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总统 心里怕极了
资讯

韩国总统 心里怕极了

NO.2219-韩国秋后算账

2022年5月9日,韩国第12任总统文在寅正式结束了自己的五年任期。

当天上午,他在参拜过显忠院和孝昌公园后,发表了卸任演讲。次日,他还参加了新一任总统尹锡悦的就职典礼,随后便乘坐火车返回了自己位于庆尚南道梁山市的私宅,开始过起了他曾多次提起的“希望被人遗忘的退休生活”。

话当然是往好了说,但能否如愿

已经不是他一个人能说了算的了

(图:twitter @moonriver365)▼

据韩媒报道,文在寅退休后将领到每年1.669亿韩元(约合88.3万元人民币)的养老金。再考虑到他的安全,也将得到青瓦台65名警卫人员的重重保护,这样的生活不可谓不惬意。

难道说,中文互联网上流传多年的“青瓦台魔咒”,将要在文在寅这一代终结吗?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来青瓦台,指定没你好果子吃嗷!▼

退休携麻烦,共同前来

卸任后的文在寅返回家中,开始过起了遛狗、看书、浇树的悠闲日子,但作为“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之一,韩国总统这一职位带来的麻烦,已经光明正大地找上了他。

2022年5月10日,也就是文在寅卸任的第一天,韩国大田市就有2600多名反对上届政府“去核电”政策的市民联名上书,向当地检察院举报前总统“滥用职权”。

比这些市民更希望文在寅进去包吃住的

是韩国前任总统朴槿惠的支持者

(抓文放朴,图:shutterstock)▼

文在寅在竞选总统期间,在自己的竞选纲领中明确提出了“去核电”的口号,并在当选后关停了两座国内的老旧核电站,并中断新核电站的建设,这一举措在韩国国内引发了非常大的争议。

支持者认为,韩国国内有大量的“古董级”核电站运行:如位于釜山市的古里核电站,其四个反应堆均在1980年前后投入运营;位于全罗南道的韩光核电站,一二号反应堆分别于1986年和1987年投入运营;位于庆尚北道的韩蔚核电站,一二号反应堆也同样建造于1990年之前。

这些“爷爷辈”的反应堆都运行了30年以上(少数甚至超过40年),存在不少安全隐患,因此应当立即关停,转而向世界主流靠拢,加大对太阳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的补贴力度。

这些核电站,基本上都是80后(图:IAEA)▼

反对者则认为,在核电为本国提供的电力常年占发电总量四分之一以上的情况下,执行“去核电政策”必然会让电价上涨,从而增加民众的生活负担。

况且,目前韩国核能发电水平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还经常出海承包其他国家的核电站建设项目,文在寅政府的去核化目标将阻碍韩国核电技术的进步。

这次由2600多人联名签署的举报信,正是针对文在寅的“去核电”政策的。信中表示,文为了尽快兑现竞选纲领中的承诺,在没有修改相关法律法规的情况下,强行关闭了位于庆尚北道庆州市的月城发电站一号机组,明显属于滥用职权的行为。

此举引起的连锁反应使一批核电中小企业倒闭,韩国电力公社股价下跌,给民众的生活带来了很大不便,因此希望司法机构能够立案调查。

这不是文在寅任内第一次关核电站机组了

2017年,他就关掉了古里核电站1号反应堆

(古里1号永久性关闭仪式)▼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封举报信还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大田市地方检察机关尚没有做出调查的决定。

但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件事的走向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现任总统尹锡悦的态度。如果尹锡悦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么文在寅就能继续安度晚年,而一旦尹锡悦准备以此为突破口进行全面的清算,那么很难说文在寅不会步李明博、朴槿惠的后尘。

从这位置下来后,能有好下场的人不多

(图:shutterstock)▼

最受欢迎的总统,功过各半的五年

如果说文在寅不受欢迎,那么韩国盖洛普的民调显示,文在卸任时的支持率仍高达44%,这一数据远超历史上的历任总统(卢武铉27% 、李明博 23% 、朴槿惠4%)。哪怕是他任期内支持率最低的时候,这一数据也没有低于过30%。

既然那么受欢迎,为什么他所在的共同民主党没能守住下一任的总统宝座(韩国总统一届5年,不得连任),反倒以微弱劣势输给了尹锡悦领导的国民力量党呢?

