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双线在决战,这两点决定俄乌战场输赢
资讯

唐驳虎:双线在决战,这两点决定俄乌战场输赢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要:

1.乌军的反击已经在哈尔科夫东北面的部分地区抵达俄乌边界,俄军基本从城市的北面和东面接近地被击退。同时,俄军首次报告本土(别尔哥罗德州的一个村庄)受到了来自地面火力的打击。有消息称,乌军已经打击了对俄军战线后方的铁路线,还想突击到沃尔昌斯克,威胁伊久姆俄军集团的后方。

2.在俄军后勤部队必经之路的库皮扬斯克方向,乌军投放的兵力并不充足。而在伊久姆以西的森林地带,乌军则继续发动突击,希望切断伊久姆以南地区俄军的后勤补给线。乌军投入了三个旅的兵力在伊久姆以西的乌军南线进行突击,并试图在北顿涅茨河架桥,多次被俄军阻止。伊久姆森林方向的作战预计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3.乌军拥有北顿涅茨河、其沿岸的几座桥头堡以及周围的密林、湖泊、沼泽形成的自然屏障。俄军从5月7日连续三次试图架桥渡河欲包抄乌军,都被乌军无人机监测到并集火打击,俄军战损约2个“营级战斗群(BTG)”,相当于一个前线旅团直接被乌克兰炮兵打没了,酿成了开战以来最大的单一损失。这暴露了两个大问题:一是俄军蛮力指挥,不会根据战场实况进行调整,下级更没有反映现实问题的权限;二是俄军没有对前线敌情的战术侦察能力,甚至也没有反炮兵作战的能力。

4.俄军中部军区从开战的可用部队都被调往卢甘斯克北部方向。俄军在整个北顿形成了L型(北+东)半包围圈,集合了超过5万人马;同时,乌军也在不断向这个方向增兵,形成和俄军“对峙”的情形。而在北顿,乌军炸毁了主要的桥梁,抵挡住了俄军的进攻势头。俄军目标再调整,目前攻势中心可能转移到东侧,未来也可能放弃包围,改为强攻北顿涅茨克和利西昌斯克。

5.俄驻美大使此前表示,俄方明确告知美方,莫斯科不会在乌克兰投降。目前,伊久姆-北顿成为俄乌双路决战的关键焦点。而在西南方向的赫尔松战线上,乌军正在猛烈炮击赫尔松及周边地区俄军阵地。战役结果取决于谁能够更好地应对两个主要问题——河流和炮兵。而且,无论谁要想打破均衡,都需要得到增兵支援。

时间匆匆向前,俄罗斯的5.9胜利日阅兵已经过去一周了。在全球瞩目等待了很久的5月9日,没有预期中的动员令,也没有宣战。

当然,也没有传说的“献俘游行”、“大鱼现身”。格拉西莫夫总大将例行没有出现。更关键的,胜利日也没有胜利。

上一篇说过,俄罗斯与乌克兰在战场一线的态势,大体是势均力敌、旗鼓相当。因此战场总体处于拉锯状态。

无论谁要想打破均衡,都需要得到增兵支援。而不宣战不动员,普京如何扭转俄乌战局?还是先来把这一周战线的新变动先盘点完吧。

哈尔科夫解围战

在哈尔科夫东北面,乌军的反击在部分地区已经抵达俄乌边界,升起的无人机已经能够遥瞰20公里外的别尔哥罗德。

但是在正北方向的关键口岸小镇KozachaLopan(科扎查罗潘),乌军侦察到俄军已经挖掘战壕,接到的命令是要死守,否则别尔哥罗德就门户大开了。

俄军已经基本从城市的北面和东面接近地被驱赶出去。俄军的野战炮击已经无法打到哈尔科夫市区。

而俄方报告称别尔哥罗德州的一个村庄,遭到来自乌克兰方面的炮击,导致村民1死6伤。这还是开战以来,俄罗斯本土首次遭到来自地面火力的打击。

但乌军若真的越境攻击的话,势必造成事态升级。俄方必然会铺天盖地地做保家卫国宣传,获取进行战争动员的宝贵机会,这肯定对乌方乃至整个北约不利。

俄军对哈尔科夫这座150万人的乌克兰第二大城市、东部最大城市有着非常深的怨念。他们想不明白,哈尔科夫明明是俄语居民占绝大多数,为什么这些人选择“不做俄国人”?

