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大参考|王毅访问南太岛国,反击美国布局“印太”的外交攻势?

凤凰大参考|王毅访问南太岛国,反击美国布局“印太”的外交攻势?

《凤凰大参考》对话嘉宾: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 田京灵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 田京灵

核心提要:

1. 最近十年中国和南太平洋地区岛国交往的深入,让美澳等国认为他们长期以来主导这片区域的局面被打破了,这也是他们担忧的根源之一。中国与所罗门群岛进行安全合作的事宜之所以遭到美澳等国的攻击也是因为如此。中国与所罗门群岛的安全合作,是两个独立的主权国家的合作,维护了两国的利益。

2. 澳大利亚在工党政府上台之后,仍然会延续强化美澳同盟做法。但是工党在具体问题上不会像上届政府一样去干预中澳关系,有可能在言论上有好一些的表现。今年是中澳建交50周年,工党政府应当抓住这个契机,改善双边关系。

3. 南太平洋并不会成为中美博弈的主战场。但是在美国担忧自身影响力被威胁的背景下,他仍然会在南太地区联合其盟友,扎起对中国的围墙。美西方媒体此次对于王毅出访的报道的用语,也体现了它们冷战思维下的话语体系,和先入为主判定中国为威胁的成见。

4. 王毅此次对南太的访问覆盖了我们在该地区的所有邦交国,意义重大。未来在抗疫和经济方面双方都会有更深入的合作。而美澳等国的排他性的、冷战式的思维将会成为未来合作的挑战。“台湾牌”也有可能成为具体的抓手。

当地时间5月26日,所罗门群岛总理索加瓦雷在霍尼亚拉总理府会见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

《凤凰大参考》: 王毅此次出访的首站是所罗门群岛。在今年年初,中国与所罗门群岛签订了安全合作框架协议,这引起了澳大利亚,还有美国等国的强烈反应。尽管中所两国一再强调这是正常的,不针对第三国的安全合作,但是澳美等国仍然置若罔闻。为什么他们对中所安全合作反应这么大?他们在担忧什么?

田京灵: 我们可以先从历史来看: 太平洋岛国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被西方国家殖民和托管。 尽管冷战结束后,美国一度对南太的关注度有一定下降,大概在奥巴马政府之后才慢慢又回来。 但它不在的这段时期内,一直有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替它“照看”。 所以南太地区实际上是长期处于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的主导或者说是掌控之下的。这个掌控的感觉,是一种与岛国交往时的“家长式”的方式。 南太岛国的很多学者包括官员,都有这种感觉,觉得美澳等国与他们的合作不是在平等的基础之上。 今年2月斐济时任代总理就说过,太平洋岛国普遍感觉,“华盛顿在谈论我们,而不是跟我们交谈”。

而对于中国来说,从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就一直很重视和发展中国家的交往。最近十年我国和南太的交往更趋深入。2014年,习近平主席参加澳大利亚布里斯班G20峰会后出访斐济,会见了当时与我们建交的8个太平洋岛国领导人;2018年巴布亚新几内亚的APEC,习主席又是第一个确认参加的大国领导人,在巴新访问期间再次与8个建交岛国领导人会晤。所以,在领导人亲自推动之下,中国跟太平洋岛国的合作近几年发展的很快,不光是援助或经贸方面的合作,方方面面都在推进。

凤凰大参考|王毅访问南太岛国,反击美国布局“印太”的外交攻势?

2018年11月17日,在巴布亚新几内亚莫尔兹比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前排左五)和来自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成员经济体的其他领导人和代表合影

这对美澳来说,可能让他们觉得他们长期以来主导这片区域的局面被打破了,认为岛国好像有了其他的选择,而且是一个强大的选择。我觉得这是他们担忧的根源之一,就是觉得这片地盘是不是快要守不住了。所以他们就会对中国跟南太的交往格外敏感。

至于这次跟所罗门群岛签安全协议的事情。中国跟所罗门群岛2019年建交,然后在很短的时间就已经开始商签安全合作协议,这更是他们(美澳等)不能接受的。在他们看来,南太岛国的安全一直由我负责的,不需要你中国来,你来这边到底要干什么呢?会有很多的疑虑。

其实,中国跟所罗门群岛虽然建交时间不长,但在之前民间是有交往的。而且所罗门群岛的暴乱问题,一次又一次地威胁到了中国的人员和财产安全。随着两国的合作深入,双方需要去维护的利益和安全方面的问题只会更多,所以两国政府从机制层面去想办法做一些提前的安排,是非常必要的,也是有利于实现所罗门群岛安全稳定的。美澳担忧中所安全合作会威胁到自身的利益,这个我觉得完全讲不通。

5月26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中)抵达所罗门群岛霍尼亚拉,开始八国访问之行。图/美联社

《凤凰大参考》: 这次王毅在所罗门群岛的访问,提出了两国安全合作的三原则(尊重所方国家主权、维护所社会稳定、与地区安排并行不悖),我们如何解读这个原则?中所两国的安全合作会给双方带来什么?

