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批评美国两党像“两杯粪便”,他到底有啥野心?

马斯克批评美国两党像“两杯粪便”,他到底有啥野心?

马斯克批评美国两党像“两杯粪便”,他到底有啥野心?

文/凤凰大参考 刘欣然

马斯克批评美国两党像“两杯粪便”,他到底有啥野心?

核心提要:

1. 全球首富马斯克今天宣布不再支持民主党,改投共和党。但共和党人也不要高兴太早。从过去马斯克与政客的互动看,其立场不断摇摆:他曾排队6小时只为和奥巴马握手、也曾加入特朗普的顾问委员会、还对民主党出身的拜登冷嘲热讽。他给出的政治献金都是两党均分,态度“非常端水”。事实上,他上月还表示美国的两党政治就像“两杯粪便”,要选“含量少的”那一个。

2. 马斯克还表示,中国经济未来可能是美国的2-3倍,美国应停止内斗应对中国。这也呼应了他收购推特以来的各种表态,和他想要“超越两党之争”的态度一致。毕竟作为经历过种族隔离的南非移民,他的思维和两党政争的模式并不匹配。他多次提到的解禁特朗普推特的表态,也体现了他要“言论自由”不要身份政治的立场。

3. 马斯克真的能改造推特、重塑美国民主?很多富豪收购媒体多少都带有类似评论。但推特作为新型平台的影响力可能更大,而且马斯克是个“风评两极分化”的人:在拥趸眼中,马斯克是当之无愧的硅谷钢铁侠;而在厌恶者心中,马斯克和一个为所欲为的流氓也没什么区别,他对不同意见的人发起的羞辱、对自己员工的恶劣待遇,都足够成为厌恶他的理由,进而成为对这起收购案的担忧——一个连员工都不能好好对待的人,怎么可能成为美式民主的救世主呢?

4月26日,马斯克再登《时代》杂志封面。自从他出人意料地宣布收购推特以来,其收购进展、政治立场都成为了全美密切关注的对象。

4月26日,马斯克再登《时代》杂志封面。自从他出人意料地宣布收购推特以来,其收购进展、政治立场都成为了全美密切关注的对象。

马斯克批评美国两党像“两杯粪便”,他到底有啥野心?

右派追捧的马斯克,之前和两党关系如何?

自从马斯克宣布收购推特以来,有关的新闻几乎每天都在更新,让所有关心这件事的人不断地从中揣测这位首富的态度。最近,马斯克又有了吸引国人眼球的动作:在采访里,马斯克表示,中国的经济规模总有一天会达到美国的两三倍,在中国的经济增速面前,美国应该赶紧停止内斗。在他因为收购案饱受共和党人追捧之时,马斯克的如此表态,显得和共和党人们的预期不太一致。

提起收购案,其最新进展还停留在马斯克宣布暂缓收购的状态上,当时特斯拉的股票应声而涨:市场用最诚实的反应证明,至少投资者们对这起收购案缺乏信心。有分析指出,马斯克此举是为了在瞬息万变的市场反应中,找个由头摆脱这个烫手山芋,毕竟在他宣布收购推特以来,特斯拉的股票已经贬值了近30%。而在提到这起价值440亿美元的收购案时,马斯克一直这样解释其缘由:他收购不是为了牟利,而是为了修复言论自由。

他不断地重复这个故事,确实引起了为数不少的保守派人士为之欢呼。众多右派坚持认为自己受到了推特的过度审查,这个全美最大的社交媒体平台是偏向政敌的,而自他公开表示要收购推特以后,保守派人士的粉丝迎来了不断的上涨、民主党人的粉丝则出现了外流,前者以福克斯新闻主持人塔克·卡尔森为代表,后者的影响则甚至波及到了奥巴马和希拉里。在他宣布将解禁被封禁的特朗普账号,又发推表示原本投给民主党的选票将转投给共和党之后,保守派与马斯克之间的关系达到了顶峰。

日前,马斯克表示, 如果自己成功收购推特,将撤销对特朗普账户的封禁。 马斯克认为,对用户采取永久封禁的手段并不合理。 图源: NPR

日前,马斯克表示, 如果自己成功收购推特,将撤销对特朗普账户的封禁。 马斯克认为,对用户采取永久封禁的手段并不合理。 图源: NPR

不过,在马斯克给收购案摁下了暂停键的此时此刻,是时候也停下来思考一下了:马斯克和左派玩不下去了,等同于马斯克认同右派的政治观点吗?