在别尔哥罗德,有消息指俄军已经集结了一支部队,有至少20个BTG(2万人),也许这支军队不久以后,会对哈尔科夫的乌军进行反击。

但根据对俄军实力的点验统计,俄军目前还能打的部队都投放到一线了。留在别尔哥罗德休整的只有少数前期受损严重的部队,如近卫空降98师。

全俄军最后一支竭尽全力还能调动,但目前动向不明的部队,是位于加里宁格勒的波罗的海舰队第11军近卫摩步第18师。

这个师2020年底由近卫摩步第79旅(改称近卫摩步第75团)、坦克第11团(2019年新建)等合建。2021年4月新组建了近卫摩步第275团和第280团,这两个新建团还在筹组。

所以这个师也就能调出前两个现成的团。整个加里宁格勒地区的战斗部队,还有已经在北顿方向的近卫海军步兵336旅,和可能已调出的独立近卫摩步7团了。

加里宁格勒作为远离本土的孤悬飞地,被敌对的波兰和立陶宛陆上包围,总得留一点兵力。

从现实兵力对比来看,俄军西、北部军区在别尔哥罗德-哈尔科夫方向的5个旅,在2个多月的进攻作战中已经大为削弱。

乌克兰军队收复哈尔科夫北部边境后,就可以只由国民警卫队和国土防卫旅把守边境。这样乌军能再释放出2个现役战斗旅——72机械化旅、国警机动3旅,转向伊久姆战线。

有消息称,乌军已经利用远程火炮,打击了对俄军战线后方从别尔哥罗德到库皮扬斯克的铁路线,还想突击到沃尔昌斯克(Vovchansk)

但是,在佩切尼吉水库上游的StaryiSaltiv(斯塔伊-斯拉提夫)等地,俄军撤退时将横跨宽阔水库的桥梁炸断了一节,阻止乌军通往沃尔昌斯克,威胁伊久姆俄军集团的后方。

俄西部军区的伊久姆角力

伊久姆突出部俄军后勤供应的必经之路、关键节点,是库皮扬斯克(Kupiansk)但是,从俄境内到库皮扬斯克有两条通路。主要的东通道乌军还是威胁不到。

目前乌军只有第92机械化旅在这个方向,由西向东沿着哈尔科夫-楚胡伊夫(Chuhuiv)-库皮扬斯克公路突击。防御的主要是俄军摩步第144师残部(约3个BTG)。

乌军投入的兵力仍有限而不足,目前距离库皮扬斯克还有50-60公里,至少需要尽快结束哈尔科夫方向解围战,调来第72机械化旅、国警机动3旅增援才行。

在伊久姆以西的森林地带,乌克兰第93机械化旅等部继续发动突击, 战火让森林冒出滚滚浓烟,红外卫星监控则是一片红点。

乌军的作战意图很明确,南北三路进击,切断伊久姆以南地区俄军的后勤补给线。但是面对俄军重兵主力,乌军投入的兵力尚未占据足够优势。

而诡异的是,在伊久姆以南,俄军的“装甲拳头”近坦1集,还在沿三到四个方向继续试图向南推进,显然是没有接到撤退收缩的命令。

同时在伊久姆的东南方向,乌军第81空突旅在向伊久姆突击,而俄军(可能是摩步3师)也在向红利曼方向突击。形成了两军隔河平行对攻的奇特局面。

更为关键的,还是伊久姆以西的乌军南线突击攻势。乌军集中了第14、93机械化旅,可能还有第25空降旅,4月底从伊久姆以西20公里处的北顿涅茨河河湾处渡河。

具体位置是Protopopovka(普罗托波波夫卡)附近。俄军近日报告,使用空军摧毁了其中一座浮桥。

同时,乌军近日在往南8公里Petrovskoye(彼得罗夫斯科耶)的北顿涅茨河大拐弯处也在架设新一个过河通道,也被俄空军阻止。

但是,北顿涅茨河在这里河道狭窄,乌军只需架设4组浮桥即可过河。预计架桥与反架桥、打击与防空的斗争还要持续下去,俄军很难彻底阻止乌军跨河及补给。

从乌军渡河处到伊久姆,是整整20公里的森林,只开辟了少数防火通路。通视条件差,不利于坦克装甲车辆机动,双方的作战形态退化为步兵作战。

乌军和俄军在森林里展开激战。战火引燃了森林,升起的烟雾在伊久姆市内都清晰可见。同时夜间的红外热力监控也显示,两军在整个森林地域展开交火。

与乌军交战的俄军主要是远东军区的二线部队,第35、第36集团军等。伊久姆俄军多且集中,森林作战推进迟缓是常态。伊久姆森林方向的作战预计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俄中部军区的北顿涅茨河大败仗

