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顿:普京只有一种情况会用核武器 但西方已经被震慑住了
资讯

博尔顿:普京只有一种情况会用核武器 但西方已经被震慑住了

编者按:如果特朗普依旧是美国总统,俄罗斯还会进攻乌克兰吗?美国的对俄政策是否合理?特朗普政府又对美国的政策走向带来了怎样的影响?这些问题已成为外界讨论的热点。原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日前接受了日本《朝日新闻》专访,博尔顿了解特朗普政府的决策内幕,就特朗普时期美国对俄外交的真实情况回答了记者提问,访谈内容于5月14日公布。

核心提要:

1.博尔顿认为,北约对俄罗斯的威慑没有成效。他表示,震慑力需要时间积累,如果在俄军出兵乌克兰之前,对俄震慑举措能更为有力,可以避免出现目前这种局面。

2.回顾特朗普时期,博尔顿认为他的对俄政策存在诸多问题。而且,特朗普执政时并未意识到俄乌可能会爆发冲突,可能他根本不在乎。这些都给俄罗斯传递了错误的信号,普京可能一直在等特朗普让美国退出北约,好用最低成本达成目标。

3. 拜登政府对俄的制裁强度不够,同时他犯了一个决定性错误,即否定了美军进入乌克兰的可能性,美军直接介入已无可能。博尔顿认为,拜登政府缺少能贯穿始终的战略框架,对于期望的战争终局也没有明确的定义。目标不清晰,达成目标所必须的措施也无法明确。

4.博尔顿还指出,当前俄罗斯使用核武器的唯一可能场景,应该是政权遭遇攸关存亡的重大危机,而现状距离那种状态还很遥远。但北约已经被普京的言辞震慑住了。

作者丨高野遼

来源丨朝日新闻

原标题丨 トランプ氏が今も大統領ならプーチン氏を止められたか 元側近の答え

翻译 | 陈诚

美国和北约对于俄罗斯的威慑没有取得成效

问:俄罗斯出兵乌克兰,对于美国来说应当吸取的最大教训是什么?

约翰·博尔顿我们有必要承认,美国和北约对于俄罗斯的威慑没有取得成效。当前状态下,仅仅进行制裁和援助是不够的。拯救乌克兰的关键时间窗口,是在2月24日俄军越过俄乌边境以前。如果此前的对俄震慑举措能够更为有力,目前这种局面是可以避免的。

2008年8月的俄罗斯-格鲁吉亚战争,西方几乎没有任何实际举动。2014年俄罗斯第一次出兵乌克兰,西方基本上还在袖手旁观。震慑力这种东西,是需要时间来积累效果的。

2005年,普京称苏联解体是20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当时我们没有充分理解普京的深意。普京目前的所作所为,很明显是要重建一个“俄罗斯帝国”。

不光是普京,非常多的俄罗斯人认为,“俄罗斯母亲”是被人为分裂的,他们希望乌克兰等地区能够回归。我觉得我们未能认真地去理解这种观点。

问:此前的美国政府应当采取怎样的措施,才能更好地应对俄罗斯带来的“威胁”?

约翰·博尔顿:北约的扩张还不够彻底。俄罗斯认为,是北约在面向俄罗斯的边境线主动扩张。这绝非事实。苏联解体后,北约的新成员国大都是主动逃往北约的,他们的普遍动机是希望北约能帮助自己,免受俄罗斯的“威胁”。( 编者注:2022年5月6日,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在“求和平、促发展:全球20国智库在线对话会”上表示,以俄乌冲突来证明“北约东扩的必要性”是典型的因果倒置,把病因当药方。北约不断东扩,把欧洲安全搞砸了,捅了个大娄子,也宣告美国和北约安全观已经破产。这种情况下如果还想靠北约东扩来解决危机,那将是错上加错,只会引发更大的灾难。)

北约究竟应该扩张到哪里,之前的决策是有问题的 。北约东侧与俄罗斯的西部边境之间,留有灰色地带,我认为这才是导致当前局面的原因。

2008年小布什总统曾提议让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加入北约,但遭到了法国和德国的反对,这项提议出台4个月后,俄罗斯“入侵”了格鲁吉亚。

▎2008年,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与乌克兰总统维克托·尤先科

俄罗斯从来没有迈进过北约的边界线。如果当时的北约能吸纳这两个国家,也许俄罗斯就不会出兵。

这一事实也让芬兰和瑞典深受触动。这两个国家加入北约,对于常年关注事态的我来说是难以置信的。俄罗斯应该也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

特朗普既没意识到俄乌冲突会爆发 也可能根本不在乎

问:回顾特朗普执政4年期间的对俄政策,您觉得应当如何评价?