田京灵: 这个三原则其实不光是中国跟所罗门群岛安全合作的原则,也是和新中国自成立以来,尤其是提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之后的对外交往原则相辅相成的,是我们一直坚持的对外交往原则的一个具体体现。

而在中所具体的合作中,以后的交往会更加深入,范围也会更加广阔,会包括社会、经济、人文、安全等各方面。两个独立的主权国家,自主地商议双方交往要走向何方、到什么程度,这个是很正常的。

目前的安全合作协议,是一个框架协议,今后应该会不断发展和完善。随着我们交往和合作的深入,慢慢地去修订,去丰富。对于中国来讲,这是有利于保护我们自己的海外利益,我们海外公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保护我们在所罗门当地的外交人员,以及中国的媒体,商人、游客等等。

对于所罗门群岛来说,也能以合作的方式来提升他自主维护社会安全的能力。所罗门群岛自身在维护社会稳定安全方面的能力其实不是很强。区域援所团(RAMSI)曾因为要控制所罗门群岛安全局势而长期进驻,如果所罗门能不断提升自己的维护安全的能力的话,今后再发生动乱之类的事件,也许就不需要再去求助于其他国家。

斐济总理弗兰克·姆拜尼 马拉马与 澳大利亚新任外长黄英贤(右一)见面握手

《凤凰大参考》: 我们再来看澳大利亚方面同期的举动。澳新任外长黄英贤在结束了日本行之后,马不停蹄地开始了个人首次双边访问,前往斐济。对此,很多澳洲媒体,都解读这是一场和中国争夺传统盟友的努力。我们怎么理解黄英贤与王毅同期的出访?

田京灵: 刚才提到了美国和澳大利亚对于南太地区的想法,它们觉得南太是它们的领地、后院。 了解了这个想法之后我们就能很好理解黄英贤此次的出访。 在莫里森政府时期,澳大利亚就已经开始推太平洋升级战略,主要布局就在战略安全领域,所以新上来的工党政府在这方面不会做出大的转变 ,而是会继续甚至加强对于太平洋岛国地区的重视和投入。

在中国和所罗门群岛达成安全框架协议的时候,黄英贤当时说,她觉得这是莫里森政府的“失败”。所以她当上外长的第一时间先去日本参加QUAD峰会,然后马不停蹄前往斐济,其实也在宣示工党新政府的对外战略仍然会把太平洋当做一个重头。

5月23日,在堪培拉的政府大楼,澳大利亚新任总理安东尼·阿尔巴尼斯(左三)和他的内阁成员。图/彭博社

《凤凰大参考》:澳大利亚此次迎来了新政府的上台。继任的工党政府和新总理阿尔巴尼斯,也曾经表示过,中澳关系的近年来的恶化是由于“中国的改变”而造成的。但是阿尔巴尼斯也说过,他可能不会有太多挑衅性的言论。您认为新政府上台后,中澳关系会有什么样的新变化?

田京灵: 阿尔巴尼斯政府在美澳同盟上面仍然会延续上届政府的一些做法,强化跟美国的同盟关系。 他几乎是上任的第二天就去了日本。而且在莫里森政府时期,反对党工党其实在澳大利亚强硬对华上并没有特别大的反对意见。阿尔巴尼斯自己也说,跟中国的关系会比较艰难。

但是从工党本身的主张、理念和阿尔巴尼斯这个人来看,我觉得可能会有一些变化,因为此前是保守党执政,更右一些。工党可能会稍好一点,至少不会比保守派更差。

莫里森政府把中澳关系搞砸,主要的一个点就是把安全泛化了,它把所有的事情都归结于,这是中国对它国家安全的威胁。比如说中国干预它的内政,还搞渗透之类的,甚至去质疑一些正常的人文交流,包括学者、媒体等都在它的怀疑范围之内。这一套我觉得新的工党政府可能会有所改变。

其实中澳1972年建交的时候就是工党执政,今年是建交50周年,又回到工党执政,这或许是双边关系转圜的一个契机。此前澳大利亚国内有一些呼吁理性对华的声音,可能会被工党政府更客观的看待,而不是像莫里森政府时期会被贴上一些不好的标签,所以工党政府上台之后有可能在言论上面好一些,但是更大的转变,还是需要更多的努力,也需要更长时间的。

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图/彭博社

《凤凰大参考》:一些国家,譬如新西兰,也对于中国在南太平洋的外交发表了看法。总理阿德恩对于王毅此次南太行表示,新西兰可以处理南太的安全问题。我们怎么理解新西兰的立场?

