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富玉、张琦两名受贿过亿腐败分子的共同点
资讯

王富玉、张琦两名受贿过亿腐败分子的共同点

1月19日晚八点,反腐大片《零容忍》第五集《永远在路上》在央视综合频道播出。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零容忍》第五集《永远在路上》介绍了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案。而在16日晚间播出的《零容忍》第二集《打虎拍蝇》开篇,介绍了贵州省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王富玉案。值得一提的是,王富玉也曾担任过三亚市委书记、海口市委书记。

除了职务上均在海南长期任职外,张琦与王富玉两人的案件中,还有一个相似点,那就是还将儿子也拉进了权钱交易之中。

《零容忍》第五集《永远在路上》介绍:除了妻子,张琦还将儿子张岩也拉进了权钱交易之中。张岩早年留学加拿大,2012年,张琦出国参加了儿子大学毕业典礼,并让儿子首次收受了陪同前往的一名老板送上的“生活费”。

张琦忏悔:“我对家里管得也很少,特别是对我那孩子有愧疚心理,我就说要帮他一下,跟我一块出访的一个老板就主动提出来说给他10万加元,我当时还自欺欺人地跟儿子说,你将来还给他。”

纪监部门表示:“这个老板当着他的面给了他儿子10万加币,在他儿子的心目中,你是公职人员,应该和老板保持亲清的政商关系,那他自己用行动,实际上破碎了儿子对他的这种期望。”

在儿子大学毕业走向社会的十字路口,张琦用自己的“示范”,给儿子上了人生第一堂贪腐课,也由此将儿子带上了一条违纪违法的不归路。张岩回国后提出想做生意,张琦就介绍各路老板给他认识,并再次向老板“借款”给儿子作为本钱。海南建丰旅业开发公司实际控制人罗海强就“借”给了张岩3000万元,作为回报,张琦为罗海强的企业在推进征地拆迁上提供帮助,这些所谓的“借款”,自然都没有还。张岩很快就习惯了倚仗父亲不劳而获,也开始主动向老板索要。他往返于中国、加拿大之间过着奢侈享乐的生活。张琦忏悔:“妻子也好,儿子也好,始作俑者都是我,管家治家的失败,也是失教。”

纪监部门透露:他儿子也是有样学样,在加拿大生活期间,跟老板索要钱财,要几十万加币购买豪车,没几天这个车撞了,又去跟人家要十几万加币修车。

张琦还让海南恒瑞实业开发有限公司老板陈学辉出资,在海口和深圳为儿子购买了两套房产,深圳的这套海景房购买价格就达到3500万元。张琦则利用职权,帮陈学辉的公司在承揽项目、解决土地纠纷等方面提供帮助。为了掩人耳目,房产一直放在陈学辉公司名下不办理过户,2019年,张琦感到组织在调查自己,又安排陈学辉多方进行掩盖。

纪监部门调查后透露:这个房产的钥匙掌握在张琦儿子手里面,他为了躲避调查,就把这个门锁让陈学辉换掉了,另一方面要求陈学辉把这个房子重新装修,安排陈学辉的下属住进去,这样的话就证实这个房子不是他的。

张琦和一些老板长期结成深度利益捆绑关系,形成共腐圈。他并不急于在当下兑现全部利益,而是精心布局,为自己退休后的生活,乃至为自己的下一代作长远打算。张琦说老板的钱,放在他口袋里和放在我口袋里是一样的,那就是我花钱的时候不缺钱就可以,“等我将来退下来之后,我相信他们还会认可我的。”

张琦还利用手中的权力为老板的第二代谋取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身份。实际上是为他儿子将来的发展铺路搭桥,更好地密切他儿子和这些老板、和老板的第二代之间的关系,他的目的是为了权力和财富继续在二代之间传承。

利益共同体的定律,从来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2019年,和张琦关系密切的一名老板被留置,张琦预感到可能会牵出自己,开始想方设法对抗组织调查。张琦得知情况以后,第二天就安排他的儿子、儿媳出逃加拿大,还企图切割他和钱玲之间的关系,就是保自己。给多名与他有不正当经济往来的私营企业主联系,要求这些人出境躲避。

种种徒劳之举,都无法改写结局。2019年9月,张琦被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由于他儿子涉案金额巨大,中国向全球发出了红色通缉令,张琦这才深感后悔。张琦表示:“我特别后悔这件事,也希望对我儿子说,现在还年轻,不要自暴自弃,能尽快地回国来投案自首。”

张琦后期实际上非常后悔让儿子出逃,他希望在接受审查期间,能够把儿子劝回来,他给儿子发了几十条微信,但儿子始终没回,他感到比较伤心。

2020年12月3日,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受贿案,对被告人张琦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其受贿违法所得及孳息予以追缴,上缴国库。张琦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1月16日晚播出的《零容忍》第二集《打虎拍蝇》介绍,王富玉,任省部级领导干部长达20余年,先后在海南、贵州担任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等重要职务,2018年退休。2021年2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布他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

茅台酒是贵州独有的稀缺资源,王富玉自然也不会放过利用这个资源的机会。他利用权力为儿子王斌获取茅台专卖店经营资格,又违规获取大量茅台精品酒指标,赚取巨额利润。2014年,茅台集团在三亚投资开发一家度假酒店,商人沈某请托王富玉帮忙承揽项目建设,王富玉安排弟弟王富出面,与沈某以“合作”为名在前台办事,自己藏身幕后运作。

王富透露:“具体茅台怎么操作,我就不用操心,不管这些事情。在海南,其实我就是个代言人。”按照王富玉的指示,王富前往海南,陪同沈某请茅台集团项目负责人吃了顿饭,席间给王富玉拨了个电话。

茅台集团原党委委员、副总经理高守洪透露:通了就叫我,“老高老高,你来接一下电话。”接电话听到领导的声音了,“还好吧,小高,祝你工作顺利,你一切顺利,弟弟在那边也会照顾你,有什么事儿就说,不要客气。”我说“感谢领导关心”,就那么几句话。后来电话一撂,我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弟弟就直接跟我说了,这是大哥的意思,请高总关照。我说没问题,是老大的意思,我就执行指令。

随后沈某顺利中标,王富以“合作方”名义坐收45%的利润分成。2015到2020年之间,沈某按照约定陆续将钱转给王富。王富说:“总体应该有个六千多万,这一笔大的钱给他,他也没有办法处理,他说就放你那儿,先把它保管下来。”

王富玉还通过儿子王斌收受巨额贿赂,也是打着王斌与人“合作”做生意的幌子。浙江一家从事园林绿化的私营企业就以这种方式向王斌输送利益6000多万,王富玉则帮助他承揽了一系列大型项目。

2021年11月30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王富玉一案。王富玉被起诉指控:1995年至2021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企业经营、规划审批、职务调整等事项上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他人非法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4.34亿元。2019至2020年离职后还利用影响力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1735万余元。王富玉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2022年1月17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提起公诉的贵州省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王富玉受贿、利用影响力受贿一案,对被告人王富玉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同时,对王富玉受贿所得及收益和用于抵缴受贿所得的财物依法予以没收,上缴国库。王富玉当庭表示服从法院判决,不上诉。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