约翰·博尔顿 :当时各种各样的问题交织在一起,我们向普京发送了错误的信号。特朗普的对俄政策存在诸多问题,引发这些问题的主要原因,是俄罗斯涉嫌介入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俄罗斯“介入”美国总统大选,目的并不是为了帮助特朗普,而是为了引起美国内部的分离。但是,特朗普坚决否认俄罗斯存在这方面的动向。他担心承认会引起误解,被外界理解成他与俄罗斯串通,进而在大选中获胜。关于“干涉”美国大选,美国政府本应该抨击俄罗斯,但最后的结果完全相反。

另外,特朗普明显非常讨厌北约。普京或许一直在等待特朗普连任,等待特朗普让美国退出北约。

▎2019年,英国沃特福德,美国总统特朗普出席北约峰会 图源:美联社

问:据说特朗普此前一直反对进行对俄制裁。

约翰·博尔顿 :是的。特朗普把所有的国际关系都看作是人际关系,这种想法在纽约的房地产行业内也许行得通。

我不否认人际关系在外交方面的重要性,但外交活动的最终驱动力应该是国家利益。特朗普认为,如果他能同普京总统以及中国领导人建立良好的私人关系,那么美国就能与中俄建立良好的国与国关系。

▎当地时间2018年6月12日,新加坡,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举行历史性会晤

尤其是,特朗普非常喜欢朝鲜的金正恩、土耳其的埃尔多安,好像还很欣赏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同时,他也很喜欢普京。我无法明确解释他为什么喜欢这些人,但这是个难以否认的事实。然而,我不认为普京处理问题会顾念私人关系,这也让我时常感到恐惧,过于专注私人关系的特朗普会被普京“利用”。

问:普京是如何利用这种情况的?

约翰·博尔顿 :特朗普敌视欧洲主要国家的领导人,比如德国(前)总理默克尔、英国(前)首相特蕾莎·梅。普京能感受到欧美之间存在的裂痕,他一边进行军事准备,一边寻找合适的时机(解决乌克兰问题)。特朗普有连任的可能性,普京在进行准备的同时,应该一直都在观察这种可能性。

问:有观点认为,如果特朗普依旧是美国总统,他能够阻止俄罗斯出兵乌克兰。

约翰·博尔顿 :这种观点是错误的。普京没有在特朗普任内行动,不是因为他害怕特朗普,而是因为普京试图寻求以成本最低的方式达成目的。

如果特朗普成功连任,推动美国退出北约,俄罗斯出兵乌克兰就会变得更加容易。如果特朗普在2020年的大选中胜选,他将摆脱政治上的制约,美国退出北约的可能性会更高,普京大概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

▎特朗普与博尔顿 图源:AFP via Getty Images

问:特朗普此前对乌克兰抱有怎样的看法?他意识到俄罗斯的“军事威胁”逐步逼近了吗?

约翰·博尔顿他没有意识到,可能也根本不在乎。身边人经常告诉他的是,乌克兰是一个非常腐败的国家。而且在美国总统大选中,乌克兰是民主党的重要工具。

特朗普怀疑民主党的网络服务器在乌克兰,也想通过乌克兰调查拜登之子亨特的不法行为。为了迫使乌克兰配合,特朗普暂停了2.5亿美元的对乌军事援助,彻底破坏了与泽连斯基政府的关系

▎当地时间2019年9月25日,美国纽约,第74届联合国大会期间,美国总统特朗普会晤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

决策者在乎自己的政治前途,这很正常,但不能以此为据决定外交政策,可是特朗普偏要如此

拜登在俄乌问题上犯了一个决定性错误

问:您如何评价拜登政府对俄罗斯采取的措施?

约翰·博尔顿 :拜登政府的对俄制裁强度还不够。战争爆发前,泽连斯基总统就请求美国对俄进行经济制裁,但遭到了美方的拒绝,理由是“如果现在实施制裁,震慑效果就消失了,无法实现阻止俄罗斯发动进攻的目的”。美方的这种回应,最后其实“纵容”了俄罗斯。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战争爆发前,我们已经有充足的根据来进行制裁。对俄制裁如果在战前实施,我们就能以解除制裁为条件,迫使俄罗斯降低其日益增强的“军事威胁”。而且俄罗斯在战前就已经表现得足够“好战”,对俄罗斯进行制裁的理由很充分。

拜登在去年12月犯下了一个决定性失误,他否定了出动美军(前往乌克兰)的可能性。这种事无需公开表态,应当保持沉默。正确的表达方式应该是:对美国而言,“所有选项都摆在桌面上”,措辞需要模糊。

而且,拜登本应该投入更多的美军和北约军队来训练乌克兰人。当俄罗斯将军拿起望远镜,隔着边境线望向乌克兰,却在视野中发现美国国旗时,美方的意图能够得到清晰的传达。但是,所有的这些美国都没有做。

问:美国应当直接实施军事介入吗?

