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大参考 | 放大版以色列?战后的乌克兰可能变成这个样子

凤凰大参考 | 放大版以色列?战后的乌克兰可能变成这个样子

核心提要:

1. 战后的乌克兰如何重建,首先取决于战争的结果。泽连斯基提出,在“冻结冲突”背景之下,乌克兰可能成为“放大版以色列”。在未来,保卫国家安全将是重中之重。

2. IT技术产业将成为乌克兰未来的经济支柱,大宗商品出口也是重要经济部分,在未来需要重新考虑对外贸易出口路线的问题与国内腐败问题。

3. 自开战以来,大量的妇女儿童从乌克兰外逃。尽管外流人口帮助乌克兰建立了与欧洲更为密切的联系,但也导致了人口失衡。 吸引这些外流人口回国,一方面需要提供大量工作,一方面需要保证儿童可以在学校内接受教育。

4. 乌克兰还将不得不重建基础设施,在断壁残垣上重新规划城市。泽连斯基希望能够以冻结的俄罗斯资产支援乌克兰的重建,预计将花费超过5000亿美元。

5. 在未来,乌克兰分裂的状况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目前,乌克兰的目标是遏制并尽可能击退俄罗斯。但战后乌克兰的重建,也必须包含俄罗斯。尽管俄罗斯正在成为一个被排斥的国家,但这种状态可能不会一直持续下去。

作者丨AnnaReid、David Ignatius

来源丨ForeignAffairs、WashingtonPost

原标题丨Imagininga Postwar Ukraine、

The time is now to plan for the aftermath of war in Ukraine

翻译 | 陈诚

抛开种种痛苦和不确定性,一些乌克兰人已经开始思考,当相对的和平来临时,他们想将自己的国家重建为什么样子?谈到和平,他们使用的措辞是“胜利”,没有人谈论“战争的结束”。安全将是重中之重:即使在最乐观的情况下,乌克兰人也意识到,他们未来可能会面临一个持续冲突的东部,这种局面可能长达数年。这个国家不仅需要设法弥补巨大的经济损失,还要设法说服500万以上流亡海外的乌克兰人,祖国值得他们回来。与此同时,乌克兰急需重建资金,向外界恳请数百亿美金的援助,这也要求乌克兰政府必须作出非凡努力,避免国家重新陷入腐败。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都做了,但是未来的乌克兰到底将在西方世界拥有怎样的地位,目前还并不清楚。

▎图/EURASIA

放大版以色列?

乌克兰应对这些挑战的能力如何,当然取决于战争自身的结果——首先是乌克兰最终控制了多少领土。由于目前无法与莫斯科进行任何有意义的谈判,这个问题很可能会在战场上决定。鉴于乌克兰军队超乎西方意料的出色表现,俄罗斯完全征服这个国家现在看来似乎不大可能。但更为可怕的预测也存在:一场持续多年的战争可能同样极具毁灭性,这会将乌克兰变成一个人口稀少、经济垂死的空壳。

在另一种极端预测中,乌克兰人梦想着克里姆林宫的政变,或者俄罗斯军队的崩溃,从而让乌克兰拿回他们所有的固有领土,包括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正如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4月初会见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后所说的那样,乌克兰人可能不会试图夺回克里米亚,他们的想法没有那么极端)。也许某一项预测能够兑现,克里姆林宫和乌克兰军队都有办法制造惊喜。但更有可能的,是入秋后俄军掘壕固守,使僵局持续到今年年底。

▎截止5月24日,俄罗斯与乌克兰控制区域示意图 图/CNN

随着双方让冲突陷入一种半冻结的状态,一条新的军事接触线将占据乌克兰东部,及黑海沿岸的部分乃至全部地区。这样的结果令人沮丧,也是极为不公的。想要打破僵局,除非莫斯科大幅改变其策略——或者装备愈发精良的乌克兰军队在东部取得意外收获——后者似乎非常合理。俄罗斯能够占据多少乌克兰领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俄军或乌军能否以最快的速度重整军备。因此,4月26日,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丁向援乌各国呼吁,须以“战时速度”向乌克兰运送武器和补给。

