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奥密克戎将终结新冠疫情?并非没有可能
资讯

唐驳虎:奥密克戎将终结新冠疫情?并非没有可能

2021年12月07日 17:13:04
来源:唐驳虎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要:

1.Omicron毒株的传播力和免疫逃避均很强,有说法称其只引发轻微疾病,很可能加速疫情结束。这种说法需要综合衡量O株的实际传播、感染、病情进展。目前已有超40个国家检出O株感染,以它对D株的传播优势来看,在1~2个月内就会成为全球的主导毒株。

2.南非完整基因测序的11月份样本中,O株的比例已达90%,已完全占据主导地位。南非医疗工作者发表的一篇预印论文揭示了6个现象,表明目前O株真实致病率较低。但结果可能存在“统计偏畸”。因感染人数基数大,住院率和病死病例有所上升,这是否会滞后于新确诊病例,仍需观察。

3.虽然中国香港、日本等地均有确诊病例,但O株在东亚地区真正的爆发,恐要看韩国。截至5日,韩国境内共计12名O株确诊病例,且很可能以教会为中心发生大规模集体感染。同时韩国医疗体系趋近饱和,以O株的传染力和韩国目前的防控水平,O株在其国内大爆发几成定局。

4.未来1~2月,O毒株在韩国的传播、感染、致病率、死亡率情况,非常值得观察,将给同处东亚的我们提供非常真实、有用的参考。

Omicron毒株粉墨登场已经10多天了,在命名前就可以确认O株的传播力很强,同时根据变异分子部位立刻能判断、很快就证实O株的免疫逃避也很强。

(在以色列确诊的前几例Omicron病例里面,大都已经完成三针BNT疫苗加强接种。)

而关于更令人关注的毒性、致病性,各种小道消息、传闻、猜测实在太多了。

如传播最广的德国卡尔·劳特巴赫教授(Karl Lauterbach)声称,Omicron是新冠病毒给人类的“圣诞礼物”。

劳特巴赫进一步解释到,Omicron只是导致轻微疾病,一旦取代原来的Delta毒株,反而会加速疫情的结束。

绝大部分报道都把此人称为德国的临床流行病学家,但实际上,他还是呼声很高的社民党新政府卫生部长人选(但社民党高层不太想选他),也是对欧洲的“防疫”政策很有发言权和影响力的人。

排除政治喊话,劳特巴赫的这番说词有什么确凿证据吗?并没有。

还是得到O株的实际传播、感染、病情进展中去综合衡量一下吧, 最根本的还是事实,以及对事实正确的解读。

O株全球传播开始

目前全球已经有40多个国家经基因测序检出O株感染。

除了非洲各国,像南美的智利、秘鲁,大洋洲的澳大利亚都有本国入境检出,或者从本国出发的人在外国入境时检出。

最近欧洲、美国的确诊人数急增,死亡人数也明显抬头,尤其是在仅有40%国民完成疫苗接种的俄罗斯,死亡数字创下了历史新高(日增1200人)。

目前测序确认主导的毒株还是Delta,Omicron仍只占很小一部分(1.5%)。

但以全球基因测序上传比例最高的英国来看,Omicron的增长的确很快,占比每3天翻一倍。

欧洲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主任安德烈埃·阿蒙(Andrea Ammon)表示, 截至目前,在欧盟10个成员国共报告的42例Omicron确诊病例(大多有非洲国家旅行史)中,到目前为止,所有感染者都只表现了轻微症状或无症状,没有重症病例。

