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胡萝卜加大棒|地球知识局
资讯

澳大利亚,胡萝卜加大棒|地球知识局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2223-澳大利亚一顿操作

作者:那日苏

校稿:朝乾 / 编辑:扑棱蛾

作为世界上唯一一个占据整片大陆的国家,澳大利亚一直视大洋洲为自己的势力范围。几乎所有的南太平洋政府间合作组织,其创始会员国都是澳大利亚。不仅如此,澳大利亚还斥重金,对太平洋岛国进行大量的财政援助。

围绕着浩瀚太平洋,有东亚、北美、南美、澳大利亚四块大陆,澳大利亚是其中最小的一个,但却是距离南太平洋一众岛国最近的一个(滑动下图)▼

截至2018年,澳大利亚官方公布的针对南太平洋岛国的直接发展援助总额,超过了100亿美元,这还不包括澳大利亚在多边组织的捐款和对难民的救济。2019年开始,澳政府转变了投资思路,逐渐以贷款替代直接援助,但数额也是惊人的。

澳大利亚在太平洋上的“百亿补贴”大撒钱,绝对不是做慈善。而太平洋地区的受援助国,也在金元攻势下,付出沉重代价。

袋鼠国的钱和物资,都不是白拿的

受援助国必须要让渡一些东西来换取

(图:DFAT)▼

印太版“马歇尔计划”

现代国与国之间的大规模对外援助,一般认为是始于马歇尔计划。二战后,美国总统杜鲁门为了在增强在欧洲的影响力,防范苏联及其意识形态在欧洲扩张,对战后亟待重建的欧洲施以援手。

美国战时动员起的产能,在战后过剩

正好可以向百废待兴的欧洲地区输出

(重建的德国工厂,图:NARA)▼

这种援助不仅没让美国吃亏,反而通过援助项目的附加条款,加强了美国同西欧国家的关系,扩大了美国产品在欧洲的市场,强化了西欧对美国的经济依附。

马歇尔计划对欧洲各国的援助额

看,这里边也有土耳其一份(图:wikipedia)▼

在欧洲之外,印度-太平洋地区也是美苏意识形态争夺的主要战场。在这里,也有一个印太版的马歇尔计划,那就是至今仍在生效中的“科伦坡计划”。

“印太地区”其实是一个相对模糊的地缘政治范围

大体上是指印度洋与太平洋之间这一地带

其中澳大利亚+南太平洋诸国,基本就是大洋洲了▼

无论是在地理上还是在国力上,澳大利亚都是在大洋洲占据绝对优势的国家。2020年,澳大利亚的GDP总量高达1.33万亿美元,大洋洲第二大国巴布亚新几内亚(以下简称巴新)才只有236亿美元,相当于澳大利亚零头的零头。

即使是经济实力稍强的大洋洲第三大国新西兰,GDP总量达到2125亿美元,也难以和澳大利亚的体量相提并论。

军事实力来看,澳大利亚现役军人数量为5.9万,2021年国防预算约为320亿美元,现役各型号舰船43艘。在兵力上和乌干达一个水平,开支比韩国还差点。但就是这样的军事水平,在大洋洲也是“超级大国”了。

在大洋洲,这种军力绝对是压倒性的

(图:Flickr)▼

大洋洲有9个国家没有自己的军队,新西兰现役部队人数不满万,斐济、巴新的军队规模以千人为单位,另外就是汤加王国,维持着650人的部队数量。

汤加部队,有时会参与美澳军队的训练

(图:U.S. Pacific Fleet)▼

从殖民时代进入尾声开始,澳大利亚就开始寻求其在太平洋地区影响力的扩大。随着美国将菲律宾纳入自己的殖民地范围,日本开始渗透夏威夷,澳大利亚也开始追求“南太平洋地区主义”。

科伦坡计划由澳大利亚牵头,5个前英联邦国家作为创始成员国,通过对南亚、东南亚和大洋洲国家进行军事和经济上的援助,来对抗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扩张。

