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两只“大老虎”,坏了普京的大事
资讯

唐驳虎:两只“大老虎”,坏了普京的大事

核心提要:

1.20万军队进攻40万军队有一个成功的案例——伊拉克战争。美国在花出30亿美元经费后,共有近500名伊拉克高级军官接受了贿赂,签订了不抵抗协议。这就是金元开路的非现实战争,如此花小钱办大事的成功案例,自然会有其他国家想有样学样。

2.2月24日,俄罗斯宣布对乌克兰展开“特别军事行动”。在最初的假消息烟雾之后,一系列匪夷所思的军事打法令人捉摸不透。有一种可能性是,在普京亲自交办、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五局执行的蓝图里,乌克兰军队上上下下关键岗位都已被收买。但没想到泽连斯基和乌克兰军队领导层坚持抵抗,乌克兰全民参战,挫败闪电战,将俄军拖入拉锯战、消耗战中。

3.2月21日的表态大会,俄罗斯的所有实权高官集结在大厅里,轮流上台表态。然而作为俄罗斯联邦对外情报局(SVR)头目,纳雷什金的犹豫、磕巴、惊慌失措,被电视传到整个俄罗斯。纳雷什金很可能已经掌握了最完整的真相,内心当然反对这个行动。

4.俄罗斯的最大罪人,可能就是已经被捕的FSB五局局长——谢尔盖·贝塞达。关于“特别军事行动”的真相,或许这本来就是一场模仿美国伊拉克战争模式的“金元战争”。俄罗斯在FSB五局的预算中投入重金,用于掌控乌克兰军方和政界关键人士,但钱却进了该局正副局长的口袋。

4月15日,正好是俄乌战争的第50天。2022年2月24日星期四,俄乌战争爆发,经历七七四十九天后,打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当然,最近几天的一系列迹象都在显示,此前进展缓慢的战争将骤然加速——

俄罗斯黑海舰队旗舰“莫斯科”号巡洋舰沉没、俄罗斯宣称别尔哥罗德等地遭到乌军袭击、俄空军再次对乌全境轰炸、美国通过“租借法案”等等。

但在“顿巴斯大决战”的暴风骤雨到来之前,还是让我们完成对战争真相的梳理。

首先当然是上一篇文章没写完才写了一半,二来更因为在这个战争爆发第50天的日子,终于到了彻底去除决策黑雾、洞察全部真相的时刻。

很多读者看到现在,都很疑惑一件事,开战前普京应该就知道双方的兵力对比情况,在没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他为啥要打这一仗?

别说大家了,在战争初开的第一天、头三天、第一周,乃至第一个月。我观察战场,只看见一个又接着一个的谜团,匪夷所思、不可理喻!

但是,现在这个谜团,谜团背后的谍中谍五重迷局,所谓“大国决策”的根根底底,或许正在渐渐浮出水面。

乌克兰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照虎画猫?

上一篇的文末说到,20万军队进攻40万军队确实有一个成功的案例——伊拉克战争。

伊拉克战争就曾是一场令军事专家大跌眼镜、不可理喻的“非现实战争”。

和12年前多国部队百万大军的谨慎保守截然不同,美国区区一个第三机步师,大摇大摆地就开进了伊拉克。而且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

伊拉克明明还有40万大军啊,共和国卫队也重建重整了啊,美国这次怎么就能搞出一场“武装游行”呢?

因为从1991年海湾战争到2003年伊拉克战争12年,美国中央情报局把伊拉克团以上军官的家庭情况、个人履历爱好都做详细的调查,并开始做他们的“工作”。

在花出30亿美元经费后,共有近500名伊拉克高级军官接受了美军的贿赂,签订了不抵抗协议。

每个师长的贿赂款是1000万美元,并承诺战争结束后,保证他们及其家人的安全,可以办理美国移民,以及在以后的伊拉克政府中担任职务等。

就连国防部长、共和国卫队司令、巴格达城防司令都接受了几千万美金,背叛了萨达姆。

七个最强的共和国卫队师,只有麦地那师的师长带领部队进行了战斗,其余六个师都自行解散了。

所以,美军唯一开路的第三机步师,旅游一般就把伊拉克占领了。最后这些伊拉克军队高官都坐着美国飞机去美国隐居生活了。

实际上,伊拉克战争美军在一线投入的只有4万兵力,剩下16万包括第四机步师、第一陆战师、第十山地师、第八十二空降师等部都属于预备队。

这只是为了预防万一有哪些伊拉克军队高官反悔抵抗而预备的,最后都没用上。第三机步师一步一步就从科威特“买”到了巴格达。

这就是金元开路的非现实战争。如此花小钱办大事的成功案例,自然会有其他国家想有样学样。

军事角度不可理喻的乌克兰战争开局

2月24日,俄罗斯宣布对乌克兰展开“特别军事行动”。在最初的假消息烟雾之后,一系列匪夷所思的军事打法令人捉摸不透:

1、且不论国际后果,俄罗斯在前线真的只有20万军队,如何就敢真的对20万/40万人的乌克兰军队开战?

