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里森的败选之路:鼓动反华情绪后,他意识到华人还有选票

莫里森的败选之路:鼓动反华情绪后,他意识到华人还有选票

核心提要:

1.成为总理前,莫里森先后经历了“童星”、旅游总监、自由党新南威尔士州主席、国会议员、数个职能部门部长等多重身份转变。2018年,一直以中间派自居的莫里森在党内斗争间隙果断出手,利用澳民众心理,上演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码,成功上位总理。

2.任职期间,莫里森贯彻了保守 “顽固派”的作风,反移民、反同性恋、反华、否认全球变暖是他任职期间的重要“政绩”。 在其任上,中澳双边关系降至冰点,中国对澳投资额下跌94%; 澳大利亚境内排华情绪日益高涨。 “遏制中国”战略成为莫里森个人最“引以为傲”的政绩。 殊不知,占总人口数超过5%的华人选民票数也成为了决定莫里森连任失败的重要因素。

3.莫里森的下台,可能给中澳紧张的关系按下一个暂停键,但是 即将走马上任的新总理阿尔巴尼斯也并不会迅速扭转中澳关系。 长期来看,印太区域大国 “竞争” 仍然 不可避免。

《凤凰大参考》特约作者丨美第奇效应

莫里森 图源/WSJ

北京时间5月21日,澳大利 亚联 邦议会选举开始了投票。 素以对华不友好著称的现任总理莫里森迎战已经在野9年的工党。 最终, 工党领袖安东尼·阿尔巴尼斯率领工党击败了莫里森的自由党和国家党联盟(联盟党),将取代后者出任澳大利亚新总理。

作为15年来第一位完成三年完整任期的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没能创造奇迹——成为近二十年来第一个完成任期并连任的总理。

时间转回三年前,2019年5月,自由党的莫里森对战工党比尔·肖顿,当时肖顿的民调大幅领先,不管是街头巷尾的议论还是专业机构的观点,肖顿都胜券在握。甚至有传言说,肖顿已经将当上总理第一天的行程安排妥当。然而稳扎稳打的莫里森却创造奇迹,实现了大逆转,出人意料的取得了胜利。

如此意外的胜利,让所有人大跌眼镜,有人称之为“澳大利亚的特朗普时刻”,但莫里森则认为,这是(虔诚的)“奇迹”。在获胜后的庆祝活动上,莫里森说:“我一直相信奇迹,今天我和我生命中最大的三个奇迹(所指的是站在他身边的妻子和两个女儿)站在这里,来迎接这个新的奇迹!”

莫里森和妻女庆祝获胜。图源/The Guardian

三年之后的2022年大选,选前民调中工党一直对自由党有一丝优势。 笃信基督的莫里森,原本认为善于创造奇迹的自己,这次会有惊无险地重复2019年的“莫里森奇迹”。 然而 事与愿违,奇迹不再

囚徒之后

莫里森家族在澳大利亚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世纪末:1788年1月26日,一支名叫“第一舰队”的船队,经过7个月的艰苦航行,从英国抵达澳洲悉尼湾。这支舰队有11艘船,由英国海军上校,阿瑟·菲利普带领,船上装的是几百名英国男女重刑犯。第一舰队开启了澳大利亚近代史,澳大利亚人认为该舰队的抵达,标志着白人对澳殖民的开端,因此1月26日也被定为澳大利亚国庆日。

在船上装载的586名男囚犯中,有一名叫做威廉·罗伯茨的,来自英国康沃尔郡的盗窃犯,他因为盗窃纱线在1786年定罪,因此随着第一舰队来到了澳大利亚。这个罗伯茨正是莫里森的五代曾祖父。先祖作为囚犯,成为第一批殖民澳洲的先驱,可以说,莫里森是地道的不能再地道的澳大利亚人。