约翰·博尔顿 :拜登已作出明确表态,美军直接介入已不可能。其他北约成员国应该也没有派兵参战的考虑。

这也表明了拜登政府和北约援乌政策的局限性。美国不同意向乌克兰提供战斗机,但是提供战斗机零部件,向乌克兰提供“标枪”(美制便携式反坦克导弹)和“毒刺”(美制便携式防空导弹),并造成俄军伤亡。另一方面,美国国防部又害怕美国被俄罗斯视作交战国,从而遭到报复。

▎2021 年12月,乌克兰士兵在顿涅茨克地区的军事演习中使用美国标枪导弹 图源:美联社

也就是说,对乌援助应该进行到什么程度,理由是什么,拜登政府缺少一种具备前后一致性的理论,来把理由解释清楚

缺少清晰逻辑导致的另外一个问题,是拜登政府对于期望的战争终局没有明确的定义。考虑到领土等各种各样的问题,到底怎样的状态才能称之为“胜利”?如果目标不清晰,达成目标所必须的措施也无法明确。当前状态可能还称不上“使命偏离” (编者注:英文为Mission Creep,意即任务目标不明确,导致行动内容被无尽拓展) ,但拜登确实缺少能够贯穿始终的战略框架

普京对西方的威慑奏效了

问:有人认为局势存在升级风险,您怎么看?

约翰·博尔顿 :谁都不希望事态升级。但是外界应该明白,发动战争的是俄罗斯。这场战争不是乌克兰想要的,乌克兰是在保卫自己免遭侵略。即便事态升级,责任也不在乌克兰一方,因为正在战火中遭到破坏的是乌克兰。(编者注:5月18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在回应俄乌冲突相关问题时,汪文斌表示,中方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明确的,我们希望冲突早日结束,支持俄乌双方继续通过谈判协商妥善解决有关问题。)

当前状态,倒不如说是俄罗斯对美国和北约实施的威慑奏效了。一个典型的例子,是美国最终没有同意由波兰向乌克兰提供战斗机。由于对使用核武器的风险过于神经质,我们已经被普京的言辞震慑住了

当然,我们应该认真对待有关核武器的威胁。但是,目前看来普京的核威胁不过是虚张声势。2月下旬他宣称俄罗斯核力量进入“特殊战备状态”,但外界并没有看到与之相关的具体行动。当前,俄罗斯使用核武器的唯一可能场景,应该是政权遭遇攸关存亡的重大危机。如果俄军在乌克兰的战场表现进一步恶化,乌克兰军队越过俄罗斯边境,让普京感到自己已深陷困境,这种情况下俄罗斯使用核武器的风险才会升高。但是,现状距离那种状态还很遥远。

不能夸大俄罗斯的威胁,这很重要。应该正确地对威胁进行评价,不否定,也不夸张。如果主动夸大俄罗斯的威胁而畏首畏尾,那就正中普京下怀了。

学者评论:

关于博尔顿的访谈内容,东京大学国际政治学教授远藤乾评论道,博尔顿的观点一如既往,最为重视实力威慑,他批判的是没有充分利用实力更好地进行威慑。博尔顿在美国共和党右派内部也可称之为强硬派。美国未能成功阻止俄乌战事爆发、普京对西方的威慑奏效了、西方此前应当竭力强化对俄威慑力度、应当长期坚持强化军力从而给俄罗斯制造更强大的威胁、应当允许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加入北约等等。博尔顿长期坚持这样的观点,尽管这些观点极具争议。他认为局势走到今天,问题关键并非以往的对俄政策不够合理,而是政策执行力度不够。

博尔顿在访谈中称,普京似乎在等待特朗普连任,等待摆脱政治束缚的特朗普推动美国退出北约,从而降低俄罗斯解决乌克兰问题的成本。远藤表示,这种可能性非常之高,博尔顿在自己的回忆录中也曾提到,2018年北约峰会期间,他是如何地提心吊胆,害怕特朗普公开表态脱离北约。当有人试图批评北约、批评拜登时,可能真的需要先停下来想一想,如果特朗普真的成功连任了,事态会如何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