随着近年来马斯克和民主党人之间的摩擦升级,他似乎越来越多地被看作右派。然而,即使是马斯克最新出炉的、态度鲜明的发言,也是在说“因为民主党不再是我过去投票的那个好党派,而变得越来越割裂美国、宣扬仇恨了”,所以他才要转投给共和党——这似乎不能和“马斯克支持共和党”划上等号,而更像是马斯克一贯表露的“两害相较取其轻”的逻辑。当年马斯克在特朗普的顾问委员会只坚持了不到半年,就在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以后愤然辞职;反倒是来自民主党的奥巴马,常常获得他不加粉饰的支持,马斯克公开表示过,自己曾经排队6小时,只为了和这位总统握手。当特朗普卸任以后,马斯克又和新近入主白宫的拜登之间水火不容,他对拜登的冷嘲热讽已经成为美国民众见怪不怪的一道风景。在以前的推文里,马斯克把拜登叫做“碰巧长了人形的湿袜子玩偶”,而就在最近的采访里,马斯克说拜登也就会读提词器,拜登政府也没做到什么。

马斯克对总统们的喜好不断摇摆,而有一个视角可以作为对解读他心态的参考:钱,或者说利益。这位全球首富最著名的资产特斯拉以清洁能源著称,而奥巴马政府财政支出的一大走向就是扶持特斯拉这样的创新企业,在奥巴马亲自参观过以后,2010年,马斯克获得了联邦政府4.65亿美元的低息贷款。与之相反,2017年,特朗普政府干脆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马斯克随即表示退出总统顾问委员会,“气候变化是真实在发生的,退出巴黎协定对美国、对世界都没有好处”。有分析认为,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会影响特斯拉获得的政府补贴,此举对美国国际地位的影响也会让巨头们更难把商品推向全世界。而等到拜登入主白宫以后,拜登致力于吸引工会选票,而马斯克拒绝在特斯拉建立工会,两个人之间唯一形成的默契便是对彼此的厌恶——拜登政府的政策更多地偏向于建立了工会的企业,在各种发言和活动中,拜登几乎对特斯拉视而不见,而和通用、福特交往甚密,马斯克对此的抱怨和嘲讽从未停息。

2010年,奥巴马曾参观 SpaceX ,后为马斯克提供 4.65 亿美元的贷款。 图源: Washington Post

2010年,奥巴马曾参观 SpaceX ,后为马斯克提供 4.65 亿美元的贷款。 图源: Washington Post

凭借着旗下资产,和政治家们打交道时,马斯克在很多时候能够得到礼遇:譬如,时任加州州长施瓦辛格曾经给自己买了一辆特斯拉的电动跑车,提供税收减免、购车优惠等等多项扶持政策,以全力挽留特斯拉在加州的工厂;德国经济能源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向马斯克承诺,当地政府会尽最大努力帮助特斯拉尽快投入生产,而德国总理朔尔茨亲自参加了该工厂的揭幕仪式;当特斯拉在上海建厂时,中方高层也曾经会见马斯克,在马斯克的陪同下参观了几款不同型号的特斯拉电动车。而所有这些互动,也都更多地局限在商业合作的范畴内,对解读马斯克个人的态度意义不大。

2008 年,施瓦辛格在加州的特斯拉工厂检查一辆特斯拉跑车。 为留住特斯拉,污染严重、推行减排政策的加州政府当时做出了不少努力。 这位演员州长和马斯克之间的关系 ,被描述为“终结者和真的能造出终结者的人”。 图源: NBC

