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歌】北京“最安静”的咖啡屋,却能听见天使的声音
资讯

【凡人歌】北京“最安静”的咖啡屋,却能听见天使的声音

2021年12月03日 15:00:51
来源:中国新闻网

这里的环境不一定最小资,咖啡不一定最浓郁,甜品种类不一定最多,但走近了解它,一定会希望这家“最安静”的咖啡屋能开的长久再长久一些。

他叫磊磊,是这家咖啡屋的店长,看见谁都腼腆的笑。作为一名听障患者,他放弃了在南方相对高薪的工作,重新回到咖啡屋。理由他描述的并不清楚,其实满足和幸福无需语言和文字的表述,看他的笑容就明白了。

周一的暖山生活广场,真正能闲下来逛店的人并不多,这间小铺是咖啡屋维持运营的另一个经济来源。磊磊独自在店铺里张罗着,偶尔有人驻足,他立刻站起来拿着宣传单认真地推销自己和店员们亲手制作的小甜品,是店长该有的样子。

“今天开张了吗?”用手机打字问他。

他摇了摇头,拿出11月的销售表,指着同事赵维的名字竖起大拇指,然后写了一行字:他很厉害,比我好。

磊磊曾经有机会利用人工耳蜗让听力变得清晰一些,但仅仅是稍微清晰,付出的代价是永远告别他喜欢的篮球运动,在篮球和听力之间,他选择“安静”地打球。

摘掉人工耳蜗,意味着生活里那些有趣的声音离他会越来越远,那又怎么样呢,失去的这部分体验让他打球更加专注,换来了更多的快乐。磊磊的篮球偶像其中一位是科比,“死了”,他皱着眉努力说出不太清晰的两个字,另一位,他比划了很久35的手势,直到采访结束时才顿悟,原来是杜兰特。

云峰是咖啡屋里年龄最小、掌握烘焙技术最多的师傅,身材瘦小,站在人群里很难一眼看到他。在所有志工的描述里,他是不折不扣的“文青”,不会写词的画家不是好烘焙师,这句话形容他很贴切。

立冬的北京下了一场通透的大雪,就在那天,他拍了一套自己非常满意的艺术照,花了2400块钱。这笔钱对于云峰来说,不算是个小数目。照片里的他自信地面对镜头,在各种风格的布景前摆着姿势,大家围着手机纷纷比大拇指,有人好奇:你拍艺术照干嘛?

听力逐渐消失的云峰有个小理想:做一名唱作歌手,那些精心修图的艺术照,是他心目中最佳的简历照片。听不到旋律,也听不清歌词,但他却喜欢唱歌。周六,当年龄最小的志工在店里弹奏电子琴时,云峰身子压得很低,头几乎靠在了琴键上。曲终,他第一个鼓掌。

最近,云峰尝试着拿起麦克风演唱自己参与作词的歌曲《彩虹天使的爱》,他在努力地将这件看起来很矛盾的事情变成现实,其实唱的到底是否好听已经不重要了,每一个认真发出的声音,都值得被聆听。

每周的休息日,云峰要去画室学习,也许当听力和表达都受限以后,眼睛看到的东西变得更加诗情画意。咖啡屋最大的一面墙上,贴着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热心朋友的明信片,其中一张手绘的彩色蝴蝶尤为显眼,那是云峰献给咖啡屋创始人李绍嬅的作品:大蝴蝶带着一群小蝴蝶在空中飞翔。

“我多想拥抱你蜕变,让我化蝶飞向远方,我多想告诉世界,梦想的力量。”——《彩虹天使的爱》,词作者之一:薛云峰。

已经进入不惑之年的邹燕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她是咖啡屋的新人,也是云峰的“徒弟”,但她可太没有徒弟样了。相较于内向安静的云峰,邹燕正好是他的另一面,风风火火急脾气。云峰的面团加热时糊了,一股烤红薯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他慌忙收拾着残局,站在一边的邹燕摊手摇头,满脸写着几个大字:好气哦!

在烘焙这件事上,邹燕就是 “别人家的孩子”:笔记做的最详细,动手能力强,时刻都在向老师提问,最难得的是,她会表达自己对于点心做法的一些新想法,俨然就是烘焙屋的“学习委员”。

来这里工作之前,邹燕在一家机关单位里做文职,同事经常把她负责的内容都做完了,邹燕在大家的好心之下变成了一个闲人。来到咖啡屋,“学习委员”的主观能动性被彻底激发出来:做点心,洗工具,买配料,收拾店面,忙前忙后,井井有条。从被人帮助的听障女青年完美转型成热心肠的大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