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问邯郸救援人员遇难事故:下水条件是否充分?培训是否到位?
资讯

4问邯郸救援人员遇难事故:下水条件是否充分?培训是否到位?

2021年12月05日 09:16:00
来源:南都即时

十天之内,河北邯郸三名民间救援队的救援人员落水遇难一事引发关注——12月1日,河北邯郸广平县和临漳县的蓝天救援队在漳河搜寻落水失联渔民时,遭遇救生艇侧翻,致7人落水2人死亡;不到十天前的11月23日,邯郸大名县蓝天救援队在搜寻同一落水渔民时,同样发生了救生艇侧翻,致1人死亡。

事发后,蓝天救援队内部发文称,事故原因仍在调查中。邯郸市应急管理局向南都记者表示,事发地魏县政府正负责处置此事。民间救援力量近年逐渐活跃,多次出现在各地应急救援中。这次意外,也引发公众对民间救援队伍技能及培训规范的关注和讨论。

12月1日,河北邯郸魏县,邯郸广平县蓝天救援队船只侧翻后,附近蓝天救援队队员施救。

一问:事发水域情况如何

12月1日,来自邯郸广平和临漳的蓝天救援队在邯郸魏县搜救落水渔民时发生意外,搜救艇侧翻导致救援人员落水,两名救援队员不幸遇难。网友拍摄的现场视频显示,在魏县漳河一处激流中,救生艇侧翻,身穿蓝天救援队服装的数名人员在水流中翻滚,目击者大喊“快救人”。

不到10天前的11月23日,邯郸大名县蓝天救援队梁振峰在协助队友执行同一任务时,因救生艇侧翻落水,后被找到并不幸遇难——这几支邯郸市的县级蓝天救援队聚集在此,原是应魏县一户人家请求,搜寻11月16日落水的魏县张街村渔民张某。

目前外界无法得知当时的救援方案,仅获悉,临漳和广平的蓝天救援队当天是分时段搜寻。

11月23日,大名县蓝天救援队梁振峰因救生艇侧翻落水,不幸遇难。

对于事发经过,一名遇难者孙晓森的亲友告诉南都记者,事后探访发现,出事水域有不少漩涡,情况复杂。

据介绍,12月1日9时,孙晓森到现场正常搜救打捞,执行了大半天的搜救任务后,下午,他所在的临漳县蓝天救援队准备收队,由广平县蓝天救援队继续执行搜救,意外在此时发生。

“当时他(孙晓森)们收拾东西准备走了。广平蓝天救援队的两条船下水后侧翻,人掉下去,当时岸上就有人喊‘你们队员掉下去了’,他(孙晓森)就跟魏县的搜救船一起去救落水的队员。”孙晓森亲友表示,救生艇发生了两轮侧翻,第二次发生在队员互救时,“他(孙晓森)返回救第三人时,由于水流急,加上被救者可能用力过大,导致返回救人的艇也翻了。”

据悉,此次两名遇难者均系2020年加入蓝天救援队,一人懂水性,另外一人也非首次参与水域打捞。

南都记者注意到,另外一名遇难者为广平县蓝天救援队员武海义,10月13日,他曾参与了一次溺水者搜救打捞。

孙晓森亲友表示,虽然熟悉水性,但连救几人可能导致孙晓森的体力严重损耗,在第二次船侧翻后,因体力不支溺水。送医后,孙晓森经魏县人民医院全力抢救后宣告身亡。

12月3日,孙晓森的追悼会在临漳县北关村举行。截至当天上午,仍有2名获救的队员在重症监护室抢救。

二问:下水时救援条件是否充分?

涉事救援队的救援装备是否齐全、是否符合下水救援条件,引发讨论。

12月3日下午,河南一民间救援队的队长小刚(化名)告诉南都记者,从事发视频来看,侧翻救生艇附近的蓝天队员穿戴了定制的救生衣,佩戴了头盔。他认为,船只侧翻后,如果队员身穿救生衣,就有漂浮的能力,“他只是没有自救上岸的能力,可以通过抛带绳救生圈把他拉上来,同时要避免带动落水者的紧张情绪。”

小刚曾带队员在滚水坝拉练,“滚水坝的水流很急,但水流下后往往是回勾的。在这个地方落水会不停地一上一下,通常来说冲不走。”

“在游泳池这类固定水域,由于水深水流速度相对稳定,把人救出来不是难事,但如果在户外,对现场水流情况不了解,会有风险。急流和缓流操作区别很大,搜救艇的发动机动力如果稍小一点,在急流中都可能遇险,更不要说人。”

