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向丨冯玉军深度解析俄乌危机:普京在下一盘大棋

风向丨冯玉军深度解析俄乌危机:普京在下一盘大棋

对话嘉宾: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 冯玉军

核心提要:

1.通过对俄罗斯历史发展、行为方式、外交特色,包括执政集团心理特点分析,都决定了俄罗斯不大可能贸然发动大规模战争。俄罗斯最经典的策略在于军事讹诈和外交谋略相配合,以最小的成本获得最大的收益,利用中美矛盾,用“切香肠”的方式,以小代价来恢复小俄罗斯帝国。虽然战争没有开打,但普京通过“战争边缘政策”实现了一个重要的战略目标——迫使美国和北约坐到了谈判桌前。

2.俄罗斯这种非常夸张的“强势”恰恰体现了它的虚弱。在新能源革命、新工业革命和新军事革命都落后的情况下,俄已经没有和美国平齐平坐,制造古巴导弹危机的实力。西方制裁在2014-2018年对俄造成了多达6%GDP的影响,新的制裁如果生效,会对俄财政收入、经济发展、民生保障、政治稳定产生巨大影响。普京既想要实现自己让乌克兰亲俄派再次上台的目标,又不想给西方拿到制裁的口实。

3.中国想要维护自身核心利益,实现第二个百年目标。就必然需要良好和平的国际环境。乌克兰危机的实质是国际法的原则和整个国际秩序的问题,某些国家要通过颠覆既有国际秩序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地缘政治目标,挑战整个国际体系的行为,显然不符合我国的核心利益,这才是我们需要看清的趋势。

4.美国其实是最不愿意在欧洲生事的国家,其主要资源和精力都在亚太地区。但美国也绝对不会放弃他在欧洲地区的领导,所以两洋——大西洋和太平洋都要顾及,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也必须在欧洲地区发挥领导作用。但美国并没有因为乌克兰问题而放松对印太地区的投入,无论是在安全上还是在经济上都在构建一个多元主体、多个维度、甚至是多层的经济和安全体系。

俄乌是否会开战?冯玉军:“战争”早已打响,但正面冲突不太可能

凤凰网《风向》:冯老师好,俄乌局势最近又有很多新进展,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说普京可能会在2月份开战,但是您之前预测俄罗斯大概率不会向乌克兰发动正面战争,依据有哪些?

冯玉军:现在人们的思维方式过于简单,只是关注打不打的问题,而我关注的更多的是怎么打的问题。其实“打”早已经开始了,从2014年克里米亚被俄罗斯吞并以后,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混合战争天天都在打。什么叫混合战争?那就是信息战、情报战、网络战,心理战,各种各样的手段综合运用,以最小的代价达到军事和政治目的的低烈度战争手段。

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就是混合战争的一个经典案例。乌克兰东部地区武装冲突则是一场经典的代理人战争,是俄罗斯支持顿巴斯武装民兵的分裂主义活动。所以说从2014年以来,俄罗斯和乌克兰事实上就处于战争状态,这是毋庸置疑的。

1月26日,顿涅兹克,乌克兰士兵严阵以待 图源:IC photo

那么这一次,俄罗斯在俄乌边界陈兵10万以上,会不会对乌克兰发动正面的大规模的武装进攻?我觉得可能性不大,为什么这么讲?这是从俄罗斯长期的历史发展、行为方式、外交特色,包括现在俄罗斯执政精英的行事风格综合研判得出的结论。

在很多中国人的观念里,俄罗斯(民族)是一个战斗民族。但实际上,历史上俄罗斯在很多的战争里面,并不是一个特别能战斗的民族。1812年俄法战争的时候,拿破仑长驱直入莫斯科,逼得库图佐夫最后一把火把首都全部地烧掉。最后打败拿破仑军队的不是俄国,更重要的其实是俄罗斯恶劣的气候。苏德战争时,希特勒打到莫斯科城下同样也是这样——莫斯科的冬天挡住了德军的脚步。俄日战争的时候就更不用讲,俄国作为强大的欧洲国家,被一个后崛起的亚洲国家完全地打败。波罗的海舰队远道而来,在对马海峡被日本海军全歼。还有苏芬战争,面对芬兰这么一个小国家,苏联也是吃了很多的苦头才打败了芬兰。

