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公安厅原副厅长白世德一审获刑13年
资讯

青海省公安厅原副厅长白世德一审获刑13年

2022年01月15日 18:16:22
来源:上游新闻

1月14日,青海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政协第十二届青海省委员会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原副主任,青海省公安厅原党委委员、副厅长白世德贪污、受贿、非法持有弹药一案作出一审判决,白世德数罪并罚,一审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3年。

2019年,全国公安机关“坚持政治建警 全面从严治警”教育整顿动员部署会议后,白世德是首个被“双开”的前省级公安系统厅级干部。

中纪委监委网站曾披露,白世德被查,源于当地一起涉黑案件,该案系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重大涉黑案件,白世德被指是该黑社会组织保护伞。

上游新闻记者获悉,白世德被查后,他的多名同事也先后被查,他本人也成为当地从严治党、全面从严治警的警示典型案例。

2022年1月14日,青海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白世德一审宣判。/庭审视频截图

1、 47条交通违法记录牵出省公安厅副厅长

1962年6月出生的白世德是青海当地人,在公安系统任职长达32年,其中,在青海省公安厅任职17年,曾任青海省公安厅治安警察总队总队长、公安厅副厅长等职。

2018年,白世德转任青海省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2019年11月,青海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白世德被查。

白世德也成为全国公安机关“坚持政治建警 全面从严治警”教育整顿动员部署会议后,首个被“双开”的前省级公安系统厅级干部。

中纪委监委网站曾披露,白世德被查,起初线索来自青海省西宁市“袁氏兄弟”案。

“袁氏兄弟”是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重大涉黑案件,2020年8月19日,全国扫黑办举行挂牌督办案件第四次新闻发布会时,该案被点名提及。

2005年以来,袁龙健、袁龙浩兄弟二人纠集家族及社会闲散人员,以非法手段盘踞建筑工程领域13年之久。

明面上“袁氏兄弟”以公司化形式运作,暗地里则纠集有习武经历、刑满释放人员组成打手队伍,专为公司“保驾护航”。公司有了打手,更加肆意残害合作商和农民工,多次实施故意伤害、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涉刑事案件58起,先后造成28人不同程度受伤,严重破坏经济秩序。

2020年8月18日,青海省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袁氏兄弟”案二审维持一审判决。/西宁中院

最为典型的案例是,2018年10月,“袁氏兄弟”在资不抵债的情况下,联系12家公司串通投标,最终仅以150万元套取1.76亿余元的工程项目,之后将该工程低价分包赚取高额差价,完美演绎现实版的“空手套白狼”。

“袁氏兄弟”涉黑案从侦办到移送审查起诉前后历时1年,抓获犯罪嫌疑人61名,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资产1.7亿余元。因“袁氏兄弟”案,41名党员干部受到党纪政务处分。

2019年6月3日,青海省纪委监委针对“袁氏兄弟”涉黑案,成立了惩腐打伞专案组,下设11个线索核查组,全方位对袁氏兄弟背后是否有公职人员违规违纪违法的问题进行调查。其中,第四线索核查组发现两兄弟名下的车辆有47条交通违法记录,均以不予扣分并降低处罚金额方式违规处理。专案组立即扩大范围,最终发现了白世德。

青海省纪委监委披露,白世德在担任青海省公安厅交警总队总队长期间,通过授意相关工作人员违规操作,为袁氏兄弟违规处理交通违法记录。

此后调查显示,白世德被指系该黑社会组织“保护伞”。

2020年6月7日,西宁市城中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显示,袁龙健、袁龙浩等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12项罪名,分别被判处25年、23年有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他28名被告人被依法判处15年至1年2个月不等有期徒刑。

白世德。/北京日报

2、 被要求买房买车行贿 多名原同事陆续被查

上游新闻记者从权威信源获悉,当青海省纪委监委成立的惩腐打伞专案组发现,“袁氏兄弟”涉黑案中有白世德的身影后,当月,白世德便被青海省监委立案调查。

得知白世德被立案,白世德的多名前同事开始变得紧张,赵承敏便是其中之一。

1969年出生的赵承敏原系青海省公安厅反恐怖警察总队总队长。

2011年6月,根据赵承敏的提议,白世德的妻子和投资公司法定代表人、驾校负责人等人一起在成都买房。

2010年至2012年,赵承敏任黄南州公安局副局长、交警支队支队长,一家科技公司负责人为赵承敏出资购买了一套房产。据悉,该科技公司长期承接青海省黄南州交警支队相关项目。