如果“冻结冲突”在未来成为常态(译者注:冻结冲突‘frozenconflict’,即激烈的武装冲突基本停止,但双方未能达成和平协议等解决冲突的政治方案,军事冲突在法律上没有结束,可以随时重启),乌克兰领导人将面临一系列特殊的挑战。一方面,“冻结冲突”之下,新国家需要以国防为导向。在4月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泽连斯基谈到乌克兰将成为一个“放大版以色列”,他解释道,“执勤的军方人员、国民卫队成员会出现在我们的电影院里、超市里……安全将成为未来十年的头号主题”。他的这番话可能意在敲打以色列,在对俄制裁问题上,以色列政府的态度一直模棱两可。泽连斯基的讲话同样在乌克兰国内激起了共鸣,著名的年轻议员德米特洛·纳塔卢卡告诉作者:“我们未来必须保持高度的军事化,我们必须在IT领域保持强大,并在银行、贸易和其他一切方面与西方高度融合。”

▎图/Financial Times

重建经济的支柱在哪里

IT技术将成为未来乌克兰的经济支柱,这种想法并非空穴来风。在战争爆发前,基辅、利沃夫和哈尔科夫都是快速发展的科技中心,提供了约20万个软件开发工作岗位,行业产值占乌克兰GDP的8%以上。乌克兰拥有市值50亿美元以上的科技初创公司,其中以Grammarly最为知名,这是一个受到全球用户认可,用于英文校对和语法修正的应用。IT技术也是乌克兰人保家卫国的重要组成部分:乌克兰黑客对敌人发动网络攻击,应用程序给民众提供空袭警报,标记俄罗斯军队和车辆的位置,甚至可以用来曝光俄军潜在的战争罪行。开源信息分析人员识别和跟踪敌方单位,曾有一名乌克兰男子,利用被盗耳机“查找位置”的功能,跟踪洗劫他住处的俄罗斯士兵。许多程序员在战争中也能继续赚钱,白天做战时志愿者,晚上处理海外发来的外包工作。一位伦敦的风险投资家近来表示,有100多名乌克兰程序员为他投资的初创公司工作,他们中的几乎所有人都在继续完成自己的任务,甚至还要求增加工作量,而这些程序员中,有些人当时身处被俄军围困的哈尔科夫。

▎图/ Grammarly

但是其他经济部门的表现要差得多。截至今年4月,世界银行估计,仅修复乌克兰受损的基础设施和建筑就需要耗资约600亿美元。另一项艰巨的任务是清理未爆弹药,清理地雷方面的英国慈善机构HALOTrust已经在乌克兰工作了六年,预计这项工作可能会持续几十年。战前,HALO团队致力于帮助清除乌克兰农村地区的地雷。现在,他们有了新任务——在倒塌的公寓楼中清理火箭弹、炸弹、炮弹和网球大小的集束弹药——这更加困难。

如果乌克兰失去对整个黑海沿岸的控制,特别是重要的港口城市敖德萨,乌克兰将被迫重新规划其对外贸易路线。这个国家的重要经济支柱是大宗商品出口——尤其是粮食,失去敖德萨,意味着乌克兰的对外贸易将不得不转而依靠陆路运输。

▎敖德萨(ODESSA)在乌克兰的位置 图/ travel experience

乌克兰在寻找新的收入来源,但在如何明智地使用现有资金方面,它同样面临挑战。自战争开始以来,西方领导人对乌克兰的腐败问题几乎保持沉默。从乌克兰1991年获得独立起,腐败现象一直非常普遍,尤其是在公共部门,而且随着战后援助的涌入,这个问题不太可能得到改善。尽管乌克兰的政治文化与俄罗斯截然不同,但它无法动摇苏联时代的一些做法。在日常生活中,从医院挂号到在大学考试中取得最高分,事情通常会因为私人关系或贿赂而变得轻松。法院和检察机关既懒惰又政治化,寡头经常从幕后操纵司法。在有组织犯罪方面,敖德萨尤其知名。

在俄军入侵前的几年里,国际压力成功推动了基辅的一些改革,包括建立在线政府采购系统、组建国家反腐败局和新设受外国法学专家监督的高级反腐败法院。但在2021年,透明国际的清廉指数排行榜上,共180个国家当中,乌克兰排在第122位,与斯威士兰并列,仅比俄罗斯高出几位。去年11月,新的反寡头法案由泽连斯基签署升格为法律,然而新法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泽连斯基的政治对手、前总统——糖果大亨彼得·波罗申科。即使在战争期间,这些问题仍然存在。今年3月,匈牙利海关官员在一位前乌克兰议员夫人的行李中发现了2800万美元现金,国际媒体对此只做了简短报道。