2、开战就开战,战前说的是要拿到顿巴斯全部,结果在乌克兰四个方向打出了九路进攻,要说连海上试图登陆的敖德萨,就是十路进攻,一副“灭国”之战的气势。

3、“灭国”就“灭国”,可最初几天投入兵力只有区区一至两万?过了一周也不过5-6万?

4、兵力少就兵力少,在关键方向还浪得很。最关键的空突基辅西北的安东诺夫机场。下午三点才出动,只动用了不到400人,而且是直接撞上了就驻扎这里的乌克兰国民警卫队第4机动旅。

结果没能夺控机场,已经在空中的后续13架俄军伊尔-76运输机被迫返航。结果第二天又在基辅西南的机场做了一次失败的尝试。

第三天,哈尔科夫方向,俄军开着几辆虎式吉普,就冲进了市中心,然后几乎被全歼。

5、就连俄军士兵都没心理准备,普通士兵在开战前都不知道自己是去打仗的,拿着两三天的军用口粮就上路了,以为是去搞军事演习。

几万兵力兵分九路,大纵深突击,实际上任何一个方向兵力都不够,打成了一大摊夹生饭。坚持了一个月,最后被迫从基辅等北部方向撤军。

所有的迷糊不解,有且只有在这个行动计划中,才会有合理的解释:

可能,在普京、俄军总参谋部的计划中,这真的是一场“特别军事行动”,俄军仅仅是过去负责接收的,一两万人,最多五六万当然就够了。美军不也只动用了四万人?

有一种可能性是,在普京亲自交办、FSB五局执行的蓝图里,乌克兰军队上上下下关键岗位都已经被卢布,啊不美元彻底收买。

俄军只需要负责进军就是了。只要一声号令,刀斧手就会把泽连斯基困缚来见,跪于克里姆林红墙。

但没想到泽连斯基和乌克兰军队领导层坚持抵抗,团结了包括波罗申科、季莫申科(仍然都是拉达议员和政党领袖)等前任,有力指挥各类军事力量抵抗。

从旅长到志愿兵,乌克兰全民参战,挫败闪电战,将俄军拖入拉锯战、消耗战中。

或许有人知道真相,但他不敢说

进一步说,最能为这次历史巨变留下注脚的,是2月21日的表态大会。 俄罗斯的所有实权高官集结在大厅里,轮流上台表态。

而挂着轻蔑微笑(意味着已经发怒了)的普京和对外情报局(SVR)局长纳雷什金的完整对话如下:

纳雷什金:我觉得,呃……是不是应该给西方合作伙伴最后一次机会,迫使乌克兰实现和平并执行明斯克协议?

普京:说清楚,你是在建议我们重新开始谈判吗?

纳雷什金:呃,不,我是,呃……

普京:或者承认共和国的主权?

纳雷什金: 我会……会……(紧张的咽口水)

普京:说清楚。

自动播放

纳雷什金: 我会支持承认……呃

普京:“会支持”还是“要支持”?!谢尔盖,说清楚。

纳雷什金: 我支持这个提议……我会的。

普京:就说“是”还是“不是”吧!

纳雷什金: 是的,我是说,我支持将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纳入俄罗斯联邦的提议。

普京:……我们现在讨论的不是这个问题!我们讨论的是否要承认主权。

纳雷什金:是的,呃,我支持。

普京:好,谢谢你。

作为SVR头目,纳雷什金的犹豫、扭捏、恐惧,磕磕巴巴、惊慌失措,被电视传到整个俄罗斯。一看就知道都是言不由衷,被逼表态的无奈。

FSB是正黄旗,SVR就是镶黄旗。谢尔盖·纳雷什金(1954.10.27生,天蝎座)也是俄国政坛中拥有极高声望和权势的强势人物,“圣彼得堡帮”“职业特工”双重身份,普京亲密团队的核心一员。

纳雷什金和大2岁的普京同批在克格勃第一总局入职培训,住隔壁宿舍。1992年在普京手下当了列宁格勒市财政经济委员会处长;

2004年出任俄联邦政府办公厅主任,2007年成为副总理,2011年任国家杜马主席,2016年转任对外情报局局长。

在“俄罗斯的历史时刻”,已经68岁遍历政坛的普京老友纳雷什金,竟然唯唯诺诺,吓得像一个被班主任点名的小男孩。

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答非所问,心不在焉,闪烁其词。他在紧张什么?为何跑题?现在终于有了答案——

作为真正的情报机关头目,纳雷什金很可能已经掌握了最完整的真相,内心当然反对这个行动。

但是他优柔寡断,不敢报告(难道要告发同僚把钱全贪了不办事吗),不敢直说,内心纠结无比。

这真的是一场“特别军事行动”

