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向丨美国头号黑狱为何总统都关闭不了?揭开CIA庞大产业链
资讯

风向丨美国头号黑狱为何总统都关闭不了?揭开CIA庞大产业链

风向
2022年01月13日 17:25:04

编者按:1月11日是关塔那摩监狱设立20周年,联合国系统专家小组10日谴责美国继续使用这所侵犯人权的监狱。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也指出,美国设立的秘密监狱遍布全球,关塔那摩监狱只是冰山一角。那么关塔那摩监狱因何而设?为何20年始终未能废除?美国在全球哪些地方还有秘密监狱?凤凰网《风向》栏目特别解读。

文/凤凰网《风向》特约作者 美第奇效应

老罗斯福(前排右)和他的莽骑兵团

1898年,一跃成为世界第一经济体的美国,开始在国际上施展手脚。在门罗主义的旗帜之下,将美洲视为后院的美国政府,决心将西班牙人赶出加勒比海。时任美国海军部副部长的西奥多罗斯福,当即辞去部长职位,组建了一支叫做莽骑兵的志愿兵团,准备大干一场。

1898年6月10日,美军登陆古巴关塔那摩港,武德溢出的罗斯福带着他的莽骑兵迅速击溃了西班牙驻军。美国第一次以全球霸权的姿态登上国际政治舞台。而罗斯福借着莽骑兵的威名,也顺利登上总统宝座(老罗斯福总统),开启了罗斯福政治王朝。

这场大战也带给美国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关塔那摩海军基地。美国人大概没想到,这个“帝国龙兴之地”,一百年之后,会变成美国最大的丑闻之一。

关塔那摩湾地形图

关塔那摩海军基地坐落在古巴南段,名义上是租借古巴120平方公里的土地,但是美国跟古巴的租约早在1934年就到期了,而且租金低到可笑,每年仅有2000美元(1974年之后涨到4085美元)。

古巴革命之后,曾多次提出要收回该基地,但是面对基地中8500名美国水兵,所谓收回也就只能嘴炮提一下。

1961年,古巴在该基地27公里长的围墙外建了一圈密密麻麻的仙人掌,并敷设了55000枚地雷。美国称这道屏障为“仙人掌幕”,滑稽的成为冷战四大“幕”(另外三个是欧洲的铁幕、东亚的竹幕、白令海峡的冰幕)

2001年“911”之后,惊魂未定的美国人草草的制定了臭名昭著的《爱国者法案》。这项法案给予了CIA这样的情报机构极大的权力。伴随着美军在中东的征伐,CIA开始在全球搜捕所谓“恐怖分子”。

美国法律对于CIA在美国国土上的“黑活”还是有诸多限制,为了可以更加肆无忌惮的“处理”这些恐怖分子,CIA必须在美国领土之外关押和审讯这些人。关塔那摩作为距离美国本土最近的“租借”而来的基地,被CIA选中,建立了第一个针对恐怖分子的黑狱。

关塔那摩湾拘押中心

2002年1月,臭名昭著的关塔那摩湾拘押中心(Guantanamo Bay detention camp)开始接受犯人。拘押中心由“三角洲营”、“回声营”一至六号营“鬣蜥营”、“X射线营”神秘的七号营等若干营地构成,最高峰时曾经拘押779名“恐怖分子要犯”。

其中特别有名的包括哈立德·谢赫·穆罕默德(Khalid Sheikh Mohammed,基地组织三号人物)和阿布·祖贝达(Abu Zubaydah, 本拉登与基地组织之间的信使、911主要谋划者之一)。

酷刑“天才”的“奇思妙想”

CIA这么大费周章的在美国领土之外搞黑狱,主要是因为要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方面CIA声称被关在关塔那摩的犯人是“战斗人员”,因此可以不审判即长期关押和审讯。同时关塔那摩不是美国领土,美国法律并不适用于此,因此可以毫无顾忌的严刑逼供

CIA雇佣了一家位于华盛顿州史波坎名叫“密契尔与杰森联合公司”(Mitchell, Jessen & Associates),并付给这家公司八千万美元开发虐囚手段,美其名曰强化审讯技巧(enhanced interrogation techniques)。

该公司由两名前空军心理学家密契尔(James Mitchell)和杰森(John Jessen)开设,这两人之前并无审讯、反恐经验,也不了解阿拉伯语和中东文化。俩人的博士毕业论文写的都是高血压和家庭心理咨询这样八竿子打不着的内容。实在是皮包的不能再皮包的“白手套”。

然而没想到CIA找来这“皮包公司”的两位老哥,竟然是天生的虐待“奇才”。凭借天生的施虐冲动、毫无底线的奇思妙想和美国冷战期间的“酷刑研究成果”,两人化名“邓巴”和“斯威格特”,搞出来一整套创新严刑拷打技术手册。这套手册一共包括12种酷刑,花样繁多,恶毒至极,包括:

剥夺睡眠:令嫌犯站着或者会使身体承受压力的姿势,不准睡觉长达超过一周。有时嫌犯双手会被链住高举过头拴在天花板,脑袋边还要放一把高速转动的电钻

模拟下葬:把人关在棺材大小的盒子里,模拟死后被埋的情景。本拉登的信使阿布·祖贝达就曾亲身体验这招,他被关在棺材盒子中长达260个小时,从盒子拉出来之后,这个凶悍的恐怖分子头目直接崩溃,出现了严重的精神障碍。

水刑:这是这俩人最有名的创造,水刑(water boarding)也成为英美媒体中对虐囚的代指。具体做法是将嫌犯绑在倾斜的板子上,头下脚上,用布遮住额头和眼睛后倒水,布吸饱水后移至口、鼻令嫌犯呼吸困难,嫌犯在求生意识的支配下会用力挣扎导致体内血氧降低,为了生存而大口用力呼吸吞咽,将水吸进胃、肺甚至是气管中,造成呕吐、失禁、痉挛,有如溺水,极度痛苦。水刑可以给人带来强烈的频死感,并且持续很长时间。

基地三号头目哈立德据称曾遭水刑183次,最频繁在25小时内水刑五次。据说水刑之后,他就会变得有问必答,碰到他并不知道的问题都会编造情报以避免受刑,甚至不惜“背黑锅”,承认一些他没有做过的罪行。

《纽约时报》刊载的关塔那摩监狱水刑示意图。

直肠灌食:强行施以直肠注水或灌食,很多人在水刑前会被被灌蛋白质饮品,据说以“减少水刑时呕吐”

虫浴:在模拟下葬的过程中,在棺材里装入大量的虫子,动弹不得的受刑者,任由虫子噬咬。还会通过监狱的室友、心理辅导等手段,掌握受刑者最害怕虫子的类型,“有的放矢”的加强虐待效果。

成人尿布:给受刑者包上成人尿布,然后禁止他上厕所,让其泡在自己的污物之中。

见识过很多尸山血海的CIA时任总法律顾问约翰·利佐(John Rizzo)在他的书中,将这两人描述为“最恐怖的虐待狂魔”。

小布什在2006年接到时任中情局局长波特·戈斯 “增强审讯技术”的汇报之后,也表示“感到非常反胃和恶心”。但CIA甚至需要在8000万美元佣金之外,额外拨付100万美元的法律基金,以保护这两位“酷刑专家”不被定罪。

在这种严刑拷打之下,关塔那摩每年都有大量囚犯尝试自杀。甚至出现多次集体绝食自杀的情况 。

但 是没有达到目的的CIA,不但能让这些“恐怖分子”没法好好活,也能让他们不能好好“死”。 通过鼻饲灌输营养液方式,让这些绝食囚犯求死不得。

以至于2006年260余名医学专家在世界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刊登的一封联名信中,呼吁美国关塔那摩监狱管理部门准许在押犯人绝食而死。但是CIA才不管这些,时任监狱长哈里·哈里斯(Harry Harris,Jr.)甚至称“这不是绝望的自杀行为,而是针对我们进行的不对称战争行为”。

遍布全球的黑狱网络

关塔那摩不过是CIA在全球众多黑狱中,比较有名的那个。实际上,CIA在全球多个国家设立了很多这样的黑狱。

媒体World Weekly 梳理出的 CIA全球“酷刑轴心 ”: 黄色为 允许 美国引渡 的 国家, 蓝色为设有CIA代理 监狱的国家 ,红色为设有秘密CIA监狱的国家。

仅仅在欧洲,欧盟理事会就曾作出决议,认定美国至少在欧盟境内进行了1245次的秘密犯人转运活动。在波兰、罗马尼亚、立陶宛、捷克、匈牙利建立了多个虐待甚至残杀嫌疑人的黑狱。这些嫌疑人大多数“人间蒸发”,没有任何文件或者审判记录。

CIA的黑狱无孔不入,2004年3月,立陶宛刚加入北约之时,中情局就通过一家名叫“精英”的皮包公司购得首都维尔纽斯郊区的一块土地,通过进口的预制建筑材料,盖了一栋两层小楼,作为一所马术学校,但实际上“内嵌”了一个混凝土结构的“黑狱”。

位于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郊区的CIA监狱

波兰的黑狱则位于华沙东北部远郊,代号为“石英”(Quartz)的老凯依库特培训中心,这座黑狱原本是波兰情报机构的培训楼,被CIA以15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之后改造为秘密黑狱。