所以说俄国最经典的东西,不是拼尽全力、直接就用武力方式达到目的,而是军事讹诈和外交谋略相互结合、相互协调,以最小的成本得到最大的收益,这是俄罗斯所擅长的东西。特别是在通过搅动其他国家内部混乱,或者说借助其他国家之间发生矛盾冲突,甚至战争的时候,它在关键时刻突然出现,或者说是打着协调人的旗号攫取利益,亦或落井下石、背后捅刀、渔翁得利。

正如恩格斯所说,“对外政策,毫无疑问是沙皇政府所擅长的、而且是非常擅长的一个方面”,俄国外交家曾使俄国的边界潮水般向外扩展,他们的作用“超过了俄国所有的军队”。

所以说俄罗斯的外交传统和行为特点,是我做出判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这也是区域国际研究和一般国际关系理论研究方法上的差别。国际关系有的人说“有规律”,但每个国家有每个国家的特色,就像千人千面一样,这是一个道理。所以,一定要从俄罗斯的长期的历史发展、心理特征、行为模式来做出判断。

就此而言,我很认同美国国会图书馆原馆长、俄国文化史专家詹姆斯·比灵顿的观点——“人文学科比带有计算性质的社会科学更具有洞察力,特别是在判定一些事关历史方向的重大问题的时候。

美国国会图书馆第13任馆长、俄国文化史专家詹姆斯·比灵顿(James Hadley Billington)

凤凰网《风向》:国际关系研究有三个层次,一个国际系统,一个国家,还有一个是领导人个人。有西方很多人在说“开战可能性比较大”的时候,他们的论据是普京的性格中有很强的情绪化倾向,会让出兵的概率升高,您怎么看待这种分析?

普京。图源:IC photo

冯玉军:我觉得西方对普京的判断还是有些偏颇。普京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出身于克格勃,精于算计,是一个冷峻的实用主义者,西方所说的普京情绪上的这种过激的成分,我觉得是不对的。普京恰恰是一个冷静、清醒、精于算计和实用主义的人,恰恰是这些特点决定了他不会贸然地发动大规模战争,他要考虑到战争所投入的成本和它所带来的收益。

再说得具体一点,在今天中美矛盾成为大国关系主轴的时候,在美国正在试图把它主要的资源转向印太地区,转向对付中国的这种情况之下,俄罗斯会主动地把整个美国和北约的炮火,引到自己身上吗?不可能的事情。俄罗斯恰恰就是要利用中美之间的分歧和矛盾来以小步快跑、切香肠的方式,一步一步地以最小的代价来实现自己的目标。它的这个目标是什么?某种程度上,就是恢复小俄罗斯帝国。

俄罗斯帝国扩张示意图。图源:不列颠百科全书

普京是否不怕制裁?冯玉军:克里米亚危机后因制裁俄罗斯损失6%的GDP

凤凰网《风向》:您刚才也提到,普京会权衡战争行动的成本和收益,很多人说美欧所警告的新制裁实际上并不能威慑到普京。因为俄罗斯相对西方没有那么强的经济依存,甚至欧洲还要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所以说普京并不怕制裁,您怎么看?

