,这些主要都是他在克格勃经过训练的过程中掌握的基本功。”

1985年,普京作为克格勃干员被派往东德执行任务。这段经历颇为神秘,普京自己不愿多提,但是根据西方一些媒体透露,普京在德国工作期间执行过“光照”计划,即策反西德官员和商人,同时打探情报。

普京进入东德那一年,正值戈尔巴乔夫上台。谁也没有料想到,苏联正进入它生命周期的最后一个阶段。

1990年8月,东德宣布并入西德,戈尔巴乔夫决定苏联开始从东德撤军。这一年普京也从东德回到列宁格勒。苏联解体,克格勃也解散了。普京先当了一段时间的列宁格勒大学校长助理,之后在老师的提携下,任列宁格勒副市长。但90年代的俄罗斯处于解体后的动荡与萧条中,普京的处境并不顺遂。

苏州大学讲习教授高志凯:

“列宁格勒的市长是索布恰克,这个市长还把列宁格勒的名字改回到圣彼得堡。1996年,再次竞选,不幸他败选了。普京是非常重情义的,你不担任市长了,我也离开这个办公室吧。所以他从1996年开始就离开了圣彼得堡政府的工作。当时还真的很难找到工作,他都自己去报名开出租车,还被出租车公司录取了。”

普京并没有真的去当出租车司机,1997年,他的人生迎来转机。

苏州大学讲习教授高志凯:

“俄罗斯有一个现象叫圣彼得堡帮。1990年代叶利钦搞休克疗法的时候,他的大军师是丘拜斯。有人跟丘拜斯说,圣彼得堡有一个能人,国际能力很强,而且做过特务,又了解前苏联,又了解圣彼得堡,又了解东德,又了解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等等,同时他又了解西方国家。所以丘拜斯就把普京从圣彼得堡带到了莫斯科,推荐给当时的总统叶利钦。最后在叶利钦总统的总统办公室里谋了一个职务。”

靠近权力核心

初到莫斯科的普京出任俄罗斯总统办公厅总务局副局长,主管法律和对外经济联系问题,之后他开始步步晋升,渐渐靠近俄罗斯权力中心。

普京的能力很快得到了总统叶利钦的赏识,并被重用,三个月的时间,他从总统办公厅总务局副局长升任为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

1997年11月,在得知自己初入政坛的伯乐索布恰克因为与当局政见不和,即将被最高法院判决之时,普京做出了一件在当时很有可能断送政治生涯的事情,他将软禁中的索布恰克秘密带出,并送往了国外,这件事让叶利钦大为光火,但也让叶利钦看到了普京对待朋友的态度。多年后,叶利钦在传记《我的自由》中提到,选择普京作为接班人,原因之一是普京不顾政治和生命安全,把自己的死对头索布恰克“偷运”出境,给他带来的震撼,这种行为让叶利钦产生了敬意。

成为总统

1999年8月9日,深得叶利钦赏识的普京,被任命为俄罗斯总理,此时,达吉斯坦与车臣边境燃起战火,俄罗斯国内也恐怖袭击频发。

俄罗斯政府指责一系列的恐怖袭击是车臣分离主义分子所为,并于10月1日进军车臣,俄罗斯历史上第二次车臣战争爆发了。这对8月份刚刚就任总理的弗拉基米尔·普京而言,是一次严峻的考验。

战争爆发前,普京就亲赴前线。

普京对车臣的强硬态度,向公众展现这位新任高层的铁腕手段。

俄罗斯总统普京:

“我们将到处追击恐怖分子,在机场抓住就在机场击毙,请原谅我的措辞,在厕所抓住就淹死在马桶里,这个问题就这样解决。”

1999年12月31日俄罗斯前总统鲍里斯·叶利钦电视讲话,宣布辞职,普京任代总统。

政治家叶利钦:

“在进入下个世纪的时候,俄罗斯需要新的政治家,新的面孔,新的思想,并且是体格强健的,并且精力充沛的人。”

2000年3月,原本应该在6月举行的俄罗斯总统大选提前开始。在此次大选中,获得叶利钦推选的普京,并没有太大悬念地成为俄罗斯的第二任总统。

叶利钦是苏联解体的三巨头之一,他担心自己辞职之后被清算,因此在离开克里姆林宫之前,要求普京承诺保障他的安全,还让普京签署了一份免罪书。普京上任后,不但给叶利钦留下一套别墅,还专门签署了保护他的法律。法律明确规定,叶利钦有不可侵犯的权利,任何人都不能对他做出任何不利的行为。

苏州大学讲习教授高志凯:

“普京说保护叶利钦及其家族的利益。他自己说说是一回事,他怎么能够把它变成一个法律,变成一个推翻不了的不可颠覆的机制的安排,这很关键。这一点本身也需要毅力。所以我觉得从叶利钦角度上来说,他没看错人。”

解决内忧外患

普京上台之后,立即着手施行一系列措施,他首先投入到了对俄罗斯国内金融寡头的斗争之中。当时的俄罗斯,“寡头”们掌握着重要的产业命脉,并借此掌控经济,甚至“操控政治”。普京上台后,曾明确告知过这七大寡头:赚钱可以,但不要涉及政治,否则就会付出惨重的代价。可这七大寡头认为普京没什么势力,便没将普京的话当回事儿。于是普京开始深究这七大寡头犯下的罪行,清扫寡头势力。

