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大参考|普京身边的俄精英怎么看北约北扩?北约前高官透露

凤凰大参考|普京身边的俄精英怎么看北约北扩?北约前高官透露

编者按:近来,北欧国家瑞典、芬兰相继出现摆脱中立、加入北约的动向。本次北约向北扩张,会如何改变欧洲的安全环境?是否存在刺激俄罗斯、激化紧张局势的风险?日本《朝日新闻》近期采访了前北约副助理秘书长、现欧洲之友(一家位于布鲁塞尔的欧洲知名智库)高级研究员的杰米·谢伊(68岁),并于5月16日公布了访谈内容。凤凰网《凤凰大参考》节译编发,以飨读者。

▎ 杰米 · 谢伊是英国人, 1999 年北约轰炸南联盟期间任北约新闻发言人,受到世界舆论关注

记者:北约此次向北欧扩张,意味着什么?

杰米·谢伊: 200多年来,瑞典一直同战争保持着距离。芬兰也在二战后,避免了参与军事对抗。北约本次北扩,对于瑞典芬兰而言是历史性的转变,对于北约而言也是重大事件。欧洲主要国家团结起来了。俄罗斯总统普京为了阻止北约东扩发动了对乌克兰的战争,结果却事与愿违,北约非但没有远离俄罗斯,反倒进一步向俄罗斯推进。

▎ 2022 年1月24日,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看着芬兰外交部长哈维斯托(左)和瑞典外交部长林德(右),在布鲁塞尔北约总部会晤后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碰拳。 图: John Thys摄/AFP

记者:您之前想到过瑞典和芬兰会加入北约吗?

杰米·谢伊:这两个国家与北约之间的整合,近些年其实一直都在进行。我在北约工作时,每次北约会议都会邀请瑞典和芬兰参加,这两个国家同时也参加了北约在阿富汗和巴尔干半岛的军事行动。瑞典甚至参与了北约在利比亚的空中作战行动,要知道很多北约成员国都没有参加。两国军队与北约军队之间的联合行动、信息共享能力已经达到了很高水平。瑞典引入了美国的“爱国者”防空导弹系统,芬兰也正在购买美国的F-35战斗机。

但是,两国的安全保障战略其实非常复杂。一方面保持中立,另一方面与北约进行配合,也加入了欧盟,推进与其他国家之间的双边关系,纳入英国构筑了北欧地区的国际军事合作等等,搭建了规模较小但组合多样的各类安全保障体系,这些小型的安全保障机制累积起来,对于保障两国自身安全来说已经差不多了,谋求加入北约这样庞大的安全保障体系,以前并没有太大的必要。

俄罗斯在2008年对格鲁吉亚采取军事行动,2014年占领克里米亚。这让我一度觉得,或早或晚,这两个国家都会加入北约,至于什么时候加入,并没有清晰的答案。两国做出这样的决断,需要地缘政治方面出现一个大的冲击。今年2月24日开始的俄乌战争,就成为了这样一种导火索。

记者: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后,欧美国家一直在尝试与俄罗斯进行谈判,这种想法在2月的俄乌战争爆发后是否有所改变?有观点说与俄罗斯之间的谈判已不再具备可行性。

杰米·谢伊:北约长期以来的对俄政策可以这样概括,合作(Cooperation),竞争(Competition), 然后在必要的时候对抗(Confrontation),也被称之为“3C”政策。目前,与俄罗斯进行合作已不可能,局面很遗憾地发展为对抗。如果俄罗斯出现政权更迭,或许能让对话与合作重新变得可能。谈判可行的前提,是普京能够做出符合实际的判断,但我不认为北约内部现在有任何人,觉得普京可以做出这种判断。

记者:经过北约的扩张,欧洲会变得更加安全吗?

杰米·谢伊:坦率地讲,近年加入北约的黑山和北马其顿等国,军事实力较弱,同时作为历史相对较短的国家,也有其脆弱的一面。与这些国家相比,瑞典在飞机制造领域有萨博,芬兰在网络战领域有诺基亚。冷战结束后,北约长期认为没有必要对边境线进行防卫,芬兰的策略则有所不同。芬兰与俄罗斯之间拥有1300公里长的边境线,守卫边境一直是芬兰国防的重点。本次俄乌战争,再次凸显了传统防御力量的必要性,而芬兰刚好拥有这种力量,制度层面,芬兰也拥有北约成员国不具备的征兵制(义务兵)。

现在的焦点是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的防御问题。如果芬兰、瑞典加入北约,波罗的海将成为 “北约”海。原本与北约主要国家相距较远的波罗的海三国,其防卫将变得更加容易。与新晋加盟的北约成员国相比,两国带给北约的装备和兵力增量,要超出北约能够为两国提供的。北约与瑞典、芬兰之间是双赢关系。

▎2021年10月,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与芬兰总理马林会面。图:Laura Kotila摄/芬兰政府

记者:两国加盟北约是否存在障碍?