冯玉军:我觉得这个问题还要具体分析。当然俄罗斯人,特别是俄罗斯官员口头上讲俄罗斯不怕制裁。但是制裁还是给俄罗斯带来了巨大打击。我看到的数据是,从2014年到2018年的四年时间里,因为西方的制裁,俄罗斯的GDP损失了6%,平均下来是每年损失1.5%。这对俄罗斯来讲,已经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要知道从2014年到2020年,俄罗斯每年经济的年均增速只有0.35%。1.5%对0.35%,那是它的5倍。

俄罗斯近年GDP相对前年的走向。数据来源IMF

所以说我觉得西方制裁还在很大程度上压缩了、打击了俄罗斯的经济,特别是在未来按照西方所威胁的,“如果俄罗斯正面进攻乌克兰的话,将采取最严厉的制裁措施就是把它踢出SWIFT。”

(目前全球跨境支付的信息传递基本都是通过全球银行间金融电信协会SWIFT实现,因此被排除在外,意味着进行跨境支付结算将变得非常困难。——编者注)

当然俄罗斯这些年,为了应对西方制裁的风险,做了很多的工作,它降低了对美元的依赖,把美元在外汇储备当中的比例尽量地压缩,极大地增加了黄金、欧元,甚至人民币在它外汇储备当中的占比。而且俄罗斯基本上已经抛空了它手里所持的美国的国债,现在也只有一二十亿美元,随时都可以抛售。

但是如果真的被踢出SWIFT的话,一方面它手里的美元基本上就成为了废纸。另一方面就是俄罗斯的对外贸易会受到进一步的打击,即使是愿意和俄罗斯合作的国家,在实际操作过程当中会遇到支付系统方面的很多障碍。当然欧洲离不开俄罗斯的天然气,但是如果俄罗斯的天然气无法出口到欧洲的话,对于俄罗斯的财政收入、经济发展、民生保障,甚至政治稳定也都会带来巨大的冲击。

所以说我不认为普京会以如此庞大的代价,引发西方对自己的制裁。他要做的是既要实现自己的目标,同时又不给西方拿到最严厉制裁的口实,这是普京要做的事情。

新“古巴导弹危机”来了?冯玉军:俄受三场革命冲击无法和美平齐平坐,但普京已经达成一个关键目标

凤凰网《风向》:对,但是您之前也提到,普京可能不会发动正面战争,而是会用挑动内乱等非常规的手段逼迫美欧让步。但1月27日最新消息说美欧拒绝了会谈中俄罗斯的核心诉求。那么您认为普京还需要增加多少筹码,才能够让其策略奏效?

冯玉军:这是两个概念的问题,挑动内乱主要是针对乌克兰,在乌克兰挑动,比如说军事压力会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乌克兰国内的金融和社会混乱,有的民众开始挤兑、有些人试图离开乌克兰等等,都会给乌克兰造成进一步的经济和社会压力。同时也会引发乌克兰国内不同政治派别之间的分歧。俄罗斯最想达到的目标,就是能够把反俄派泽连斯基这些人赶下台,然后让另外一波亲俄派再次上台。

泽连斯基团队庆祝总统选举胜利。

前不久,英国外交部披露了一份名单,披露了俄罗斯寄予希望的在乌克兰的代理人。俄罗斯和乌克兰有着密切的人文和社会联系,俄罗斯在乌克兰国内培植代理人,寻求亲俄力量并非什么难事。当年的克里米亚之所以那么快就被俄罗斯吞并,是因为当地乌克兰驻军的中高层军官,基本上已经被俄罗斯收买了。而且还有很多俄罗斯裔的乌克兰公民,实际上已经拿到了俄罗斯护照。

凤凰网《风向》:还有一个问题,比方像现在对于美欧的拒绝,普京会怎样加码行动?因为近期美媒称,俄罗斯可能会在委内瑞拉和古巴进行军事部署,这是不是也属于普京的外交手段?

