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已有18个高风险区 谁可以回家?
资讯

全国已有18个高风险区 谁可以回家?

从本周一开始,2022年的春运也开始了,要是往常,这春运的阵势,绝对是有中国特色的一个景观。疫情前,一个春运往往近30亿人次,但是这一次,预测今年春运全国将发送旅客11.8亿人次,也就是平常年份的1/3多一点,但跟去年的8.7亿相比,还是增加了30%多。由于疫情,去年大多是就地过年,而今年,虽然依然有这样的提倡,但还是有不少符合出行条件的人希望回家过年。可同时,德尔塔和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双重威胁着我们,截止到周五,全国有18个高风险区。谁可以回家?回家的路顺畅吗?到家就真的能够回家吗?

2022春运第五天 上海虹桥站

2022春运第五天 上海虹桥站

在上海做家政的郑阿姨,去年因为疫情没有回安徽老家过年,今年提前半个月买到车票的她,再过两个半小时就能见到小孙女了。

春运返乡人员 郑明瑶 :去年也是票买好,临时说已经停运走不了,那没办法,就把票给退掉了。其实不能回家,看家里人团聚,也挺不舒服的。我昨天去做完核酸,出来(阴性),没关系,我们就可以回去。

记者:您带着大包小包,装了些什么东西回家?

春运返乡人员 郑明瑶 :给家里人买的衣服、吃的,有老爸的、老妈的,还有小孙女的。

为了配合防疫,大学生小张从上周开始已经做了三次核酸,带足了口罩的他,还是决定离校返乡。在这座外来人口近千万的城市上海,春节临近,火车站的人流也慢慢多了。有人过去两年没能返乡探亲,有人今年早早做足准备,新的一年,预计11.8亿次的转运,将把他们带回属于自己的目的地。

春运返乡人员 张俊涛:今天从上海虹桥到河南焦作,我们学校放假讨论最多的就是,一个人在学校过年会非常的凄惨,因为我们松江大学城外面的店已经关了。其实还是有顾虑的,因为我和我们当地社区和街道办联系,如果说上海松江14天之内如果没有疫情的话,我到那是居家健康监测,也就是说我还可以在家活动。但是这14天之内如果出现一例病例在松江,我就会被集中送到隔离点,这个还是比较顾虑的。

从车站到车厢,严密的消毒贯穿了每一个旅客途径的场所,目的是尽可能减少旅客的在途风险。而在旅途防疫中,重要一环还离不开乘客积极配合做好个人防护。

上海客运段列车长 顾淼:欢迎乘车,您好,先生,口罩戴好。

上海客运段列车长 顾淼:今年是我参加的第11个春运,这也是我们戴着口罩的第三个春运,可以说跟往年相比,我们会发现我们现在集中出行的旅客,会越来越少,我们是按照途径中高风险地区,每两小时一次,低风险地区每四小时一次进行全面消毒。

上海客运段列车长 顾淼:小朋友你好,我们等会儿吃棒棒糖好不好,我们把口罩戴起来,跟阿姨一样把口罩戴好,做得真好,当心,捏紧这里,这样病毒就没有了。

孩子母亲:你说谢谢阿姨。

上海客运段列车长 顾淼:我们通常会提醒旅客第一是佩戴口罩,第二是减少在车厢内的走动,第三如果有什么突发的情况,包括身体不适,及时的告知我们的工作人员。

对于每一名抵达目的地的旅客而言,出站台后第一眼,不一定能见到亲友,但一定能见到督促你扫码的工作人员。在历年春运中的热门站点广州南站,平均每天会迎来19万以上的抵达者,迎来送往间,如何让抵达者安全高效地分流,考验着这座春运客流大站。

广州南站客运二车间党总支书记 钟兵朝:为了进一步方便旅客出行,目前广州南站是对所有乘坐途径中高风险地区列车到站的所有旅客进行集中的统一免费的核酸检测,其他地区我们引导自愿进行免费的核酸检测。

抵达广州旅客 张先生:我看这里没有什么人排队,刚好过来了,因为医院要排很长时间队,这里方便快捷。

目的地的防疫要求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旅客能否顺利出站,按照今年分区分级科学防疫的部署,同一出发地的旅客,可能因为目的地的不同,而需要提前更新信息、做不同的准备。疫情下的第三年春运还在继续,还有人陆续踏上归途、抵达故乡。

元旦前,由于疫情西安开始了封闭式管理,这可是个拥有1300万常住人口的大城市。一转眼,春节快来了,元旦都在原地度过的西安人和生活在西安的人们,此时谁在离开?怎么离开?离开了西安,家乡又是否欢迎?