另外,在英国确诊的22例患者中,也没有人病情严重到需要送医住院治疗。

11月26日,在非欧盟的北欧国家挪威,可再生能源公司Scatec在首都奥斯陆的餐馆Louise组织了一个聚会,共120人参加。

所有参加者都接种了疫苗,并在活动前新冠检测都为阴性。但还是成了一场Omicron株超级传播事件。

这个公司在南非有分部,派对后才发现有两人最近从南非返回,他们都带有Omicron株。

现在公司员工中至少有70人测出了新冠核酸阳性,其中13人已经过测序,确认是Omicron,其余的在等待测序结果。

另外当晚同时在该餐馆吃饭的顾客,还检出了近50个阳性,目前阳性总数近120人。

挪威卫生当局说,“没有一个人有严重症状;没有一个人住院。然而,考虑到参与者的年轻,这并不意外”。

同时,丹麦也刚刚发生了一个Omicron超级传播事件:150名高中生参加聚会,已有55人核酸阳性,感染新冠病毒。

其中53人为Omicron阳性(38个通过特征位点核酸PCR确认,15个通过完整基因测序确认)。

截至当地时间12月4日上午,美国已在12个州基因检测测出24例Omicron感染,除了夏威夷没打疫苗的一例中度症状,其他都是轻症,尚无一例需要住院治疗。

以O株对D株的传播优势来看,在1~2个月内必能成为全球的主导毒株。 但进展最快、传播最深入的疫情,还得去O株的发现地——南非去看看。

O株真实致病率探究

现在南非完整基因测序的11月份样本中,Omicron株的比例已高达76%。下旬以来新样本的比例更是高达90%,已经完全占据了统治地位。

南非的检出感染人数(每百万人口)曲线

如图表所示,南非的检出感染人数继续猛增,目前日新增已超过1.3万人。但死亡率仍维持在低位。

南非的新增死亡人数(每百万人口)曲线

而来自南非邻国博兹瓦纳的消息称,该国新增的Omicron病例中的85%都是无症状感染,另外15%的感染者症状也相对较轻。

但我们还是需要更真切的图景。

这两天,南非医疗工作者发表了一篇预印论文,把南非人口中心豪顿省(Gaoteng、也就是约翰内斯堡都市区)的一个区Tshwane两个医院166个确诊Omicron病例整理成文发表, 简单介绍如下:

1. 其实大部分人(76%)入院的原因都不是因为新冠, 而是要看其他的病,在入院的常规筛查中发现了Omicron。

2. 在166人中,有63位接受了高级别的护理,但紧急护理都是因为他们被送医的原因,不是因为新冠引发。

3. 除此之外,大部分病人不需要吸氧。 所有需要吸氧的人里面,只有一个是完全接种的,而这个人吸氧的主要原因是原先就有的慢性阻塞性肺病(慢阻肺)。

4. 在进入隔离监护的38个人中,有9位发展出了肺炎症状,均未接种过疫苗。

5. 在166位入院病人中,死亡了10个,但同样大多与新冠无关, 或者相关性很低。

6、这一个研究群体的病人80%都是低于50岁, 本身就是不太容易重症的群体。

南非当地的医生是这样形容的,这一次你走进新冠病房,就明显地感到和之前不同:以前病房充满了鼻腔输氧管的气流声和来自呼吸机的各种滴滴答答,这一次比较安静。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 以上都可能存在“统计偏畸”现象。

在其他国家检出的感染者中,大都是经历了国际旅行的乘客,年纪比较轻,大多接种过疫苗甚至加强针。

而在爆发地南非,这里又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国家,人口平均年龄27岁,本身就不容易重症。

南非人口结构金字塔

而且,因为感染的人数基数大,住院率也会有上升。豪登省的住院患者数确实在近2周内翻了4倍。

南非国家传染病研究所(NICD)12月5日的数据显示,在Omicron流行的Gauteng省,过去14天新增了61537例新病例,远超过了其他省。

12月5日Gauteng新增7929例确诊。住院患者有所下降为1533例;收入ICU为115人,也有所下降。

住院和病死病例升高,是否会滞后于新确诊病例,需要观察。

O株在韩国大爆发,几成定局

继最早的南非输入病例(世界首报)及隔离酒店感染病例外,香港目前已有4例O株确诊。

第3例是37岁的男子,从尼日利亚经埃塞俄比亚、泰国抵港,在酒店检疫期间确诊。确诊阳性时无症,在尼日利亚已注射过2针Moderna疫苗。

12月2日新增一宗O株输入病例,患者来自尼日利亚,早前拟经香港转机,因签证问题在香港国际机场禁区滞留4天,准备离境前做检测呈阳性,4天后经基因测序确认是Omicron毒株。