冯玉军:俄罗斯提出来的这些要价基本上都被拒绝,包括北约不能东扩,北约要从驻在东欧的这些北约成员国的领土上撤军;撤出军事基地和武装人员;北约不能和乌克兰,格鲁吉亚这些原苏联国家进行军事合作等等。

这些条件北约是毫无疑问是不会答应的。但是普京通过“战争边缘政策”达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目标。那就是通过这种搏命的方式,迫使美国和北约重新坐到了谈判桌前,开始和俄罗斯谈判。

2021年5月,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左)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会晤 图源:新华社

很多中国读者觉得这个无所谓,但实际上大家如果看一看2014年以来,俄罗斯不仅遭受到了制裁,而且基本上已经被完全边缘化,就会明白——现在俄罗斯通过这种方式逼迫对手回到了谈判桌前,而且要根据俄罗斯的议事日程来和它谈判,这就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进展。

所以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非常兴奋地讲,现在不是我们跟着西方的乐曲跳舞,而是我们来制定日程,西方必须踩着我们的节奏跟我们谈判。甚至我们要你以书面的方式来回应。说实话,这已经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进展。

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

为什么俄罗斯要这么做?就是俄罗斯看到了整个(趋势),无论是世界能源革命、工业革命、新军事革命,现在俄罗斯的国力真的不足以支撑它和西方展开全方位的综合国力竞争。

新能源革命,包括全球能源转型,会极大地冲击俄罗斯的能源产业,这是它的命根子,是它的经济支柱。与此同时,俄罗斯也没有力量维持同美国和北约的全面军备竞赛,因为现在俄罗斯经济实力很有限。现在美国每年军费开支7000多亿美元,我们不要说北约其他国家,俄罗斯每年的军费开支只有多少?2020年617亿美元,在经济捉襟见肘的情况下,它怎么可能和美国抗衡,保持一个平起平坐的大国地位?

所以说俄罗斯自己非常清楚未来的发展趋势,它就是要在自己综合国力的下降、还没被人发现急剧衰败的条件之下,通过这种拼命的方式逼迫美国和北约,包括其他国家坐下来谈判,尽早地达成能够更加符合俄罗斯利益的国际条约和协定。

在全球战略平衡方面,俄美之间尽管已经退出了冷战前后双方签订的一系列双边军控协定,但是已经在日内瓦开始重启全球战略稳定谈判,而且在一些关键性的原则问题上立场相互接近。这次俄罗斯提出来的新的安全保障协议同样也是这种目标,能不能达成、能达成多少是后话,要通过双方之间的互动,讨价还价,最后实现妥协。但是俄罗斯必须要在自己的虚弱还没有被世人完全看穿的情况之下,逼迫对方达成交易,这就是俄罗斯现在要做的事情。

当地时间2021年6月16日,瑞士日内瓦,俄美首脑峰会举行,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美国总统拜登举行会晤。图源:IC Photo

所以说从这个角度上来讲,说到什么在古巴部署都是胡扯的事情,俄罗斯现在没有那个实力。再像赫鲁晓夫那个时期一样,再搞一个古巴导弹危机。

现在俄罗斯这种非常夸张的“强势”恰恰体现了它的虚弱,这是我近年来一直所持的观点。当然,受伤的北极熊也是非常危险的。

凤凰网《风向》:对,是的,您刚才说的非常好,因为之前我也看了一篇《绿色颠覆—新能源地缘政治》的文章,提到这场革命里面俄罗斯是完全落后的,而且现在欧洲天然气也有美国的供应,所以虽然今年油价已经上涨,但俄罗斯的危机感仍然很强。

《绿色颠覆—新能源地缘政治》,图自《外交事务》

冯玉军:对,是这样,现在有三场革命影响着国际力量的对比和世界发展的走向,那就是新能源革命、新工业革命和新军事革命。

新能源革命对俄罗斯构成巨大冲击,全球能源转型会让它未来面临更多挑战。而在新工业革命领域,俄罗斯基本上是完全被甩在后边。而且苏联解体30年来,俄罗斯至今仍在经历“去工业化”进程,其工业体系仍在进一步地衰败。俄罗斯在新军事革命方面近年来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更多地是靠吃苏联时期技术储备的“老本”。更重要的是,俄罗斯的国力不足以支撑它和美国展开全面的军备竞赛。

俄乌未来必有一战?冯玉军:普京虽已在多处得手,但仍要多年博弈

凤凰网《风向》:那么我们回到乌克兰的情况,乌克兰长期以来在文化上存在东西分裂,那么您认为从2019年在泽连斯基上台以来,乌国家整合进展怎么样?能否一定程度上缓和这种分裂处境?

