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2年了,终于见到疫情结束的曙光
资讯

唐驳虎:2年了,终于见到疫情结束的曙光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要:

1.2022年1月底,我们即将迎来新冠疫情暴发后的第三个春节,同时国内疫情继续多线并发。近期,《柳叶刀》一篇评论预测:“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将在今年3月底终结”。但是“美国新冠死亡人数暴跌”是因为数据被延迟押后上报。美国这一轮的新冠病亡人数,总体还处于明显的上升周期。所以,上述预测似乎不太实际。

2.虽然从临床角度Omicron对个体的致病率、危害程度已经低于流感,但是,新冠病毒的传播太猛烈,医疗系统仍然无法承受。新冠疫情解除,意味着它的最终归宿必须是人人都会感染、但症状极轻的普通感冒,这要求重症率、死亡率还要再下降一个数量级。

3.根据一般化的多国真实世界数据统计分析,疫苗降低死亡率的效率在近十倍到几十倍。目前欧美重症、死亡的绝大多数都是未接种疫苗者。一些疫苗接种率高的“模范国家”,如古巴、新加坡的百万人日死亡已经维持在较低的水平。这就是疫苗接种呈现的效力。

4.为何我们暂时还不能开放,需要明白两点:第一,面对新冠病毒超强感染力,疫情防控只要一放松就意味着结束,就意味着再无“清零”可能,必须极端审慎;第二,还需要观察更多其他高接种率国家的数据与趋势。

2022年1月底,国内新冠疫情继续多线并发,北京D毒株冷库疫情、留有尾巴的天津O毒株疫情、新发现的杭州O毒株疫情,以及边疆口岸但是有扩散传播的新疆霍尔果斯、黑龙江绥芬河疫情,已经让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而各地对返乡人群层层加码,严苛“劝退”,第三个春节团聚再次泡汤。民众的心理耐心和忍耐力越来越疲惫,这究竟何时是个头?

上周初(1月17~19日),一段文字猛然流传——“美国新冠死亡人数暴跌!”“美国已度过高峰!”

而还有1月19日,《柳叶刀》杂志线上发表了几篇关于Omicron的文章,其中最令人关注的是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的主任默里(Chris Murray)撰写的评论。

默里预测,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将在今年3月底终结。还有介绍文字声称,“该研究所自疫情以来,以预测准确而著称”。

两则消息一叠加,在一部分人心中激起了波澜——“美国用死人的办法扛过这轮疫情,就要结束了!”,自然还有各种各样的议论和感慨。

事实的真相会是怎样呢?我们还是继续1月14日,也就是两周前的深度分析和预判吧。

美欧疫情最新真相

首先,“美国新冠死亡人数暴跌!”的这则消息,怎么只流传了几天,就没见进一步传播了呢?

因为美国新冠死亡人数立刻连创自上一个冬天以来的新高了。

疫情以来美欧百万人日增病亡,7日均值曲线

1月19日,新增报告死亡3830人,距离上一个冬天的顶峰——2021年1月20日的4442人,只差了14%。

而这所谓的“美国新冠死亡人数暴跌”,两年来已经发生了近100次。

去年下半年以来美欧百万人日增病亡,每日新值曲线

因为美国的新冠死亡人数统计是各医院上报给联邦卫生部的,而周末一般医院行政文员都会放假,会延迟押后上报数据。

在精确到日的统计图表上,呈现出以周为单位,周末就急剧下跌的震荡线。

这种现象,两年来关注全球疫情统计的人都知道。

所以无论是媒体还是学界,都更常用“前7日平均值”来替代每日新值,呈现出平滑一些的脉络。这也几乎是一个基本常识。

以为“美国新冠死亡人数暴跌”的人,无非就是仅仅看到了1月16日星期天新冠死亡人数报584,就以为从1月12日周三(一般是之前累积未报数据的集中释放)的2811暴跌了。谬以!

完整地看数据走向,美国这一轮的新冠死亡人数,总体还处于明显的上升周期。

但美国卫生部却从2月2日开始,不再要求美国各大医院报告新冠病毒死亡人数。

也就是说,今后的美国新冠死亡人数,将只剩估算。

2022年1月的上半月,测算有880万美国工人因感染新冠,或照顾家庭中的感染者而不得不待在家里。这不仅比上一个冬季疫情增加了超过200万人,而且也是自大流行开始以来最大的劳动力短缺。