科伦坡计划成员,这范围针对谁还是很明显的▼

最开始美国并没加入,后来美国在朝鲜战场上陷入不利局面,美国意识到东南亚和太平洋小国的重要性,便也加入了科伦坡计划。

这可以看作是澳大利亚正式对太平洋周边地区的投资,但由于同时期美国的经济实力远强于澳大利亚,援助金额一度占到总计划的85%。澳大利亚想通过撒钱来扩大在周边岛国的影响力,既没有这个机会,也没有那个能力。

今时不同往日,曾经的榜一大哥被刷下来了▼

70年代美国深陷越战泥潭,澳大利亚迎来了自己的机会。从1980年到1983年,澳大利亚对太平洋岛国(除了巴新)的援助达到了1.2亿美元

之所以要除开巴新,是因为澳大利亚对于巴新的援助更加不计成本。总的来说,在很长一段时间,澳大利亚对大洋洲其他十几个小国的总援助金额,还不及巴新的零头

澳大利亚节庆,巴布亚新几内亚来贺(图:Flickr)▼

在70年代末,澳大利亚每年援助大洋洲国家的总金额为2.7亿美元,而巴新一个国家,就能拿到2.5亿美元。可以说,澳大利亚是巴布亚新几内亚真正的“金主爸爸”。

穷爸爸,富爸爸

特殊的照顾源于两国特殊的关系。不论是在人口是还是在领土面积上,巴布亚新几内亚都是大洋洲当之无愧的第二大国,连新西兰都被甩在身后。

而且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位置

在这一地带与澳大利亚、印尼形成了一种三方关系

争取巴布亚新几内亚,对于澳大利亚极其重要▼

巴新国旗很有特点,绘有极乐鸟和南十字座

(图:shutterstock)▼

但就是这个大洋洲第二大国,曾长期为澳大利亚所托管。直到1975年,巴新才正式脱离澳大利亚,独立为英联邦的成员国之一。

英联邦与巴布亚新几内亚、澳大利亚▼

独立之后,两国依然保持着密切的往来。在冷战还未结束的时候,澳政府已经有意将巴新作为自己在太平洋上拓展势力范围、取代美国的抓手。

9·11事件后,让美国将自己的海外战略中心放在了中东国家,从而放松了对太平洋岛国的经济控制。美国经济援助趋势的缩减是澳大利亚政府所乐于见到的,澳大利亚完全可以乘势增加投入,在此消彼长之下代替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地位。

至少在现阶段,还是美国吃肉,澳洲喝汤

(美澳军演,图:USINDOPACOM)▼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9·11事件引发了澳大利亚对自身安全的担忧。澳大利亚白人对澳洲原住民犯有原罪,对于塔斯马尼亚原住民的种族灭绝行为至今未得到清算,澳洲大陆内原住民与外来者的矛盾也很难得到解决。

加之白澳政策在周边国家民众心中的记忆,如果出现一个大洋洲版的本拉登,那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

澳大利亚的殖民史,就是一部原住民的血泪史▼

因此,时任澳大利亚总理的约翰·霍华德称,大洋洲的“失败国家”可能会成为澳政府的最大安全风险。从2003年开始,澳大利亚对大洋洲周边国家采取了财政援助的援助方式,简单来说就是直接把钱打入受援助国的账户,不管该国政府如何使用。

岛国与大陆国家最显著的不同在于,对外部市场的依赖程度。岛屿国家经济具有脆弱性,大多数情况下,其基本的生产生活资料都无法自给自足。

比如汤加,就只能以旅游业为主

但说到底,旅游业是看天吃饭的行当

突发的自然灾害,对产业的打击是毁灭性的

(图:dfat.gov.au)▼

在世界各地经济合作密切、全球化分工细化的时候,部分有实力的岛国可以凭借成为全球化产业链上重要一环,而获得经济发展的机遇。但对于大多数岛国来说,自身的产业基础、经济实力都无法达到在全球化经济当中分一杯羹的程度。

在这一点上,巴布亚新几内亚无疑是幸运的

这碗能源饭,使其有了融入全球化经济的机会

(数据来源:CEPII)▼

许多太平洋的岛国,都将援助款视为是国家最重要的财政来源。按照国家接受的官方发展援助(ODA)与国民总收入的比率来衡量,世界上25个最依赖援助的国家中有10个位于太平洋地区。