香港特区政府5日公布,凡检测出O株的地区,21天曾途径当地的非香港居民不准入境。香港居民必须已完成疫苗接种并持认可疫苗接种纪录方可登机回港。

并在抵港后于指定酒店接受21天强制隔离,其间接受6次检测,并须在抵港第26天到社区检测中心再次接受强制检测。

日本已有2例确诊。 一名纳米比亚外交官11月27日从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乘机起飞,并于次日下午经韩国仁川中转,抵达东京成田机场。

第2例确诊是秘鲁人,从南美秘鲁经卡塔尔首都多哈中转,11月27日入境成田机场,当时检疫感染阳性,随后基因测序确认是Omicron毒株。 该20岁男子已经在10月接种完第二剂BNT疫苗。 确诊时无症,不过随后发烧、喉咙痛。

但O株东亚地区真正的爆发,恐怕还是要看韩国。 一对40多岁的牧师夫妇(A某及丈夫)在11月14日到23日前往尼日利亚参加基督教研讨会后回国, A某夫妇在尼日利亚的第5天,也就是11月19日第一次感到嗓子疼痛。 从21日开始味觉和嗅觉迟钝,并出现腹泻。 但这种症状从22日开始逐渐消失。

A某夫妇在11月24日返回韩国的飞机上,首次出现恶寒症状,并开始低烧。但症状并不严重。

A某夫妇说:“因为飞机空调很冷,以为是得了空调病或感冒。只是暂时出现了轻微的症状”。

由于这对夫妇在出国前已经完成了两针疫苗接种,所以依据韩国当时的入境政策属于免隔离对象,也不需要进行居家隔离。

但他们的入境采样结果还是在25日确认阳性。并在12月1日通过基因测序确认感染O株。这对夫妻的儿子也于30日确诊感染。

根据A某夫妇后来的交代,11月24日抵达仁川国际机场入境时,朋友B某(30多岁男性、乌兹别克斯坦籍)接机,驾驶私家车将他们送回家,路程大约是50分钟。

三人全程佩戴了口罩,但B某还是被A某夫妇感染。A某的丈夫和B某在上车前短暂地握了手,可能是在此就传染了。

B某在听到A某夫妇确诊的消息后,自行做了第一次检查,结果显示阴性。

在11月28日出现发热等症状后,他29日做了第二次检查,并于30日确诊为阳性,1日和A某夫妇一同基因测序确诊为O株感染。

也就是在确诊前的6天里,B某没有进行过任何隔离措施,过着正常社交生活, 去过家附近的牙科诊所、超市以及餐厅。

再加上B某还没有接种过疫苗,与B某密接的有家人、熟人、业务相关人士等共50人。

其中,他的妻子(C)、岳母(D)和一位友人(E),30日也已被确诊感染。而B某和这三人28日一起参加了仁川弥邹忽区教会的国际礼拜。

韩国当局对他们在教会接触的411人(主要是外国籍信徒)和曾参加同一天其他时间段礼拜的369人进行了检查,继续发现新的确诊患者。

其中首尔3日确诊3例、忠清北道4日确诊1例,均与仁川弥邹忽区教会有关。

据悉,首尔3例病例2名为20多岁女性,1名为10多岁男性,分别为韩国外国语大学、首尔大学、庆熙大学的外国留学生。

忠清北道的病例为一名70多岁女性,她们都参加了上月28日的教会活动。经确认,大部分教徒都未接种疫苗,因此很有可能以教会为中心发生大规模O株集体感染。

另外,与B某在餐厅接触过的50多岁女性,以及E某的熟人、同住人等3人也在5日确认感染O株。

此外,与A某夫妇最早同批确诊感染O株的,还有京畿道高阳市2名50多岁的女性。两人均未接种疫苗,11月13日至22日结伴访问尼日利亚,23日归国入境后的第2天确诊感染。

截至5日,韩国境内共计基因测序确诊12名Omicron病例,流行病学相关阳性病例共计26名,其中19名未接种完疫苗。

日本(紫色)-韩国(绿色)每百万人日新增新冠确诊人数曲线

上月转向“阶段性日常恢复”的韩国,在12月初新增确诊人数已连续5天维持5000例以上,医疗体系趋近饱和。全国重症监护床位使用率达到80%左右,首都圈地区更是超过90%。