▎图/白俄罗斯媒体NEXTA援引未具名的乌克兰消息来源报道,前乌克兰国会议员的妻子被邻国匈牙利当局抓住,她的手提箱中藏了2800万美元与130万欧元

但许多年轻的乌克兰人希望,战火中涅槃重生的新国家能够推动建制派,进行切实有效的真正改革。一种可能性是完全绕过政府,将重建资金交由一个独立的外部委员会进行监督。正如一位23岁的计算机程序员所解释的那样,与父母那一代人不同,现在的乌克兰年轻人拒绝将腐败视为理所应当。“一个在税务局工作的女人买了一辆全新的福特”,他说,“父亲告诉我,‘她在税务局工作,她为什么不应该?’但我的回答是,‘她为什么应该?’”

没有孩子掉队

同样重要的问题是,新的乌克兰将属于谁。尽管目前为止讨论不多,但基辅的许多人担心,自2月以来超过500万的乌克兰人离开祖国,战后他们不会全部返回。这是冷战结束后,全球最为迅猛的外逃浪潮。最新估计显示,仅波兰就吸纳了近300万乌克兰难民。由于乌克兰不允许18至60岁的男性离境,难民中的绝大多数是妇女和儿童。西部城市利沃夫也挤满了来自乌克兰东部的家庭——春日里温暖的傍晚,成群结队的孩子们在利沃夫中心的自由广场上玩耍——但在基辅,几乎一名儿童都看不到。如果战争继续下去,联合国预计到今年年底,将再有300万人离开乌克兰,逃往海外的难民数量将占乌克兰战前人口规模的20%,这会导致人口结构失衡,尤其是适龄女性劳动力的短缺。

▎进入波兰的乌克兰难民 图/Facebook

为了说服难民再次回家,基辅政府必须为他们提供工作。正如年轻议员纳塔卢卡所说,难民“会出于爱国主义而回国,但如果一个月、一年都找不到工作,他们将不得不再次离开”。有远见的非政府组织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必须赶在难民们在国外建立永久生活基础之前,重新启动这个国家的经济。“每周可能都有5万人永久离开”,在利沃夫,一家当地社会创业基金的联合创始人告诉我。

其他人则抱怨说,利沃夫很安全,国际红十字会等组织没有必要帮助这里的人逃往波兰。另一个驱动人们离开的因素是教育,从新冠病毒大流行开始,乌克兰的学校已经关闭,即使那些远离交战区域的学校,目前也已被征用,以安置因战火流离失所的人们。那些留在国内和逃亡国外的孩子,最多只能上些网课。如果欧洲国家设法为逃难的乌克兰儿童分配新的学校名额,并让孩子们快乐地安顿下来,这将为难民家庭留在国外提供强大动力。反对派代表阿廖娜·施克鲁姆(也是议员纳塔卢卡的妻子)认为,乌克兰政府应该将双重国籍合法化;否则,人们可能会被迫在工作和护照之间做选择。最好鼓励工作者来去自由,让人们纳税并保持与祖国的联系,即便他们主要在国外工作,阿廖娜说。

▎乌克兰难民流向图(截至5月24日) 图/联合国难民署

然而,非比寻常的人口剧变最终也可能带来好处。鉴于乌克兰庞大的人口规模和相对较低的收入水平,乌克兰短期内不太可能获得欧盟的正式成员资格,但外流人口已经帮助乌克兰建立了它与欧洲之间的重要联系。由于战争,一代年轻的乌克兰人被迫变得更善于应变和更具适应性,他们中的许多人开始获得至关重要的海外联系和外语技能——如果欧盟兑现承诺,给予乌克兰一些发展欧乌关系带来的好处,这些能力将被证明极具价值。

