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加扇贝进入獐子岛,拢共需要几步?
资讯

汤加扇贝进入獐子岛,拢共需要几步?

这并不是獐子岛第一次因为扇贝上热搜。獐子岛与扇贝的传说,已经流传了好些年。

文 | 谢婵 饶桐语

一群生活在太平洋底的扇贝,不远万里游到中国,助推一家A股上市公司股价涨停,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国际主义精神?

此事虽然听上去魔幻,但它却在1月18日这一天,确切地发生了。

1月17日下午,《凤凰周刊》抖音官方账号“凤凰WEEKLY”发布一则短视频,配文称“由于汤加火山喷发和海啸,大量太平洋扇贝涌入獐子岛,预计獐子岛今年收益将增长100%以上”。

▲ 图 / @凤凰WEEKLY抖音

这一消息,导致獐子岛的股价在1月18日上午开盘之后,不到40分钟便封住涨停。

也让各路吃瓜群众惊呆了,没想到汤加火山喷发这个热点,还可以这么蹭。随之,网友的各种段子喷薄而出:“不是说非必要不回家过年吗?扇贝不遵守防疫法规呀。”“你们懂什么,獐子岛扇贝已经掌握了量子纠缠技术。”“獐子岛这个扇贝,拍走进科学的话,能送走好几代人。”

獐子岛与扇贝这件事,很快上了热搜,刷屏社交网络。

但这并不是獐子岛第一次因为扇贝上热搜。獐子岛与扇贝的传说,已经流传了好些年。

獐子岛已成段子岛

獐子岛,是大连有名的富裕镇,也是这个岛上一家以水产养殖为主业的上市公司的名字。

当这家公司在2022年的开端再度进入公众视野时,没想到是一出荒谬的大戏。

故事要从汤加讲起。当地时间1月15日17时,南太平洋岛国汤加附近的一座海底火山爆发。这大概是近30年来最强级别的一次火山喷发,从联合国训练研究所1月17日发布的一组卫星对比图来看,火山口以及附近岛屿的绝大部分土地,已经无法从太空观察到。火山喷发还引发了大规模的海啸,汤加全国一度处于通讯中断的状态。

在这场大灾难面前,很多人关心汤加的受灾程度,关心泛太平洋各国发布的海啸预警,关心此次剧烈喷发是否会带来一个“无夏之年”。

但在距离汤加一万公里的中国A股市场上,大家的关注点突然集中到了太平洋底的一群扇贝身上,并且,让各路资金直接将獐子岛股价拉上涨停。

獐子岛涨停这件事情,是确凿发生了的。但扇贝到底能不能游这么远抵达中国大连,这引发了热心网友的研究热情。

有了解扇贝习性的网友表示,汤加离中国大约一万公里,扇贝的游泳速度为3公里每小时,扇贝要不停游一年才能抵达中国。

还有熟知地理的网友表示,离汤加最近的大陆是3000多公里之外的澳大利亚,而獐子岛距离汤加有9300公里的直线距离。如果这群扇贝方向感足够好,不偏航,不绕路,不吃不喝不眠不休,想要从这个位于南太平洋的岛国游到獐子岛,要花上两三百天的时间,还要穿越三道洋流,跨越五个时区。

▲ 獐子岛到汤加的直线距离。图 / 网络

还有投资者去互动平台上向獐子岛公司提问:“由于汤加海域火山爆发,附近海域海水温度升高,是否会导致大量太平洋扇贝涌入公司海域避险?公司有无应急预案迎接这部分扇贝的到来,或者采取措施主动吸引一部分南太平洋优质扇贝资源到公司海域?”“汤加火山爆发后海水升温,请问公司有没有准备好充足的熟食生产产能?以及公司对预制菜的产能规划是怎样的?”

在獐子岛的股吧里,有股民表示,经专家证实,这次涌入的扇贝,是以前獐子岛投放的扇贝苗,此次回流有情有义。獐子岛不计前嫌,对回来的扇贝表示既往不咎。

还有股民称,估计扇贝在汤加已经烧熟了,而且是零成本,看好獐子岛成为预制菜概念龙头股。

直到1月18日下午,已经临近收盘了,獐子岛公司才出面回应,表示“汤加火山喷发和海啸导致太平洋扇贝涌入獐子岛,今年收益将增长100%”的报道及传闻严重失实,公司管理层未接受上述问题的任何相关采访、回复,并保留通过法律途径保护自身权益的权利。

