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象莫莉和母象莫坡 两代中国亚洲象的命运
资讯

小象莫莉和母象莫坡 两代中国亚洲象的命运

最近一年来,一头名叫“莫莉”的小象牵动了很多人的心。

今年6岁的她曾是昆明动物园里万众瞩目的“象公主”,后来却在千里之外的河南焦作,沦为动物表演的工具。伴随它的,除了脚链和象钩,还有伤痕和痛苦。

去年至今,“拯救小象莫莉”的呼声从未间断。微博上#拯救小象莫莉#的话题,已达3亿多阅读,40多万讨论。

事情在本周终于有了进展。5月15日,河南省林业局发布公告称,如今莫莉已离开沁阳,将被送回原来的家,昆明动物园。

小象莫莉终于可以回家了。今天,我们想来讲讲这头亚洲象的故事。

“象公主”被中断的童年

2016年3月20日凌晨2点多,昆明动物园里的亚洲象莫坡突然焦躁起来。它一直保持蹲姿,显得十分痛苦。

这种异常状态始于几天前。3月17日左右,饲养员发现,这头怀孕母象变得躁动,且有乳汁溢出——这是亚洲象即将生产的信号。

20日凌晨3:01,莫坡顺利诞下一头雌性小象,也就是后来的莫莉。小象刚出生就高达1米,重100千克。

它不断尝试站立,又摔倒,反复约一两个小时后,小象就学会了站立行走。但是这只觅乳的小象,却一直未能成功吸吮到母象的乳头。为了帮助莫莉,工作人员暂时固定住莫坡的一只脚,反复调整姿势,终于让新生儿喝上了初乳。

刚出生不久的莫莉

莫莉是莫坡的第五个孩子。虽然莫坡并非首次生产,但是36岁的它俨然“高龄产妇”。亚洲象孕期长达22个月,在近两年里,莫坡受了不少苦,觉也无法好好睡,困了只能靠在墙上小憩。

生下莫莉之后,莫坡打破了园内另一头母象亚隆在全国动物园中亚洲象繁殖次数的纪录,成为员工们口中的“英雄母亲”。

莫莉几个月大的时候,昆明动物园特地给它拍了视频。那时候它走路偶尔还会摔倒。

在幼年亚洲象的成长过程中,母象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依靠母象的照顾与调教,脆弱的小象才得以安全长大,学会生存。

和其他幼象一样,莫莉也十分依赖母亲。它大部分时间都寸步不离地围绕在莫坡身边,吃奶、玩耍、睡觉。出生不到半年,莫莉已经会模仿妈妈的采食行为。昆明动物园称赞它,“学习和行为能力大大超越了同龄象”。

妈妈莫坡和女儿莫莉

作为昆明动物园繁育的首只第三代亚洲象,莫莉颇受重视。它出生后第四天,就得到央视报道;出生三个月后,动物园为它举办百日宴,并面向社会公开征名。

亚洲象家族普遍以“母系”为尊。为了反映亚洲象家族成员之间的亲缘关系,昆明动物园建议大众为小象取名时随莫坡姓,以“莫”字开头。公告发布后,省内外市民热情投稿,甚至有投稿来自几千公里外的香港。

2017年3月19日,动物园为小象庆祝周岁生日,并公布了定名结果“莫莉”,取“茉莉”之谐音,寓意纯洁恬静。

莫莉周岁生日

当天,动物园准备了由甘蔗、苹果、西瓜等食材制作的“生日蛋糕”,直径长达1米,蛋糕顶上的西瓜还贴心地削去了皮。亚洲象馆外人潮涌动,在整齐划一的“生日快乐歌”中,腼腆的莫莉在莫坡陪伴下出现在大众面前。

比起刚出生时,它已经长大不少,身高达1.5米,体重涨到150公斤。在众人的注视下,莫莉慢慢踱步到“蛋糕”前,享受起精心准备的美食,宛如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

亚洲象平均寿命六七十岁,幼象哺乳期可长达5年,性成熟期则往往在10-15岁到来。据此推算,莫莉是名副其实的“象宝宝”。然而在它两岁时,这份童年的平静却突然被打破了。

1岁半的莫莉

幼象远“嫁”

过完周岁生日一年,刚满2岁的莫莉,就要被送去河南沁阳了。

昆明动物园向大众解释,此举是为了调整血缘。“随着公园的发展,亚洲象数量的增加,血缘关系也越来越近,大家都知道人类是不提倡近亲结婚的,同理适用于亚洲象的繁殖。”

为了优化种族繁育,昆明动物园决定将莫莉送往沁阳市天鹅湖生态园。与此同时,一头雄象“九班”也将作为交换,从沁阳移居昆明。

从沁阳来到昆明的九班,从体型上可以判断出,它比莫莉年长得多。

2018年4月14日凌晨,九班顺利抵达新家。昆明动物园通过吊车将它吊入笼舍,隔离饲养观察,并对外表示,“这边九班顺利报到,那边咱们的莫莉却已经准备好了远嫁他乡。”