父亲那边先祖是偷纱线的窃贼,母亲那边也不遑多让。他的外祖父原本出生在新西兰,但是因为犯罪被流放到澳大利亚。这么看来,莫里森的确是不折不扣的“囚徒之后”。

第一舰队(The First Fleet)资料图

但是到了父亲这一辈,莫里森家族似乎“改邪归正”了。莫里森的父亲是悉尼东郊韦弗利镇的一名警察,曾担任警队高官16年之久,还当过韦弗利镇的镇长。莫里森本人从小就很活泼,甚至当了一段时间的“童星”,在多个电视节目和商业广告中出演小角色。

毕业之后莫里森没有继续他的演艺事业,而是搞起了旅游业。他在旅游推广领域干的风生水起,小有名气。1998年当新西兰设立旅游和体育推广办公室的时候,他被选中成为办公室总监。不过不论是新西兰还是旅游业,显然都不是莫里森老爸希望他做的事业,在他父亲的压力和安排下,莫里森2000年突然辞去了新西兰的工作,返回澳大利亚,成为自由党新南威尔士州主席。

事实证明,莫里森老爸的眼光是精准的。

几经沉浮

虽然有老爸开路,但是莫里森的仕途并不如意,毕竟父亲不过是一个悉尼郊区小镇的镇长。在自由党执政的霍华德政府中,他好不容易爬到澳大利亚旅游局的总经理,却因为跟时任澳大利亚旅游部长贝利意见相左而惨遭开除,他当时监制的“你到底在哪”旅游宣传活动(在一系列展示澳大利亚美景的镜头后,一个比基尼女郎站在沙滩上对观众说,"So where the bloody hell are you?",这句话的中文官方版为“嘿,你到底在哪儿?”,去掉了表示语气的粗俗词语"bloody hell"),也因为格调低下,被众人诟病。

莫里森监制的,引起广泛争议的旅游广告

莫里森没有气馁,他又从头做起,从悉尼南部的小选区库克重新开始。2007年他惊险取得地方选举的胜利,成为库克选区的国会议员。然而此时自由党在全国选举中一直被工党压制,导致崭露头角的莫里森作为在野党成员,也只能在小小的国会议员位置上虚度年华。

▎资料图/BBC

正当前途无望之际,命运再次向莫里森递出了橄榄枝。

2010-2013年工党内部发生了长达数年的派系倾轧。中国人民特别熟悉的那个会说熟练普通话的工党领袖和时任总理陆克文,在工党内部的党争中败下阵来,无奈辞去总理职务。但是陆克文在澳大利亚民望颇高,他的去职导致工党民望崩溃。原本接续坐庄的工党支持率直线跳水,让自由党找到了机会。

2013年大选,自由党爆冷击败了工党,重新执政。蛰伏六年的莫里森也顺势进入内阁,担任移民及边境管制部部长。然后历任社会服务部部长,财政部部长,内政部部长。掌权的自由党也犯了工党的毛病,内斗不断。先是特恩布尔勾结毕晓普搞突然袭击,逼迫时任总理阿博特下台,自任总理,然后2018年毕晓普又勾结彼得·达顿逼迫特恩布尔下台。在一系列政治倾轧之中,莫里森一直以中间派的身份居身局外,但他敏锐地察觉到澳大利亚民众,对于工党和自由党这种无节制的内部派系斗争已经感到无比厌烦,希望有人出来收拾局面。2018年达顿逼迫特恩布尔下台之后,莫里森果断出手,以中间派的身份,拉拢了特恩布尔的基本盘,在之后的党内竞逐中击败了毕晓普和达顿,出演了一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好戏。莫里森也成功走上事业的巅峰,出任第三十任澳大利亚总理。

经历了起起伏伏的莫里森,走上权力巅峰之后,马上就对自由党进行改组,大幅提高召开党团会议的门槛,断了那些想搞“突然袭击”和“逼宫”的人的门路,也正得益于此,莫里森成为澳大利亚近15年来第一个做满任期的总理。