虽然Omicron致命性较低,但极其广泛的“全民感染”仍使得越来越多的人留在家中。

这使得医疗专业人员,物流,零售和制造业工人等基本劳动力存在着很大的需求,并导致越来越多的经济或服务活动因此而中断,进一步加剧了供应链中断、资源短缺。

至于“该研究所自疫情以来,以预测准确而著称”。把话反过来说就对了。

这个团队,在2020年3月预测当年6月会终结全球大流行,在2021年1月预测当年4月会终结全球大流行,在2021年11月初预测当时D毒株引起的秋季爆发峰会很快结束。

两年来他们“预言”疫情结束起码四五次了。另外,他们的模型一直认为中国病亡人数是2.3万人。

该研究所自疫情以来,以胡说八道、屡败屡战、连续翻车而著称。如果信了他们就能“3月份疫情结束”,这是一厢情愿的幻想。

白宫首席医疗顾问福奇23日在ABC的节目中表示,由Omicron引发的新冠病例激增预计将于2月中旬达到顶峰。这才是比较靠谱的预测。

如何理解死亡人数

再看看欧洲,以人口近4.5亿的欧盟为单位,情况也不咋地。冬季高峰还是很明显。

集中到英法德意西这五个西欧大国,同样如此。

每100万人日均新增病亡4~6人,这看上去似乎是一个极其微小的数字,可以忽略。

但是,这个指标的时空周期是日。按流感季3个月90天计算,日均5人累积下来就是450人。当然,这看上去似乎也不是很严重。

然而,人口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以一个1000万人口的特大城市计算,一次高发季就会带走4500人——

参考一下,遭遇病毒最早袭击的武汉,疫情时在城人口约1050万,不幸病亡是3869人。

当放大到1亿人口,就是4.5万;而像美国3.3亿人口,一轮波峰就会带走近15万人生命,这仍大幅超过了每个流感季的死亡人数——4~6万。

如果发生在中国,那就是一个季度疫情病亡63万人以上,加上“平季”病亡,将带来一年100万人口的超额死亡,相当于年死亡人口增加10%(2021年全国死亡人口1014万人)。

实际上,在前几轮波峰,欧美的百万人日均病亡达到了8甚至10以上。

现在全球仅列入统计的新冠死亡人数已达564万人。每天变化的不是数字,是生命!

Omicron危害性与新冠归宿

上一篇介绍了全球首篇Omicron毒性量化报告,单从临床角度,Omicron对个体的致病率、危害程度已经大幅低于流感了。

但是,问题在于,新冠病毒的传播太猛烈。

一般认为,流感的基本传染数R0大约1.5,而新冠病毒原始毒株为2.8。

但是Delta毒株已经公认R0>5,Omicron显然比Delta更高。

重症率×感染人群=住院需求。

Omicron虽然重症率大约是流感的1/4,但单位时间内感染人群可以是流感的10倍,造成的住院人数依然是季节性流感的2~4倍以上。

因此,在指数级传播下,医疗系统能勉强承受住流感,仍然无法承受Omicron。

新冠疫情解除,意味着它的最终归宿必须是人人都会感染、但症状极轻的普通感冒,而不是流感。

这要求重症率、死亡率还要再下降一个数量级。

疫苗的作用

面对欧美和去年冬天相差无几的死亡规模,思维敏锐的人必然想到一个问题,疫苗呢?疫苗的作用体现在哪里?

首先,由于抗原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以原始毒株为对象设计的各种疫苗,目前都无法有效阻止Omicron感染。

在凯撒医疗集团南加州地区的5.3万名确诊病例当中,接种两针mRNA疫苗的比例近53%,接种三针也有13.4%。

但是很遗憾,这份报告没有统计400多位住院(重症)患者的疫苗接种、年龄和基础病情况。这其实才是更关键的数据。

但根据一般化的多国真实世界数据统计分析,疫苗降低死亡率的效率在近十倍到几十倍。

瑞士67.6%的人口完全接种疫苗,主要使用BNT和Moderna的mRNA疫苗。

2021年12月18日的时间点上,未接种疫苗人群是接种疫苗人群感染后死亡率的9.9倍,是接种了同源性疫苗加强针人群的45.4倍。

美国62.9%的人口完全接种了疫苗,主要使用BNT和Moderna的mRNA疫苗,以及强生的腺病毒载体单针疫苗。

在2021年10月30日这个节点,未接种疫苗的死亡时是完全接种疫苗4.82倍~7.23倍。

英国71.2%的人口完全接种了疫苗,主要是阿斯利康腺病毒载体两针疫苗和BNT的mRNA疫苗。

在2021年10月15日这个节点,未接种疫苗的死亡是完全接种疫苗的8.5倍。

而到目前Omicron这一波,详细数据还未出来,一般的报道是差距增加到20倍以上。

数据显示,在2022年1月8日这个时间点,美国81岁以上人群未接种疫苗的病亡是打了疫苗及加强针的35倍。

智利71~80岁人群未接种疫苗者的病死数,是接种疫苗及加强针者的25倍。

2022年1月1日的瑞士数据更显示,70~79岁人群未接种疫苗者病亡数是接种疫苗的71倍!