2008 年,施瓦辛格在加州的特斯拉工厂检查一辆特斯拉跑车。 为留住特斯拉,污染严重、推行减排政策的加州政府当时做出了不少努力。 这位演员州长和马斯克之间的关系 ,被描述为“终结者和真的能造出终结者的人”。 图源: NBC

从马斯克过去和政府官员的互动里,人们似乎很难看出马斯克在政治立场上有什么确凿的倾向: 根据Open Secrets的统计,自2002年以来马斯克共有120万美金的政治捐款,而这些钱几乎被均分给了民主党与共和党。 看起来,这位首富更喜欢在两党问题上“端水”。

马斯克批评美国两党像“两杯粪便”,他到底有啥野心?

左右派都没读懂的马斯克,到底是什么立场?

马斯克的立场摇摆,却偏偏要搞个“收购推特”的大新闻,让全美都不得不开始关心这位首富真正的政治倾向——如果他的确有倾向的话。

再次将马斯克选为封面人物的《时代》杂志,在专访的开篇便给出了一句断言:在解读马斯克这件事情上,左派和右派都没怎么搞懂他。

在《时代》的专访里,马斯克嘲笑了两党政治:“我们有民主?我想,我们是有一种民主,……我们有两个杯子,里面都装了粪便,我们可以从中选粪便少点的那个。”

“所以,我不一定同意任何一方的所作所为。”

从这个角度来看,马斯克种种摇摆、变化的言行举止,也就没那么奇怪了:“他反对联邦补贴,但他的公司享有来自联邦和各州政府的数十亿补贴及其他优惠政策;他拥有一家电动汽车公司,但最近呼吁增加国内的石油和天然气产量,还和环保主义者起了冲突,这对他的生意也没什么帮助;他是第一修正案的坚定支持者,但总对批评过度反应,而且曾经试图强迫一位记者在针对他的诽谤案里作证。”《纽约时报》总结说,马斯克的思维方式不是意识形态化的,而是务实的。当然,这句话也可以有个“高情商”的版本,比如《时代》就抱着赞扬来解读马斯克,认为他“已经超越了左右派别之争,尝试以崭新的视角解读问题”。

美国政治评论家安·库尔特的看法,某种意义上可以代表马斯克留给公众的印象。在她心里,马斯克在绝大部分时候是“非政治的”,其所作所为是为了“自我推销”。马斯克的许多做法,也许是天才的临时兴起、也许是商人的步步为营、又也许是一个移民对美国社会的真实看法。

而马斯克自己的解释是,他宁愿置身于政治之外,即使是政治捐款也不能代表他本人的立场,他只不过把政治献金当成在美国做生意的一点成本。就在前几天,马斯克还再次发声夸赞中国,表示在中国经济腾飞的威胁面前,“美国应该停止内讧”。来自南非的马斯克,在2002年才成为美国公民,这也许就是他没办法被框进美国这个“左右”政治体系的原因。

在宣布收购以后, 马斯克在推特发布了这张图片,暗示自己的政治立场。 代表“自己”的小人在多年以前还处在中间偏左的位置,但因为左派人士一路狂奔向左,小人反倒看起来偏右了。

在宣布收购以后, 马斯克在推特发布了这张图片,暗示自己的政治立场。 代表“自己”的小人在多年以前还处在中间偏左的位置,但因为左派人士一路狂奔向左,小人反倒看起来偏右了。

那么,“超越了左右之争”的马斯克,能够如他所言,通过收购推特来挽救言论自由乃至于美式民主吗?或者说,马斯克在收购了推特以后,到底准备怎么整改推特?