北顿涅茨河向东流去,从伊久姆突出部向东,红利曼、克里米纳、北顿涅茨克,都是北顿涅茨河北岸的桥头堡。俄军没有直接进攻红利曼,而是绕过红利曼,向北顿涅兹河方向推进。

除了桥头堡,乌克兰军队还拥有北顿涅兹河和周围的密林、湖泊、沼泽形成的自然屏障。其实,整个欧洲都是河网密集的区域,架桥渡河是机械化军队的野战必修课。

而在克里米纳方向,俄军从5月7日便开始试图架桥渡过北顿涅茨河,包抄乌军北顿涅兹克-利西昌斯克(后简称北顿)的后路。结果酿成了开战以来俄军最大的单一损失。

▎ 图上明显可见牛轭湖,又称河迹湖,是由于河流的变迁或改道,弯曲河道自行截弯取直后,留下的旧河道形成的湖泊

乌克兰军队预先早就勘察了这段河道,乌军工兵中的工程师选出若干处最适合架设浮桥的地点,并升起无人机监测。这里河面已经宽阔,至少需要8组浮桥才能相连。

5月8日、10日、12日,俄军选择在克里米纳正南方向架桥渡河。目标直指河南岸的比洛戈里夫卡(Bilohorivka)。

强渡北顿河的俄军如果攻占比洛戈里夫卡,距T-13-2公路上的交通枢纽上卡米扬卡仅5公里,这样就可以切断北顿乌军撤军或者增援的通道。

负责在这个方向防御的,是从苏梅方向调来的乌军第58摩托化旅(在战场上已经消失一段时间了)。

由于第58摩托化旅的炮兵(2S1 122毫米自行榴弹炮营)不足,还调来了北顿方向第17坦克旅的炮兵群(2S1 122毫米自行榴弹炮、2S3 152 毫米榴弹炮营、122 毫米 BM-21“冰雹”多管火箭炮营)增援。

结果乌克兰前方无人机侦察校射,后方炮兵群发扬火力,择时射击;俄军连续三次架桥渡河,三次在桥刚刚架好,装甲编队驶上桥面向南开进的关键时刻,乌军集火打击,俄军损失惨重。

这是什么?这就是标准的半渡而击啊!最后一次,5月13日由于军令紧急,于是俄军坦克开始大规模涉水渡河,但全部因为发动机进水熄火,在河水里趴窝了。

仅在无人机航拍图片中,就能统计到俄军至少损失了82辆战斗装甲车辆(相当于2个BTG)和一个工程营的全部设备

14辆T-72坦克,35辆BMP-1和2辆BMP-2步兵战车,17辆损毁严重的装甲战斗车辆(大部分可能是BMP-1),2辆BMD/BTR-D伞兵战车。

5辆MT-LB装甲输送车,2辆BREM-1两栖装甲侦察车,1辆PTS-3履带式两栖运输车,5辆PMP装甲卡车,2艘BMK牵引摩托艇。

俄军一个标准的BTG是一个坦克连和一个摩托化步兵营,10辆坦克,31辆BMP或BTR步兵战车。因此俄军在此损失了差不多2个BTG。

每天战斗过后,乌军都会把无人机侦察拍摄的俄军惨状发上网。从损毁十余辆,到三十多辆、五十多辆、七十多辆直到八十多辆。

从9日、11日、13日直到14日、15日,从损失惨重到惨烈,再到诡异和魔幻,专业分析者的连连惊呼都是——北顿涅茨河渡口炮击居然还没有结束!

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俄军整整一周一股脑拗劲非要在此渡河,每次都是被半渡炮击。这股牛劲不仅震惊了网友,也震惊了乌军。

这暴露了两个大问题,一当然是俄军200年来从来这样蛮力指挥,上级下命令说啥就是啥,完全不会根据战场实况进行调整,下级更完全没有反应现实问题的权限。

二则是,俄军已经完全没有对前方战线敌情的战术侦察能力,甚至也没有反炮兵作战的能力。渡河作战本来就是复杂的作战行动,结果没有侦察没有配合没有协同没有保护。

乌军多个炮兵营整整一周在南岸集火射击,连续多日,完全不必担心遭到俄军的反炮兵火力压制和空军、陆航打击。

“五常陆军”给“弱敌”轻松打成这样,那真是破天荒头一回。比洛戈里夫卡渡口的执拗损失已经引爆俄国内舆论,引起了对俄军指挥无能的强烈质疑。

被重创的俄军具体是哪一支?分析认为这是来自新西伯利亚的第41集团军,下属的两个旅——近卫摩托化步兵第35旅、近卫摩托化步兵第74旅,各1个BTG遭到了覆灭性的打击。