位于华沙郊区的CIA监狱

欧洲人权法院对波兰和立陶宛都曾做出责令赔偿的判决。比如立陶宛和波兰就被判分别支付10万欧元和23万欧元的赔偿金。

在亚洲,CIA在泰国东北乌隆府设立了所谓“猫眼”或者叫“绿点”的黑狱,同时在印尼、马来西亚都有类似的活动。而中东的黑狱更是多如牛毛,数不胜数。

CIA甚至在黄蜂级巴丹号两栖攻击舰(USS Bataan LHD-5)上,设立了一个移动黑狱。

美国巴丹号两栖攻击舰

这还仅仅是被媒体暴露出来的黑狱,相信仅仅是冰山一角。如此复杂的黑狱网络,CIA到底未经审判关了多少人,恐怕连美国总统都难以拿到真实的数字。

实际上黑狱已经变成了CIA的一门生意,通过黑狱系统性的“杀良冒功”,把抓回来的“嫌犯”借助“增强审讯技术”的酷刑,用莫须有的“罪名”,刷“业绩”。

美联社曾报道,阿富汗的各部族跟CIA串通一气,以每个人3000-25000美元的价格“卖给”美国人,批量制造出CIA破坏所谓“恐怖组织”的军功章。

而这些黑狱本身也非常昂贵。关塔那摩监狱一年维护成本高达1.5亿美元,现在只有不到40名囚犯,相当于一人一年花费400万美元,实在匪夷所思。跟八千万美金雇佣“设计酷刑”皮包公司一样,关塔那摩大概也已经变成很多CIA官员的取款机了。

强龙难压地头蛇

在黑狱被媒体捅爆之后,立刻引起了美国民众的强烈反对。美国最早的几条宪法修正案中就提出“未经审判不能定罪”的原则( 第四修正案:人民的人身、住宅、文件和财产不受无理搜查和扣押的权利,不得侵犯。——作者注 ),而这些黑狱所代表的恶行,正是对美国宪法精神和司法原则的践踏。历任美国总统都曾经尝试关闭CIA的这些黑狱。

2008年奥巴马上台伊始,就提出,要关闭小布什政权开设的以关塔那摩为代表的的黑狱网络。他在讲演中将关塔那摩描述成“美国历史上悲伤的一章”。他入主白宫不久,2009年1月21日正式签署行政命令,将于一年内关闭关塔那摩湾监狱,并将911事件嫌犯移交纽约刑事法庭。

但是这一政令马上就被国会否决。

之后在2011、2012年、2015年,奥巴马采用了不同的方式,想要关掉关塔那摩监狱。在他的不懈努力之下,关塔那摩监狱中的693名囚犯被转移到其他监狱或其他国家,但是直到奥巴马2016年下台时,关塔那摩监狱还安然无恙,监狱中还关押着41名囚犯。

拜登接棒之后,2021年2月11日,也表示要继续奥巴马的使命,关闭关塔那摩监狱。不过拜登毕竟是在参议员混迹40年的老油条,不是奥巴马这样的“热血单纯小年轻”。他深知关塔那摩监狱不仅仅是一座监狱,背后的利益错综复杂,政治指征含义深远。

今年1月,人权观察组织要求拜登关闭关塔那摩监狱。

因此拜登虽然在竞选过程中,许诺关闭关塔那摩监狱,但是入驻白宫之后,他的说法就变成了:他领导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已经联合其他政府部门,评估从上届政府接手的(监狱)现状。国安会会与国防部、国务院和司法部密切合作、审查调研评估关闭关塔那摩监狱的计划,“以推动关闭”这座监狱,争取任内关闭监狱。

一堆的政治话语之下,中心思想说白了其实就是:拖着吧,这事我管不了

结语

关塔那摩监狱已经存在了二十年,监狱中还剩的几十名“犯人”大多数也已经被关押了20年,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并未被审判,也没有定罪,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关在古巴这个偏僻、潮湿的一隅。

美国两任总统,花费了十年时间,尚不能关闭关塔那摩一个黑狱,以关塔那摩为代表的CIA黑狱网络,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还看不到结束的迹象。到底有多少人曾经和正在关在这些黑狱网络中,也许永远都不会被世人知晓。

总也关不了的关塔那摩监狱,似乎已经成为美国政治的一个图腾。

一方面,它的存在始终提醒世人,美国“自由和法制”旗帜之下的言行不一。

关塔那摩驻军的格言“Honor Bound to Defend Freedom”(守卫自由之荣誉)细看不免讽刺

另一方面,它也象征了,美国治理体系的失能。很多人对美国总统其实是“傀儡”这种说法,斥为“阴谋论”。但是如果美国总统不是傀儡的话,怎么会连关闭一个天怒人怨,人人喊打的监狱都做不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