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驻华大使为啥干不下去了?
资讯

加拿大驻华大使为啥干不下去了?

2021年12月08日 12:35:19
来源:新京报

▲鲍达民。图/加拿大驻中国大使馆官网

当地时间12月6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发声明表示,他已经接受加拿大驻华大使鲍达民的辞呈。鲍达民对加拿大多家主流媒体回应,自己将于今年12月31日卸任。

“知华派”精英

鲍达民表示,辞职是他的“个人决定”。身为非职业外交官的他,本无意长期担任驻华大使。当初被任命时,特鲁多总理交给他的主要使命,就是帮助在中国涉嫌间谍罪的加拿大公民迈克尔·斯帕弗和康明凯返回加拿大。如今二人业已回国,鲍达民使命完成,可以“功成身退”。

鲍达民原本是一名出色的商人,1962年出生于乌干达首都坎帕拉。

鲍达民毕业于加拿大UBC大学的经济学专业,后在牛津大学攻读硕士,并以罗德学者身份学习。他最著名的经历,是在2009至2018年期间出任麦肯锡公司全球管理合伙人,他还担任过泰克资源总裁,新加坡电信集团和瑞典银瑞达集团公司非执行董事。

鲍达民在商界以“知华派”著称,他在担任麦肯锡高管期间曾常年在远东工作,2004年至2009年常驻上海,因贡献卓著获“白玉兰”奖;此后,他长期从事与中国有关的业务,是中国国开行资本集团顾问委员会成员,清华大学兼职教授。他出任驻华大使前挂职的加拿大泰克资源公司主营采矿业,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公司拥有其10.5%股份。

▲2013年10月22日,鲍达民受聘担任首位清华经管学院管理实践杰出客座教授。图/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官网

商业之外,鲍达民长袖善舞,在学界、慈善等多领域也享有国际知名度。

他曾在韩国首尔担任国际商业咨询委员会主席达6年之久。他是新加坡经济发展局国际咨询委员会成员,是“纽约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和加拿大亚太基金会董事会成员……

鲍达民和特鲁多是故旧。早在2016年,特鲁多就希望鲍达民出任驻华大使,但被后者拒绝。2019年9月4日,鲍达民终于接受提名,同意出任加拿大驻华大使。

加中关系因孟晚舟事件陷入低谷时,前任驻华大使麦家廉因公开表示“美国最好主动放弃引渡孟晚舟”引起轩然大波,被迫离职。特鲁多政府因此对鲍达民寄予厚望,认为他是既能和中国政要搭上话、又便于和加拿大联邦政府迅速沟通的人选。

“政冷经热”

鲍达民被任命之初,加拿大社会各界对其态度可以说是“政冷经热”。

加拿大商界认为鲍达民的任命,为恢复加中对话、弥补外交裂痕提供了一个新的契机。加拿大商业委员会主席海德表示,需要把重点放在帮助迈克尔·斯帕弗和康明凯返回加拿大,以及“做些什么来恢复贸易关系上”。渥太华大学国际事务教授帕里斯认为,这一任命是积极信号,或许表明双方冷淡的关系将有所解冻,鲍达民对中国的了解有助于帮助他解决复杂的中国问题。

但政界、尤其最大反对党——联邦保守党激烈反对这一任命,以鲍达民“不是职业外交官”、“过于注重商业利益”、“未必会胜任代表加拿大关注中国人权等问题的使命”等为由对其任命冷嘲热讽。另一大反对党——联邦新民主党,也称鲍达民“在中国拥有商业利益,和联邦自由党关系密切”,没资格当驻华大使。

然而,出于“救火”目的,特鲁多坚持了这一任命。

辞职背后的难言之隐

鲍达民辞职背后的难言之隐,令人隐约可感。

两年来鲍达民竭尽心力处理孟晚舟和康明凯、迈克尔·斯帕弗事件,终于让这一长期困扰加中关系的死结被打开,但仍是“费力不讨好”。

联邦保守党此前不止一次抨击鲍达民“在加中关系如此险恶之际还奢谈推动加中经贸关系”,这实际上是指桑骂槐,借此抨击和贬低特鲁多政府。

当地一些评论家认为,鲍达民“精力充沛,智慧卓著”,面对艰难使命出色完成了任务,并希望他的继任人选仍然是一名“中国通”,以便在危难之际改善双边关系和沟通状况。

加拿大政商界人士认为,鲍达民希望改善加中经贸关系,但大环境受限,作为很少。对此,商界并不满意,鲍达民本人也感到力不从心。而特鲁多政府一方面不想恶化加中关系,希望他“多努力”,另一方面,又唯恐因此在国内政坛失分和丧失选举利益,不愿积极担当,这让鲍达民感到精疲力竭。

因此,尽管鲍达民是在中国拥有丰富人脉和良好积淀的“知华派”,但在加中关系“冰冷”、反对党“花式作梗”、联邦政府一副“不粘锅”姿态的大背景下,他即便浑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接班人”是谁?

渥太华流传消息的认为,新任驻华大使将在三个人中产生,他们分别是:

2015年至2018年期间担任驻华外交官、曾出任公使和代理大使的杜欣丽;曾在中国任加拿大使馆政治处主任、前驻马来西亚大使朱丽亚;前加拿大驻泰国、老挝、柬埔寨大使,能说流利普通话的前加拿大驻华公使唐兰。

这三人无一例外都是职业外交官出身,拥有长期在华经验,且都是女性。

不论谁是“下一位”,面对充满变数的前景、几个成心生事的反对党、一个拼命“甩锅”的联邦总理,想必加拿大下任驻华大使也免不了跟两位前任一样,如履薄冰、左右为难。

新京报特约撰稿人 | 陶短房(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