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瑞典加入北约存在哪些“变数”?土耳其反对有效吗?
资讯

芬兰瑞典加入北约存在哪些“变数”?土耳其反对有效吗?

当地时间5月15日,芬兰正式宣布决定申请加入北约,当晚,瑞典执政党也紧跟步伐正式决定支持瑞典加入北约。16日,瑞典外交大臣林德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瑞典政府计划申请加入北约。若这两国成功加入北约,将是北约第六次东扩。

但根据北约的规定,新成员的加入必须得到所有30个成员国的“一致同意”。但就在芬兰和瑞典高调宣布要申请加入北约时,作为北约成员国之一的土耳其却“不高兴”了。

13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土耳其不会支持北约的扩大计划,因为这些国家是“许多恐怖组织的大本营”。外媒报道称,土耳其此番表态“令北约盟国和北欧国家感到惊讶”。15日,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又暗示,“不一定会阻止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但希望就这个问题进行谈判,并“开出了自己的条件”。

↑比利时布鲁塞尔北约总部

↑比利时布鲁塞尔北约总部

据俄媒16日报道,面对“闹脾气”的土耳其,瑞典外交大臣表示“将很快派代表团前往土耳其,讨论加入北约事宜”。而北约和美国称,相信土耳其不会阻止瑞典和芬兰两国加入北约。

为何土耳其反对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芬兰、瑞典加入北约的进程是否会有变数出现?16日,红星新闻就这些问题与中国社会科学院中东问题专家余国庆及浙江外国语学院美国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王冲进行了对话。

土耳其为何“闹脾气”?想要“一石二鸟”

据了解,对于俄乌危机,土耳其一直希望发挥相应的作用,自冲突爆发后也一直忙于从中调解。余国庆告诉红星新闻,从土耳其自身角度出发,该国很希望在此类地区问题上发挥作用,在一些国际场合一直强调其北约成员国的身份。在这样的情况下,土耳其对于北欧两国想加入北约,总体上会有一些矛盾的心态。

“因为土耳其跟乌克兰和俄罗斯的联系相对都还是比较密切,这两国(芬兰和瑞典)如果很快加入北约,使得(俄乌冲突)局势处于更加复杂或者进一步恶化,这样的前景对土耳其也是不利的。”因为它总体上还是希望俄乌冲突走向缓和。”余国庆说道。因此,这决定了土耳其对瑞典、芬兰加入北约“并不是特别强烈支持,或者说某种程度上还是反对的”。

除了对芬兰、瑞典“入约”后果的担忧,土耳其还一直视两国为“半敌对国家”。土耳其认为,芬兰和瑞典在支持恐怖主义组织,他们庇护的两类组织对土耳其造成威胁,一个是曾与土耳其政府长期发生冲突且寻求建国的“库尔德工人党”,另一个是在2016年企图推翻埃尔多安政权的“葛兰主义者”。

↑5月13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伊斯坦布尔发表讲话。

↑5月13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伊斯坦布尔发表讲话。

因此,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13日称,土耳其不会支持芬兰和瑞典北约的计划。14日,在德国柏林参加北约外长非正式会议的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也再次强调,有望成为北约新成员的国家支持库尔德工人党是“不可接受、不能容忍”的,绝大多数土耳其人都反对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

余国庆指出,土耳其对牵涉“库尔德工人党”问题非常敏感,也一直因为这一问题与北约存在分歧。因此,土耳其十分担心瑞典和芬兰的加入,会让来自北约的反对声越来越大,因为“库尔德工人党”在北欧的支持力量非常大。

不过,土耳其的态度并非“没有余地”。14日,埃尔多安发言人对外表示,土耳其并没有关上大门。同一天,恰武什奥卢也表示,土耳其不反对北约的门户开放政策,但“相关问题需要与北约其他成员国以及芬兰、瑞典进行讨论”。

15日,恰武什奥卢就瑞典和芬兰加入北约开出了土方的“条件”,即瑞典和芬兰必须停止支持本国的恐怖组织,提供明确的安全保障,并在寻求加入北约的过程中解除对土耳其的出口禁令。

↑5月14日,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表示,有望成为北约新成员的国家支持库尔德工人党是“不可接受、不能容忍”的。

↑5月14日,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表示,有望成为北约新成员的国家支持库尔德工人党是“不可接受、不能容忍”的。

余国庆表示,如果北约绝大部分国家,尤其是主要的几个国家都支持芬兰、瑞典加入北约的情况下,土耳其实际上没有能力、也不会单独反对,因为这也不利于“土耳其对自身角色的定位”。因此,土耳其现在站出来反对的关键,是希望这两国加入北约后,不要在“库尔德工人党”的问题上向土耳其施加压力,其实是想要这样一种额外的条件。

王冲则认为,土耳其的目的是想“一石二鸟”。一方面通过阻拦瑞典、芬兰“入约”也自己捞点好处,解决“库尔德工人党”这一心腹大患,表明“你加入可以(北约),但不要干涉我内政”的态度。另一方面,则是向俄罗斯总统普京示好。因此,土耳其并不是真正想阻挡北欧两国加入北约。

美国研究员伊丽莎白·布劳在接受采访时也指出,这正是埃尔多安的高明之处。她说,“埃尔多安知道,这是土耳其向其他北约成员国‘要价’的机会……比如,F-35战斗机。”

北欧两国“入约”之路是否存在变数?专家:瑞典国内或有变数

除了“积极反对”的土耳其,王冲表示,匈牙利也有可能成为瑞典、芬兰“入约”路上的一个不确定因素。因为匈牙利与俄罗斯保持着密切合作,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特别赞同“俄罗斯的发展道路”,此前也一直拒绝对俄罗斯实施制裁。

不仅如此,匈牙利还曾与芬兰发生过冲突。据报道,匈牙利长期被其他欧盟国家指责在法治上不符合欧盟标准。2019年芬兰担任欧盟委员会轮值主席国时,曾在法治问题上针对匈牙利。当时匈牙利媒体把芬兰称为匈牙利的“新敌人”。

王冲向红星新闻表示,匈牙利有可能反对瑞典、芬兰“入约”,“但也不会拼命反对,因为没有动机去做这样的事。”他指出,匈牙利可能也会像土耳其一样趁机“要点好处”,让欧盟多给点援助。

而另一个表示反对的是克罗地亚,此前克罗地亚总统米拉诺维奇就已公开反对两个北欧国家加入,要求北约成员们先保证克罗地亚族在波黑的选举权。

除了外部因素外,内部因素也存在着变数。王冲认为,芬兰加入北约可能已成“板上钉钉”,但瑞典能否加入北约还存在的很大变数,且变数来自其内部。

“因为从安全角度来说,芬兰与俄罗斯接壤感受到威胁可以理解。但瑞典的决定让人略感惊讶,从外部来说,俄罗斯威胁不到瑞典,从国内来说,他们内部没有足够的理由忽然去改变持续了200多年的独立不结盟的政策。”他解释道。

据外媒报道,在瑞典执政党社会民主党宣布宣布正式决定支持加入北约后,瑞典议会将于5月16日进行议会辩论,一旦决定得到批准,瑞典就会向北约正式提交入盟申请。16日,瑞典外交大臣林德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瑞典政府计划申请加入北约。

王冲指出,如果反对党提出动议,按照瑞典的规定,必须就此问题进行全民公投。而在民间,瑞典民众要求加入北约的呼声也没有芬兰强烈。“瑞典下一步不一定能顺利加入北约,它和芬兰不一样。”

红星新闻记者 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