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俄罗斯乌克兰的大决战终于打响了
资讯

唐驳虎:俄罗斯乌克兰的大决战终于打响了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要:

1.目前,俄乌战场以哈尔科夫、伊久姆、北顿涅茨克三个战区最为关键:在不过250公里的战区战线,双方都投入至少12万人,占一线超过60%的兵力。乌军从哈尔科夫向北、向东发动了一系列攻势,把俄军逐出哈尔科夫接近地,甚至反击了接近俄乌边界的小镇。在这个战区,总体来看是乌军略占优势,反攻缓慢但稳步推进,更主要是配合主战场——伊久姆。

2.作为俄军“桥头堡”的伊久姆现在是俄乌战争的焦点。而俄军在此面临的最大困扰就是补给问题。俄军集结大量兵力于此,但受制于交通路线与占领区域,这些兵力的补给却几乎只能依赖一条双车道的公路,而这条补给公路上的一个关键节点就是库皮扬斯克。对此,乌军主力已发起了多路突击。

3.现在,俄军应该已经暂时放弃从伊久姆南下,构筑“顿巴斯大包围圈”的设想,而是加强了相邻地带——北顿涅茨克方向的进攻。但是自2014年乌军收复以来,这里也沿着城市和交通路线修筑了筑垒地域,从开战到现在,俄军进展不多。

4.实际上,俄乌战争遵循的已是二战的地面作战法则,战役行动持续几个月是正常的。总的来看,目前两军在战场一线处于势均力敌的态势。既然两边都是钳形攻势,那么结果就看谁的钳子更大更硬了。

唐驳虎:俄罗斯乌克兰的大决战终于打响了

赶在俄罗斯5月9日阅兵这天完成一稿,一方面是总结之前的阶段性战局;另一方面,虽然在基辅退兵和马里乌波尔“停攻”之后,在媒体和普通人视角里,俄乌战争看似变得“相对平静”、没啥消息, 但事实上在远离普通人视野关注的方向,乌克兰与俄罗斯真正的全面大决战已经展开。

从冬末到初夏,从2月24日到5月8日,俄乌战争的战火已经持续了73天。上一次在4月20日战争55天时总结了二阶段开局战况,现在又是18天过去了。

从哈尔科夫到赫尔松,双方超过30万大军分布在800公里的战线上,依次可分为哈尔科夫、伊久姆、北顿涅茨克、顿巴斯正面(卢甘斯克与顿涅茨克)、扎波罗热与马里乌波尔、赫尔松共六个战区。

但真正激烈厮杀的是前三个,后三个确实是相对平静。前三个战区战线不过250公里,占比30%;双方都投入了至少12万人,占一线人数超过60%甚至80%的兵力,当然是俄乌的决战战场。

哈尔科夫

众所周知,3月底俄罗斯从基辅到苏梅的400公里北部战线撤军,但西部军区的第6集团军(列宁格勒)和北方舰队14军(摩尔曼斯克)依然盘踞在哈尔科夫环城公路外围。

这是因为从哈尔科夫环城公路到俄乌边界线只有20公里,再到别尔哥罗德也只有40公里。俄军很忧惧乌军收复边界后将对别尔哥罗德展开反攻。

4月份,俄军仍不时炮击哈尔科夫市内。4月下旬,原基辅东北方向的第72机械化旅(驻地基辅州白采尔科维也就是白教堂)终于调到哈尔科夫。

第72机械化旅协同原先守城的国警队机动第3旅、第5旅、保卫3团、第113国土防卫旅等部,对俄军进行清扫反击。

乌军从哈尔科夫向北、向东发动了一系列攻势,把俄军逐出哈尔科夫接近地。

向东50公里,打到了北顿涅茨河的Pechenihy(佩切尼吉)水库,占领了包括水库的Staryi Saltiv(斯塔伊-斯拉提夫)和佩切尼吉,以及水库以南的楚胡伊夫(Chuhuiv)三个过河点。

在哈尔科夫北面,乌军反击接近了俄乌边界的小镇Kozacha Lopan(科扎查罗潘)。这样,俄军数量最多的122mm和152mm榴弹炮、122mm火箭炮就打不到哈尔科夫市区了。