此前记录下五湖四海远道而来的救护车车牌号,并多次送上免费餐食,这家当地的爱心厨房自发地以这种形式感谢来陕支援的医护人员。时隔一个月,西安疫情趋于平稳后,本周这些志愿者们再一次来到收费站口,给这些即将踏上返乡之路的异乡来客带来春节前的问候。

许凯:饮料、酸奶,还有一箱水果。

医护人员:谢谢你们。

许凯:没事。

医护人员:给我们颁发的荣誉证书,这是离市证明。

一声声的告别后,他们迫不及待地驶入了这场特殊“春运”。对于其他滞留在西安的人来说,中高风险地区在逐渐减少后,早点回家这样的基本诉求同样也是他们在等待的。

长安大学学生 小梁:我也给家里人说过,可能假期回不来,过年回不来,可能就要在西安过了,在学校过了。真正知道学校通知说,可以回家的时候,整个学校宿舍楼的楼道里面都是欢呼声。

长安大学学工部部长 张骞文:按照陕西省的安排和要求,我们本次大学生返乡实行的是点对点闭环管理的返乡模式,主要是指从我们的校园必须要进行专门的车辆安排,让他(学生)要到西安的“两站一场”,飞机场火车站和大巴运输点,这样对于接收地来讲的话,它就可以对这些学生采取一些特殊的通道,保证我们的学生能够顺利地回家。

由于协助老师的工作,家在甘肃的小梁成为较晚一批离开校园的人。他拖着行李箱来到校园内的登车点,经过各项证明的核验,他乘坐着转运车来到车站又进行了第二次的检查后,终于顺利步入他的春运之路。

长安大学学生 小梁:比之前自己去坐车会减少了很多烦琐,会有一个专属的学生通道,这两个安检口是专门过学生的,平时我去的话,他那个柜台基本上只有一到两条是学生证资质核验的专用通道,而昨天去有三到四条通道,(车上的)人是比以往少了非常多的。

三个小时后,小梁抵达甘肃兰州站,下车后,由于是从涉疫地区而来,他只能在“重点旅客等待区”等待信息审核。

长安大学学生 小梁:对于我们这些中高风险所在县市返乡人员(给)一个单独的记录表,填完这个表之后,我的48小时核酸证明是齐全的,我的“健康新甘肃”这个码是绿色的,然后我所经过的地方是没有中高风险区域的,我就正常可以出站,出站之后我的父亲他是自驾来接我,首先要到我们这的核酸检测点去做核酸检测。因为我父亲接我回来,所以我俩都得做,回到家里之后就给社区人员打电话,那边就说是14天的居家健康监测隔离期,还会上门进行三次核酸检测。

经历了一个月封闭管理的小梁虽然很想出家门看望亲戚朋友,但出于安全和防控要求的压力他表示只能先忍着。回家心愿已达成,现在的愿望变成了监测隔离期能够尽快过去,他想自由地出去走一走。

长安大学学工部部长 张骞文:有很多同学到了家以后这种隔离的政策非常严格,有的都达到了14加14这样的隔离要求。但是(西安)大学生在校的管理时间,包括长安大学生都做了34轮核酸检测,整个的封闭管理中(学生)非常安全。但是到了地方以后把我们的大学生当作社会人士来进行长时间的隔离管理,我个人觉得对一个大学生来讲,负担还是比较重的,尽量能够早点跟家里团聚,同时能够过一个欢乐祥和的新春佳节。

白岩松:前些天看到身边有人送小礼物是一匹绿色的小马,寓意是:最幸运的就是始终拥有绿码。因为有了绿码,似乎就可以畅行无阻,但事实并不是这样,如果你的绿码上带了星号,各地面对你的态度可是不一样的。虽然带星号只是一种提醒,但有的地方一见到星号就要让你隔离14天,要么你就原路返回,这种一刀切的简单粗暴,不知道该归谁管?更重要的是,如何突破这种人为的障碍?

