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答神州 | 曹德旺:全球经济下行 疫情只是导火索
资讯

问答神州 | 曹德旺:全球经济下行 疫情只是导火索

自动播放

2022.1.17

75岁的曹德旺,依然健步疾行。

由他创立的河仁基金会与福州市政府签订协议,计划投资100亿元建设福耀科技大学。曹德旺对吴小莉说,这是他给从福耀退休后的自己选择的新的事业,也是“最好的事”。

有人称他是“玻璃大王”、“中国首善”,他将这些称号一一反驳回去。他不喜欢被定义。

“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现在叫我‘大王’,以后叫我什么呢?‘大帝’吗?”

《问答神州》本周专访

福耀玻璃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创始人 董事长 曹德旺

1

“我看到玻璃就高兴”

依山带水的福清市,自古就有“海滨邹鲁,文献名邦”的美誉。这里是曹德旺的家乡。他和玻璃的缘分,也自此开始。

1984年6月,还是福清高山镇异形玻璃厂采购员的曹德旺到武夷山旅游,回来时给母亲买了一根拐杖,当他坐上副驾驶时,司机急忙提醒他:“你小心点,不要碰到车玻璃,这一块要6000多块呢”。

曹德旺一听,吓了一跳,一块汽车玻璃6000多块,唬谁呢?

回家以后,经过调研,他才发现司机所言非虚,而最大的原因,在于中国没有一家像样的汽车玻璃制造商,也没有制造汽车玻璃的相关技术。

自此,“为中国人造一片自己的玻璃”的愿望,就深埋在曹德旺心底,他决定进入汽车玻璃领域,并自此开始了三十余年漫长的坚持。

时至今日,曹德旺带领的福耀集团,工厂和商务机构遍布美国、德国、日本等11个国家和地区,所生产的玻璃,销往全球70个国家,占据全球四分之一的市场份额。即使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之下,福耀的生产工厂中,依旧红红火火。

📍福耀总部浮法玻璃厂

曹德旺:这是我们自己发明的一条新的生产线,可以说代表着中国的浮法技术。2021年,浮法玻璃涨价涨疯了。我们自己也有生产,但是外部市场上价格涨得很厉害。

吴小莉:疫情发生了,其实全球经济都不景气,对于汽车玻璃的需求也会减少。福耀怎么面对?

曹德旺:2019年,全球汽车总产量是9400万辆,2020年跌到7700万辆,我们公司判断2021年会是7000万,2022年会更低。那应该福耀受影响,我没有受影响,因为我的同行业有的倒掉了,我就跟他说,你走好,我替你做就行了。

吴小莉:它的市场份额又到了福耀。

曹德旺:对,因为虽然产量降下来了,但是供应量也降下来了。只要你体制够强,那你就可以扛过去。

吴小莉:其实福耀面对的是一个国际世界,世界局势对你们非常重要。您看未来的一段时间,世界的经济变化会是怎样的?

曹德旺:我认为疫情只是导火索。因为各国都有问题,美国物资涨价30%,那是千真万确的。但是它是自己作的孽,它把中国过去的产品加税也加了30%。

吴小莉:加上它们的劳工是不是也有很大的问题?

曹德旺:对,现在欧洲也存在这样的问题,欧洲年轻人也不干活了,供应链断裂也存在。我们中国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因为中国的企业债务太重。

我能够有今天,就是很听朋友的话,日本的一个朋友跟我讲,曹生,你一定要记住,慢一点没有关系,量力而行。我听进去了。我们非常规范,现在福耀没有负债。账面上,银行存款一百五十个亿,贷款才八、九十个亿,不是我一家,中国有一批这样的企业。

你要把本业做好,不要什么都做,什么都不强。

全球化的市场竞争下,福耀可以占据这样的市场份额、站稳“汽车玻璃一哥”脚跟,离不开曹德旺对创新的坚持和长存于心的危机意识。

“做企业就好像打篮球,没有很强的对手,也很难提高自身水平”,在福耀集团下属的玻璃工程研究院,曹德旺不无自豪地带领吴小莉参观了福耀生产的氛围全景天幕、太阳能发电天窗等高新技术产品,以及布满整面墙的合作车企标识。

📍福耀集团总部 玻璃工程研究院

参观氛围全景天幕玻璃

参观太阳能发电玻璃

曹德旺说,“我现在看到玻璃都会特别高兴”。这一块小小的玻璃,融入的是曹德旺一辈子的心血。他把一个行外人看似普通的行业做到了极致,用重资产和专利技术挖出了深深的护城河。

2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34年来,福耀和曹德旺,基本上是划上了等号。如今看来的传奇发家史,实际上并非一帆风顺。

