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德旺谈捐百亿办大学:我不会想盈利,以营利为目的的资本介入教育是灾难
资讯

曹德旺谈捐百亿办大学:我不会想盈利,以营利为目的的资本介入教育是灾难

2021年12月06日 16:45:49
来源:时代周报

“资本介入教育,是一个灾难。我始终反对以营利为目的的资本进入教育和培训行业。”12月3日下午,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独家专访时,福耀玻璃(600660.SH;03606.HK)创始人、董事长曹德旺声音低沉,语速缓慢。

福耀玻璃是全球最大的汽车玻璃生产商,曹德旺因此被称为“玻璃大王”。今年75岁的他福建口音浓厚,但思路清晰,反应机敏。今年5月,由他捐资创立的河仁慈善基金会宣布,斥资100亿元筹设应用研究型高校。

办学,曹德旺不是一时兴起。2009年,他就捐建了福清德旺中学。这次捐建高校也是曹德旺主动向福建省委省政府提出。基金会出资开设大学,在国内还是一条新路子。赞美声如潮水般涌来,有人称他为“高校教育的探路者”“为子孙后代积福”。

大学已动工开建,暂名福耀科技大学。学校的个人印记,一目了然。质疑声也随之出现,“学校是公办还是民办?”“是不是就是为了给福耀玻璃输送人才?”

曹德旺素以敢言著称,这不是他第一次置身舆论的暴风眼。“福耀科技大学不是福耀的大学,不是福州的大学,而是全球性的大学。”面对争议,曹德旺始终保持坦然,“我们要培养的是国际化人才,让他们能接触到全球企业。”

在生产一线摸爬滚打数十年,没有人比曹德旺更知道制造业企业究竟需要什么。近些年,曹德旺将更多的精力用于慈善和公益领域,每次大手笔捐赠总能引来众人围观。

设立福耀科技大学,是曹德旺晚年的最大夙愿。这来源于他对中国制造业现状的深刻洞察。“制造业最缺乏的不是资本,而是人才。”曹德旺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VCG111307313746.jpg

(2020年11月20日,北京,国务院新闻办举行中外记者见面会,4位民营企业家代表围绕“万企帮万村——精准扶贫的民企行动”与中外记者见面交流。福耀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曹德旺回答现场记者提问。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福耀科技大学2023年竣工”

时代周报:有传言称,福耀科技大学2022年开始招生,是这样么?

曹德旺:招生时间还没有确定下来。学校(福耀科技大学)已经开始建设了,竣工时间是2023年。

时代周报:你曾经说,福耀科技大学的校长会在全球招聘。校长招聘工作进展如何?

曹德旺:正在按程序如期进行。现在正在筹备(学校)董事会,等董事会成员全部到齐后,我们才会开始进行校长人选的招聘。

时代周报:在大学的建设上,福耀科技大学董事会和基金会理事会如何分工?

曹德旺:基金会是一个慈善机构,学校的建设是由基金会出资。而董事会将会是学校的管理机构。

时代周报:关于福耀科技大学的属性问题,起初定位为“探索新型公办大学办学模式”,而现在最新的说法是以“民办公助”模式筹建的“民办非营利性新型应用研究型大学”。学校的性质为什么会发生转变?

曹德旺:福耀科技大学是“民办公助”的非营利性大学,这个表述是正确的。原因是基金会是国务院获批的慈善基金会,拿出这100亿元来投资学校建设。这意味着,这个钱只能花出去,不能用来营利。

关于学校的性质,既可以说是“民办”,也可以说是“公办”。因为学校建设用的是基金会出的钱,但学校的后续经营主要由政府来运营。

“有人想来送钱捐赠,我都没要”

时代周报:在福耀科技大学的项目上,基金会和地方政府如何合作?

曹德旺:学校的整体工作是由政府负责,我只是出钱,还在抓建设进度,再加上用我和福耀的品牌效应来招聘校长。

学校建成后,一般性的工作就由政府进行管理。曾经有位政府官员担忧后续资金会跟不上,我给他的建议是,他们应该成立一个教育基金来进行统筹。我目前就只是负责把这100亿元的建设资金用到该用的地方。

福建省委和福州市委对福耀科技大学这个项目非常重视。他们把福州市高新区最好的那块地拨给了我们,用于学校建设。

时代周报:100亿元的资金预算,目前来看充足吗?是否有考虑引入其他资金?

