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强制令正在全世界展开 除了美国
资讯

新冠疫苗强制令正在全世界展开 除了美国

2021年12月03日 07:22:54
来源:纽约华人资讯网

本月早些时候,奥地利采取了一项西方民主国家曾经无法想象的举措:该国宣布,新冠病毒疫苗将成为全国人口的强制性疫苗。

在此之前,世界各国政府都拒绝了普及新冠病毒疫苗的建议,而是选择采取激励措施和其他“推动措施”来激励人们接种疫苗。

奥地利在上周晚些时候宣布发现Omicron变种之前公布了强硬的新措施,这引发了人们的担忧,即冬季的新冠浪潮可能比之前认为的更残酷。出现新变种的消息可能会促使更多的国家加强他们的做法,从疫苗接种自愿转向强制。

“我们有足够的疫苗。科学给了我们一种可能性,一张从一轮轮疫情和一次次的封锁的恶性循环中退出的门票,”奥地利总理亚历山大·沙伦伯格上周在解释他的新冠疫苗强制接种令时,这样告诉CNN,“没有足够多的人利用这种可能性并选择退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仍然困在这种情况下。”不遵守这一规定的人将面临行政罚款,但目前尚不清楚罚款数额有多高,以及该政策将如何执行。近三分之一的奥地利人仍未接种疫苗。

本周,维也纳警察正在检查购物者的疫苗接种状况。

“这是一个极端的措施。只要有的选,我宁可选择走别的路。但如果一年的疫苗接种,全国性推广宣传,媒体一遍又一遍地解释,这都都依然没用,人们还是去相信假新闻……我们有必要采取这一极端措施,”沙伦伯格补充道。

其他国家也开始考虑采取类似的激进手段,说服更多的人接种疫苗。

上周日,在南非科学家首次报告存在Omicron变体的几天后,南非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宣布,当局正在研究是否要求员工接受新冠疫苗接种和加强针注射。上周,肯尼亚成为第一个对未接种疫苗者实施限制的非洲国家之一。

科学家们仍在审查数据,以评估现有疫苗对新变种的有效性,但莫德纳(Moderna)的负责人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已经警告称,他认为疫苗效用将出现“实质性的下降”。

美国总统乔·拜登的首席医疗顾问安东尼·福奇博士表示,他认为现有的疫苗仍应对严重病例提供一定程度的保护。福奇告诉CNN,“疫苗将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无论是Delta变异还是Omicron变异。”

是否要扣动扳机执行强制令,以及如何权衡公民自由的风险与压力过大的医疗体系面临的严重威胁,这些问题在世界各地引发了许多人的质疑——尤其是在欧洲这个自由民主的骄傲堡垒。

奥地利初试强制令显成效

但是,就在封锁成为疫情生活的一部分之际,欧洲迅速出现的一种观点是,强制接种疫苗不仅是合理的——它们可能会得到回报。法国、意大利以及现在的奥地利的规定为人们提供了一扇了解未来的窗口。

自11月初政府开始发出对工人采取更严格措施的信号以来,奥地利接种疫苗的人数激增。根据牛津大学的“数据中的世界”项目,在四周内,疫苗接种覆盖率增加了约4个百分点,超过了同期其他西欧联盟成员国。

据沙伦伯格称,在11月14日首次对未接种疫苗的人实施居家令后,又有50万人接受了第一剂疫苗。奥地利卫生部顾问彼得·克里米克(Peter Klimek)说,尽管绝大多数疫苗都是加强针,但这种上升趋势仍在继续。

克里米克说:“从建模的角度来看,很明显,增加疫苗接种本身不足以阻止病毒的传播,但它是阻止卫生保健系统崩溃的一大步。强制令会有帮助吗?是的,如果我们找到办法让它发挥作用的话。”

奥地利的反疫苗强制示威。

奥地利的疫苗强制令一方面导致成千上万的人走上街头抗议,但另一方面,也有更多的人前往疫苗接种中心。“我屈服于政府的勒索。我想等,但政府对我有其他计划,”雅鲁斯拉夫在维也纳的奥地利最大的疫苗中心接受第一剂接种时告诉CNN。他只愿透露自己的名字。

虽然有些人的想法不会改变,但其他人——比如雅鲁斯拉夫——会改变,尽管不情不愿。一些欧洲政客开始得出结论,只要能让原本很难赢得的一小部分民众接受疫苗,就算碰到抵制和抗议,那也值了。

其他国家业已尝试

在解释奥地利的决定时,沙伦伯格指出了其南部邻国意大利和法国的成功之处,这两个国家已经推出了疫苗强制接种规定,包括要求提供接种证明、阴性检测结果或近期从感染中恢复的证明,才能参加公共集会、旅行或工作,与此同时还在采取公共卫生措施,如佩戴口罩。根据欧洲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的数据,这两个国家还强制要求卫生工作者接种疫苗。

