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向|“训练有素”的暴徒:美国众多暴乱参与者为何来自军队?
资讯

风向|“训练有素”的暴徒:美国众多暴乱参与者为何来自军队?

风向
2022年01月11日 16:45:46

文/俞霖霞 凤凰网《风向》特约作者

编者按:

2021年1月6日,美国国会大厦遭特朗普支持者攻陷。调查显示,暴乱参与者中有1/5曾经或当时正在美军中服役,美军中的极端主义问题引发关注。近期,美国国防部发布调查报告,但该报告并未禁止美军成员加入极端组织。这份历时一年的报告缺少具体的整治措施,可行性亦不高,效力如此微弱,无异于纵容美军中的极端主义,为未来的类似事件埋下导火索。

闯入美国国会大厦“牛头人”身份曝光,曾是一名美军航母水兵

核心提要:

1.调查显示,1月6日国会暴乱的参与者中有1/5是退役或现役美军。曾宣誓要“捍卫和忠于宪法”的美军士兵带头破坏宪法,暴露了美军中严重的极端主义问题。

2.近期,美国国防部发布了历时一年的调查报告,但报告并未禁止美军成员加入极端组织,仅禁止参与极端组织的宣传活动。

3.新规禁止美军成员在社交媒体上为极端主义内容点赞,但国防部发言人表示,没有能力监控每一位美军的社交媒体。有研究员表示,美国国防部的整治“毫无章法”。

4.军中极端主义尤其危险。退役军人受到极端组织偏爱,因为他们“专业能力过硬”,发动的袭击“更致命”。

5.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表示,如果敌人就在自己的队伍中,国防部就无法保护美国免受敌人伤害。要治理这一痼疾,美国前路漫漫。

国会暴乱,暴露美军极端主义问题

2021年1月6日,在特朗普“选举欺诈”言论的煽动下,大批“骄傲男孩”和“誓言守护者”冲进了美国国会大厦,制造了一起震惊美国内外的大规模暴乱事件。

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的调查显示,暴乱参与者中有1/5是退役或现役美军;在面临联邦政府或区政府指控的140人中,至少有27人曾经或正在美军中服役,同样占约1/5。然而,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美国成年人口中仅有约7%是退役军人。这足以说明,相比于其他群体,美军中的极端主义更加盛行。

入伍时,每一名美军都要宣誓“捍卫和忠于宪法”,而在国会暴乱中,他们成了破坏美国宪法的“排头兵”,着实令美军蒙羞。

早在2019年,美国《军事时报》和雪城大学退伍军人与军队家庭研究院(Institute for Veterans and Military Families)就进行过一项调查。当时,约1/3的现役美军士兵在调查中表示,近几个月内曾在军队内看到“白人民族主义”和“意识形态导致的种族主义”案例,还有人表示,曾看到美军成员的车身上画有纳粹标志“万字符”、与白人至上主义组织有关的纹身、支持3K党的贴纸,以及成员之间互行纳粹礼。

如此看来,美军中的极端主义并非横空出世,而是积累蔓延已久。

国会暴乱发生后,美国国防部展开了调查。近期,美国国防部发布了这份历时一年之久的调查报告,并提出了针对美军极端主义的新规定。据NPR报道,这份报告扩大了对极端主义活动的禁止范围,并对何为“积极参与极端主义团体”做出定义。报告还指出,美军应对士兵进行有关教育和培训,防止士兵涉足被禁止的极端主义活动,还应对预备入伍的新兵进行更深入的筛查。

最值得注意的是,报告首次提出,美军成员应对其在社交媒体上的行为负责。据路透社报道,报告禁止美军成员在社交媒体上为极端主义内容点赞、为极端组织筹款等,对违反规定者,地方军队将领可以施以处罚。美国国防部官员表示,该条例将采用目前用于识别恐怖主义威胁和间谍的方法,更好地发现和清除美军中的极端主义苗头。

报告发布几周前,美国国防部还公布了294起美军成员从事极端主义活动的指控,其中有10起涉及国会暴乱事件,有102起涉及国内其他极端主义活动,其余的涉及种族问题和反政府活动。