尤其是波兰,这个国家认为自己正在与乌克兰建立新的伙伴关系。在战争爆发之前,波兰就已经有超过25万来自乌克兰的外来务工人员,随着数百万难民的到来,这一数字急剧膨胀。两国的经济联系拥有更为强大的潜力,这已变得显而易见。乌克兰人在波兰经济中扮演的角色,与英国脱欧之前波兰人在英国经济中扮演的角色相同。双方都强调乌克兰人从波兰公众那里获得了广泛的同情。正如波兰媒体人亚采克·斯塔维斯基所说:“除非乌克兰的安全得到保障,否则我们没有理由认为自己的独立是安全的。当然会出现紧张局势,以及试图利用这些紧张局势的边缘政客,但我真的不认为这是一个问题。”

瓦砾中的沙盘

随着大量乌克兰城市遭到破坏或摧毁,修整这个国家的基础设施变得尤为紧迫。迄今为止,城市规划师亚历山大·舍甫琴科一直在为乌克兰的“锈带”,和饱受战争摧残的东部地区提供重建方面的咨询。他已经召集了100多位专业人士,开始思考如何重建整个乌克兰。他的团队成员正在研究瑞典开发出的混凝土碎块回收方法;其他人正在考虑如何防止难民们在乌克兰西部的新定居点变成贫民窟。破坏也为重新思考城市设计提供了机会,使城区规划更具社区意识,并减少交通堵塞。

▎5月12日,马里乌波尔的一名居民坐在一所在俄乌冲突中严重受损的房屋外 图/Alexander Ermochenko 路透社

安全、经济繁荣、回到祖国的家庭、精心规划的新城市,也许并非所有这些梦想都会实现。(舍甫琴科认为,彻底根除地方规划部门腐败的可能性为30%到40%。)即便无情的战火仍在延烧,乌克兰人对战后问题的讨论表明,他们的决心是多么坚定,以及俄罗斯带来的威胁是如何强化了他们的团结和认同感。纳塔卢卡说,他认为目前的这个国家并不是一具残骸,而是一个沙盘,是一个可以用来进行各种试验的地方。“没有传统的方法可以恢复一个GDP被摧毁一半的国家”,他说,“现在的我们什么都可以接受——最出奇的主意,最大胆的构想。”

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乌克兰可能都是一个分裂的国家,俄罗斯军队会存在于那条时有交战的停火线上。这种僵局和分裂将会是残酷的。但在乌克兰人做未来几年的规划时,他们应该借鉴曾经的西德和韩国——它们都曾在战争未完全结束的情况下,在敌手投射的阴影之中,将自身发展成为成功的国家。

乌克兰及其盟国的当前目标,该是遏制俄军在东南部发动的攻势,尽可能地将其击退,并让这场战争变得对俄而言极为痛苦,以致其无法无限期地继续下去。即便战争仍在继续,乌克兰的重建也应当从现在着手。泽连斯基已经发布了一个接受重建捐助的在线平台,名为United24。西方国家应该开始承诺满足这些需求。

▎图/Цензор.нет

这场战争最终消耗的财富将是巨大的。一名乌克兰官员5月11日称,根据基辅经济学院的估算,战争的最终成本将超过5000亿美元。据悉,美国国际开发署和其他国际机构,已投入数十亿美金用于人道主义及其他领域的乌克兰援助。

可能听起来有些奇怪,这一重建过程最终也必须包含俄罗斯,尽管这很难在短期内实现。卡耐基中心莫斯科分部的高级分析师亚历山大·加布耶夫最近离开俄罗斯前往海外,他于5月12日表示,大多数俄罗斯人支持弗拉基米尔·普京发动的战争。俄罗斯正成为一个被排斥、被制裁的国家,但这种状态不会永远持续。

普京曾参加过2002年于罗马举行的北约峰会,前北约秘书长乔治·罗伯逊分享了普京在峰会期间作出的评论。普京回忆起了冷战期间俄罗斯遭受的长期孤立,他说,“俄罗斯与世界其他国家之间的对抗没有产生任何好的结果,我们无疑没有从对抗当中获得任何好处”,他当时说的很对。

虽然俄乌战争还在进行,但我们希望拜登总统能够反复强调这样一个信息:俄罗斯人民并不是我们的敌人。在现在这种态势下,必须要继续照亮事态发展到最终时的一条回归之路。总有一天,一个疲惫不堪、遍体鳞伤的俄罗斯会从寒冷之中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