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的游戏产业究竟有多发达?
资讯

朝鲜的游戏产业究竟有多发达?

任何国家都要搞外宣,就连神秘的朝鲜也不例外。

比如,长期以来,朝鲜都在发行一本叫作《对外贸易》的杂志,介绍本国的各类优秀企业与产品。

这其中,既有我们熟悉的人参粉和金刚山蜂蜜。

也有我们暂时还无法理解的“超远红外线脖子治疗带”和“地球有害波屏蔽体”。

而最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下面这家名叫“大瀛新左文”的朝鲜游戏公司。

根据公司简介所说,该公司已开发了数款优秀的体育类游戏,手游端游都有,深受老百姓欢迎。

并且,这样的游戏公司在朝鲜似乎还远不止一家。

我查了查资料,发现人家不但有,而且在某些方面居然还处在世界前列

然而,一提到朝鲜和它的电子游戏,人们首先想到的便是粗制滥造。

比如在2012年,朝鲜出了一款名叫《平壤赛车》的游戏,让玩家驾驶爱车,在平壤的街头驰骋,观光这座城市的著名景点,顺带在交警的指导下学一学规范驾驶。

·走错了还会有交警姐姐来教训你

顺带一提,同一年,欧美万恶大资本EA旗下工作室开发的《极品飞车:最高通缉》,画面是这样的。

所以很自然,《平壤赛车》被玩家和评论者贴上了“画面差”“玩法烂”“BUG多”“没道理”等标签,最终被打入“粪游”列表中。

而除了本身素质较差外,朝鲜的游戏大多还带有浓重的意识形态。

像2013年,朝鲜的门户网站“由我们民族自己”推出了一些flash小游戏,核心玩法为“用苍蝇拍揍小布什”和“拳打李明博”。

而在2017年美朝关系紧张时,朝鲜还搞了个叫《猎杀杨基佬(Hunting Yankee)》的,看着像画质缩水版CS的射击游戏,让玩家在里面尽情爆头美国佬。

并且,朝鲜游戏还总被诟病在法律的灰色地带游走。

像在2002年前后,朝鲜曾与一位韩国商人合作连开数家线上赌场(DK Lotto、DK Casino 和 Jupae),狠捞了一笔,直至2005年南韩立法禁赌才告一段落。

乍看上去,朝鲜是没有好游戏的,更谈不上有什么游戏文化。

然而事实却恰恰相反。

·2005年,一位正在玩CS的朝鲜少年

2018年,日本一家杂志采访了一位14岁的“脱北者”,这个孩子告诉记者:

在现在的朝鲜,我们能玩到“数不胜数”的西方游戏大作,我们开着局域网,在《CS》和《FIFA Online》里对战,

甚至还会在《GTA5》里抢车劫掠。

据他说,这些游戏,连同韩国的电视剧,都被装在一个个U盘里,在城市的地下流通贩卖。

而另一位30多岁的脱北者则补充说,在现在的朝鲜年轻人中,流行着这样一句话:

“你要是连《DOTA》都不知道,那你还算什么男人!”

在这些脱北者的描述里,现在能在朝鲜玩西方游戏的,都是一些家境本身不错的大学生。他们在大学的局域网里联机开黑,而如果不慎被警察抓到,只要花个50~100美元贿赂相关人员就能脱险。

·就是这个脱北者

事实上,即便在如今的朝鲜,能畅玩欧美3A大作的年轻人依然是少数派。

但这却完全不等同于“朝鲜玩游戏的年轻人很少”。

毕竟,在一些官方或非官方的照片和视频里,你能看到人满为患的朝鲜街机厅。

看到在机房玩格斗游戏的朝鲜少年。

甚至是用光枪射击游戏来进行国防教育的奇妙场面。

而且,朝鲜人还经常搞所谓的“IP宇宙”“跨媒介传播”。

像有个动画叫《少年将军 (소년장수)》,在朝鲜很火,小朋友们很喜欢。

于是在2016年,朝鲜的程序员便开发出了基于这款动画世界观的手游《飞鸟大逃亡》。

2018年10月12日,朝鲜的机关报《劳动新闻》上刊载了一篇名为《危害人类健康的电子娱乐成瘾》的文章,批判了电子游戏成瘾对青少年的危害。

而反过来讲,正因为本国的玩家数量过多,才会让朝鲜将游戏成瘾当成是一个危害。

那么,这些能让朝鲜小年轻们上头的游戏,具体都是什么样子的呢?