为了让莫莉抵达沁阳后能尽快适应离开母亲的生活,饲养员从它一岁半起就开始锻炼它的“独立能力”,包括不再哺乳母象的乳汁,进行拴脚链等一系列进笼训练。

九班抵达春城次日,尚处哺乳期的莫莉也肩负“亚洲象种群建设的特殊使命”,经吊车吊装,远赴千年古县沁阳。

拴脚链进行训练的莫莉

其实这并非昆明动物园第一次出于繁育目的交换亚洲象。

莫莉同父同母的姐姐“奥宝”就曾长途跋涉,“嫁”到石家庄。奥宝出生于2007年,是莫坡与雄象中波的第二个孩子。恰逢迎奥运年,便取名奥宝。

2014年5月,根据昆明动物园与石家庄动物园签订的动物互换协议,7岁的奥宝将被交换离开。当时石家庄动物园的大象馆已许久没有小象诞生,亟需一只亚洲象帮忙繁衍后代。

为了请来奥宝,石家庄动物园为昆明动物园送去价值100多万元的“聘礼”:包括长颈鹿、非洲狮、豺、老虎、北山羊、岩羊等在内的13种、共39只珍稀动物。

奥宝也不负所望。五年后,它就为石家庄动物园诞育了一头小亚洲象。

搬运装车过程中的奥宝,它即将离开家乡和妈妈。

作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亚洲象珍贵稀缺,如今我国大约只有300头。2016年,莫莉出生那年,昆明动物园饲养的亚洲象种群共计10头,名列国内城市动物园之最。

其实,昆明动物园早在1978年就开始饲养展出亚洲象,并曾多次支援省外城市亚洲象。1986-1994年间,昆明动物园共繁殖成活5头幼象,留下两头在园内驯化,其余三头分别送往北京、上海和济南的动物园。

大象作为园中“明星动物”,昆明动物园的logo也由大象组成。

昆明动物园的象公主莫莉远赴河南,失去了母亲莫坡的保护,也失去了昔日掌上明珠的光环。渐渐地,关于莫莉的消息越来越少。当它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已是一头疑似遭虐待的表演象。

拯救小象莫莉

2021年8月,有游客在焦作市森林动物园发现了莫莉的身影(注:沁阳为焦作下属县市)。在游客拍摄的视频里,五岁的莫莉头上胎毛未褪,正来回踱步,用象鼻卷着口琴吹奏。

随着越来越多有关莫莉的视频在网上涌现,网友们发现,莫莉还辗转于周口野生动物世界、沁阳市和生森林动物乐园(与沁阳市天鹅湖生态园为同一法人)等地进行动物表演。

莫莉的表演项目包括:吹口琴、双腿站立、倒立、转呼啦圈等。另外,游客只要花上几十块,就可以骑在莫莉身上拍照。站在一旁的饲养员,手持疑似象钩的尖锐物品,迫使大象听话。在一些视频截图中,莫莉身上有伤,很可能遭到虐待。

焦作市森林动物园回应,该园与沁阳市天鹅湖生态园(此前曾从昆明动物园引进莫莉)合作经营,自2018年10月起,从那里引入动物进行表演。

正在演出或戴着脚链的莫莉(网友拍摄)

根据网友视频截图,莫莉的饮食和生存环境也令人堪忧

去年8月舆论发酵后,昆明动物园曾向《云南政协报》确认,网友视频中的小象就是莫莉。

去年9月,河南电视台民生频道《大参考》栏目组来到焦作市森林动物园了解情况。记者发现,园方无法出示大象进出园的报备手续,对于大象离园后的去向,也称不知情。

更可疑的是,根据园方出示的合同,焦作市森林动物园与沁阳市天鹅湖生态园约定租赁表演的动物里,并不包括大象。

而在一则暗访视频中,园区内的饲养员向记者透露,园方对外将所有动物表演都宣称为“动物行为展示”,实则为了掩人耳目,以防动物保护协会声讨。

记者在焦作市森林动物园拍到的指示牌和铁链

后来,《大参考》记者找到了沁阳市天鹅湖生态园的法人史保东。史保东当场视频连线饲养员,向记者展示莫莉的情况。

三个月后,史保东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园内动物演出都是“正常的行为展示”。

然而种种举动并未平息众议。有网友质疑:为什么不让记者去现场看小象?莫莉到底在哪儿?吹口琴也能够算动物的自然行为吗?

还有网友发现,在《大参考》记者采访的同一时段,莫莉疑似已被转移到周口进行表演。

2021年国庆期间,关心莫莉的网友在周口野生动物世界拍到了它。

史保东在采访中的回应

然而史保东前后矛盾的说辞不止于此。

在凤凰网今年4月的报道中,史保东告诉记者,曾传言莫莉于此表演的沁阳市和生森林动物乐园,从2019年4月起就已经停止了动物表演。

但是在动物园官方公众号上,一条今年3月21日发布的推送赫然写道,园内提供狗狗表演、猴子表演以及金刚鹦鹉表演,欢迎买票来看。

沁阳市和生森林动物乐园内的告示(图源:凤凰网)

