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连斯基的戏剧人生:支持率超90%、发言能让口译员“数度流泪”
资讯

泽连斯基的戏剧人生:支持率超90%、发言能让口译员“数度流泪”

自动播放

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成为国际新闻的焦点人物,他出身于喜剧演员,人生也如戏,富于戏剧性变化。他如何一步步成为广受关注的战时总统?俄乌冲突爆发前,他上任接近3年,政绩如何?为何顿巴斯的冲突没有如承诺般结束,反而引发战火烧及全国?

2019年3月31日,乌克兰举行了独立以来第七次总统选举,这也是2014年乌克兰危机后的第二次总统选举。这一天,经过两轮投票,喜剧演员出身的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以近73%的得票率,战胜寻求连任的前总统波罗申科,赢得选举。

【1】

泽连斯基的母亲是工程师,父亲是信息学教授,父母希望泽连斯基成为一名律师,泽连斯基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乌克兰最大的经济大学——乌克兰基辅国立经济大学法学院法律专业,并取得律师执照。但在大学期间,泽连斯基热衷于表演艺术。他并没有按照父母给自己的人生规划成为律师,而是一头扎进了演艺行业。

1997年,19岁的泽连斯基就和伙伴们创建了一个叫“第95街区”的喜剧表演团。他是剧团的灵魂人物,除了当演员,他还负责剧本创作、场务甚至四处联系演出等事宜。之后的十多年时间,泽连斯基从中锻炼出强大的领导力和组织能力,也积攒了不小的人气。

2015年,泽连斯基编剧并主演了一部叫《人民公仆》的电视剧。这部剧改变了他的人生,也改变了乌克兰的命运。在《人民公仆》的创作中,泽连斯基极为辛辣地抨击了乌克兰国内的寡头横行和政治家的腐败。播出后,立刻引起了全民的关注,成为了乌克兰收视率最高的电视剧,在“最喜爱的电视剧集”评选中,获得了最高票数。

为何《人民公仆》为何如此深入人心?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张弘:

“2014年乌克兰危机的时候,人均GDP大概在3000、4000美元左右。哈萨克斯坦人均GDP过1万美元,俄罗斯GDP也超过1万美元。所以那时候的乌克兰,即使推翻了亲俄政权,当时的波罗申科依然没有解决国家的贫困问题。”

【2】

2017年,当《人民公仆》播出到第二季时,泽连斯基趁热打铁,以电视剧的名字注册了“人民公仆党”。次年,他公开宣布参加总统竞选。此次大选,泽连斯基面对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前总理季莫申科和当时在任的总统波罗申科,两位都是实力强大的经济寡头,分别被称为“天然气公主”和“巧克力大王”。

泽连斯基在他的当红脱口秀节目中为自己拉票。他提出的“总统梦”,希望有一天不管是谁就任总统,医生和教师都能获得公允的报酬,腐败官员能得到切实的惩罚,老人也能享受到惬意的晚年生活。他的“总统梦”为乌克兰人民勾勒出了一幅理想的生活画面,很多乌克兰人深受感动。

2019年4月20日,在乌克兰总统选举电视辩论中,泽连斯基呈上了一场精彩的表演。波罗申科攻击泽连斯基的外交政策是对普京下跪,泽连斯基反应敏捷,邀请波罗申科与他一起,向在顿巴斯武装冲突中死去亲人的遇难者家属下跪。泽连斯基率先面向民众下跪,波罗申科猝不及防,只能转向国旗下跪,相比之下,泽连斯基更赢得民心。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外交室副主任 李勇慧:

“民众已经厌倦了寡头统治,希望能够选出来一位真正的人民公仆,泽连斯基所饰演的《人民公仆》中的总统形象就恰好代表了反腐反寡头、关心民众疾苦,所以老百姓就寄希望在这个政治素人泽连斯基身上。”

泽连斯基竞选时争取到了乌克兰《1+1》电视台的支持,他主演的《人民公仆》也是在这个电视台播出。这家电视台的老板科洛莫伊斯基,是乌克兰天然气工业公司的老板、乌克兰最大的银行家,也是乌克兰的媒体大亨。

中国社会科学院乌克兰研究室主任 赵会荣:

“2018年12月31日,《1+1》电视台就在总统发表新年讲话之前的黄金时间段,播出了泽连斯基宣布竞选总统这样爆炸性的消息,起到了非常好的宣传效果。”

与竞选同期播出的《人民公仆》第三季中,泽连斯基扮演的瓦夏与传统政治家和寡头进行近乎残酷的斗争,最终成功地将国家从腐败、衰退和内战的边缘拯救回来,走上富强民主的欧洲之路。

现实中,在电视剧里扮演英雄的泽连斯基,也成功被选为乌克兰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