从马斯克的发言中,最能确定的改变是,他将会大刀阔斧地对付推特上的垃圾信息和机器人。在日前宣布暂停收购时,马斯克给出的理由也是要花些时间核实推特用户中垃圾账号、假账号的占比。

同时,最吸引人眼球的改变是,马斯克宣布要解禁特朗普的账号,这一发言让舆论界热闹了两天。早在2017年,就有点评说,单单是把马斯克和特朗普摆到一起看着就很奇怪:一个是来自南非的科技巨头,主要业务是卖电动汽车和太阳能电池板;一个是痴迷电视的政客,一再把气候变化描绘成骗局和谎言。在2022年,更奇怪的景象出现了:特朗普说就算马斯克买了推特他也不会回来,而马斯克宣布他将要解禁特朗普的推特账号。在气候问题上分道扬镳的两个人,又在言论自由问题上短暂地交汇了一个回合,最后以一个让人有点莫名其妙的结果告终。

仅仅这些改变,和马斯克描绘出的宏伟蓝图看起来差别甚远。

在推特发展之初,人们对推特的想象也是一幅理想主义的愿景,推特被期待成为一个古希腊式的城市广场。 马斯克坚持声称,他购买推特是因为看到了言论自由作为民主社会基石的作用,要让推特承担起这样的作用。 图源: the Economic Times

在推特发展之初,人们对推特的想象也是一幅理想主义的愿景,推特被期待成为一个古希腊式的城市广场。 马斯克坚持声称,他购买推特是因为看到了言论自由作为民主社会基石的作用,要让推特承担起这样的作用。 图源: the Economic Times

纽约大学社交媒体与政治中心联合主任约书亚·塔克 (Joshua Tucker)点评道,马斯克自己可能也不太清楚自己想干什么:“马斯克正在发现许多不同平台上的数千人几十年来一直在努力解决的所有问题……已经可以看到马斯克开始胡言乱语了。一开始他说,‘这将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平台’,之后他说‘也许推文会被隐藏’,再之后他说‘也许推文会被删除’,最近他开始说‘也许人们会暂时被封号’。”

在采访中,马斯克这样解释他挂在嘴边的言论自由:“你不喜欢的人可以说你不喜欢的话吗?如果可以,那我们就拥有言论自由。”美媒辛辣地点评道:马斯克对言论自由的理解,甚至说不上是一个完整的定义,作为TED演讲都不合格,更不用说作为一场“足够买下土库曼斯坦国内生产总值”的收购的合理理由。

看起来,尽管马斯克对推特、脸书等社交媒体的不满由来已久,且已经画好了一张未来“make twitter great again”的大饼,他还没来得及真正想好要怎么动手实操,至少也没胸有成竹到对外宣布。

马斯克发起了一起所有人意料之外的、价值440亿美元的收购案,但似乎他自己还没想好这笔钱到底能买来什么。

马斯克批评美国两党像“两杯粪便”,他到底有啥野心?

硅谷钢铁侠,能拯救美式民主吗?

作为参考,其实,亿万富翁购买媒体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曾有中国网友评论说,“贝索斯买了《华盛顿邮报》,那马斯克肯定也得买点什么。”这个句式可以牵扯出一张很长的清单:Salesforce的CEO马克·贝尼奥夫花1.8亿美元收购了《时代》杂志,苹果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的妻子劳伦·乔布斯买到了《大西洋月刊》的多数股权,意大利的富翁家族花2.8亿英镑把自己在《经济学人》的股份增加到了43%,投资人约翰·亨利花7000万美元买下了《波士顿环球报》……

2013 年,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花费 2.5 亿美元买下了《华盛顿邮报》。 在声明中,贝索斯表示自己理解这份报纸在华盛顿以及美国扮演的角色,对读者的责任仍然将是报纸的核心。 图源: CNN

2013 年,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花费 2.5 亿美元买下了《华盛顿邮报》。 在声明中,贝索斯表示自己理解这份报纸在华盛顿以及美国扮演的角色,对读者的责任仍然将是报纸的核心。 图源: CNN