其中,所罗门群岛是最主要的受援助国。随着财政援助而流入所罗门群岛的不止是资金,还有大量的政府政策顾问和借调的公务员。

所罗门群岛所在▼

在所罗门群岛、东帝汶等12个国家,澳大利亚也有军队常驻。基本上接受澳大利亚财政援助的太平洋岛国,只能保留“有限的主权”。

澳大利亚军队在所罗门群岛(图:DFAT)▼

谁在布下债务陷阱

就这样,依靠着金元攻势,澳大利亚成功将太平洋岛国的方向盘把控在了自己手里。而由澳大利亚发起成立的诸多太平洋岛国合作机构,则是澳政府完成其“区域治理”的重要手段。

由太平洋地区16个独立国家共同组成的联合国观察成员“太平洋岛国论坛”,是南太平洋最重要的区域组织,许多岛国都是依靠太平洋岛国论坛的影响力,才得以加入联合国的。

岛国的物产,也需要有推广渠道和销售平台

这二者,澳大利亚都能提供(图:DFAT)▼

2005年,论坛各会员国一致通过了《太平洋计划》。该计划被视为是太平洋地区主义机制建设的核心准则,计划中提到:“地区国家为了它们的联合及个体利益而共同协作。”

值得注意的是,澳大利亚是正处于削减总对外援助款项的过程中,对于南太平洋地区的投资却没有减少的迹象。

不止没有减少,反而还加大力度

因为这里在地缘上离澳洲太近

不能使其倒向别国▼

从2008年到2018年,澳大利亚为太平洋岛国提供的援助总款项近80亿美元。超过了在太平洋地区有相关利益的域外大国美国、日本、中国和新西兰的总和。

就这样,澳大利亚的政府和媒体对于中国等国对大洋洲国家的投资及援助还是充满警惕。尤其是在2018年以后,对于中国在太平洋的投资进行了舆论上的猛烈抨击,声称中国对太平洋岛国的贷款会让这些国家“陷入债务陷阱”。

中国同巴新的文化经贸往来也很密切

2008年北京奥运会,巴新代表团参赛

(图:olympics)▼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毕晓普(Julie Bishop)公开表示,中国的贷款会“损害南太平洋岛国的主权和独立性”。为了“保护”有关国家的主权和独立性,澳大利亚携手美国开始重新部署在已独立的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军事基地。

在批评的同时,澳大利亚自己却也开始效仿起这种投资模式。2018年11月,澳政府宣布为出口金融与保险公司(EFIC)提供10亿美元可赎回资本。用澳总理莫里森自己的话说:“我的政府正在将南太平洋岛国重新置于应有的地位。”

高情商:缺乏安全感;低情商:我急了

(澳大利亚皇家海军,图:defense.gov)▼

同年,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成立了太平洋办事处,并任命副部长麦克唐纳为该办事处的主任。这说明,澳大利亚在太平洋岛国的战略开始转变。

的确,在中国日本亚投行和世界银行的新资本进入亚太地区后,澳洲周边的太平洋岛国对澳大利亚的经济依赖正处于减少的趋势。

合作,从来是双向选择产生的结果

对太平洋岛国来说,伙伴多了是好事

(当地企业,图:shutterstock)▼

而一直将大洋洲视为自己的势力范围的澳大利亚,想要继续维持之前的影响力,就只能在转变区域治理的方法和思路的基础上,更多地增加投入。

参考资料:

1.《澳大利亚对南太平洋岛国援助政策的调整及影响分析》,宋微

2.《澳大利亚与南太平洋地区主义》,鲁鹏、宋秀琚

3.https://www.dfat.gov.au/geo/pacific/development-assistance/overview-of-australias-aid-program-to-the-pacific#:~:text=Papua%20New%20Guinea%20remains%20our,and%20other%20Pacific%20Island%20countries.

4.https://www.dfat.gov.au/about-us/publications/Pages/aid-investment-plans-aips

5.https://devpolicy.org/aid-to-the-pacific-is-the-least-value-for-money-20200211/

6.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full/10.1002/app5.185

7.https://en.wikipedia.org/wiki/Australian_Defence_Force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壹图网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