田京灵: 我觉得总体来看,新西兰跟中国的关系还是比较成熟的。 属于那种可以有分歧,但是双方可以沟通和交流。至于它说新西兰可以处理南太的安全问题,这有些无稽,中国没有否定你处理的能力和权力啊?而且提出不针对第三方,还可以合作。有些事情我觉得还是应该再去继续的沟通。

虽然新西兰本质上跟澳大利亚、美国比较相似,但它会认为自己是太平洋国家,在跟岛国的交往和跟中国的交往上面,我觉得还是跟澳大利亚有一些区别,尤其是在与岛国交往时,澳大利亚会自视为是地区大国,而新西兰会跟岛国有一个不那么家长式的,相对平等一点的姿态,而且跟中国,也是可以交流,有东西可谈的。

5月23日,美国总统拜登、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和印度总理莫迪出席了在日本东京举行的印太经济框架(IPEF)启动仪式

《凤凰大参考》:再来说说美国。早在中所年初签订安全协议之前,布林肯就成为时隔37年后再访斐济的美国高官。而后,有“亚洲沙皇”之称的坎贝尔也开启了太平洋之旅。部分分析称,这些访问针对中国的意味比较明显。而一些媒体也认为,王毅的访问是对刚刚在日本结束的QUAD峰会,以及所谓印太经济框架的针对性行为,甚至有媒体用了“发动攻势”这样的说法。您对此怎么解读?未来中美两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博弈态势会怎样?

田京灵: 最简单和显而易见的来看, 据官方的报道,这次出访是应太平洋国家邀请的,还要 开第二次中国太平洋外长会,不是随机决定的; 任何一次外交出访 都需要双方外交上面的提前安排、提前协调,然后才能去访问。 而 QUAD 峰会谈什么、是不是启动 IPEF 不可能事先通报中国吧,怎么能说是在针对他们的峰会和所谓框架呢? 这是有一个先后逻辑的。 而且中国跟某一地区或者某一个国家的交往,制定怎样的外交行程,也没有去“针对性地开展”的必要。

说出“攻势”这种词,说明他们的话语体系,还是冷战式的话语体系,或者是在把整个事态推向新冷战的既定思维下说出来的。它先入为主的预先设定了新冷战的情景,所以才会形容中国在南太的外交是一种“攻势”。

部分外媒对王毅南太行的报道

未来中美两国在南太博弈态势,我想第一是我们最开始提到的,基于美国对待南太的看法,它的预先设定就是这是我的地盘,你们都是外来者。第二是基于与中国的战略博弈,它已经把中国认为是它的一个对手,是它的威胁,在挑战它的霸权地位。就像布林肯前几天发表的对华演讲,他认为中国是长期的挑战,或者说是威胁。

在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之下。南太平洋地区我觉得谈不上是个主战场,但仍然有是战略博弈的态势是一方面体现。

美国接下来它的动作,我觉得可能还是会像现在看到的这样,再重开使馆,再去加大一些投入,然后跟澳大利亚、新西兰再捆得更紧一些,一起在太平洋上扎起院墙,不要再让更多的,他们所担忧的中国的力量再进来,以维持它在这片地区的主导地位。

美国经常打的“台湾牌”也可能成为具体的抓手之一。南太长时间以来都被台湾当局认为是拓展他们所谓“国际空间”的重镇。虽然近年来台当局在南太的“外交”接连受挫,但是因为经营多年,所以不可避免的还会有一些他们的势力残留,从此前所罗门群岛的暴乱也能看到一些,所罗门的马莱塔省本身有一些地方分裂主义的因素,但也少不了台当局在里面动了一些手脚。台湾当局搞小动作,恐怕也有美国的默许吧。

2021年10月21 日,首次中国—太平洋岛国外长会以视频方式举行,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主持,同中国建交的太平洋岛国外长出席

《凤凰大参考》:王毅外长在此次的访问中,还介绍了此次南太行的四个目的。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还将访问其他国家,并且主持中国-太平洋岛国外长会。这次出访还有哪些看点?中国和太平洋岛国的合作,将来还会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

田京灵: 这一次访问,已经实现了我们在太平洋地区的十个建交国的全覆盖,我觉得这个本身就是意义重大的。 此前我们的领导人在南太,大都只访问个别国家,与多国领导人进行集体会晤。但是王毅外长这次是一次全覆盖式访问。我觉得在每一站,都会有更加实际的合作举措推进。

包括这次还会访问汤加,汤加在年初刚有火山爆发的灾难发生。而中国可以说是万里奔袭,去进行灾后救援,第一时间把大批的赈灾物资送到,力度和反应的及时性不亚于澳大利亚、新西兰。在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中国也对太平洋岛国提供支持,守望相助,是相互支持的一种状态。现在全球疫情还没有见底,这次访问应该也会涉及疫情防控相关合作方面,疫情之后经济的复苏等方面。

挑战同样也会存在。比如美澳接下来的更多行动和黄英贤这次在斐济的访问中的言论,都表明中国未来在南太还是要面临强烈的排他性、竞争性安排。从客观上来说,我们在南太地区的影响力,跟澳大利亚相比还是有差距的,它们对于岛国的影响力很大。所以每次它们说中国的影响力上升,似乎要把它们要排除出去了,要威胁到它们的周边稳定了,这个其实是没法理解的,其实还是一个排他性的、冷战式的思维在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