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伞”一路庇护涉黑组织 办案人员:没见过这么死心塌地!
资讯

“保护伞”一路庇护涉黑组织 办案人员:没见过这么死心塌地!

自动播放

1月15日电视专题片《零容忍》第一集《不负十四亿》播出。

王立科和涉黑组织的关系,始于上世纪90年代。当时,他在家乡辽宁省锦州市北镇县担任公安局副局长,结识了在当地“捞偏门”的娄河。此后20多年里,娄河从最初经营赌场,到发展成为暴力为祸当地的涉黑组织,再到发家后表面“洗白”转入地下,一路仰仗王立科的庇护,娄河累计送给王立科财物达8000多万元。

田彪(辽宁省公安厅工作人员):我搞这些年涉黑案件,像王立科跟娄河之间的关系密切到这种程度、当“保护伞”这么死心塌地,还是很少的。

90年代初,娄河在北镇开设多家赌场、娱乐城,就开始向分管治安的王立科行贿。当地民警曾接到举报想调查娄河,被王立科制止并严加训斥;省里市里有打黑行动,王立科就提前给娄河通风报信;他还滥用警权帮娄河打压竞争对手。曾有另一名涉黑组织成员李某向娄河叫板,王立科应娄河请托重点侦办,打击了李某的势力,壮大了娄河的声势。

有了王立科撑腰,娄河有恃无恐,财力势力迅速壮大。1998年,他投资建成大河酒店,并在酒店内常年开设赌场,豢养打手。该组织成员数十人,多年来涉及故意伤害、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等刑事案件80余起,治安案件30余件。

当地两名普通农民,2000年因为小事和娄河的小弟起了口角,娄河随后派20多名打手前往“教训”他们,导致一名受害人腿部截肢。娄河团伙被逮捕后,他们决定站出来申诉冤屈。

北镇当地村民:把腿给打折了。后期知道有一个叫王什么科的是省厅的,是省上头的领导,要是没有人罩着,他黑得了吗?

王立科随着职务晋升,担心被娄河影响了仕途。2008年,他精心设计让娄河到北镇市公安局“自首”,实际是完成“洗白”。

顾桧(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王立科将本该用来捍卫公平正义的执法权异化为谋取私利、买卖人情的私权力,他要求北镇市公安局对娄河从轻发落,将他所涉及的案件最终都作了撤案处理,这不仅严重削弱了政法机关的公信力,而且践踏了社会公平正义的底线。

表面“洗白”后,娄河“转型”以房地产商身份亮相,实际仍然非法垄断北镇一带采砂业、旅游业、物流业等多个行业,以商养黑,以黑护商。

王立科身为警务人员,为什么会毫无职业荣誉感,包庇涉黑组织?调查发现,王立科打一开始进入警察队伍就动机不纯,这和他的家风家教有很大关系。王立科的父亲多年经商,当年是北镇首富,在当地深具影响力,他一门心思要让几个儿子做官。

王立维(王立科二哥):当时我父亲觉得做生意很难,做官好像来钱比较容易,有升官发财这种理念。他在社会上有一定影响力,大家都看着父亲的面子照顾我们,这对我们是有影响的。

王立科最初在房管所工作,父亲找关系将他送进警察队伍,又继续拉关系帮助他得到提拔。王立科从基层民警到派出所副所长、县公安局副局长、再到北宁市公安局局长、锦州市公安局副局长,背后都有父亲活动的影子。

顾桧(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王立科从一开始,就从未真正树立理想信念,从未对党忠诚老实。我们分析他的家庭背景和成长轨迹,就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他为什么会形成如此扭曲的价值观。所有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于理想信念的“总开关”出了问题。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