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间|“三只松鼠”模特菜孃孃:你可以不喜欢,但不要扣帽子给我
资讯

在人间|“三只松鼠”模特菜孃孃:你可以不喜欢,但不要扣帽子给我

在人间
2021年12月30日 13:04:02

撰文|安红 编辑 | 马可

出品|凤凰网在人间工作室

12月26日,有网友认为“三只松鼠”的产品宣传海报中,其模特的“眯眯眼”妆容在故意丑化国人形象,此后事情一度发酵,上升到“辱华”性质,引起了广泛关注。

拍摄上述海报的模特“菜孃孃”的社交账号也涌入大量私信,对其进行谩骂。面对突如其来的网暴,“菜孃孃”感到不可思议。她说自己天生眼睛小,你可以不喜欢,但不要随意扣上“辱华”的帽子。

以下是她的自述:

那是两年前的事了。

2019年10月,我在一个模特群里看到 “三只松鼠”的通告,觉得是我的风格,就发了包括照片、作品、视频等个人信息过去。一般情况下,会有不少人报名,他们会进行筛选。之后,我被通知赴重庆拍摄。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一次拍摄了,在一个商业影棚,工作人员加上我一共不到十人。我作为模特,听从甲方的安排,妆容造型都按当时流行的国潮风格要求进行。产品是新款速食酸辣粉,摄影师要求我做出看着产品的眼神,我照做了,还有一些其他的要求,我不太记得了,不过拍的时候我手上是没有那碗酸辣粉的。拍摄很快就结束,傍晚我便回了成都。

那年快过年时,我还在抖音上刷到这些照片,印象中下面的评论都说这种国潮风格很好看。

前几天,也就是12月26日,我一直有工作,大概是傍晚才有空看手机。当时的感觉是,我的手机快“炸掉”了,大家都在告诉我“你上热搜了”。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怎么会上热搜呢?打开微博,看到网友都在说我“眯眯眼”,“辱华”。起初我以为是一些“键盘侠”闲来无事,故意将话题夸大化,应该不会持续太久的。

可是,没想到我竟然被卷入了一场网暴之中,很多人私信我说的话不堪入耳!“你怎么不得新冠去死”“滚出国门”。我觉得莫名其妙,甚至委屈!我一个普通的打工人,工作兢兢业业,也遵纪守法,我做错什么了?让我去死?

晚上8点多,我发了个回应。我觉得大家喜不喜欢我,都很正常,这些不是我能把控的,我把自己做好就ok了。但如果不喜欢,就肆意去诋毁,我觉得这样的做法是非常不好的。

难道我眼睛小就不配做中国人了?对于这些网友我真的也很无语,突然遭受到网络暴力我也很无奈,我招谁惹谁了?幸亏我性格开朗,看得比较开,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强,如果碰上情绪状态不稳定的女孩,这种突如其来的网暴,真不知道会给人家带去什么。

这件事情好像又没完了,昨晚还有网友扒出我发在抖音的一些视频,原视频大概15秒,但是他们剪辑成几秒的,说我做造型双手抵住太阳穴,故意“眯眯眼”,歧视中国人,可那只是随性上传的一段舞蹈,配合音乐,表情有些夸张而已。他们就只截屏一部分,然后网友又过来骂我。

还有人打电话举报我“辱华”,警方联系我询问了情况。我目前在外地出差,等我回去,我准备跟警方报案。再诽谤我,我会采取法律手段的。

在这件事情上,不少网友发来了鼓励我的话,说支持我。之前合作过的甲方也有给我发微信,让不要太担心,还肯定了我的业务能力,不会因为这件事影响以后的合作。我感觉大部分的人还是理智的。

我希望,那些希望借话题带流量的人别伤害到无辜的人。我想很多在网上骂人的网友,如果当面让TA那么恶毒,TA可能真做不到,可能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我是四川乐山人,1993年出生。我从小就很喜欢跳舞,但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实在是交不上学舞蹈的学费,直到初中,我才去舞蹈室学习跳舞。

我独立得比较早。上学期间,家里基本上只能给我交学费。我经常打工补贴自己的零花钱,比如发传单啊,节假日卖气球之类的。我记得大概十五岁那会儿,我就和朋友一起去批发市场弄些货品摆摊,卖些手饰、耳环、项链等饰品。有时一晚上费尽口舌也只卖个二十块钱左右,一晚上不开张的情况也有。但有钱就已经很开心了,至少补贴一下生活。那会儿很辛苦,但可能是我太年轻了,还是觉得很开心,也知足。

高考时,我本来想去考舞蹈学院,但艺考实在要太多钱了,我家出不起。我身高176CM,体重58KG,我想着去读个空乘专业也好呀,听说空姐收入也不错。但一看学费,完了,好几万,太贵了,交不起。

最后我选了旅游管理专业,便宜。大学期间,我还被分配到北京的一家酒店实习,在长安街附近,早晚轮班,晚班就要通宵。实习了一年,酒店包吃住。我来了北京也没放弃跳舞,在网上看到有个工作室搞活动,价格比较便宜,我就拿攒的实习工资去交了学费,具体多少现在都忘了。