富豪们在一掷千金时的发言,查重率也不能算低。在马斯克说“言论自由是民主社会的基石”之前,也有人说“我得做些探索灵魂深处的事儿”、“我会保证这份报纸继续在这样关键的时代完成它的关键使命”、“我想要解决我们这个时代的癌症:假新闻”。

最值得拿出来和马斯克做对比的,是美籍华裔企业家黄馨祥对《洛杉矶时报》的收购。黄馨祥斥资5亿美元买下了《洛杉矶时报》,而他解释自己这样做的部分原因来自于他的人生经历:成长于南非种族隔离的时代,那时候极度受限的新闻自由,让他对独立、真实的新闻产生了向往,他希望能够借此澄清虚假信息、为民主社会提供保护。如果你听这段话觉得有点耳熟,那可能是因为马斯克经历过的事情、说过的话听起来也大差不差。2018年,马斯克还发过推特,对黄馨祥和《洛杉矶时报》表示祝贺。

只不过,亿万富翁们购买的媒体是拥有采编机制、受到新闻伦理约束的出版物,而马斯克买下的推特是一个任何人都可以发言的公共广场。但,这起收购的支持者们会说,推特也没有那么重要,它还远远没有做到垄断言论市场的地步。如果马斯克决定推动推特成为右翼聚集地,脸书乃至于抖音都能取代推特的地位。毕竟,特朗普被推特封号以后,都能自己拉扯起来一个社交平台“真实社交”。公众对马斯克收购案的抗拒,来自于社交媒体上层出不穷的乱象,“全世界最富有的人即将买下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社交媒体”,听起来只会让民主社会的窟窿越漏越大。然而,作为一种观点,《时代》提醒道,在70年代这样没有社交媒体的时代,美国也处在动荡和崩溃之中,社交媒体如何如何可能并不是民主社会真正的顽疾。

说到最后,马斯克这桩收购案最大的不同寻常之处,还是在于440亿美元这个听起来就骇人听闻的价格(如果1爽=6.4亿人民币,那么1推特≈466爽)。

但马斯克一直都是个以类似的新闻出名的人。 钢铁侠的除恶扬善只是好莱坞的虚构作品,硅谷钢铁侠却扎扎实实把卫星送上了太空,还在真情实感地推进殖民火星的计划。对马斯克来说,“自己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全人类的未来”听起来居然真的有点可信度:至少在许多报道里,世界首富的生活听起来节俭到不可思议,谷歌的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在2015年就吐槽过,马斯克有时候会发邮件问他,“我不知道今晚要住哪里,能去你那借住吗?”

马斯克 一向以雄心壮志著称。 比 如,作为 SpaceX 的创立者,马斯克致力于推动人类殖民火星,借此让人类成为一个多行星物种。 图源: BusinessInsider

马斯克 一向以雄心壮志著称。 比 如,作为 SpaceX 的创立者,马斯克致力于推动人类殖民火星,借此让人类成为一个多行星物种。 图源: BusinessInsider

也正因马斯克张扬的个性,他在美国民众心中的口碑非常割裂。马斯克收购推特引发如此之多的抗拒,与他自己割裂的风评也不无关系。利用推特,马斯克把自己打造成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亿万富翁,成为其9000万粉丝眼中的时代Icon,这当然不是一笔没有代价的买卖。

在拥趸眼中,马斯克的人生处处都是传奇:不用说他身为世界首富的事实,他在《生活大爆炸》、《钢铁侠2》的客串就足够吸引人眼球,这个热爱抛头露面的富翁还主持过《周六夜现场》,和多位娱乐圈女艺人有过恋情。而马斯克还很平易近人,曾经有美媒用嫌弃的语气评论道,马斯克的推特帐户和一个最普通的推特用户之间的差别,可能只在于“2570万美元和8540万粉丝”。马斯克会在推特发送各种笑话和梗图,甚至他和加拿大歌手Grimes恋情的开始就源自于马斯克在推特上讲的人工智能冷笑话。