越来越多人都加入到了这场“拯救小象莫莉”的行动中来,有不少声音呼吁昆明动物园接回莫莉,让它重回母象身边。

昆明动物园回应称,目前两只亚洲象的所有权已经转移到了对方手中,因此他们无权干涉沁阳市天鹅湖生态园的行为,更无权接回莫莉。

表演中的莫莉

为了了解沁阳市天鹅湖生态园中的大象来源以及对外租借情况等,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简称“绿发会”)曾向国家林草部、住建部、焦作市森林动物园、沁阳市天鹅湖生态园、昆明动物园等相关单位申请了信息公开。

今年二月,除焦作和沁阳两处动物园保持沉默外,其他几处都作了回应。林草局答复称决定征求第三方意见,国家住建部表示信息不存在无法提供。而昆明动物园则回应,涉及商业秘密,不同意公开相关信息。

几方的模糊态度激怒了公众,“拯救小象莫莉”的呼声只增不减。迫于舆论压力,5月15日,河南省林业局发布公告称,莫莉将被送回昆明动物园。

莫莉被拯救,很大程度上是舆论推动的结果。然而对于被迫表演的动物来说,回家的莫莉犹如奇迹昙花一现,它们中的大多数都难以获得如莫莉一般的公众关注度,比如和莫莉同在焦作市森林动物园表演的亚洲象卡目里。

屡禁不止的动物表演

古往今来,大象是最常被用来进行表演的动物之一。因为大象拥有超过一般动物的记忆力,以及温和的性格。

作为高智商动物,大象除了善于学习,情感也更为强烈。它们群居生活,极度依赖同类之间的联系,保持着敬老爱幼的传统。此外,大象还拥有自我意识,会觉察自我的身心活动。

种种特点注定了大象较普通动物更为敏感,受到伤害时也更加痛苦。

除了莫莉,去年还有一群北迁的亚洲象也受到了关注。

昆明动物园的大象饲养员肖伍原曾说,“亚洲象是非常聪明的动物,在它们的成长过程中,需要不断驯化进步,以便能和人类更好地相处。”

每天他除了饲喂亚洲象外,还会根据小象的年龄阶段,安排不同“课程”。比如在小象三岁时,他会进行医疗行为训练,教小象一些简单动作,来配合健康检查。

在动物驯化过程中,有正强化和负强化两种训练方式,来建立动物的条件反射。前者以鼓励为主,后者则主要依靠惩罚。在多数虐待表演动物的案例中,都可以发现“负强化”训练方式的存在。

进行表演的大象

一个令人无力的事实是,目前尚无明确法律强制取缔动物表演。虽然早在2010年,国家就已经提出了“杜绝动物表演”的管理意见,但仍无法阻碍动物表演在全国遍地开花的脚步。

即便是如今“拒绝大象表演”的昆明动物园,一度也以大象表演为傲。

莫莉的妈妈莫坡生于1980年,来自瑞丽,1997年进入昆明动物园,精通各种表演。2004年,它和莫莉的爸爸中波生下了它们的第一个孩子,定名“昆琨”,取“昆明的珍宝”之意。

正在学习才艺的昆琨

昆琨从断奶期开始,就接受表演训练。有驯养师每天教它踢足球、打鼓、敬礼等节目。等到两岁半左右,昆琨还要学习站立、倒立等高难度绝技。“到时候,来看昆琨表演的游客就更有眼福啦,那时昆琨才是真正的大明星,”驯养师说。

去年10月,“莫莉被虐”传言发酵后两个月,莫莉的姐姐昆琨诞下了第一个孩子,孩子父亲正是当初与莫莉交换的雄象九班。

母象莫坡的后半生

在昆明动物园内,亚洲象的种群持续壮大着。一头头亚洲象的新生,犹如播下一颗颗种子。幼苗迎着适宜的土壤生长,开花结果,然后被移植到全国各地。

然而对于“英雄母亲”莫坡来说,后半生难免有些孤单,因为它的孩子们大多已不在近旁。

去年10月,莫莉的姐姐莫嘉被送往成都动物园。

它的第一个孩子莫果,在官方报道中难觅踪迹。有网友称,莫果为莫坡初到昆明时所生,后被送去南宁动物园,自此了无音信。

这个信息或许有一定可信度。据昆明动物园资料显示,从1998年起,该园就与南宁动物园合作,进行亚洲象血缘调换、配对繁殖工作,那正是莫坡来的第二年。

在第二胎昆琨之后,莫坡又相继生下奥宝、莫嘉和莫莉,它们后来分别被送去石家庄、成都和沁阳。

2020年,40岁高龄的莫坡又生下小象“欣愿”。然而就在两个月前,这只不满2岁的小象去世了。

2021年3月24日,欣愿第一次正式与游客见面。

据昆明动物园称,欣愿死于突发急性心肌炎。但是有象粉认为,欣愿很早就出现疑似病症,只是园方不加重视。直到欣愿去世前8小时,园方还让它在外场展出。

虽然莫坡诞育六女,但是来到昆明的第26个年头,这只母象身边只剩下了昆琨这一个孩子。

如今莫莉已经回到它身边了。5月16日深夜,莫莉安全抵达昆明动物园,重新踏上了这片阔别四年的土地。

2017年10月,莫坡带着一岁半的莫莉晒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