■ 厦门拍摄间隙,到街上玩儿。

那会在北京的生活就是,上班、下班跳舞、睡觉、上班。再有空,就跟着一个同校师姐出去吃东西,逛街。北京的生活压力太大了,竞争也是。爷爷奶奶年纪也大了,实习完,毕业了,我就回了老家乐山,泡在一家舞蹈工作室练舞。两年后,我开始当老师授课,学员基本都是成年人。

直到2014年,我21岁了,经朋友介绍去成都发展,到了一家舞蹈工作室,授课,接商业演出,有了自己固定的收入。

也是2014年,我在成都认识了一个姐姐,她是模特,准备去面试一个化妆学校的毕业走秀,她喊我一起去,我没什么事儿就跟着去了。我想着我有舞蹈基础,又有舞台经验,没有什么好怯场的。上午面试,下午就告诉我被选中了。

我记得那会甲方还讨论过,因为我比较黑,还染了个灰色头发,长得不是大众喜欢的肤白貌美的类型。但他们最后还是选了我,可能是因为化妆学校的秀需要肢体表现比较有力量,妆容类似毛戈平那种,很浓烈夸张的造型。

这场的费用好像给了300块,是我的第一个秀,算是进了模特这个圈子了。之后,这个姐姐又把我拉进了很多模特群,平常我在工作室出商演,有空就去接那些模特的面试通告,认识的模特和圈内人越来越多,大家遇到活儿觉得合适我的,也会给我介绍。

刚开始跑通告比较少,有时候几天才有一场,有时一天赶四五个场子。模特群会有各种通告,几号几点钟在哪儿面试,身高、体重、照片,先把资料发过去。

有类似经纪人的领队收集模特资料,从报名的人里面,根据模特卡筛选几个出来,再让被选中的模特去影棚试镜。选中了会被拉小群里,之后面试时,每个人会领到号码牌,一般是让走个台步,看看台风,做自我介绍。

走秀需要展现服装的美和特点,我有自己的风格,走得比较有力量,温柔淑女那类服装一般不会选到我,独立设计师的服装或者一些化妆学校的秀选择我多一些。最大的一场秀,我记得是在体育场,上万人,是一个跨年的晚会,我们穿上跟节日有关的服装进行展示。

走秀也会出现一些意外,比如衣服来不及换,鞋子不合适。大多数情况我能临场解决,鞋子掉了也一定要继续走,千万不要停下来,否则会影响整个秀的节奏。

平常我会看一些视频学习,我很喜欢一个黑人模特老米(Naomi Campbell),她的台步很舒服很有气场,是一个传奇模特。我有舞蹈基础,再加上肯学,我上手还算快。不出工时,我会回放自己走秀的视频,看看缺点在哪儿,看如何提高。出的秀多了,这几年,成都、重庆的市场也接受我这种类型了。

现在我身边很多模特是1997年或者1998年之后的,我年长几岁,平常会照顾下她们,比如顺手拿个盒饭,顺带把衣服带过去等,大家就开始喊我“嬢嬢”,川渝方言中阿姨的意思,于是就有了我的网名“菜嬢嬢”。

后来有机会接触到了平面模特,试镜时,甲方比较会比较注重轮廓、表现力、镜头感等。主拍平面后,我走秀就比较少了,工作室的商演也没办法继续,大概三四年前我做了全职模特,但并没有停止对舞蹈的热爱和学习,时间合适,那些舞蹈大师的集训课我都报名参加。

我喜欢运动,健身、舞蹈、冲浪 、户外,我都参加。我也是一个很爱吃的人,不会刻意节食,开心就好。但如果有拍摄,前一天会吃得比较清淡,晚饭不吃碳水。

平常工作中,我很能吃苦,也就是“好用”。我记得一次在敦煌,零下二十五度,还要穿着单衣、单鞋拍外景,在冰上躺着,腿露在外面。我不会觉得苦,这是我的工作,我可以在冰面上,在外面多冻一会,只要出片的效果好就行。空下来时,我经常看那些名模的拍摄花絮,学习下人家是怎么拍出效果的。

这两年,我拍视频广告比较多了,平面硬照少了些。模特这行业是青春饭,上述带我入行的姐姐也已转到了幕后。我也会考虑,化妆造型师、秀导、监制都是不错的选择。

本来没这事,我的工作、生活状态还算理想、平静,现在平添了很多麻烦,我父母也来问情况,我告诉他们,不用担心,很快就会过去。我不会说太多,让他们忧心。

关于长相,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有的人去改变某一部分,有的不去改变,人生是自己的,我们应该去接受、去尊重,保持善良。

我也希望这事儿真的快点过去,我一个普通的打工人,向往的生活也很简单,比如环游世界、吃遍全球美食。

不要因为我天生眼睛小就随便扣帽子吧。

【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