马斯克曾经客串知名美剧《生活大爆炸》。 该剧的主人公们是一群“科技宅”物理学家,马斯克在剧中和主要角色霍华德进行了亲密互动。

马斯克曾经客串知名美剧《生活大爆炸》。 该剧的主人公们是一群“科技宅”物理学家,马斯克在剧中和主要角色霍华德进行了亲密互动。

不过,对另外一些人来说,马斯克的许多所作所为无异于一个为所欲为的流氓。马斯克在推特上的口无遮拦,也曾为他引起过麻烦,比如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曾经对他罚过2000万美元的款。抛开马斯克毫不避讳的低俗笑话,他和人打过的口水仗很多时候也实在没品:马斯克曾经为营救被困山洞的少年送去潜水艇,而当参与营救的潜水员说潜水艇没什么用处的时候,马斯克直接污蔑对方是个“恋童癖”;美国知名议员批评马斯克、提议应该对亿万富翁征税,而马斯克的回应方式无比粗俗,重点侮辱了他的长相;带着几千万粉丝,马斯克连普京都能挑衅几句,在推特上发布普京骑熊的网络图片、自己端着火焰喷枪的照片,津津有味地持续着对普京的单方面挑战,“参加(武术)训练的话,我的优势就太大了。如果普京害怕,我可以只用左手,我甚至还不是个左撇子。”

2018 年,泰国少年被困山洞,其救援引发全网关注。 参与了救援的英国潜水员弗农 · 昂斯沃斯 (VernonUnsworth) 称马斯克送来的潜艇没有用处,不过是个公关噱头,引起马斯克的反击。 马斯克将弗农称作恋童癖,受到民众批评,也被弗农以诽谤罪告上法庭。 不过,马斯克最终赢得了这起官司。 图源: BBC

2018 年,泰国少年被困山洞,其救援引发全网关注。 参与了救援的英国潜水员弗农 · 昂斯沃斯 (VernonUnsworth) 称马斯克送来的潜艇没有用处,不过是个公关噱头,引起马斯克的反击。 马斯克将弗农称作恋童癖,受到民众批评,也被弗农以诽谤罪告上法庭。 不过,马斯克最终赢得了这起官司。 图源: BBC

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时,马斯克对防控政策表现出激烈的反抗,觉得恐惧新冠是愚蠢的、对新冠的不理性反应让他对人性有些失去信心,和比尔·盖茨为此展开了多次口角。如果说马斯克个人对防控政策的评价尚且算是个人自由,他作为企业主的做法也没办法逃脱公众的指责:马斯克忽视当地政府要求,在疫情肆虐时重开工厂,被视为置工人的人身安全于不顾。马斯克提供的工作条件,也不是第一次受到批评了。作为一个口口声声说将目标放在星辰大海的企业家,马斯克连自己的工人都不愿善待,难免招致批评。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桩收购案的未来实在难料:这个自称兴趣使然的亿万富豪,到底将一举将推特打造成公共广场、成为美国民主的救世主呢,还是将要建立起一个属于自己的独裁帝国、发泄自己天性的游乐场呢?

当然,就连他会不会真的收购推特这件事都尚且难说。

马斯克批评美国两党像“两杯粪便”,他到底有啥野心?

1.https://www.nytimes.com/2022/04/16/business/elon-musk-politics-twitter.html

2.https://time.com/6170696/elon-musk-politics-twitter/

3.https://www.bbc.com/news/business-61433724

4.https://www.npr.org/2022/05/13/1098741154/elon-musk-twitter-deal-hold-pause

5.https://www.politico.com/news/2022/05/13/elon-musk-trump-twitter-account-00032212

6.https://www.theatlantic.com/science/archive/2017/06/trump-climate-change-elon-musk/528906/

7.https://www.theguardian.com/news/2022/may/03/billionaires-extra-power-media-ownership-elon-musk

8.https://time.com/6171477/elon-musk-twitter-billionaires-media/

马斯克批评美国两党像“两杯粪便”,他到底有啥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