漏洞百出,新规形同虚设,效力微弱

开展调查和颁布新规体现了美国政府整治军中极端主义的决心,但这些新规可谓漏洞百出,恐怕难以形成足够的约束力,甚至可能留下无穷后患。

首先是对美军成员社交媒体使用的约束。根据美国现有政策,美军成员本就要在服役生涯的关键时刻,尤其是入伍时接受审查。相比之下,新的规定似乎并没有多大进步。此外,虽然新规禁止美军成员为社交媒体上的极端主义内容点赞,但美国政府官员表示,他们并不打算定期监控推特、脸书等社交媒体网站。美国国防部发言人约翰·柯比也表示,国防部没有能力监控每一名美军的社交媒体。如此看来,这条规定形同虚设。

美国国防部发言人约翰·柯比

其次,新规没有提到具体的目标(如在一年内将美军中的极端主义案件降至多少),也没有确定何时执行,仿佛一份空头文件。

此外,新规虽扩大了对极端主义活动的禁止范围,但并未对极端主义组织做出定义。这样一来,判定一名美军成员是否加入了极端组织的标准变得模棱两可,一些规模和影响力尚不浩大,但仍带有极端主义色彩的组织可能成为漏网之鱼,甚至因缺乏政府介入而不断发展壮大,成为下一个“骄傲男孩”或“誓言守护者”。

最令人吃惊的是,新规并未禁止退役和现役美军成员加入极端组织,仅禁止其在服役期间参与极端主义组织的宣传活动,且没有提及处理违规人员的办法。例如,如果一名美军是3K党的成员,新的规定并不会取消他服兵役的资格。

“只是没有禁止加入极端组织,任何形式的积极参与都是被禁止的。”柯比说。“政策的目的不是禁止美军成员的政治活动,如果预备役中有政府官员,事情会很难办。”

柯比还在发布报告当天表示,国防部已经放弃制定极端主义组织名单。“我只能说意义不大,因为这些团体一直在变化。”柯比说。

根据调查报告,2020年美军中的极端主义事件不到100起,而现役美军和国民警卫队成员有320万名。NPR专门负责极端主义报道的记者奥黛特•优素福表示,这说明极端主义事件“只占很小的一部分”。

她认为,国防部知道这些禁令还不足够,但即将退役的士兵特别容易被极端组织招募,国防部无力阻止。

“国防部未来还会发布报告,努力(将有关事件)弄清楚。”优素福说。

整治极端主义,美国还需加把劲

然而,这似乎是为美国国防部开脱的借口,因为这已不是该部门第一次尝试整治军队中的极端主义。去年2月,美国国防部部长劳埃德·奥斯汀就在一份备忘录中斥责军队中的极端主义为“腐蚀性的行为”,并指示各级指挥官和检查官选择一天,“下台”与部下共商这一问题。

美国国防部部长劳埃德·奥斯汀

美军中的极端主义问题已经存在了几十年,的确并非一朝一夕就能根除。但很显然,国防部和美军的整治力度不足也是其今天依旧盛行的重要原因。

反污名化联盟极端主义中心(Anti-Defamation League's Center on Extremism)的高级研究员马克·皮特卡维格认为,美国国防部的努力在很大程度上是“毫无章法的”。“解决这一问题需要更系统化的方法。”他说。

美国遗产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网站的文章也指出,国防部在整治极端主义时只关注国会暴乱,忽视了来自基地组织或Antifa组织的危险,说明其未避开政治的影响,这对法治、自由社会的基石和美国宪法都造成了破坏。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军队中的极端主义尤其危险。反仇恨和极端主义全球项目(GPAHE)的联合创始人海迪·贝里奇表示,退伍军人和军事人员受过的训练使他们的极端主义恐怖袭击更容易实现,更致命。一名联邦政府检查官也表示,极端组织尤其偏爱退伍士兵,因为他们“某些专业技能过硬”。

2019年,美国联邦检察官表示,海岸警卫队成员克里斯托弗·哈森曾策划一系列针对无党派政治家的暴力袭击,且是一名数十年之久、公开承认的白人民族主义者。1995年,俄克拉荷马城爆炸案造成168人死亡,作案者是一名曾参加波斯湾战争的退伍美军士兵。

除了极端主义,美军中还存在种族主义的问题。据美联社报道,许多研究显示,黑人和拉美裔美军遭到调查和军事审判的比例过高。美国海军研究院的一项近期研究发现,黑人海军陆战队队员在军事法庭上被定罪和处罚的比例比其他种族高5倍。

国会暴乱事件发生后,奥斯汀表示,国防部的工作是让美国免受敌人伤害。“但如果这些敌人中有部分就在我们自己的队伍中,我们就做不到这一点。”整治军中极端主义这一痼疾,美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