另外,根据英国卫生部对300万人的统计,感染Omicron后的死亡率:

40-49岁人群,如果一针都不打是千分之1.5,打了三针以后是十万分之6,也就是低于万分之1。

60-69岁人群,一针不打是百分之3,打完三针是万分之9,比流感低。

所以,目前欧美重症、死亡的绝大多数都是未接种疫苗者。也就是说,美国,欧盟的接种率不够,远远不够。

这些国家存在大量的反疫苗者,拒绝接种疫苗,这是死亡依然呈现高峰的根本原因。

真正的希望指标

所以,观察世界疫情,展望未来发展,不能把眼光完全盯在欧美,而是要更关注那些接种率高的“模范国家”。

单从接种率排名来看,世界第一国家是阿联酋,93%人口完全接种,还有6%人群至少接种一针。

但由于这个国家存在大量外来劳工,人口高度年轻化,不能作为正常社会的疫苗防疫效果分析。

各国疫苗接种比例,深绿为完全接种,浅绿为部分接种

所以,我们先来看接下来的几个高接种率国家,那就是古巴、智利、新加坡。

这三个国家国情截然不同,疫情的发展也差别很大。

500多万人的新加坡在2020年对本国国民搞上海式的流调追踪与管控,对年轻的外来劳工则搞集中隔离在劳工宿舍、集体感染的“区别待遇”(这是重点),用两种截然不同的办法控制了死亡。

到2021年9月,新加坡mRNA疫苗完全接种率过80%后,便迫不及待地搞全面放开。

结果百万人日死亡迅速升到2以上(每日死亡10人),只得迅速恢复一定程度的管控。

两年疫情以来三国百万人日病亡变化曲线

1900万人的智利在2020年5~8月(南半球冬季)的第一波疫情中病亡惨重,因此早早引进了中国科兴疫苗。从2021年1月开始给国民接种。

但由于接种推进缓慢,加之遭遇变异毒株,导致智利百万人日死亡从2月到7月居高不下(持续高于4),一度引发对科兴疫苗效力的质疑。

随着疫苗完全接种率终于不紧不慢地在8月过70%,11月过80%,智利百万人日死亡终于降到1的水平。

1100万人的古巴是极少数自行研制疫苗获得成功的国家,而且开发了两种重组蛋白疫苗,“阿布达拉”(Abdala)和“主权”(Soberana)。

但是,重组蛋白疫苗的缺点是需要三针接种,完全接种期长达半年。

2021-2022各国完成接种人口比例变化曲线

因此,古巴在2021年5~11月的接种等待期遭到了新冠病毒偷袭,高峰期百万人日死亡近8,总死亡8000多人,也可谓是损失严重了。

但是,随着三针接种达成,10月起完全接种率过60%,11月过80%,古巴的疫情也应声而落,死亡人数降到了可以忽略的程度(12月总死亡17人)。

古巴还从9月开始,在全球率先将疫苗接种的年龄下限降到了2岁。

更令人羡慕的是,随着90%的古巴人口完成疫苗接种。古巴11月15日重新开放国际旅游。

大批美国游客(是的,你没有看错)已坐飞机迫不及待地回到了这个有着阳光沙滩,有着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美丽国度。

凭疫苗接种或者核酸阴性证明便可入境古巴,无需再进行核酸检测,更无需隔离。圣诞节期间,美古航班爆满。

现在,除了智利的百万人日死亡还在1左右,古巴、新加坡已经维持在较低的水平。可谓是展现了真正的曙光。

这就是疫苗接种呈现的效力。

去年10月以来百万人日死亡变化曲线

自然,看到这些数据,很多人都会在问,中国的疫苗接种率也很高了。

至1月21日,全国累计接种疫苗29.6067亿剂,完成全程接种人数为12.2445亿人,比例接近87%。与古巴、智利、新加坡相差无几。

那么,我们为什么还不能开放?这个问题需要明白两点:

第一,面对新冠病毒超强感染力,疫情防控只要一放松就意味着结束,就意味着再无“清零”可能。开弓就没有回头箭,必须极端审慎。

第二,光看了三个国家几个月下来的优秀数据是不够的。还有其他高接种率国家令人忧虑的数据和趋势,没有提到呢。

下一篇才是完整展示和评估疫苗防御效果的观察,会是一个总体光明乐观、近期审慎的结论,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