一旦返乡者出发的城市被划分了中高风险区,即使住在没有疫情的低风险区,回乡也要集中隔离七天:这样以市为单位,扩大中高风险地区的做法远不只一地。对此类“一刀切”和“层层加码”的做法,今年春运开始前,国家发改委等14部门就专门发文,要求各地科学精准,做好分区分类出行管理。去年,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也曾公开批评。

米锋:春运期间的疫情防控政策,绝不是要给春节团聚设置超出防控需要的障碍。“层层加码”和“一刀切”,既是一种懒政,也是对宝贵防疫资源的浪费。不得随意禁止外地群众返乡过年,各地应该及时纠偏。

目前,国内对于中高风险地区的划分已经越来越精准,通常只是一个小区、一个街道。在上海,甚至出现了史上最小的中风险区——一间只有20平方米的奶茶店,旁边的理发店可以照常经营,门前路过的人畅通无阻。如此精准防控之下,赋予公民的行程绿码,无疑就是他能够安全流动的最佳背书。而除了能否及时、顺畅地踏上返乡之路,人们还比较关心的是,有没有更多安全的交通方式可以选择?

将准备好的年货摆整齐,再给3岁的儿子系紧安全带,本周四中午,记者在合肥遇到了准备回黄山过年的王西涛。他是一名大学教师,学校已经放了寒假,他的春运也因此比一般人早了几天。

王西涛:老师怎么说的?老师说,是不是每次坐车的时候要系安全带?今天我们到外婆家去,好不好?

王西涛:带孩子开着车方便一点,因为孩子路上会这事那事,坐大巴车可能就不方便,现在疫情期间,还考虑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安全,毕竟大巴车要三四十人,还是担心有感染的风险。

从合肥到黄山大约225公里,开车单程油费就要250元,加上过路过桥费,总共接近400元。但王西涛觉得,能够给孩子减少感染的风险,这些钱也值得花。为了找到有同样想法的人平摊油费,周三中午,他发起了一笔顺风车拼单,不到20分钟就有客人抢单。最终,他选择了一对同样带着孙女回家的老夫妻。

王西涛:手机看一下绿码。安康码看一下。因为平时我接人的话,都有这个习惯,对大家都负责。我也是刚做的48小时核酸检测,没有问题的。

老人女儿:现在疫情期间,要给安康码,大家都放心一点。你看啊,都是绿码。

就这样,两个不相识的家庭相聚在了一段短暂的旅途中。王西涛的儿子平时喜欢吵闹,小姐姐同行,他们一起唱儿歌,分享玩具。老人帮忙照看孩子,王西涛也能把更多精力放在驾驶上。大约开了两个半小时,老人抵达目的地,花费244元。王西涛的岳母得知今天外孙就要来,准备了好几道菜,外公虽然腼腆、不善言辞,但早早就出门准备炉火,生怕小外孙冻坏。

据顺风车平台统计,随着春节回乡需求增多,跨城订单量比平时超出近30%。交通运输部门也推断,今年春节私家车出行量会有较大的增长。下周四至周六将出现节前的客流高峰,今年春运的真正考验即将到来。届时,铁路航空部门将动态调整运力,增开列车航班,满足旅客的出行需要。

白岩松:我们已经跟疫情打了两年的交道了,但各地面对疫情不同的态度和方法,也透露着各个地方管理水平的高低不同,如何保障人们更好地过个年,其实也是执政能力的一个考卷,但愿我们能在这个中国人最在乎的节日里,各地能考出一个好成绩,让大家舒心、开心、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