12月2日,蓝天救援队创始人就本次事故发文提到,水域救援是技术救援中的一种,水域救援中的激流救援是典型的高风险/低频率救援事件,救援人员伤亡率非常大。

遇难人员武海义的儿子在接受采访时,对救援队的培训内容产生怀疑,表示其父所在船上的救援人员在执行救援任务时未绑绳。

“无论是救落水者还是救队员,直接人下水都不可取。”小刚说,水域救援通常需要携带冲锋舟、救生衣、三角钩、声呐、水下摄像头、水上浮毯等专业设备到场。他举例称,其负责的救援队开展水域救援前,“首先要报备,其次要研判水域状况,找目击者询问人员落水位置、时间。落水者的体重、身高、年龄、状态、是否熟悉水性等,这些信息很重要。到场后根据水流速度、水深、水流趋势,评估锁定落水人员位置。”

“冬天下水救援还会出现一种情况是失温。”小刚告诉南都记者,搜救作业期间,救援队确定位置后,“一般由专业的蛙人下水。”

根据消防部门发布的消息,水域救援15条基础原则包括:救援人员穿着救援型救生衣、上游有观察员、救援优先级是救援人员自己、要有预备计划等。此外,离开安全的缓流区、急流中有障碍物、下水追逐受困溺者等,需要专业教练指导下才能进行。

三问:队员日常培训是否到位?

据官网消息,蓝天救援队成立于2007年,2010年9月成为国内第一支注册民间救援队。2015年8月,由蓝天救援队制定的《阜阳公约》显示,其总部与各地蓝天救援队是直属管理关系,各地申请后,由总部派出联络官审核考察。

南都记者检索发现,从2020年至今,从邯郸市蓝天救援队到广平县、临漳县级蓝天救援队,多通过公众号、本地自媒体等网络渠道招募志愿者。

在快速扩张规模的同时,地方民间救援队员技能还面临技术和设备跟上的问题。

据其公众号介绍,广平蓝天救援队成立于2016年7月底,发展队员、预备队员和志愿者220余名,“其中超过80余名志愿者经过专业的救援培训与认证,可随时待命应对各种紧急救援”。按照该数据,其持证的志愿者为36%。

针对激流和复杂水域的救援能力不足问题,12月2日,蓝天救援队内部发文称,今年7月在湖南开展了四期激流水域教官选拔与培训,准备在全国范围内技术普及,因疫情和季节原因推迟至年底。

队伍日常管理也是民间救援组织面临的问题。“这次出现意外,救援队主导人员难辞其咎,不够严谨、考虑问题松散,容易造成眼前的状况。”小刚直言。

“我们希望是一周开展两次救援培训,但实际上队员们各有工作和自己的生活,基本上只能是有合适时机,就抓紧开展搜救的技能培训。”小刚说。

临漳县蓝天救援队贴出的预防溺水横幅。

四问:民间救援队如何规范发展?

民间救援力量近年逐渐活跃,不少靠自筹资金购买设备,在今年河南水灾、山西暴雨等应急救援活动中,均能见到地方救援队的身影。

“我们在外面救援多次跟蓝天救援队相遇,他们整体做得还是不错的,可能个别还存在规范化的问题。”从业十年的救援队长小刚评价道。

事发后,邯郸市应急管理局回应南都记者称,涉事救援队开展救援前未报备。武海义的儿子则提出质疑称,“蓝天救援队没为队员统一购买人身保险”等,指向了民间救援队规范化发展的问题。

资深风险防范和危机管理专家赵阿兴在《民间应急救援队伍的建设与能力评定标准》一文中指出,当前民间应急救援组织治理机制仍然有待完善,需要强化国家和行业标准的制定和实施,救援分队严格遵循流程。

小刚曾在2015年参与东方之星客船倾覆的救援,“经过那次搜救我们发现,调度有序、队员听从命令行动,与救援设备齐全同样重要。”

小刚建议称,地方救援队一是规范注册,二是救援前报备,三是对现场做全面的分析研判。“再急也要至少要打电话报备。希望有合适的单位或体系出台标准化的搜救流程,并进行监管。”

“比起见义勇为,我更提倡‘见义智为’。还有就是将救援教育前置,提倡预防。”小刚认为,这次事故中其他相关救援人员心理创伤的恢复与干预也需要关注。

12月2日晚,蓝天救援队品牌创始人就“邯郸救援队员牺牲”事件向各地蓝天发文警示称,远离超出能力范围内的救援,避免悲剧再次发生。文章称,“救援不能盲目,不能仅凭一腔热血,要在自身安全、队友安全环境安全情况下,要在经过相关培训且技术熟练情况下,在专业符合安全标准的防护装备保护下才能开展。血的教训必须警钟长鸣!”

出品:南都即时

采写:南都记者 黄驰波 实习生 陆嘉仪 闻梦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