顽固派

莫里森率领的自由党,虽然名为“自由”(Liberal),但是跟西方国家的左派毫无关系。这个政党是中间偏右的保守派政党,跟英国的保守党或者美国的共和党立场相似。

反移民、反同性恋、反华、否认全球变暖是这个党的特征。作为党魁,莫里森正是这种保守“顽固派”的作风。

早在他刚刚进入内阁,担任澳大利亚移民及边境管制部部长期间,就以铁腕和不近人情著称。他组织了著名的“边境主权保护行动”,出动澳大利亚海军侦缉和拦截难民偷渡船只,然后把抓到的难民遣返转运国家,无法遣送的,就转送到设在太平洋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及瑙鲁的境外收留中心。这些收留中心条件十分恶劣,莫里森就是想用这种办法吓退这些非法移民。莫里森甚至录影昭告在收容所的难民,“你若选择不回家,那你就得在这里关到天长地久。”

前任自由党党魁特恩布尔在宣布支持同性恋合法化之后,即使是朋友兼政治盟友,莫里森也表示反对。

虽然莫里森嘴上没有否认全球变暖,但是他的政策一直对气候变化“听之任之”,不愿投入资源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甚至不愿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后来迫于压力匆匆公布的澳大利亚的减排计划又被澳洲媒体抨击为“糊弄澳洲人的小册子”。

▎2021年11月,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在COP气候变化会议上发表讲话 图源/RENEW ECONOMY

反华更是莫里森的核心政策之一。 还没当上总理的时候,作为内政部长的莫里森就曾经禁止华为、中兴进入澳大利亚5G网络投标,比特朗普的贸易战还早一年。

当上总理之后,莫里森更加变本加厉。丝毫不顾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贸易伙伴和顺差来源,2021年中澳贸易额达到2064亿美元,占到澳大利亚贸易额总数的三分之一,澳大利亚从中国拿到的顺差高达600亿美元,占到澳大利亚总顺差的72%。然而莫里森却对澳大利亚最大商业伙伴始终保持“敌视”态度。

▎2019年11月,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同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会晤,莫里森表示,他“非常感谢澳大利亚的第一大贸易伙伴”。 图源/ABC News

主政之后,莫里森多次多次打着国家安全的幌子否决中国企业赴澳投资,在他的推动之下,澳大利维多利亚州撕毁了与中国此前签署的“一带一路”备忘录和框架协议。新冠疫情初期,他又成为美国的马前卒,成为要求“对中国进行疫情独立调查”最大的声音。这还不够,他还抓住一切机会,在涉港、涉疆、涉台等中国内政问题上横加指责。莫里森甚至在格拉斯哥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发言的时候,把“应对气候变化”说成了“应对中国”,反华态度可见一斑。

在莫里森任上,中国对澳洲的投资额下降了94%。双方关系跌入冰点。

莫里森反动,但是他并不傻。他也知道总是对强大的邻居吼叫,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而孱弱的澳大利亚海军,更完全不是他眼中北方强邻的对手。因此他积极抱紧美国大腿,搞出了AUKUS丑闻。为了用潜艇合同绑定美国,让英美更好的支持自己“反华”,他把已经跟法国签好的合同废除,甚至不惜把法国总统马克龙写给他的私人短信公布于众。把法国人气的暴跳如雷,当即召回驻澳大利亚大使进行抗议。

莫里森紧抱美国大腿是如此出力,以至于美国人都有点不好意思了。2020年特朗普下台之前,特地向莫里森颁发了美国“功绩勋章”(the Legion of Merit),表彰他在应对全球挑战和促进集体安全方面的领导作用。

▎2020年12月,特朗普向莫里森授予勋章,以表彰“他的领导能力和加强了美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的联系”。 图源/Daily Mail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莫里森能力的确很强,在新冠疫情中,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是疫情控制最好的两个发达国家。同时在全球大通胀之中,澳大利亚的通胀情况也是发达国家中控制相对较好的那个。但是其“顽固派”的作风,特别是气候变化和反华立场上让他痛失连任机会。