所以,俄罗斯的最大罪人,就是已经被捕的FSB五局局长,谢尔盖·贝塞达。

关于贝塞达公开的信息不多,但我们知道他生于1954 年 5 月 17 日(金牛座),是“圣彼得堡帮”的成员,但可能不是职业特工出身。

他与“普京的柔道教练”罗滕贝格兄弟和“普京的按摩师”康斯坦丁·戈洛什查波夫关系密切。他和俄罗斯众多达官显贵的大宅也聚在一起。

普京的治国高官,很明显来自“圣彼得堡帮”“职业特工”这两个群体。特工出身的普京,也自然更推崇“巧力”点穴的招数。

所以,关于“特别军事行动”的真相,或许这本来就是一场模仿美国伊拉克战争模式的“金元战争”。

FSB五局副局长是阿纳托利·博柳赫(Anatoly Bolyukh)

从FSB五局正副局长的最大罪名——贪腐,和次要罪名——泄密、渎职就能知道。

有这样一种可能性,俄罗斯在FSB五局的预算中投入重金,用于掌控乌克兰军方和政界关键人士。

但是,间谍行贿没有发票,没有收据,没有对证。贝塞达和博柳赫很可能借机贪污了绝大部分的行贿预算。再杜撰一长篇收到钱已经暗通款曲的乌克兰将领名单。

这两人之所以敢这么做,最大的原因就是他们认为普京肯定不会下决心全面进攻乌克兰,这在国际政治上绝对是捡芝麻丢西瓜,失远远大于得的行为。

而且普京(1952年10月7日生,天秤座)并非中文网络传闻的形象,在决策上容易犹豫不决,在2014年的乌克兰、克里米亚和顿巴斯问题上就表现得很明显。

如果不是斯特列科夫、波克隆斯卡娅等基层传奇人物挥刀出手,振臂高呼,俄罗斯还真没有今天这样的局势。

所以贝塞达和博柳赫的计划是完美的,钱装到自己兜里,普京会拿到一份名单,上面详细列着谁谁收到多少万美元,会和俄罗斯合作等等。

实际这些人一分钱没拿到。但这有什么问题呢?反正亲爱的弗拉基米尔怎么会全面进攻乌克兰呢?无非就是在东乌顿巴斯继续斗下去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在贝塞达和博柳赫的报告中,普京获得的信息就是,FSB五局已经收买了整个乌克兰军队。

然后到2021年9月,美国彻底败走阿富汗之后,普京认定这是美国的全面战略收缩与转移,属于俄罗斯的机会到了。

普京也终于厌恶了和波罗申科、泽连斯基两任乌克兰总统的八年猫捉老鼠游戏。他召集了包括贝塞达和博柳赫在内少数核心决策层,宣布了对乌克兰的“大打”方案。

根据FSB五局的“成果报告”,莫斯科决策层认定乌克兰战争就会像伊拉克战争那样,不会有什么抵抗,整个国家会在两天内倒下。

FSB局长亚历山大·博尔特尼科夫和SVR局长谢尔盖·纳雷什金

当绍伊古和格拉西莫夫得知乌军已经全被收买,同意进军乌克兰,制定了“特别军事行动”计划。俄军所要做的就是接管。

而且作战计划中第一波攻击中就派遣俄罗斯警察去控制基辅交通,维持基辅治安。

2019年12月20日,俄罗斯的国家安全日(契卡成立日)活动,普京坐在SVR局长谢尔盖·纳雷什金和FSB局长亚历山大·博尔特尼科夫之间。

贝塞达和博柳赫知道大事不妙,纸包不住了火。为了保住他们的金钱和性命,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想办法把这次进攻计划搅黄。

而搅黄的唯一办法就是让美国人知道这个计划,利用美国的压力迫使普京改变主意。全世界情报机构私下其实都有联络。贝塞达自然要把计划告知美国。

然而,除了拱火,拜登的应对其实一直很软弱。最后,特别军事行动被定在了2月24日到3月2日之间——冬奥会2月20日闭幕,残冬奥会3月4日开幕。

2月24日,俄罗斯宣布的乌克兰-黑海禁飞区时间,就只到3月2日。一周时间,还不足以接管乌克兰吗?

但剩下的事情,我们现在都知道了。

谍中谍五重迷局

这种可能性或许最能解释这场乌克兰战争的决策,你在认知的第几层?

一场特别军事行动演化为不断放血的持久战,俄方显然出了巨大的战略误判。

有人至今仍坚信,“在地球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看透普京,没有摸透乌克兰几斤几两普京是绝对不会动手!”然而,到目前为止,战场现实说明了一切。

整场战争可能就是一场在完全错误的认知指导下,进行的一场机会主义作战。

在贪腐分子的误导下,普京做出了误判。

当然,醒过头来,俄罗斯仍然占有战场上的主动权,“顿巴斯大决战”终于要来了。下一篇我们重新聚焦军事和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