对共同民主党来说,这是惜败

对国民力量党来说,这叫险胜

(图:壹图网)▼

老实说,文在寅执政的这五年,整体呈现一种忽好忽坏的状态。2017年,靠着在烛光革命中的出色表现,文在寅成功上位。

2018年,为了推动朝韩两国的友好合作,文在寅决定由韩国包揽朝鲜来韩参加平昌冬奥会的费用。随后不久,文在寅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签订了《板门店宣言》。九月,文在寅还亲自访问平壤,成为了历史上第三位访问朝鲜的韩国领导人。

为了促成这台三人戏,文在寅出力不小

由此收获的个人政治声望,也实在不少

(图:Trump White House Archived)▼

靠着一连串缓和朝韩关系的行动,文在寅收获了大量民众的支持,其所在的共同民主党也在当年的地方大选中大获全胜。

但在2019年发生的“曹国事件”,极大地影响了韩国政局走向,不仅沉重地打击了文在寅政府的声望,还让尹锡悦最终完成了从检察官到总统的“鲤鱼跃龙门”式飞升。

韩国检察官想仕途青云,必须办大案要案

尹锡悦牢牢抓住了机会,攀上了权力顶峰

(图:Flickr)▼

简单来说,曹国事件的起因是为了最大幅度的削弱韩国检察机关的权力,文在寅推动了一项司法改革。

这项改革意在增强警方权利,剥夺韩国检察机关对警方侦查活动的指挥权,让检察机关从警务机关的上级变成平级。同时设立了独立于检察机关的“高级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此后所有涉及到官员的贪腐案件都将由这个调查处负责。

文在寅赋予警察机关更多的权力,不为别的

就是为了制衡权力过大的韩国检察机关系统

(图:twitter @moonriver365)▼

当时,尹锡悦是文在寅为了侦办李明博案和朴槿惠案特别提拔上来的新检察总长,在给两人最终定罪的过程中出了大力。

结果,案子刚一办完文在寅就要限制自己的权力,大感自己被卸磨杀驴的尹锡悦极度愤怒。于是,他和颇受文在寅信任的法务部长曹国之间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光看面相,就觉得尹锡悦这个人深不可测

据韩国媒体报道,有相面师说尹是“鳄鱼相

(图:Flickr)▼

不久之后,一直以“清廉”和“致力反腐”自我标榜的曹国,其妻子被曝出为了让女儿进入韩国最顶尖的大学之一——高丽大学学习,伪造了一系列假的实习材料,还违规申领了专门给贫困生颁发的奖学金。

事情爆出后,曹国立刻身败名裂,不得不宣布辞职。这让秉持“用人不疑”理念,坚持提拔曹国的文在寅非常狼狈。

曹国东窗事发后,引发韩国朝野剧烈震动

文在寅的支持者和反对者轮番游行,对立严重

(图:twitter @koreasreport)▼

不久后,文在寅又任命了一位新的的法务部长秋美爱,和尹锡悦再度展开较量。最终结果是两人“同归于尽”,双双辞职,但司法改革得以保留了下来。深感不满的尹锡悦之后便加入了在野的自由韩国党(后改名为国民力量党),方才有了这桩“莫欺少年穷”的戏码。

投小尹一票,即送120小时福报

(图:shutterstock)▼

2020年初,韩国爆发新冠疫情,文在寅政府由于抗疫得力,支持率节节攀升。他所在的共同民主党也于当年的国会选举中取得压倒性胜利,成为绝对多数党。这一年的国会选举一直被外界视为2022年韩国总统大选的风向标,但情况看似大好,麻烦也随之而来。

韩国国会门前的獬豸,提醒为政者要公正严明

(图:shutterstock)▼

先是不久之后,釜山市长吴巨敦宣布自己和某人面谈时有“不必要”的身体接触,宣布引咎辞职,随后是首尔市长朴元淳被女秘书指控长期性骚扰,不久后自杀身亡。

不妙的是,两人都是共同民主党的成员。再结合此前的曹国事件,难免会让人觉得自诩“民主进步”、“性别平权”的左翼也不过如此。

所在政党出了大丑闻,文在寅不免被批判一番

(文滚蛋!图:shutterstock)▼

更要命的是,2020年韩国房价飞涨,总体价格比2019年上涨8.35%。这时媒体曝出,有相当多知道内情的执政党成员和政府工作人员提前购买要被开发的地皮,并在政府宣布开发后转手,借此大挣差价……

