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公布全球首例奥密克戎死亡病例 专家:语焉不详制造不必要恐慌
资讯

英国公布全球首例奥密克戎死亡病例 专家:语焉不详制造不必要恐慌

12月14日,据广州市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消息,广州发现首例境外输入奥密克戎毒株阳性病例。之前的13日,天津市通报了中国内地首次检测出奥密克戎毒株。据介绍,该病例为欧洲入境的无症状感染者。

当地时间13日,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该国出现了至少1例奥密克戎毒株死亡病例,这也是全球首例经官方确认的相关死亡病例。

密集的相关消息让奥密克戎变异毒株持续引发关注。这一变异毒株到底有多毒?英国出现首个死亡病例意味着什么?中国香港大学病毒学专家金冬雁教授就相关问题向红星新闻进行了专业解答。

↑当地时间12月14日,英国诺斯维奇,人们排队接种新冠疫苗。图据视觉中国

↑当地时间12月14日,英国诺斯维奇,人们排队接种新冠疫苗。图据视觉中国

“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说明奥密克戎是一个强毒株,从预测来看,它的毒性是比较弱的。我们没有必要对它有更多的担心,新冠疫苗依然发挥着一定的效用。”金冬雁说。

一个“基本判断”:死亡率低 并非致病性很强毒株

当地时间13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透露,“(英国)已有至少一名奥密克戎感染者被证实死亡”。他还表示,关于奥密克戎毒株“更温和”的说法应该“被放在一边”,现在需要加深对于其传播速度的认识。他强调,人们能做的就是尽快接种疫苗加强针。

在此之前,英国公共卫生领域接连拉响了警报,称英国如今的疫情似乎“不容乐观”,奥密克戎在英国的传播速度已经超过了南非。而由于传播率不断上升,英国政府于12日提高了新冠病毒警戒级别。接连的信息强化了民众的防疫措施。13日当天,英国国民健康服务(NHS)的疫苗接种预订网站已经彻底崩溃,快速检测试剂盒也已经全部缺货。

↑12月13日,英国伦敦,新冠疫情下略显空旷的公共场所。

↑12月13日,英国伦敦,新冠疫情下略显空旷的公共场所。

然而,专家的看法与公共卫生政策及民众反应存在一定距离。南非医学协会主席安杰里克·库切认为,迄今为止,这种变异毒株表现似乎都比较温和,“并不值得英国政府采取极端行动来应对”。英国牛津大学的研究人员也表示,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奥密克戎会导致更严重的病症。

金冬雁则认为,面对新出现的变异毒株,呼吁民众保持警惕是对的,通过升级管控措施“严防死守”赢得时间也是对的。但如果回归到科学数据,并没有奥密克戎比德尔塔毒性更高的数据。

金冬雁向红星新闻解释说,从数据统计来看,截至12月13日,英国共有4713例奥密克戎感染病例,“4000多例感染中出现1例死亡,这个死亡率是非常低的。”他表示,病毒感染导致出现死亡病例是经常发生的,普通感冒也有致死率,大概为万分之一。

此外,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说明奥密克戎是一个强毒株。他告诉红星新闻:“从现在看,奥密克戎的致病性是不强的。当然,现在还没有更大规模、更清楚的数据,但这不会改变基本的趋势,即它不是一个毒性、致病性很强的毒株,这是(我们的)一个基本的判断。”

XxjinmC007012_20211214_CBMFN0A001.jpeg?x-oss-process=style/w10

↑英国新冠病毒快速检测试剂盒。图据新华社

“按现在的预测看来,奥密克戎不但不会成为例外,而且它的毒性下降可能还是比较显著的。”金冬雁补充说。

另据红星新闻此前报道,南非方面上周公布的最新研究数据都是“向好”的。南非非洲健康研究所所长威廉·哈内科姆表示,“现阶段几乎所有证据都指向奥密克戎感染的症状较轻”。

南非国家传染病研究所公布的最新数据也显示,因奥密克戎感染而住院的患者中,重症率约为30%,较当地此前几波德尔塔疫情减少了一半,平均住院天数也从8天缩短至了2.8天。与此同时,住院患者的死亡率仅有3%,较此前疫情的20%也出现了大幅下降。