不过,在此回应发布之后,仍有股民表示,“扇贝跑不跑过来,不重要,低位只要有故事,假的也无所谓”。还有股民开始高呼,“明天去买一手獐子岛,庆祝贝贝家族回归”。

獐子岛荒诞往事

獐子岛与扇贝这事,之所以激起那么大的反响,一方面,是因为此事过于魔幻荒诞,另一方面,是因为獐子岛有一段股民皆知的“扇贝往事”。

最早的故事,是上市和暴富。

2006年,大连獐子岛渔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深交所挂牌上市。之所以能够成为“水产第一股”,獐子岛靠的是一门绝技——底部播种法。这种养殖方法,讲究的是放养,每年春天,数亿枚扇贝苗被投到獐子岛富庶而宽阔的海域,然后野蛮生长。此方法的优点,是养殖效率高,扇贝易成活且较为肥满。

獐子岛附近海域,是公认的适宜海洋生物生长的海域之一。得天独厚的海域资源和地理位置,成为獐子岛的致富之源。凭借市场的良好表现,獐子岛备受资本青睐。到2010年,獐子岛以33.44元/股的盘中最高价,将自己的市值拉到了237.76亿元。持股7.5%的吴厚刚,也由此迈入亿万富翁行列。

当时,獐子岛上有1.5万名岛民,每人持有1000股,这些人跟随獐子岛暴涨的股价,走向了共同富裕。带有传奇色彩的底播扇贝,就这样成为“全村的希望”。

但也正是因为底播法,自由的扇贝们,有了“逃跑”的可能,这给接下来的故事,埋下了伏笔。

扇贝的第一次“跑路”,发生在2014年。这年10月,獐子岛发布了一则公告,称放养扇贝的北黄海领域,遭到几十年一遇的冷水团突袭,前两年播撒的万亩虾夷扇贝颗粒无收,造成11.89亿元亏空——几乎亏掉它前四年所有的盈利。

▲ 獐子岛扇贝育苗场,工人在吊装浮漂。图 / 视觉中国

这在股市引起轩然大波。在接下来的10余个交易日中,獐子岛股价下跌接近30%,市值蒸发多达22亿元。这是股民们接受到的第一次“扇贝教育”。

然而,当股民们还在消化“股市有风险”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时,几个月后,獐子岛又发布公告称,扇贝们已打道回府了。再回溯上一年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那句“养在海底,死了大家都看不到”,海底的扇贝们是如何回来的,也成为新的谜团。

同样成为谜团的,还有獐子岛的真实盈利情况。澎湃新闻曾报道,也正是从这一年起,入股獐子岛的当地渔民,再没有拿到过分红。和分红一起消失的,还有獐子岛公司的扇贝底播面积,从2014年的340万亩,到2017年减少至234万亩。此后,关于獐子岛资源枯竭的说法便不绝于耳,曾经的水产第一股,风评急转而下。

而在越来越多双眼睛的注目下,荒诞的故事还在继续。接下来,是一出“有规律可循”的连续剧。

在2014、2015年连续两年亏损之后,獐子岛已然没有退路。对于中小板企业来说,三年亏损,将会被退市。这一规定,让2016年的扇贝们得以健康成长,不但无病无灾地度过了这一年,还为公司的账面带来7959万元的净利润。

但好景不长,2018年,扇贝们迎来了命运的第二次不幸——獐子岛在2018年初又一次发布公告称,由于降水减少、饵料短缺、海水温度异常等种种原因,扇贝们先是饿瘦,再是饿死,獐子岛的业绩也随之由盈转亏,亏损7.23亿元。

2019年4月,獐子岛又发布公告,底播虾夷扇贝受灾,扇贝又跑了,公司2019年一季度亏损4314万元。

2020年4月,獐子岛发布2019年年报,全年亏损3.92亿元,理由依旧为“底播虾夷扇贝发生大规模死亡灾害”。

扇贝们的生死,就这样变得难以捉摸。

獐子岛扇贝的死亡事件,加上此前的扇贝跑路事件,引发了股民和媒体的众怒,也引来了中国证监会的关注。

2018年2月,证监会对獐子岛发起了历时17个月的调查,还调用了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对獐子岛27条采捕船只的采捕情况进行数据分析。

调查结果显示,吃准“海底库存及采捕情况难发现、难调查、难核实”的獐子岛,进行了多项财务造假和违规信披。为了不被退市,2016年,獐子岛的采捕海域比账面记录多14万亩,隐瞒了6000万元成本,使得獐子岛实现了“账面盈利”,从而保住了上市公司地位。而为了填补上一年的虚假盈利,2017年,獐子岛又给扇贝们安排了一场“诈死”的闹剧。