【3】

泽连斯基上任伊始,便高举反腐反寡头大旗,2019年9月,泽连斯基下令成立乌克兰最高反腐法院。但乌克兰的寡头和相关利益集团根深蒂固、盘根错节,早已渗透政治体系的方方面面,泽连斯基的反腐措施举步维艰。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张弘:

“他曾要求电子化公开政府公务人员的财产收支情况,但是宪法法院院长以此要求涉及侵害公务员个人隐私为由拒绝了他的提案。”

在国内反寡头的同时,泽连斯基要努力结束顿巴斯地区自2014年就开始持续不断地流血斗争冲突。他顶住国内抗议的压力,主动释放善意寻求重启与莫斯科的对话,修复双方紧张的政治关系。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张弘:

“2019年选举之前,由于波罗申科政府的一些极度的反俄政策,俄方几乎停止了与乌克兰的政治对话,有关政治解决顿巴斯的明斯克会谈也停止了。所以在泽连斯基刚上台以后,他曾经尝试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尝试通过政治手段推动,解决顿巴斯问题。”

一开始泽连斯基的成绩确实不错。2020年7月22日,乌克兰与顿巴斯民间武装达成停火协议,约定自7月27日起顿巴斯地区开始实施全面停火,乌克兰政府军主动在顿巴斯地区后撤军队。停火协议使该地区维持了近7个月的基本和平。但要彻底解决顿巴斯问题,泽连斯基还是要面对波罗申科政府签署的《明斯克协议》。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张弘:

“《明斯克协议》涉及到要赋予顿巴斯地区高度自治权,允许顿巴斯地区有独立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允许顿巴斯有独立的武装。这就将乌克兰从一个主权国家变成一个邦联制国家。所以泽连斯基在推动顿巴斯改革,在执行明斯克协议问题上,只能缓和局势、交换战俘,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4】

外交上,随着欧盟和北约双重东扩的展开,乌克兰成为西方与俄罗斯地缘安全博弈的主战场之一,夹在中间的泽连斯基与他治理之下的乌克兰并没有太多选择。

2022年2月24日,普京宣布对乌克兰发动“特别军事行动”,欧洲地缘政治面临重塑的转折点,泽连斯基也进入全球媒体的聚光灯下。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外交室副主任 李勇慧:

“战争爆发第二天,英国人建议泽连斯基流亡英国,成立一个流亡政府。但是实际上泽连斯基选择坚守在乌克兰总统府下面的地堡里,通过互联网向外输出讯息,进行宣传鼓动,泽连斯基也利用这场战争塑造了自己的形象。”

2月25日晚,泽连斯基在社交网站上发布视频。视频中,他和乌克兰政府官员走上街头。之后,他多次发布自拍短视频,告诉民众“我还在基辅,我们不会放下武器”,“我需要的是弹药,不需要搭顺风车”。泽连斯基的坚守极大地调动了乌克兰民众的凝聚力,俄乌战局脱离了俄罗斯预设的轨迹。

坚守基辅的同时,泽连斯基没有放弃寻求援助。2月26日,泽连斯基从致电法国总统马克龙开始,以及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等国家政要,最后以与英国首相约翰逊进行“线上晚宴”作为结束。泽连斯基不断在社交媒体上劝说、鼓励、赞美、感谢他的盟友,在各国国际会议上发表慷慨激昂的视频演说,促使西方各国对俄罗斯采取严厉制裁并对乌克兰进行军事援助。

3月1日的欧洲议会上,泽连斯基说:“请证明你们与我们在一起;请证明你们不会弃我们而去;请证明你们的确是欧洲人;而且生命将战胜死亡,光明将击败黑暗。”他的发言让口译员在传译过程中“数度流泪哽咽”。泽连斯基的视频演讲极具感染力,源源不断的武器、资金开始输送至乌克兰。

俄乌开战之后,泽连斯基在国际上的表现十分抢眼,但是也有媒体认为,泽连斯基变化多端、朝令夕改。媒体分析,泽连斯基对俄乌战争的态度摇摆不定,一是看欧洲和美国的援助力度和效果,二是看俄罗斯在“特别军事行动”中的战果。

中国社会科学院乌克兰研究室主任 赵会荣:

“起码在俄乌冲突期间,乌克兰的政权是安全的。他最大的目标就是打赢这场战争,把俄罗斯人赶出去,并让俄罗斯做出巨额赔偿,他能够加入欧盟和北约,这是他非常理想的目标。”

美国《时代》周刊刚刚揭晓2022年度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泽连斯基在读者投票中排名第一。同时也有反对的声音,不满他只是向不同国家投其所好的发表演讲,请求援助。俄罗斯媒体更是公布了他身着纳粹标志军服的照片。但是他在乌克兰的民意支持率达到了九成以上,影响力空前强大。不知他能否把这些影响力转化成带领乌克兰走出战火的能力呢?最近,他表示不会在战场上结束对俄战争,外交是唯一途径,希望俄乌冲突也尽快迎来和平的转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