↑此前有专家发布英国与南非奥密克戎毒株传播速度的数据分析对比,认为英国传播更快。

↑此前有专家发布英国与南非奥密克戎毒株传播速度的数据分析对比,认为英国传播更快。

此外,金冬雁表示,奥密克戎在英国的传播速度已经超过了南非这一说法,也是不准确的。因为技术原因,南非大部分确诊病例都没有进行测序,因此“从学者的角度对这一结论是要打问号的”。

非完全逃避疫苗抗体 疫苗依然发挥一定的效用

据外媒14日报道,世界卫生组织欧洲办事处高级应急官员凯瑟琳·斯莫尔伍德博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根据目前多国的数据来看,“这一波奥密克戎疫情的传播者都是年轻、健康、接种过疫苗的人”。

丹麦1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3437例奥密克戎病例中,70%的患者年龄在40岁以下。欧洲疾病控制中心也表示,在奥密克戎的早期病例中,72%的患者年龄在40岁以下。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也显示,迄今为止的43例感染中,大多数年龄在40岁以下,近80%的患者完全接种了疫苗。

但多位专家表示,尽管有证据表明奥密克戎可以逃避疫苗抗体,但在面对“迄今为止似乎较为温和”的新冠毒株时不必恐慌。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传染病专家彼得·科利尼翁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奥密克戎的传播范围超过了德尔塔,但其后果却不会超过德尔塔。”

↑资料图。

↑资料图。

金冬雁也指出,这一毒株的确存在免疫逃逸,但并不是完全逃避。他指出,根据现有初步的研究数据,“如果莫德纳或者辉瑞(新冠疫苗)打了三针,基本上还是能防,连感染都能防住,如果打了两针的话,还是能防住(新冠)重症的。”他进一步解释道,即使免疫力不是十分完全,也能够进一步降低病毒感染的临床表现,“这也是从我们有限的(奥密克戎)病例里发现的,这些病人在阳性以后,很快抗体就出来了。”

而这意味着什么呢?首先,抗体非常高就说明不会有症状。第二,抗体很高的时候,病毒滴度也会下降,所以实际上病毒的传播期和传播窗口变得很短、很窄。“就这么窄的一个窗口,所以整体来说它的风险是降低了,而不是升高了。”金冬雁向红星新闻表示。因此,在这样一个情况下,他认为没有必要有对奥密克戎有更多的担心。

同时他还强调了接种新冠疫苗的必要性,因为“目前所看到的例子也说明了,原来接种的疫苗依然发挥着一定的效用,否则不可能这么快就出现抗体,而且综合抗体这么高”。

英国未披露死亡病例更多信息 专家:制造不必要恐慌

据外媒13日报道,英国政府目前并未披露上述死亡病例的更多详细信息。英国首相发言人以“患者保密”为由拒绝透露相关情况,但表示更多细节可能会在英国卫生安全局(UKHSA)周末的报告中公布。目前UKHSA只透露死者是“在医院被确诊感染奥密克戎的”。

该国卫生部官员表示,截至13日,已有10人因感染奥密克戎住院。UKHSA证实,住院患者的年龄在18-85岁之间,大多数人都已接种了两针新冠疫苗,但拒绝透露是否有人已经接种了加强针。

对于“含混不清”的言辞,英国专家认为政府应该公布更多细节,比如死亡病例的年龄,疫苗接种状况,是否属于易感染群体,此前是否有健康问题,以及奥密克戎毒株是否是导致其死亡的主要原因等,以避免“不必要的恐慌”。

“他究竟是因为新冠肺炎住院,还是因为被公共汽车撞倒而住院?他打加强针了吗?是老年人吗?这些细微的差别都很关键,但我们没有得到适当的信息。”英国医学教授卡罗尔·斯科拉质问道。在他看来,鉴于目前的信息,人们没有理由恐慌,但政府应该平息恐惧,而不是加剧恐惧。“公布更多相关细节,才能让人们放心。”

红星新闻记者 徐缓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