冯玉军:乌克兰国内的民族构成和文化分野,确实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也不是在短期之内就能够完全地弥合的。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我们要看到,在2014年俄罗斯吞并了克里米亚,而且在顿巴斯地区挑起战火,导致200多万人流离失所、1.5万人死亡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乌克兰人对于国家的认同度是提高了的,对于俄罗斯的不满是上升了的。泽连斯基的政策,还是得到了民众的更多支持。

凤凰网《风向》:对,我还看到一个数据就是世界价值观调查(WVS),资料显示从世纪初到现在,乌克兰国内亲近欧盟价值的人是越来越多的,上升了将近10%。如果说这个趋势继续的话,普京想要再去分裂乌克兰或者说干涉乌克兰,把它变成自己的缓冲地带的可能性会越来越低。那么普京会不会抓住这个机会进攻?或者说在这样不可调和的这样冲突面前,是否俄乌之间必有一战?

2010年乌克兰总统选举示意图,东部地区坚定支持亲俄派总统。

冯玉军:我觉得是不是有一战,其实又回到了我们刚开始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它不仅仅取决于普京自己的考虑,也取决于乌克兰捍卫自己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的意志和能力,同样也取决于西方对乌克兰的支持力度和与俄罗斯较量的决心和团结度。所以说它是一个多种因素互动的结果,很难单纯的从普京的意愿来做出一个简单的结论。

凤凰网《风向》:那么您觉得长期来看,这个问题可能还会进行10年或者说若干年的博弈。

冯玉军:对,这个是肯定的,这个问题不可能在短期之内加以解决,俄罗斯恢复帝国的渴望是非常强烈的。

而且最近一个阶段,普京在很多地方已经得手了:在白俄罗斯基本上已经得手了,俄白联盟国家的步伐进一步地加快。此外,今年1月份俄罗斯又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一边在乌克兰边境陈兵10万,一边又以非常巧妙的方式在哈萨克得手,在重建帝国的道路上搬除了纳扎尔巴耶夫这块“绊脚石”,让哈萨克斯坦的内政外交毫无疑问地会进一步向俄罗斯倾斜。

当地时间2022年1月25日,乌克兰Avdiivka村附近,俄乌局势紧张,前线的乌克兰士兵严阵以待。图源:IC photo

这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俄罗斯对乌克兰的觊觎。但无论如何渴望,俄罗斯的执政精英也还是非常清醒的实用主义者,他们会去权衡各种的利弊,在损失要远远大于收益的情况下,他们不会贸然行动的。

但是通过持续不断的这种混合战争的形式,让乌克兰顿巴斯的伤口永远难以愈合,甚至不排除在乌克兰其他地区制造新的冲突,也都可能是俄罗斯的一个政策选项。所以说,俄乌之间的较量还会持续很长时间。

波罗申科(右)与美国陆军欧洲指挥官握手 图源:法新社

凤凰网《风向》:对。普京应该还会连任到2036年。

冯玉军:哈哈,也许。

危机中如何维护中国核心利益?冯玉军:最重要的是国际法原则和整个国际秩序

凤凰网《风向》:下面现在是第二部分关于各个大国的利益,首先是大家很关心的说在俄乌危机之下中国的利益——比方说很多人说从战略形势上看,如果说俄乌危机继续吸引美欧的注意力,可能会减轻中国在印太方向的压力。但是也有人说这个危机可能直接冲击“一带一路”,影响中国的经济利益,您认为怎么样评估俄乌危机对中国核心利益的影响?