由于1个旅团实际上也就能拿出2个BTG,这相当于俄军一个前线旅团直接被乌克兰炮兵打没了,是开战以来俄军最大的单一损失。

有人认为是乌克兰获得了北约的实时天基情报支援(高分辨率侦察卫星监控),才得以精准地定位浮桥,但实际上这只是一次非常常规的预先埋伏请君入瓮而已。

现在,乌军前沿部队和战地记者,已经来到河南岸实地察看战场遗迹。

当然,还有消息称,与此同时俄军还在这个渡口以西10公里的谢韦尔斯克(Siversk)方向,在Dronivka附近成功架桥渡河。 但是迄今没有这个方向爆发交战的报道。 显然是没有取得有效的进展。

北顿包围圈?俄乌第二路决战地点

俄军试图在克里米纳一带北顿涅茨河渡河,显然是想向南切断北顿涅茨克-利西昌斯克之间的交通线,合围这里的乌军。

因为自4月下旬俄军调集到位后,这里的俄军兵力已经大幅超越乌军。在北顿涅茨河以北,是整个俄军中部军区:

近卫2集(萨马拉),41集(新西伯利亚)、近坦90师(车里雅宾斯克)以及从遥远的塔吉克斯坦新调来的第201基地。大约是10个旅团、20个BTG,2万多人。

俄军中部军区(战车刷O标记,O集群)开战时的任务是进攻切尔尼戈夫和基辅东北方向,除了打先锋的近坦90师近坦6团3月8日冒进遭遇乌军炮兵重创之外,其他部队大多消极避战,因此战力保存完好。

现在整个俄军中部军区的可用部队都被调到卢甘斯克北部方向,指挥部设在了斯瓦托沃。

正面攻击北顿涅茨克的是从远东调来的摩步127师3个团6个BTG,当然还有“卢甘斯克共和国”(LPR)的第2、4、7共3个旅团,近2万人。

在南路,进攻波斯帕纳(Popasna)的,是从马里乌波尔调来的南部军区近8集摩步150师,还有LPR 6团、波罗的海舰队近卫海步336旅、太平洋舰队海步40旅——

这两个旅分别是俄军驻地最西和最东的两个旅团,一个在加里宁格勒波罗的斯克,一个在勘察加,直线距离7500公里,相差9个时区。万万没想到在乌克兰一个小镇汇合。

当然,这些部队不完整,总数大约是1万人。总的来说,俄军在整个北顿L型(北+东)半包围圈,集合了超过5万人马。

在俄军设想的“北顿包围圈”里面,原先只有第24机械化旅,和第109、111国土防卫旅,总数一万多人,主要负责防御北顿涅茨克-利西昌斯克。

显然,如果按这个兵力对比来看,乌军的形势非常危急。然而乌军也不是傻子,从4月下旬开始就往这个方向增兵。

第一批抵达的是第17坦克旅、第79、第95空中突击旅,第128山地步兵旅,还有国警队机动4旅。这些原本计划用于伊久姆突出部的5个常备旅,抵达后初步稳定了战线。

到5月上旬,随着俄军攻势的加强,乌军第二批增援部队也已抵达,目前辨识出的有第58摩托化旅、第80空中突击旅。

第58摩托化旅驻地是苏梅州的科诺托普,战争一阶段与强大的俄军近坦一集周旋,守住了城市。

第80空中突击旅驻地是最西部的利沃夫,直至4月下旬还在西南的赫尔松方向参战,现在又被调到了北顿方向。

现在,两个常备旅被安排在北顿涅茨河南岸一东一西驻守,配合炮兵、无人机侦察,2万多人的俄中部军区部队看来是很难渡河了。

至于北顿涅茨克-利西昌斯克正面,乌克兰也是颇不情愿地紧急调来了远在利沃夫千里之外的三个国土防卫旅——第101、103、105旅,共1万多人投入北顿守城和东南线防御。

按乌克兰的规划,这些西部国土防卫旅本来是应该在接受欧美援助的陆军重型装备之后,再调往东部战场投入反攻的。现在军情紧急,只能先调出一部分上前线了。

现在,在北顿方向,乌克兰军队已经调来了13个旅,总计也是5万多人。俄军5万多人对上乌军5万多人这饺子还怎么包?