截至6日0时,全国范围内等待病床分配的患者共有1012人。 首都圈地区等待病床分配的患者共有982名,其中等待4天以上的达到309名。

在等待病床的患者当中,55.7%(547人)是70岁以上高龄患者。 剩余的等待者大多都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等基础疾病。

日本(紫色)-韩国(绿色)每百万人日新增新冠死亡人数曲线

至于死亡人数,最近一周的日均死亡人数为44人,累计死亡3893例。

韩国将从6日起实施为期4周的“特别防疫对策”。 首都圈地区私人聚会人数上限由先前的10人下调至6人,其他地区由12人减少至8人。

进入餐厅、影院、网吧、图书馆等地需出示接种证明或核酸阴性证明。但允许未接种疫苗者在餐厅独自用餐,另外,商店、婚礼葬礼、宗教设施等“生活必须设施”也不受限。

这就是典型的国际上左派执政能搞出的防疫极限了。以O株的传染力和韩国形同虚设的防控水平,O株在韩国大爆发,几成定局。

韩国未来1~2月非常值得观察

这也将给我们近距离观察O株的实际毒性、危害性提供了一个近距离的样本。

根据韩国防疫当局2日的通报,在最早基因确诊感染O株的5人中,除了呼吸道症状和肌肉疼痛等轻微症状之外,无特别异常症状。

A某夫妇的症状已消失,B某处于低烧的状态,正在好转。

而另外一组的2名50多岁女性(未接种疫苗)初期也出现了头痛、低烧、头晕、咽喉痛等症状,但情况已有所好转,目前没有出现特别的症状。

A某说:“最严重的是我和丈夫,其次是儿子、B某和B某的夫人。随着病毒的多轮传播,显现症状越来越不明显”。

特别是B某60多岁的岳母是糖尿病患者,但目前并未出现什么症状。A某说:“随着病毒的变异,我想病毒的毒性是不是越来越弱了。”

到底Omicron是否真的症状轻微,是否真的对老年人致死率低,还需要等待更多样本的反馈。

韩国人口结构金字塔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与南非迥然不同,韩国是一个走向深度老龄化的国家,人口平均年龄42岁,比中国的37.5岁还高许多。

韩国防疫部门数据显示,截至12月5日,韩国80.5%的人口已完成新冠疫苗全程接种,7.7%已接种加强针——这并没有阻止D株传播蔓延。

未来Omicron在韩国的传播、感染、致病率、死亡率究竟如何,将给同处东亚的我们,一个非常真切、真实、有用的参考。

结论

新冠疫情至今已经2年了,人们肯定非常希望这个Omicron的毒性确实有降低。但是无论是从分子结构,还是真实疫情上,目前这个事情还真的没有定论。

面对未知病毒,必须为最坏的可能做准备, 而不能在危害还不清楚的时候,就一厢情愿。

Omicron传染性强,当感染基数上去了,重症数、死亡人数会不会提升?会不会还是给医疗系统造成压力?还需要至少1~2个月的观察。

如果重症率低获得广泛证实,按照这一趋势发展,Omicron有可能是新冠病毒的最终形态。这才是新冠病毒已经找到与人类“长期共存”的方案了。

在过去7天里,美国平均每天新增确诊12万人,每天有近1300人死亡(流行的主要还是D株)。这还远不是最坏的情况(去年顶峰每天4000人)。

而在人口不足美国45%的俄罗斯,日新增死亡人数也达到了1200人。这种情况下,是不可能去谈什么“与病毒共存”的。

当然,在人类历史上,没有哪次传染病大流行不会终结。新发病毒尤其是之前的几种冠状病毒,大多以毒性降低、与人类形成共存、成为普通感冒病毒为结局。

我们希望Omicron成为疫情在外部世界终结的希望,但并不把希望完全寄托于此。

还是扎实推进疫苗接种和加强针接种工作,持续推进境内“动态清零”,保障以老年人关键的民众生命健康。

目前全国完成全程接种的人群已达到11.25亿人,占比已达人口80%,已有近1亿人(7.1%)接种了加强针。保持动态防御,才能迎接春天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