从边界到别尔哥罗德市中心直线距离40公里。如果乌军稳定收复边界,那么用龙卷风、海玛斯火箭炮都可以轻松覆盖俄军在本战区的指挥中心、后勤枢纽别尔哥罗德城,甚至155mm榴弹炮的底排气增程弹也能打到。

在这个方向,俄军只有如下战斗部队:第6集团军的近卫摩步第25旅、第138旅,北方舰队第14军的摩步第200旅、海军步兵第61旅,以及近坦1集的近卫摩步第27旅。

看上去有5个旅的兵力,但千万记住,俄军1个旅 = 2个BTG = 2000人。而且6集和14军的部队已经在两个月的交战中被严重削弱,每个“旅”只剩1个BTG也就是1000多战斗兵。

只有近坦1集的“王牌部队”近摩27旅实力相对完整,算下来俄军一共是6个BTG,6000战斗兵。

乌军在这个方向是第72机械化旅、国警队第3机动旅、第113国土防卫旅一部,约8000~10000兵力。乌军略占优势,反攻缓慢但稳步推进,更主要是配合主战场——伊久姆。

伊久姆突出部

伊久姆,这个5万人的小城现在成了俄乌战争的焦点。关于伊久姆的军事地理和战争历史, 上一期 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这里还要补充一点,相对二战苏军在两次哈尔科夫战役打出的伊久姆突出部(战史上用得更多是“巴文科沃突出部”),现在俄军的“伊久姆突出部”只能算“指甲盖大小”。

▎黑白叠加部分为第二次哈尔科夫战役伊久姆突出部最大值,1942年5月

无论是二战打出的“大拳头”还是现在的区区“指甲盖”,两者的共同点是一样的,困扰俄军的根本问题还是补给。

俄军把相当于整个西部军区的可用兵力,也就是俄军全军1/3的地面武器集结在了狭窄的突破地段。

而受制于交通路线与占领区域,俄军主力的补给几乎只能依赖一条双车道的P79公路,关键节点就是库皮扬斯克。

盘点一下,俄军在伊久姆-博罗瓦亚的区区30公里见方“指甲盖”尖端,集中了三大主力:

近坦1集的近摩2师、近坦4师以及独立的坦克6旅(近摩27旅在哈尔科夫方向)

近20集的摩步3师,另外摩步144师残部在二线侧翼。

俄军曾经号称不需要整个近坦1集,单拉一个近坦4师就能踏平欧洲。

以上四个师都是西部军区的“四大主力”,俄军的重点部队也就再多一个南部军区的近8集摩步150师而已。

然而真相是俄军一个师三个战斗团,也就是6个BTG,6000合同战斗兵,200辆坦克、250辆步兵战车。

这四个师在之前两个月的交战中已经减员。近坦4师损失丢弃了30%以上的T-80坦克,摩步3师近摩252团团长伊戈尔·尼古拉耶夫阵亡。

而摩步144师更是在3月下旬遭遇了重创,麾下三个战斗团——近卫摩步254团、摩步488团、近卫坦克59团全部遭到重创。乌军情报称,各团至少有1个BTG近乎全歼。

其中近坦59团团长亚历山大·贝斯帕洛夫上校4月1日阵亡,4月8日在家乡车里雅宾斯克州北部城市奥焦尔斯克(Ozersk)下葬。另有信息显示,近摩254团团长可能也已阵亡。

因此,残存兵力大约只剩3个BTG、3000战斗兵的摩步144师只能放到三线侧翼,负责防御。

现在,俄军在伊久姆方向的一线箭头是近坦1集近摩2师、近坦4师,近20集的摩步3师负责博罗瓦亚方向的东侧翼,隔河还有另一个方向的中部近2集摩步30旅策应。

为了弥补近坦1集部队坦克多、步兵少的问题,箭头前锋还编入了近卫空降76师、106师。两个空降师满编应该是5个团10个BTG,但空降兵编制小,1个BTG只有700人,缺编的话只有500人。

至于西部军区的另一个空降兵王牌师近卫空突98师,由于3月份在基辅西北方向遭到重创,只能放到本土后方做预备队。(旗下近卫空降331团团长、2个副团长全部阵亡)

在近坦1集后方二线,还部署了同样从基辅西北败退而来的远东军区部队:

第35集团军的近摩第38旅、摩步第64旅,以及只来了1个BTG的守备第69旅。

第36集团军的近坦5旅、摩步第37旅,以及只剩1个BTG的29集近摩第36旅。

往后延伸到暴露的西侧翼,俄军依次是如下部队防御:

近坦1集的坦6旅,刚从万里之外的库页岛调来的远东68军摩步39旅,中部第41集团军的山步55旅,最后扼守哈尔科夫-库皮扬斯克东西向公路的,就是摩步144师的三个团残部了。

合算下来,俄军在伊久姆突出部的箭头近坦1集2个师,损失重整后8个BTG,再加空降兵10个BTG相当于5个正常BTG,共13个BTG,连其他部队约1.5万人。

在博罗瓦亚方向的东侧翼,是摩步3师大约4个BTG,再加摩步30旅2个BTG,共6个BTG,近8000人。二线35集、36集各旅大约还剩8个BTG,约1万人。

整个敞开暴露的西侧翼,包括68军摩步39旅、近坦1集坦6旅、41集山步55旅,摩步144师残部,共约9个BTG,1万多人。

包括不直接编制在BTG之内的炮兵、防空部队、后勤支援等,整个伊久姆方向的俄军总计约5万人。

▎黑白叠加部分为第二次哈尔科夫战役前期的伊久姆进攻,1942年1-2月

从4月22日到4月28日,俄军在伊久姆突出部发动了一周“星期攻势”,最后被乌军完全化解。俄军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大将也确实亲临伊久姆方向督战。

至于“格拉西莫夫被击伤”的传言,经查证,事实是炮击发生在格拉西莫夫走后,乌军用远程火箭炮轰击电子信号暴露的俄军指挥部,俄电子战部队副司令安德烈·西蒙诺夫少将阵亡

夹断伊久姆突出部

俄军为何要再一次违背后勤原则,在如此狭小的“突出部”集中相当于可用力量1/3的重兵?

从战略上,是俄军仍在试图向南“合围”顿巴斯方向的乌军“重兵集团”。

从战术上,需要再次回到军事地理层面。把双方的战线图和河流水系图叠加就能发现,俄军控制区现在都在北顿涅茨河的北面,只有伊久姆这一个桥头堡。

所以,这一段战线的关键实际上是河流攻防。 俄军在3月份为了渡河架桥,就已经被乌克兰军队炮火多次覆盖。

中部军区近卫第12工程旅和西部军区近卫第45工程旅的旅长都阵亡在架桥现场,才在4月初占领伊久姆城市以南,打出这么一个桥头堡。但这个桥头堡太小了,只能硬着头皮从这里往南冲。

为了阻挡俄军突破,乌克兰军队在正面投入了如下兵力:第81空中突击旅,国警队机动9团,保卫1、4团,第15团,第3预备坦克旅。

乌军这些部队基本扼制了俄军近坦1集加空降兵王牌部队的突破。但乌克兰的主要作战行动却不是这里,依然是要试图合围俄军主力。

上一篇说过,在伊久姆方向的东侧翼奥斯科尔河博罗瓦亚方向(俄军约8000人),乌军在4月上半月,已经展开了反突击,打到奥斯基尔水库,用炮兵威胁P79公路,伊久姆突出部集结的俄军主要补给线暂时中断。

但后来这个方向没有继续推进,反而被俄军反推了一点,这是怎么回事呢?