2019年7月,吴厚刚被证监会终身禁入市场。2020年6月,证监会对獐子岛予以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15名责任人员处以3万元至30万元不等罚款,对4名主要责任人采取5年至终身市场禁入。

2020年9月,证监会公告,决定将獐子岛相关人员按涉嫌证券犯罪,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在此之后,獐子岛从大众眼中消失了较长时间。没有人能想到,獐子岛重回大众视线,竟然又是因为一出扇贝故事。

花样百出的造假

很多人会有疑问,獐子岛为什么执著于编造扇贝跑路的故事?

据《市界》分析,吴厚刚在当上獐子岛的董事长之后,先后安排自己的亲戚进入公司担任要职,其中关键的扇贝苗采购经理职位,由他的弟弟吴厚记担任。

▲ 獐子岛董事长、总裁吴厚刚。图 / 视觉中国

当时,獐子岛采取的模式是包产到户。各家渔民先采购扇贝幼苗,经过一定时间的培育后卖给獐子岛,然后由公司投入海中,任其自由生长。大约三年后,公司再行捕捞。

从采购幼苗环节开始,养殖户们会通过吴厚记去买幼苗,每一个幼苗,比市场上的单价贵2厘。到公司回购长大了的扇贝苗时,养殖户们会通过虚报数量的方式,把此前的价差钱找补回来。最后的结果是,实际投向海底的扇贝苗数量,远没有公司账目记载的那么多。扇贝的生长期有三年,“造假”的恶果,三年之后才会发现。

在獐子岛上市几年后,“抽苗造假”的篓子逐渐捂不住了,所以,扇贝跑路的故事,就应运而生。

▲ 图 / 视频截图

事实上,在A股中,獐子岛并非孤例。大自然的任何变化,都可能成为某些上市公司编造故事的由头。

近年,我国上市公司被揭露的财务造假案中,农业类上市公司比例居高不下。在中南林业科技大学一篇《农业上市公司财务舞弊问题研究》的论文中,作者朱倩倩指出,截止2016年,因存在财务舞弊行为被证监会公开处罚的64家公司中,属于农业上市公司的有9家,占比为14%。然而,此时我国农业上市公司在A股的占比仅为2.75%。

这些公司的财务造假借口,也让人啼笑皆非。比如,1997年6月上市的草原兴发,就把2004年的禽流感当作借口,虚构了一项“向养殖户赔款3.39亿”的赔款支出;从事园林苗木的绿大地,则把年报亏损1.5亿元的原因,归结为那一年的持续干旱天气,导致树苗无法存活。

显然,对股民们来说,黑天鹅事件是预想不到的变故,但对某些上市公司来说,却是进行造假的天赐良机。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刘子飞表示,由于农业本身对自然的依赖性,加上不如陆地种养那么易见、可控,水产行业确实会爆发黑天鹅事件。其中,贝类和海参等底播类产品,受到自然灾害的影响相对更大,比如,高温天气就可能导致海参、贝类等化掉或死亡。但所谓黑天鹅事件,都是有极端状况或极小概率的。

然而,最终的结果是,实际操作灵活度极高的农业股,成为了花式割韭菜的重灾区,最终的赢家,当然是这些公司背后的利益相关者。比如,摸不透海域的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却摸得透证券市场——早在2016年,吴厚刚就于9月、11月相继减持350.05万股、626.35万股,成功套现1.02亿元。

对于股民来说,结局很可能是沦为被收割的韭菜。在獐子岛扇贝第一次“跑路”的2014年10月之前,其股价约16元,如今,其股价已经跌至4元左右,跌幅超过80%,很多散户,恐怕是回本无望了。

在1月18日涨停之后,19日,獐子岛股价低开低走,到收盘时,全天股价下跌了7.28%。前一天买进的股民,怕不是又要割肉了。

这几天,在汤加火山喷发这件事情上,投机者们还在继续发挥无穷的想象空间。除了扇贝,被盯上的还有光伏、电缆、种植业和化肥等——巨量的火山灰进入平流层,在等待缓慢降落之前,火山灰气溶胶会行成遮阳伞效应,从而利空光伏;与之相应的,火山喷发释放了40万吨二氧化硫,会导致农作物减产并涨价,所以利好种植业和化肥。

与这些听起来颇有“科学依据”的推测比起来,只懂得跑路的扇贝们,瞬间显得既简单,又粗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