曹德旺:100亿的资金用来建学校,花不完。现在有人想来送钱捐赠,我都没要。因为我们(基金会)是私募基金,钱够花就行,不用对外筹资。

实际上,第一期建设我们大约花费50亿-60亿元就够了,剩下的资金会留在学校作为奖学基金,我向政府承诺,这个奖学基金如果不足100亿元,我还要负责补足。

时代周报:由基金会开设高校的模式在国内仍然是条新路子。你是如何考虑的?

曹德旺:从国际上来看,好大学大多是由慈善基金会开设的。我认为,中国也要去学习这一套理念。由大型企业、大型机构、大型慈善基金会设立高校的模式,也会是未来的大方向。

慈善基金会的存在也很好地解决了学校的产权问题。我不会把福耀科技大学用于盈利。因为以营利为目的的资本介入教育是一个灾难,我是始终反对以营利为目的的资本进入教育和培训领域的。

VCG111192239326.jpg

(2019年1月12日,上海,曹德旺出席2019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新年论坛。

“制造业最缺的不是资本而是人才”

时代周报:有人质疑,福耀科技大学的开办就是为了给福耀玻璃输送人才,你如何看待这个观点?未来福耀科技大学会执行一套怎样的人才培养模式?

曹德旺:福耀科技大学不是福耀的大学,不是福州的大学,而是全球性的大学。我们要培养的是国际化人才,让他们能够接触到全球企业。

学校将实施“双导师”制度,一方面坚持有学术教授,另一方面,我们将引入一批制造业内顶尖的导师,培养学生们的动手能力。

我们有信心说,从福耀科技大学毕业的人,他的毕业证书相当于工程师的身份,能力上具备工程师的水平。

时代周报:目前中国制造业最缺乏的是什么?

曹德旺:中国制造业最缺乏的,不是资本,而是人才。

我认为,制造业企业应该去执行国家现在的战略,转型升级,寻求高质量发展。这个战略与改革开放是对标的。

当初进行改革开放的时候,国家工业化的底子太薄了,金融系统也不够完善,因此大部分企业是依靠着政府贷款崛起的。很多企业也正因如此,在近几年纷纷爆雷倒闭破产。如今,随着市场经济逐步壮大,当年那些高负债的企业已经很难生存下去了。

因此,这个时候提出转型升级,就是要从虚拟经济转到实体经济上来,让钱回流到实体经济中来。经营管理也要跟国际接轨,寻求高质量的发展模式。

时代周报:不少优秀工程师因为收入等原因离开了制造业,进入金融、互联网等行业。因此,有人认为“中国不缺乏优秀的工程师,只是制造业无法使他们拿到与能力匹配的收入,导致他们纷纷外流。”你认同这一观点么?

曹德旺:这个观点也对,也不对。金融、互联网行业确实占用了大量的人才资源。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由于美国“去工业化”战略的提出,大力发展金融、互联网行业,我们中国也培养了一大批金融和互联网的专业人才。

这也导致了金融和互联网行业的飞速发展,他们借助资本市场和金融市场快速成长。有些公司,选择去国外上市,就算亏个几百亿也无所谓。这些企业在资本市场里捞到钱后,有充足的资本可以到处挖人。

制造业是没有这个条件去给这些人才开出有竞争力的薪资的。这也导致很多人才从制造业流失了。他们中很多人是电子信息工程师、软件工程师、质量工程师和产品工程师等。他们一窝蜂地去从事像金融、互联网这样的虚拟经济。

但必须要注意的是,我们国家和美国国情不同。我们中国还没有完成工业化,怎么能去工业化呢?

因此,福耀科技大学要坚持建设一所理工科、科技型的大学,培养制造业短缺的人才。我相信,随着制造业企业的崛起,一定会解决人才流失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