冯玉军:首先,我们要界定中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中国的核心利益其实在党和国家的文件里已经描述得很清楚,那就是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

(即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基础上,再奋斗15年,在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从2035年到本世纪中叶,在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基础上,再奋斗15年,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编者注)

是在实现全面脱贫之后,到本世纪中叶,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中等发达国家,这是我们的核心利益。要实现这个核心利益,必须要有良好的、和平的国际环境,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而且我们也都知道,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所取得的成就是通过融入世界体系,融入全球化进程,同全球产业链、价值链紧密捆绑所实现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保持一个国家环境的和平稳定安全,保持一个持续全球化的进程,我觉得是符合中国根本的核心利益。

反过来看,俄乌危机的实质是什么?是有些国家要通过颠覆既有国际秩序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地缘政治目标,这是对整个国际体系的挑战。那么在这种挑战之下,武力就会代替和平的方式成为解决国家分歧争端的选择,谁拳头硬谁就可以为所欲为,那整个世界还会有安宁吗?还会有和平吗?那不可能。

所以说从这个角度,我觉得不是说中国在俄罗斯或乌克兰投资的问题,不是“一带一路”项目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国际法原则和整个国际秩序的问题。如果在这个问题上都含糊其词,都没有看清楚大趋势的话,我觉得去谈中国核心国家利益就都是离题万里,因为这是中国党和政府多次重申的核心国家利益根本就没有认知。

凤凰网《风向》: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大国是美国,我们很好奇为什么美国把主要竞争对手设定为中国之后,还要在乌克兰问题上投入这么大的精力,美国如何平衡欧洲和印太战略资源?也有一种观点说这是美国的海权主义对新陆权主义的一个干预的观点,哈萨克斯坦内乱与此有关,当然您刚才已经反驳这种观点,可以从战略角度再谈一谈。

冯玉军:我觉得现在一些人天天重复什么海权、陆权这些陈芝麻烂谷子,是思维僵化的表现。这些老套的地缘政治学说现在成了一个筐,什么都往里面装。美国全球主义战略毫无疑问首先维护它的全球霸权。全球霸权,某种程度也意味着必须充当世界警察,避免出现大规模武装冲突是美国的责任。现在,美国全球战略的首要任务是逐渐把资源向印太地区转移,来应对中国的崛起。包括从阿富汗撤军,最重要的是他不希望阿富汗在浪费资源,要撤往印太地区。

但同时,大家一定要看到欧洲安全同样也是美国特别关心的问题。如果欧洲出现了大规模的战乱,不仅会对乌克兰构成巨大的威胁,同时也会对整个欧洲安全体系,包括欧洲安全的基本原则和《赫尔辛基协定》所规定的“战后边界不可改变”等等都带来一系列的冲击,这是美国不希望看到的。所以说美国现在是两洋——大西洋和太平洋——都要顾及,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也必须在欧洲地区仍然发挥“领导作用”。

正是因为如此,我们看到美国已经宣布8500名美国士兵随时都可以从美国部署到东欧国家。拜登也和欧洲国家的主要领导人进行了视频会晤,要进一步通过跨大西洋安全体系保持团结、让其他国家共同承担责任的这种方法,来共同应对俄罗斯的挑战。不要认为要对付中国,美国就会完全放弃欧洲,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凤凰网《风向》:对。但他更多可能还是依赖盟友的力量,或者说投入的资源相对来说是比较少,更多是撬动(资源)。

冯玉军:但是相比其他国家,美国肯定是要承担更多责任的,但是也要其他国家分担义务。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他并没有因为乌克兰事件放松对印太地区的关注和实际投入。

从拜登上台以后,我们可以看到整个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安全体系都在进一步的巩固和重塑——美日、美韩、美菲双边同盟、美日印澳四国机制、美英澳三国同盟等等,无论是在安全上还是在经济上都在构建多主体、多维度、多层次的同盟体系。所以说美国在印太地区的战略投入、战略精力和整个战略部署都是有步骤的推进。这几天,美国的双航母战斗群其实也在南海游弋,充分表明了美国的战略重心所在。

凤凰网《风向》:所以主要资源还是在(亚太)这边。

冯玉军:对。

凤凰网《风向》:美国是希望加强跨大西洋合作的,但有一些北约成员国,尤其是德国,其实并不是非常积极。之前有分析者表示其实美俄博弈的成败在于德国的选择,比方说德国如果坚持“北溪2号”管道,或者说德国觉得跟着之前制裁俄罗斯不太划算,就没有办法构建对俄的包围。您怎么评价这种观点,这次危机之后美欧会不会暴露出来更多的战略分歧?