1994年,刚刚在中国A股上市的福耀,陷入第一次资金链危机,这时,欧洲老牌玻璃企业圣戈班,以1500万美元收购了福耀玻璃42%的股份。

曹德旺:1995年,我跟法国圣戈班合资,它是控股股东,按合同规定,我可以用它的商标,在国际上卖,但我没有用。

那时候用它的商标的话,价格会翻一倍。下面的人就跟我反映这个事情,我说不,不能短视的,我们应该去创造我们福耀品牌,将来我们福耀品牌,在国际上应该跟它比高低。

吴小莉:所以它们其实是想要盖住你们,甚至说想要吃掉你们,用它们的品牌在内地打市场。

曹德旺:没有错,事实证明我的决策是对的。我的决策来源在哪里呢?我们的祖宗告诉我们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你终身不渝地做一件事情,要为这件事情负责。因此我的总结就是,我们做企业的时候,不能通过改名字、换姓的这种方式,来投机取巧。

2001年,福耀集团先后接到美国、加拿大的诉状,控诉福耀非法倾销。那时,大多数遭遇反倾销诉讼的中国企业,会因为对国际规则陌生、出口体量小等原因,而直接放弃应诉,而曹德旺和福耀集团却没有放弃,为此他们付出了天价的律师费、时间成本等等。

吴小莉:会不会觉得也是背负了一些责任,如果您输了就好像是中国人输了?

曹德旺:那不会,如果你做错事情,就必须承担责任。我能够有那一次,我坚定地相信真理,相信你会公正地对待这件事情,因为我没有做错事。反倾销那时候,他认为我保准输了,因为中国人没有任何可能做到电脑智能管理。其实我1999年开始,所有公司切换成Oracle系统,我的信息数据全到他们不敢相信。他们工作组来看的时候,问他你看什么?看什么,点什么给你看。他哑口无言,那当然我打赢你了。

吴小莉:所以你有最好的准备,但是你不是一定要赢,只是希望有公正。

曹德旺:一定要赢,但是我有足够的能量赢你。因为你没有办法拿出证据,证明我倾销。

一年之后的2002年8月,曹德旺和福耀集团打赢了中国入世以来的第一起反倾销案。

在福耀的国际版图中,美国俄亥俄州的代顿工厂是最为人所熟知的一个,2020年的2月,获得第92届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奖的《美国工厂》,就是讲述福耀集团在美国办厂的故事。

吴小莉:当时您还提到了一点,您客观地接受他的批评。

曹德旺:你看他有个镜头,工人去捡碎玻璃,在福清被他拍到了。

曹德旺:工人,手没有戴防割手套和护目镜去捡。他就说我是非常鄙视劳工的一种做法。那实际上呢,我们的工业垃圾是外包给垃圾公司处理的,这不是我们公司的。但是在我的工厂内,被他拍到,我们没有直接责任,也有间接责任。

现在,他非常尊重我们,觉得我们改进也做得很好。按理说,我们应该跟他提,比如说像捡玻璃碎的那些东西,不应该放到片子里面。我说这不是宣传片,它是纪录片,批评你,是有权力而且是正确的。因为我跟他讲,答应过,我敢做,你都可以拍的,拍的都可以播的,不要歪曲我就行。讲话算数的,让他播,我们不反对。

3

“带头做了这些‘坏事’,想起来很后悔”

1976年,曹德旺开始做玻璃,1987年,曹德旺创立福耀集团,意气风发的一代人伴随着改革开放而成长。日新月异的科技发展,带来了生产力的提升和经济的繁荣向上。曹德旺亲眼目睹了这些变化,也亲手助力了变化的发生。

但曹德旺却和吴小莉说,他不止一次反思过创业。

吴小莉:您说在落后的时代,反而觉得很轻松自在?

曹德旺:没有错,因为我带他(《美国工厂》摄制组)去看我的家乡,勾起了我对童年的回忆,那是真实的感情。鸟叫蝉鸣,还有青蛙“叽哩咕噜”叫,那个气候也非常的惬意。那现在看到,这些地方都没有了,都被人家盖工厂了,盖商店了。因此想起这些“坏事”,都是我带头做的,因为我最早创业。因此我想,我到底是有功于社会,还是有过于社会,想起来,不知道是后悔还是什么,不知道将来是会被人家骂,还是表扬。

日新月异的科技发展,带来了生产力的提升,带来了收入的增加,但是人类要注意,因为埋在地下的资源是有限的,我认为我们现在是透支未来,是吃子孙后代的东西。因此这个事情必须引起所有人类和学界精英的注意。

编导:孟涵 梅苑 张恒

编辑:张妤婕 孟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