杰米·谢伊:我在拜访北约的时候跟很多外交官聊过,没有发现障碍。无论是政治方面的协作,还是军队之间的联合行动、信息共享,还是共同的价值观,两国和北约之间都没有障碍。这两个国家政治上的稳定性也都没有问题。我相信两国应该会在很短的时间内顺利加入北约。

记者:北约扩张是否存在刺激俄罗斯的风险?

杰米·谢伊:毫无疑问,俄方的情绪会比较激动。但是,我认为俄罗斯目前缺乏对瑞典、芬兰进行威胁或者攻击的能力。如果俄罗斯真想这么做,它需要动员大量的军队,这种政策不会受到民众的欢迎,相信普京自己也明白。而且,俄军在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正陷入苦战。当前状态下,对俄罗斯而言,这不是一个与所有北约成员国为敌、另外开辟战线的合适时机。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最近访问了瑞典和芬兰,给予了两国安全方面的保障。其他的北约成员国应该也会采取类似行动。谁都无法确定普京本人的想法,俄罗斯对两国进行报复不是绝对不可能,但这种举动显然缺少合理性。当然,我觉得俄罗斯发动网络攻击或者侵犯两国领空还是有可能的,这些实际上也正在发生。

记者:芬兰与俄罗斯之间的边境线如此之长,防御是否会非常困难?

杰米·谢伊:目前,俄罗斯在北方的活动日益活跃,他们开始重新利用一些苏联时代的基地,增加部队配置等等。随着全球气候进一步变暖,俄国人在北冰洋的航行应该也会增加。芬兰和瑞典的加盟,使得北约能够更好地监视俄罗斯的行动。北约今后应当采取怎样的战略,有必要重新进行思考,这也是6月份北约马德里峰会的重要议题。从北冰洋到地中海,北约不可能每隔一定距离配置一定数量的军队。理想的兵力布势,应该能够实现快速反应,保证高机动力,同时能够体现对未来潜在冲突的预判。

▎2020年,俄罗斯北方舰队监控北约海军打击群在巴伦支海的行动,该海域直接与俄罗斯接壤。图:Caspian News

记者:美国对于北约扩张会抱有怎样的态度?

杰米·谢伊:我觉得美国会非常欢迎北约扩张。现在已经几乎听不到关于欧盟“战略性自立”的讨论了,今后的讨论会集中于如何强化北约。防御问题目前在北约内部的重视程度是前所未有的,这应该是美国人喜欢看到的。不需要美国投送兵力,不需要花费美国的国防预算,(通过瑞典和芬兰加盟北约的方式)欧洲对自身的防御能力进行了强化,美国民众对此应该也会非常欢迎。

记者:中长期看,未来北约将与俄罗斯构筑怎样的关系?

杰米·谢伊:北约扩张显然不会改善北约与俄罗斯的关系。事实上北约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已经足够差了。普京身边的情报机构官员、寡头,以及俄军的高级将领应该会想:“等等,我们现在到底在往哪走?为什么我们损失了大量的兵力和装备,结果却让与俄罗斯为敌的北约变得空前团结,变得更加强大?”俄罗斯的领导层不会公开谈论这些事情,但毫无疑问,怀疑会越来越多。

▎5月9日,普京出席俄罗斯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7周年红场阅兵仪式。图:Mikhail Metzel/Sputnik/KremlinPool摄/美联社

记者:普京没有在5月9日的卫国战争胜利纪念日上对乌克兰宣战,这是因为俄罗斯做不到吗?

杰米·谢伊:这个问题谁也不清楚,但如果事态不再是普京所谓的“特别军事行动”,而变成正式宣告的战争,筹措战争经费和物资,会迫使俄罗斯国民做出超过目前水平的经济牺牲,有可能导致政府支持率的下降。而且,如果行动目标不再是“保护生活在乌克兰的俄语人群”,而是正式开战的话,保证中国对俄罗斯的支持也会变得更加困难。

(编者注:4月28日中国外交部记者会,针对法新社记者提问称英国外交部长特拉斯批评中方尚未谴责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汪文斌回应说:“至于中方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我们的立场是一贯和明确的。我们向来根据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独立自主地作出判断。”

汪文斌还表示:“特拉斯女士还提到北约。冷战早已结束,北约作为冷战产物和全球最大军事联盟,理应审时度势,作出必要调整。然而北约却长期固守旧的安全观念,搞阵营对抗,沦为个别国家谋求霸权的工具。北约口口声声称自己是“防御性组织”,实际上却在不断制造对抗、制造事端。北约要求别国遵守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却肆意对主权国家发动战争,狂轰滥炸,导致无辜平民丧生和流离失所。北约明明是北大西洋的军事组织,近年来却跑到亚太地区耀武扬威、挑动矛盾。北约东扩对欧洲和平稳定和长治久安的影响值得反思。北约已经搞乱了欧洲,难道还要搞乱亚太,搞乱全世界吗?”)

此外,如果宣战,只有占领敌人的土地才能称之为胜利。目前来看,俄罗斯可能也只是在乌克兰东南部的马里乌波尔等地取得了有限的胜利。总的来说,在军队作战能力逐步下降的过程中,贸然提高军事目标,在政治上无疑是“自杀“,是极为不合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