答案,用下面两个字就可以概括:

山寨。

如果说每一首日本的City Pop都有一个香港的翻唱版本,那么每一款朝鲜的本土游戏,就都有一个西方的参考原型。

比如说下面这款名为《千里赛车》的赛车游戏,其实就是换皮了《Fever for Speed》。

还有这款以C罗为主角的足球游戏《得分之王2019( King of Scoring 2019 )》,其实就是抄了实况足球。

·C罗看着跟落枕了一样

至于我们刚才提到的那个《飞鸟大逃亡》,我放一段实机演示,你就应该知道它借鉴哪位了:

2019年,朝鲜推出了一款自己的游戏主机,名曰“牡丹峰”,既能玩《拳皇》和《魂斗罗》这样的经典,又能享受体感游戏所带来的乐趣。

结果网友一扒,发现这哪是什么“牡丹峰”,就是咱小霸王G80游戏机的套皮。

而在今年1月,一篇匿名发表的学术论文,又让我们更进一步地窥见了朝鲜那近乎魔幻的游戏山寨能力。

·这篇论文的作者自己去朝鲜买了几款游戏,然后对其进行逆向工程,非常狠

和全球差不多,现在朝鲜最流行的游戏也都是手游,而这些手游,全都是《开心农场》《糖果传奇》和《愤怒的小鸟》等爆款游戏的“直接本地化”,这包括:

将原版游戏开发者和发行商的LOGO删掉,换成朝鲜工作室自己的名字。

除了将原版文字翻译成韩文,程序员还将游戏音乐替换成了朝鲜风格的乐曲,并将西方传统服饰重绘成朝鲜民族服饰。

·原版

·朝鲜版

而游戏内,某些具有意识形态特质的元素也会被修改。

比如在塔防手游《战士的游戏(Game Of Warriors)》中,原版说的是:

“一旦你征服了敌人的城市,它就会变成你的殖民地。”

而朝鲜特供版则去掉了“殖民地”的描述,并将“征服城市”改成了意识形态鲜明的“解放村庄”。

有趣的是,这些欧美手游本身自带的微交易氪金系统,也被朝鲜程序员们神奇地保存了下来。

在这些山寨手游里,点击氪金的按钮,玩家会得到一个特定的文本秘钥或二维码。

拿着它,去朝鲜的线下店交现金,玩家便会换来一个序列号,将其输入游戏当中,便会得到想要的虚拟付费道具。

·就这种“线下店”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序列号都经过特殊加密,只能在单个设备上使用一次,杜绝了它们在二级市场上被交易的可能。

而更离谱的,则是这些朝鲜的山寨手游本身居然也经过复杂的反盗版加密,防止未经授权的复制和分发,用论文作者的话讲,就是:

“这反过来表明,除了国家认可的游戏工作室对外国游戏的合法盗版外,本地盗版游戏的行为同样非常普遍。”

这很魔幻,但也反映出了一个事实:

单从技术这个层面来看,朝鲜的游戏开发能力其实一点儿也不弱。

不要以为朝鲜就真的一款像样的游戏都没有。

20世纪90年代后期,朝鲜电脑研究中心(KCC)曾开发过一款名叫《银星围棋》的游戏软件。

在2016年阿尔法狗出现之前,《银星》被许多人视作是最好的围棋软件之一,远销韩日市场。

顺带一提,KCC之所以开发《银星围棋》,主要是为了研究人工智能。

朝鲜的游戏外包开发能力也非常强。

在2000到2010年间,朝鲜在全球与多国创办合资公司,开发各种平台的游戏。

像朝德在2008年合资创办的企业Nosotek,就曾给任天堂的wii游戏机做过外包开发。

·其也是《平壤赛车》的开发公司之一

有韩国的游戏宅考据后认为,朝鲜人参与开发的wii平台游戏,很可能是2010年波兰的《小鸡大暴乱》。

·着实很国际化

在2010年前后,朝鲜还和丹东的海纳科技有限公司合作开发了十多款基于IOS平台的手机小游戏。

要知道在那时,就连苹果商店才刚刚入华。

·其中一款游戏

这两年,AR与VR的风潮刮遍全球,而朝鲜自然也没有落下。

根据韩国Etnews 2020年的报道,朝鲜已经开发出了结合早期AR技术实现的游戏,并将之应用到了教育教学中。

是的,在赛博空间,这个神秘的国度一直都比许多人想象的先进得多。

毕竟,谷歌的总裁曾在2013年造访过这里,并认为这里有着“蓬勃发展的极客前景”,而最近,这里的黑客刚刚血洗了NFT游戏《Axie Infinity》,盗走了价值6.2亿美元的加密货币。

但即便如此,现如今,在这个国家最受年轻人所欢迎的,依然是在地下世界流传的西方盗版游戏,以及,经由官方“引进”的西方盗版游戏。

那为何这里面就没有真正属于朝鲜自己的游戏呢?

有一个细节可能会给我们一些启发:

在诸多朝鲜山寨手游里,有一款是《城市岛屿2(City Island 2)》的换皮。

由于意识形态的缘故,在这个手游里,所有的绿色美元钞票符号全被替换成了被称之为“游戏点数”的空白灰色钞票。

但替换的,就只是符号。

在朝鲜版的《城市岛屿2》里,玩家依然需要通过精明的计算和房地产买卖,来想方设法地最大化他们的资产净值。

所以,吸引着这些青年乐此不疲甚至上瘾的,究竟是万恶的资本主义,还是某种经过精心设计的本能乐趣?

答案,或许连引进这款游戏的人自己都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