从2月开战之初的利沃夫“超级大饺子”,到3月初的第聂伯罗“中饺子”,4月初的顿巴斯“小饺子”,再到现在的北顿“小馄饨”,俄军兵力不足,一个也没包成。

目前俄军的攻势中心可能转移到东侧,未来也可能放弃包围,改为强攻北顿涅茨克和利西昌斯克。

毕竟这里是乌克兰卢甘斯克州的州政府临时所在地,也是乌控卢甘斯克最后的10%领土。如果拿下北顿,俄罗斯就可以宣布“解放”了整个卢甘斯克。

从4月到现在一个半月,LPR俄族武装付出巨大代价,已经攻占北顿涅兹克西北方向的鲁比日内,正在试图向东南方向的北顿涅兹克市区进攻。

但是乌军炸毁了主要的桥梁,抵挡住了俄军的进攻势头。北顿和一开战就被俄军重重包围的前方孤城马里乌波尔完全不同,乌军援军、炮兵支援都轻而易举。

俄军和LPR武装只能拼尽全力硬啃这座面积广大的城市。不付出几万伤亡,很难将乌军逐出城市。即使逐出了北顿涅茨克,还有南岸同样大小的利西昌斯克呢。

其他

现在俄军和乌军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乌克兰军队捏着劲要在伊久姆包俄军饺子,俄罗斯军队也是捏着劲要在北顿包乌军饺子。

那么就等着看一看,北顿涅茨克和库皮扬斯克谁先失手了。

实际上,战役结果取决于谁能够更好地应对两个主要问题——河流和炮兵。这都需要高度的战术技巧,完善的侦察、指挥、控制、通讯能力。就看谁更胜一筹了。

从这张热力图就能看出来, 伊久姆-北顿现在是俄乌双路决战的关键焦点。 而在顿巴斯正面、扎波罗热战线,战线本身基本没有实质意义的变化。

当然,宣传意义的变化很多。这两天,俄媒声称,取得一个“重大胜利”,引发一片欢呼。具体什么样的胜利呢?

正文写到,“在阿夫杰耶夫卡郊外取得重大胜利”。还只是郊外?打下来没有?看来是没有。

也正如原文所说,过去8年来,就位于顿涅茨克环城高速边上的阿夫杰耶夫卡,一直是乌克兰军队的主要驻点之一,死死地围困着顿涅茨克。

那么究竟俄军在郊外取得什么重大胜利了? 语焉不详的背后真相就是,在乌军抽走兵力之后,俄军和DPR武装终于夺下了阿夫杰耶夫卡附近H20公路上的一个小村——卡缅卡。

卡缅卡在俄文里意思是“蒸汽浴用的石头炉子”,所以在俄白乌各地大约有上千个小村名叫“卡缅卡”。

这意味着一直龟缩不前的俄军和DPR武装两个多月来,终于趁机突破乌军防线向西发展,形成了一个几公里的突出部,“为向阿夫杰耶夫卡侧面进攻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拿下一个地图上几乎看不见的小村就是“重大胜利”?这其实也侧面反映了俄军在战场上推进不力,缺少战果。

至于媒体舆论眼中的焦点马里乌波尔,乌军总参16日夜间宣布,马里乌波尔守军已经“完成了他们的战斗任务”,现在的主要目标是“拯救这些士兵的生命”。

亚速团官方也宣布,“我们的成员给后方整训和争取外援争取了足够的时间,他们的任务胜利完成了。现在更重要的是活着回来,乌克兰需要活着的英雄。”

至于西南方向的赫尔松战线,局势有可能在最近几天发生变化。 有消息称,乌克兰的西部预备队,除了增援北顿,也有部分兵力调到了尼古拉耶夫一线。

目前乌军正在猛烈炮击赫尔松及周边地区俄军阵地。乌军可能发起一次大规模攻势。但最近一周乌克兰大雨连连,可能会进一步迟滞战局。

5 月 14 日 ,俄罗斯驻美国大使阿纳托利·安东诺夫当天在接受国内著名的“索洛维约夫”视频节目采访时表示,俄方明确告知美方,莫斯科不会在乌克兰投降。

从两次一小时檄文的乌克兰不应该存在,到发动全面进攻速通基辅,“投降是乌克兰唯一的出路”;再到保卫东乌和克里米亚,直到现在的“不会在乌克兰投降”。

九九八十一天,恍然若梦,俄罗斯这场“特别军事行动”目标不断调整,伊久姆、北顿两场决战才刚开始。

好了,天公降雨,预计未来一周战场格局不会有大的变动,终于有时间重新深入讨论一些更大的宏观战争格局了。

首先第一点,就是众多人迷惑不解的——始终不宣战不动员,普京究竟要如何扭转俄乌战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