这是因为在相邻后勤条件好得多的北顿涅茨克方向,俄军投入了中部军区的另一股重兵(后面要专门分析)。

在这里担负突击任务的乌军第79空突旅被调到北顿方向增援,只剩第57摩托化旅,因此乌军的突击未能持续。

但是乌军的攻击方向不止这一点。 在开阔而且暴露的整个西侧翼(俄军约1万人),乌军主力从哈尔科夫发起了多路突击。

最北路是佩切尼吉水库以南的楚胡伊夫(Chuhuiv)方向,突击的是乌克兰第92机械化旅等部,防御的是俄军摩步144师残部。

这个方向就是哈尔科夫-库皮扬斯克(Kupyansk)方向的公路,打通之后将威胁到伊久姆突出部根部,俄军占领区重要交通枢纽库皮扬斯克。

再往南突击的可能是乌军第1坦克旅,防御的是俄军中部军区山地步兵55旅。

南端突击的则是乌军主力——第14机械化旅、第25空降旅和第93机械化旅。其中第93机械化旅在这场战争中可谓大放异彩。

第93旅前身是原苏军近卫步兵第93师,全称是荣获两枚红旗勋章、苏沃洛夫勋章和库图佐夫勋章的第93近卫红旗哈尔科夫步兵师。

在第四次哈尔科夫战役收复别尔哥罗德和哈尔科夫的攻坚战中,表现出英勇顽强和高超的军人技能,荣获哈尔科夫荣誉称号(1943.8.23)。

93旅开战时在顿巴斯战线,后来机动增援哈尔科夫,兵力已满后继续奔向苏梅,现在又重返顿巴斯,在伊久姆方向展开突击。

4月25日至28日,乌克兰军队在伊久姆以西的Protopopivka(普罗托波皮夫卡)村附近架起了几座横跨北顿涅茨河的浮桥。

乌军3个旅敌前强渡,击退这里的俄军远东军区35集部队,战至5月6日,乌军已经逼近伊久姆城。

无论是白天的卫星影像还是夜间的红外监测都显示,战火最近距离市区已经仅仅600米。

现在乌克兰炮兵已经可以精确打击伊久姆市区的两座大桥,这两座桥是俄军跨越北顿涅兹河进攻的咽喉节点。

那么,正在北顿涅兹河南岸进攻,后勤消耗量很大的俄军装甲矛头近坦1集就被切断了后勤。而在伊久姆东南部,乌军同样展开反攻。俄军头号王牌近坦1集,这下危险了。

在历史上,从哈尔科夫伸出的钳子,每次都能夹断伊久姆突出部。这次俄军能安然无恙吗?

对于93旅等乌克兰军队来说,这个方向的进攻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使命。那就是聚歼恰好被转移安放到这里的俄军摩步第64旅(远东35集,驻地伯力)。

乌克兰指控这个旅就是布查惨案的元凶,自然乌克兰93旅接到的任务就是干净彻底地消灭俄罗斯64旅,最多留几个活口来当证人。

事实上,乌克兰93旅对俄罗斯64旅的复仇行动从4月下旬已经在实施了。

北顿涅茨克攻防战

现在,俄军应该已经暂时放弃从伊久姆南下,“大纵深大穿插”构筑顿巴斯大包围圈的梦想,加强了相邻地带——北顿涅茨克方向的进攻。

北顿涅茨克是一个城市,不在顿涅茨克州,而在卢甘斯克州。这是乌克兰卢甘斯克州政府的“暂住地”,也是最后未被俄族独立武装“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LPR)攻占的10%区域。

其实1.5万人的LPR俄族武装装备老旧战斗力一般,战前被乌克兰政府军压着打。卢州北部60%的土地都是俄军近20集帮着打下来的。近20集的摩步3师、144师也在这个过程中损失严重。

相比只能通过河谷一条公路补给的伊久姆,俄军在北顿涅茨克方向的交通后勤态势,几乎是天壤之别——无论是北线还是东线,公路交通都多线相连,背后就是LPR和俄罗斯,后勤补给非常方便。

那么为什么俄罗斯从开战到4月底,一定要打难走的伊久姆方向,而不是重点进攻北顿涅茨克呢?

打开大范围的地图就能看到,伊久姆靠西,从伊久姆往南,就是乌军“顿巴斯重兵集团”的后方,这样才叫“包饺子”。

而北顿涅茨克方向本来就是“顿巴斯战线”的组成部分和最北端,往这里打,即使拿下也只会是平推态势,形成不了合围。

但是现在伊久姆南下的希望渺茫,俄军就不得不先试图把北顿涅茨克方向打下来。但是这里也不好打。

自2014年乌军收复以来,这里也沿着城市和交通路线修筑了筑垒地域。从开战到现在,LPR和俄军一直在攻坚,就是进展甚微。

尤其是北顿涅茨克和隔北顿涅茨河连在一起的利西昌斯克(往往忽略,统称为北顿)组成的“大城市”。

守城的只有第111国土防卫旅,现在攻城的却是新调来的远东摩步127师和LPR武装3个旅,约1.5万人。为了增强北顿防御,乌军从伊久姆方向调来了第17坦克旅,负责野战阻击。