冯玉军:我觉得德国在根本原则问题上仍然是和美国站在一起的,其表态仍然是“如果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侵略会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在“北溪2号”问题上,包括总理朔尔茨和外长贝尔伯克都表示:如果俄罗斯对乌克兰侵略的话,“北溪2号”肯定会自动停止运营。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现在德国在一些具体的技术环节上,包括在政府内不同党派之间也确实存在着分歧,朔尔茨代表着社民党,可能更多对俄罗斯采取一种相对缓和的策略,而外长代表的绿党可能更加强硬。

这反映现在德国内部其实不仅仅是是在对俄罗斯问题上,包括对整个国家发展、对整个能源转型和其他一系列问题上存在分歧,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了德国在整个欧洲的领导地位,如果德国国内这种分歧不能够弥合的话,未来它在欧洲的领导地位肯定会相应受到冲击。这样跨大西洋安全体系里面美国的地位会继续上升,新欧洲国家会把更多的希望放在美国身上。

当地时间2022年1月19日,德国柏林,德国总理朔尔茨在达沃斯论坛发表讲话,他表示决不允许俄罗斯用武力改变国家边界。图源:IC photo

凤凰网《风向》:所以像法国还是没有办法承担更大的责任是吗?

冯玉军:法德发动机原来一直是欧洲一体化的核心,但是法国的力量也是令人堪忧。

美英故意制造乌克兰危机迫使资本回流?冯玉军:没什么关联

凤凰网《风向》:现在是几个网友比较关切的问题,一个是在奥运期间美国有没有可能怂恿乌克兰士兵在奥运期间挑起战争,故意影响中国的奥运?

冯玉军:这种提问的方式我难以理解。

凤凰网《风向》:这确实有阴谋论的成分。

冯玉军:我只能看到事实,就是2008年8月8日的事实,那是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的战争。美国现在是最不希望欧洲生事的,它希望把更多的资源和注意力放在对付中国身上、希望千万不要欧洲再出事牵扯他的精力,分散他的注意力。

凤凰网《风向》: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点很多台湾媒体会把台湾问题和乌克兰问题并列,对于说这种倾向您怎么看?

冯玉军:千万不要把台湾问题和乌克兰问题包括克里米亚问题相提并论,这是完全不同的性质。台湾问题是什么?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得到了世界绝大多数,包括美国欧洲这些国家承认的,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我们希望以和平的方式实现祖国的统一,当然我们保留迫不得已时动用武力的权利。

但是克里米亚和乌克兰问题的实质是一个国家对另一个独立主权国家的“侵略”。要知道在苏联解体之后,包括在1997年签署的《俄乌两国友好合作伙伴关系条约》中,两国承认苏联时期划分的俄乌边界,互相尊重领土完整,并同意通过用和平方式解决一切争端的。所以,一个是国家统一问题,另一个是一个国家对另外一个国家的侵略,这怎么可以相提并论呢?

凤凰网《风向》:现在网上有一种非常流行的观点,说现在英美积极挑动战争,目的就是为了在欧洲制造紧张让资本回流到伦敦或者纽约,从而解决自身在通胀情形下的经济问题,您怎么看待这种“资本决定国际关系”的逻辑?

冯玉军:很抱歉,我看不到它们之间有着什么关联。至于说到对战争的态度,我看到的是,美国和英国非常担心在欧洲发生战争。

凤凰网《风向》:刚才您的回答非常清晰,有理有据,谢谢冯老师。

冯玉军: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