这次大选中,工党抓住了莫里森的这些痛点,猛烈攻击。工党以物价飙涨、气候变化、新冠肺炎疫情这三个方向对莫里森进行抨击。让莫里森顾此失彼。

莫里森支持美国挑动俄乌战争,但是俄乌冲突带来了粮食和燃料的价格上升,然后拉高了全社会的物价。为了应对飙升的物价和通胀,澳大利亚不得不十二年来第一次加息。但是过去几年中澳洲房产市场火热,许多人炒房背上巨额房贷,加息又让这些人的还款负担加重,激起强烈不满。

莫里森对气候变化本身就不甚支持,甚至在2019年澳洲新南威尔士山火肆虐的时候,全家跑去夏威夷度假,对气候变化带来的灾难无动于衷,遭到全国范围的批评。澳洲最近几年极端天气带来的酷热、山火、水灾日益加剧,但是为了保护国内煤炭产业,莫里森对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方面毫无作为。

▎澳大利亚康乔拉湖,一只袋鼠跑过山火。图源/NY Times

“遏制中国”是莫里森政府最大的“政绩”之一,也成了莫里森最大的死穴。澳洲是强制投票制,如果故意不参加投票被视为犯罪,澳洲的投票率高达95%,大大高于英美的投票率。这种情况下,原本不愿参与政治的华人也都积极参加到投票中来。华人占澳大利亚人口5.6%,总人数超过120万人。在工党和自由党选情焦灼,双方支持率相差毫厘的情况下,5%的华人好恶成了选战成败的关键。

在莫里森数年执政过程中,不断对中国进行抹黑,鼓动澳洲国内反华情绪。直接的后果就是,澳大利亚民众对中国的负面程度从50%左右升至78%。由之带来的是澳大利亚社会对华裔的歧视加剧,针对华裔的攻击和犯罪也越来越多。

2021年,澳大利亚独立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的一份调查显示,2020年平均5名华裔就有1人遭威胁或攻击,原因包括新冠疫情及澳中不断加剧的紧张关系。

这种情况下,华人怎么会支持莫里森呢?当地华人媒体的民调显示,有七成五的华人选民会把票投给工党,莫里森的自由党则只有一成七左右,年纪较大的华人更支持工党,而台湾、香港的新移民则倾向自由党。这份调查也显示,在参加过上次大选的华人选民中,有51.93%承认自己的投票选择与过去不同。其中,有83.82%表明自己将转投工党,而只有4.93%表明自己转投自由党。

▎澳大利亚华人 图源/Sputniknews

这一进一出,三四个百分点的差别,在这次选情焦灼的选战中,很可能成为最终的胜负手。

不知改弦更张的莫里森,在选战开始的时候,还高举“反华”旗帜攻击竞争对手,称工党副领袖理查德·马尔斯为“满洲国候选人”——也就是说是中国的傀儡。随着选战的进行,民调公司的报告让他如梦初醒,意识到华裔重要性的莫里森,只得收回言论并道歉。

原本拿着一手好牌,可以顺利连任的莫里森,在自己的倒行逆施之下,终于把总理宝座给折腾没了。

结语

澳洲本地媒体《澳大利亚人报》20日称,这次大选,选民必须在本周六从两个“恶魔”中选出一个组建下届政府,言外之意两个候选人,莫里森和阿尔巴尼斯都不是好的总理人选

▎安东尼·阿尔巴尼斯 图源/The West Australian

莫里森这个“顽固派”被选下去当然值得开心,不过新上台的阿尔巴尼斯也不会马上对华友好起来。经过莫里森三年的舆论“毒化”,澳大利亚国内已经形成很强的反华势力,这不是简单一届政府更迭可以改变的。

工党上台,工党外交事务发言人黄英贤很有可能成为澳大利亚的新外长。作为华裔的她,一直反对前总理托尼·阿博特提出的,莫里森执行的“拥护盎格鲁文化圈”策略,但是她也提出澳洲必须应对“一个更加咄咄逼人的中国”。莫里森的下台,可能给中澳紧张的关系,按下一个暂停键,但是长期来看,印太区域大国“竞争”是不可避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