房屋交付后,几人商议,由白世德妻子负责装修,装修款由投资公司法定代表人垫付,家具家电则由科技公司负责人出钱。

2013年4月19日,赵承敏等3人在陪同白世德前往格尔木工作调研期间还各买过一块透闪石,4块总计30万元,因赵承敏和白世德等人资金不足,先找人支付了款项,之后,白世德和赵承敏安排人,从应上缴到交警总队的驾驶学员考试费中支付了这笔钱。

白世德被立案调查后,这套房和石头都成了“烫手山芋”。于是,赵承敏与亲戚开始订立“攻守同盟”……但不久,赵承敏被查。

经过一审二审,2021年9月18日,赵承敏因受贿罪、贪污罪、行贿罪和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二审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

2022年1月14日,青海省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白世德一审宣判。/西宁中院

而另一名因白世德被查感到担忧的同事则是时任海东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支队长的贺晓峰。

2013年,白世德听说组织上考虑让他担任青海省公安厅副厅长一职,于是开始考虑日后用车问题。

白世德曾向办案机关透露,当时他觉得公车管理比较严,开警车“太扎眼”。如果有人私下给他买辆新车,挂在别人或其他单位名下,自己用车比较方便,即使出事,纪委也查不到他身上。

之后,白世德看上了一款奥迪车,售价50多万元。但谁来出这笔买车钱?白世德想了很久。几经考虑,白世德将电话打给了时任海东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支队长的贺晓峰。

白世德说,当时,海东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各方面实力都特别好,能负担一辆车。其次,平时他在装备配备和转移支付经费等方面给海东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很大支持,还把它打造成了青海省交警的典型,特别在一些驾校考试上给予过特殊政策,“这样对谁都有好处”。

日后,贺晓峰也交代,当时白世德是他领导,向他要钱还提过两次,他不可能不给,“为了搞好和白世德的关系”,贺晓峰开始想办法筹钱。

返回海东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后,贺晓峰发现单位公账上没办法出这些钱,但白世德又令人电话再三催问。

日后,贺晓峰交代,“我当时认为海东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的公款不能动,我也没有这么多钱”,于是,他想到了一名认识多年的驾校老板。

据悉,该驾校长期在当地从事驾驶员培训考试业务,其老板与贺晓峰关系很好。最终,贺晓峰让该老板出了50万元买车款,自己又凑了3万,一并交给了白世德。

白世德被查后,贺晓峰感到惶恐,天天担心那笔购车款暴露。他找到该驾校老板补了借条,又做了一番交代……但之后,他也被通知,接受调查。

2021年3月12日,贺晓峰因受贿57万元,一审获刑两年六个月。

贺晓峰曾任海东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支队长。/网络

3、 贪污受贿700万 省公安厅原副厅长一审获刑13年

2021年4月29日,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依法公开开庭审理由西宁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青海省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原副主任白世德涉嫌贪污、受贿、非法持有弹药一案。

公诉人认为,白世德犯数罪,应当数罪并罚。白世德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2022年1月14日,该案一审宣判。

法院经审理查明,自2013年4月至8月,被告人白世德利用担任青海省公安厅交警总队总队长职务便利,贪污公款40万元;

自2011年至2019年,被告人白世德利用担任青海省公安厅交警总队总队长、青海省公安厅副厅长的职务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信息化建设、特种车辆采购、职务晋升等方面提供帮助,索要和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69余万元;

2019年11月2日,办案机关依法对白世德位于西宁市城西区的住所进行搜查时,依法扣押军用子弹26发。

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白世德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个人或伙同他人侵吞公款,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利用本人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先后多次收受和索取单位及个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非法持有弹药,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持有弹药罪,对其应实行数罪并罚。

鉴于其到案后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部分受贿犯罪事实,如实供述其他受贿犯罪事实,认罪悔罪,积极退赃且赃款已全部追缴完毕,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法院一审以白世德犯贪污罪、受贿罪、非法持有弹药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

上游新闻记者获悉,白世德违纪违法问题,多次作为警示典型案例,在青海省当地各级机关进行学习、警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