通过各种强硬手段,普京先后制服了金融巨头别列佐夫斯基、传媒寡头古新斯基以及能源巨头霍尔多科夫斯基等叶利钦时期的“七大寡头”。

普京打击寡头手腕强硬,外交上却采取适当隐忍的“柔道外交”策略。2005年,他与时任美国总统的布什进行会晤。在会谈期间,布什大谈民主,甚至还宣称将在俄罗斯周边国家推行民主。面对布什的言语,普京没有直接对其进行反驳,而是在含蓄的氛围中表达出了自己的观点。除此之外,他还在叶利钦“双头鹰”外交的基础上进行调整和发展。制定了巩固独联体、平衡东西方的“双翼外交”政策。通过这些外交策略,俄罗斯重新建立起大国地位。

在内政与外交上采取强权与平衡的策略,在军事上,普京的态度则被媒体称为“铁腕”, 2008年8月8日,格鲁吉亚因为南奥塞梯与阿布哈兹的独立问题,突然出动军队进攻南奥塞梯首府。身在北京参加奥运观礼的普京通过手机命令俄罗斯军队立刻展开行动。俄军出动第58集团军在2小时内完成战备,迅速进入南奥塞梯境内。在俄罗斯空军450多架飞机的密切配合下,俄军第58集团军连战连捷,占领格鲁吉亚境内的阿布哈兹地区,切断格军进入南奥塞梯的通道。战斗到8月12日,军事行动基本结束,俄军以伤亡300多人的代价歼灭格鲁吉亚军队2000多人,给格鲁吉亚陆军以沉重打击。此后,格方保证永不过问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事宜。

强硬军事态度

2014年2月22日,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被反对派推翻,国家全面倒向西方。2月27日,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议会拒绝承认新上台的亲西方政府,提出举行入俄公投,议会大楼升起俄罗斯国旗。

2014年3月16日,克里米亚举行公民公投,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与塞瓦斯托波尔直辖市的居民投票率均超过八成,约97% 的选民支持克里米亚从乌克兰独立并加入俄罗斯。3 月18 日,普京批准一项接纳克里米亚共和国加入俄罗斯并组建新的俄罗斯联邦主体的条约草案。

4 月11 日,俄罗斯修订宪法,将克里米亚地区作为俄罗斯联邦主体写入条文。美国则以克里米亚事件为借口,对俄罗斯的国防、金融、能源行业实施了一系列的制裁。

美国的制裁使俄罗斯银行的资本流通受到严重影响,卢布开始大幅贬值。俄罗斯国内民众怨声载道,普京的支持率也随之下降。

此时,叙利亚战火持续,反对派组织在西方国家的支持下,即将推翻叙利亚政府的统治,无奈之下,巴沙尔向普京发出了求援的信号,此前北约东扩和西方制裁让普京融入西方的外交战略几经受阻,而叙利亚一旦被占领,前苏联的军港失去后,俄罗斯将无法再次进入地中海,尽管俄罗斯国内的舆论强烈反对,民众还爆发过大规模游行示威,但普京还是做出了出兵叙利亚的决定。

苏州大学讲习教授高志凯:

“采取军事行动,主要是因为俄罗斯和前苏联在叙利亚已经有好几十年的军事存在,而且是拥有他们在地中海地区唯一的军事基地,也就是海军基地和空军基地。而这两个基地来说,对于俄罗斯是至关重要,说是俄罗斯在地中海地带甚至更大一个范围内的眼睛都不为过。”

2015年9月,俄军派出了25架远程航空兵飞机、8架苏-34和4架苏-24战斗轰炸机入叙作战。俄军的特战分队也参与作战,潜入敌后侦察,引导空中火力精确打击,配合叙利亚政府军地面进攻。在两年的时间里,俄空军在叙利亚共进行3万次战斗飞行、9.2万次空中打击。

2017年12月,叙利亚内战基本结束,普京将驻叙俄军撤回。俄叙两国将塔尔图斯海军基地扩建,并设置常驻俄军,俄罗斯得以保留中东、地中海等地的战略优势。

未来何去何从

从总理到总统,从车臣到叙利亚,在普京的领导下,俄罗斯在战场上都获得了巨大的优势和利益。

然而,2022年2月24日,俄罗斯针对乌克兰展开的特别军事行动,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乌克兰军队的顽强抵抗、西方国家持续不断的援助。这场战事何时结束,谁都不能给出准确时间。

苏州大学讲习教授高志凯:

“我觉得现在最大的危险是互相之间互不相让,推搡下去。乌克兰战争外溢到其他国家,包括其他的北约国家的风险越来越大。乌克兰战争目前是常规武器的战争,它升级失控到非常规武器的战争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根据全俄社会舆论研究中心统计,俄乌开战之前,普京的国内民意支持率是64.3%,军事行动开打后,普京的支持度逐渐上升,到现在升了10个百分点,达到74.6%。而随着俄乌冲突的推进,西方国家对于乌克兰会最终获胜的乐观情绪正在减退。对于普京而言,这场针对乌克兰和西方阵营的战争,也许不只是遏制北约东扩、打破俄罗斯眼前困境那么简单,这背后更深远的意图是什么?已任4任总统的普京,2024年以后还会继续领导俄罗斯么?俄乌冲突结束后这些或许会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