在北顿西北方向,是同在河北岸的克里米纳(Kreminna,也译为克雷明纳)和鲁比日内(Rubizhne)。俄军从3月初开始攻打克里米纳,直至4月19日,中部军区援军抵达后才打下。

这是俄军和俄族武装开战50天在北顿方向攻占的第一座城镇。接下来就是进攻鲁比日内,希望能从另一个方向包围北顿,扩大进攻面。

乌军的防守部队主要是曾经在基辅安东诺夫机场大战俄军空降兵的国警队机动4旅,还有当地的志愿武装顿巴斯营。

而整个北顿北侧战线,俄军调来的是原先在基辅东北(切尔尼戈夫)方向的中部(西伯利亚)军区。

包括开战时就投入的近卫第2集团军(15、21旅,30旅算伊久姆方向)、第41集团军(35、74旅,55旅在伊久姆方向)和近坦90师部队,还包括开战后从塔吉克斯坦调来的第201基地(第201摩步师)部队。

▎红外卫星监控的交火情况

塔吉克斯坦201基地有3个团,理论上可组成6个BTG,但还得留一个团震慑中亚和阿富汗塔利班,所以只派来了4个BTG。但俄军整个中部军区的部队,基本都在这里了。

俄军中部军区部队进攻的另一个方向,是更接近伊久姆的红利曼-斯拉维扬斯克方向。而为了对付俄军,乌军也调集了原本在伊久姆方向的第79、第95空突旅和第128山地步兵旅堵截。

合算下来,中部军区大约有18个BTG,2万多人。乌军有4个旅,也接近2万人,算是势均力敌。

在北顿涅茨克往南,5月7日俄罗斯终于拿下一个LPR 6团已经攻打了70天的2万人小镇波帕斯纳(Popasna),成为北顿方向攻占的第二座城镇。

这是俄军从马里乌波尔方向调来了另一个王牌师——南部军区近8集摩步150师,可能还有波罗的海舰队近卫海军步兵336旅,以及“瓦格纳”公司雇佣兵、车臣武装等部。

波帕斯纳本来就挨着LPR控制区,俄军上万人齐攻,这才打退了防守的乌军第24机械化旅、第109国土防卫旅。 俄罗斯研究者欣喜万分,展开一系列联想——

下一步肯定是从后方包围北顿涅茨克和利西昌斯克,并全歼这两座城市的守军。然后和伊久姆、红利曼南下的俄军汇合,实施姗姗来迟的“顿巴斯大合围”。

但还是要看地图,如果说顿巴斯突出部是“大拇指指甲盖”,俄军在红利曼和波帕斯纳打出的触角最多算“小拇指指甲盖”,不要说“顿巴斯大合围”,连“北顿合围”还早呢。

总之,两边都是钳形攻势,就看谁的钳子更大更硬了。

小结

总的来看,目前俄乌两军在战场一线处于势均力敌的态势,但未来变化却已经暗藏在各自后方的变动中。

有人认为,俄乌战争已经陷入一战堑壕化甚至叙利亚拉锯化。这是人们所以为的现代战争,不是海湾战争就是伊拉克战争,三五天最多半个月解决战斗。

而实际上,俄乌战争遵循的已经是二战的地面作战法则,战役行动持续几个月是正常的。

恰逢5.9胜利日,这代表着苏联人民付出巨大牺牲,赶走侵略者、消灭法西斯、全民族卫国战争的伟大胜利和不朽功勋。

正如那首不朽的名曲——

起来,伟大的国家!做决死斗争!

痛击法西斯强盗,消灭万恶匪帮!

让正义的愤怒,滚滚沸腾!

人民的战争,神圣的战争!

敌我水火不容,存亡在此一搏!

我们要光明自由,他们要黑暗邪恶!

满腔正义的怒火,激荡万丈巨波!

全民族神圣的战争,挺身捍卫祖国!

不许污黑的翅膀,从我蓝天飞过!

我们宽广的田野,岂容敌人残破!

法西斯暴虐狂魔,你们注定覆没!

我们准备好棺材,埋葬滔天罪恶!

让正义的愤怒,滚滚沸腾!

人民的战争,神圣的战争!

至于当前的俄乌战争,作为追求和平、正义、进步的中国人民,期望自然是——

消灭法西斯,自由属于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