政府公职人员带头炒地皮,消息一出立马引燃了韩国民众的怒火。结果就是在2021年的釜山首尔市长补选中,执政党惨败,这也多少影响到了2022年的选情。

今年韩国大选结果如何,现在大家也看到了

尹锡悦笑到了最后(图:president.go.kr)▼

如果一定要给文在寅这五年的执政成果做个结论的话,那么“功过各半”或许是个比较恰当的描述。

文在寅,会被清算吗?

尽管文在寅的退休金堪称丰厚,但稍显讽刺的是,他也是韩国目前惟一一个能领取退休金的前总统。

卢武铉及之前的历任总统都已经不在人世。李明博因贪污受贿被文在寅亲手送进监狱,判了17年,现在还在监狱和医院两头反复横跳。

朝为一国大统领,暮为牢房阶下囚

身份地位的两极逆转,在韩国上演

(图:Cheong Wa Dae)▼

朴槿惠则因闺蜜干政和受贿,被文在寅牵头参加的“烛光革命”推翻,在班房里蹲了五年多,到了2021年的最后一天才被文在寅特赦,整个人的健康状况已经不太理想了。

毫不夸张地说,自我标榜为进步派政治家的文在寅,就是踩在保守派的李明博、朴槿惠身上竞选成功的。而自进入新千年后,韩国政局也一直呈现这样拧巴的状态,即保守派和进步派交替执政。但无论谁上台,都必然要对前任进行全面的清算,不把对手送进监狱不罢休。

党争,是朝鲜半岛政治的传统项目之一

在朝鲜王朝时期,斗争倾轧已是政坛常态▼

如果将目光再放得稍远一点,像朴正熙全斗焕卢泰愚这样的前领导人,在韩国的历史评价同样存在争议。进步派认为他们都是不折不扣的军事独裁者,暴力镇压民众,压制了国内民主的呼声,还制造过“光州事件”这样的反人道惨案。

而在保守派眼里,朴正熙是一手缔造过汉江奇迹,让韩国经济高速腾飞的能人。而全、卢二人则将韩国的经济从70年代末的衰退中拉了回来,还彻底终结了长达几十年的军政府体制,还政于民。

这仨是能人还是虫豸,韩国人各有看法▼

由于对历史上的这些领导者缺乏一个各方公认的评价,韩国国内的进步派势力和保守派势力各有着一批死忠拥趸,在全力支持己方领导者的同时,还会将对方的候选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希望以“革除积弊”为理由,全面否定上一任总统的政策,并对上届政权的核心人物进行全面清算

但问题是,政府换了一届又一届,总统上了一个又一个,为何总是需要下一任候选人誓言要革除的“积弊”呢?这就成了一个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

从就职这一刻起,恐怕就得考虑后路了?

(尹锡悦就职典礼,图:Flickr)▼

话说回来,文在寅目前的确存在被尹锡悦政府全面清算的可能性,但通过之前提到的司法改革,目前韩国检察机关已无法侦办涉公职者、选举、军工项目、重大事故的案件。等到2023年年末重大犯罪侦查厅成立后,检察机关将只保留起诉权。

这也意味着,如果尹锡悦真的想要清算文在寅,相关流程也会复杂很多。而像调查前几任总统那样,一个检察官主导整个流程的情况将不复存在。

文在寅推动司法改革,平衡权力的同时

似乎也是在为自己预留一条体面的退路

(图:twitter @moonriver365)▼

另外,考虑到目前韩国国会仍被共同民主党所控制,尹锡悦若要提出对文在寅不利的议案几乎不可能通过。而下一次韩国国会改选将于2024年举行,相信至少文在寅还是可以过两年安生日子的。

但不管怎样,随着尹锡悦将总统府由青瓦台搬至首尔龙山区的前国防部大楼,以后再出现下任清算前任的情况,就该换个名字了。

青瓦台魔咒,当休矣。

咱就是说,那里风水也太西巴差了!

搬新家对大家都好,你懂我意思吧?

(图:Jung Yeon-J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