在疫苗接种推广停滞后,法国率先在欧洲确立了强制接种的趋势。“法国肯定是这种工作的典型代表,”牛津大学的托马斯·黑尔(Thomas Hale)说。

黑尔和他的同事们正在将新冠疫苗强制接种的数据添加到他们的跟踪程序中,目的是回答一个大问题:它们有效吗?黑尔说,在追踪的180多个国家中,有几个国家因其有效的强制令而脱颖而出:法国、以色列和巴西。

今年早些时候,以色列通过使用所谓的“绿色通行证”疫苗护照,成为抗击新冠的典范,但在取消通行证系统并取消其他限制后,今年夏天迅速蔓延的Delta变种引发了感染的毁灭性激增。

自从今年秋天包括里约热内卢在内的一些巴西城市开始引进引起争议的疫苗护照以来,一度被病毒摧毁的巴西现在已经超过英国,成为世界上接种疫苗最多的国家之一。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疫苗实际上是没有争议的。人们对抵抗者有很多关注,但事实上他们只是嘈杂的少数,”黑尔说。

这一点在法国表现得最为明显。7月12日,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宣布实施“卫生通行证”,引发预约接种疫苗的人数激增。该国主要的疫苗预约平台Doctolib在24小时内预约了100万次。

法国已经成为新冠“卫生通行证”的典范。

正是因为其迅速增长的疫苗接种率,加上与新冠通行证相关的测试大量增加,以及在受Delta变种严重影响的地区重新引入口罩令,法国在很大程度上设法避开了夏季席卷欧洲的第四波疫情。法国大约70%的人现在已经完全接种了疫苗。

法国公共卫生研究中心Inserm的驻巴黎流行病学家维特多利亚·科利扎(Vittoria Colliza)告诉CNN,通行证的推出“是摆脱停滞状态的关键”,并且证明有可能激励以前不愿意接种疫苗的人。科利扎说,现在很明显,疫苗带来的免疫力已经有所减弱,高接种率的欧洲国家正在努力控制又一轮病例激增,需要额外的激励措施来避免最糟糕的情况。

以色列6月的一项研究显示,尽管疫苗仍能对新冠重症提供强有力的保护,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疫苗对抗病毒的效力会减弱,因此需要进行第三次强化注射。自那以后,该国恢复了绿色通行证,并开始实现第三剂强制令。

马克龙最近表示,从12月中旬开始,65岁以上的人需要一剂增强剂来重新验证他们的健康通行证,以确保避免第五波疫情。

今年7月,意大利效仿了法国的做法,总理马里奥·德拉吉宣布了一份类似的健康通行证,要求持有该通行证的人才能进入一系列场所和服务。尽管意大利的疫苗接种人数在初期没有法国那样激增,但这一政策帮助缓慢扭转了形势。上个月,意大利更进一步提出了“绿色通行证”要求,要求该国所有公共和私营部门的工人只有在接种疫苗,或者证明他们已经康复,或新冠检测呈阴性的情况下,才能拿到工资。

自9月中旬宣布这项措施以来,意大利的疫苗接种覆盖率已悄悄上升了约5个百分点。虽然增幅不是很大,但专家认为,在疫情的这个阶段,每一个百分点都有帮助。

米兰圣拉斐尔大学的意大利知名病毒学家罗伯托·布里奥尼(Roberto Burioni)博士表示,扩大卫生通行证的严格措施,不仅使该国能够对约73%的人口进行全面疫苗接种,还避免了目前在奥地利实施的封锁等痛苦的限制。布里奥尼还说,去夜店必须得有绿色通行证,它促使意大利的年轻人去打疫苗。

布里奥尼说:“在我看来,最显著的影响是,我们在20-30岁年龄组中取得了非常非常高的接种率。”他估计接种率约为84%。“这些年轻人在病毒传播中非常重要。因为,你知道,他们的社交生活非常丰富。这也是意大利比其他国家处于有利地位的原因之一。”

但他也说,尽管有了严厉的强制令,同时努力打击反疫苗的虚假信息,仍有一小部分人坚决反对接种疫苗,似乎什么都不会改变他们的想法。布里奥尼补充说,这一群体虽然人数不多,但对意大利实现为90%的合格人口接种疫苗的最终目标仍是一个大问题。

“在意大利有15万人死亡后,我真的无法相信还有人拒绝接种疫苗——这里的每个人都有亲戚朋友死于新冠。我在重症监护室遇到的新冠患者仍然说他们不会接种疫苗。他们不后悔,他们说,‘哦,不,请不要给我接种疫苗。’”

尽管新冠疫苗的政治化,尤其是欧洲民粹主义团体的政治化,使得许多政府不愿对本国民众执行强制令,但严厉的封锁可能会让人们失去又一个欢庆圣诞节的机会,这让许多人开始重新掂量他们的选择。

随着德国病例激增,该国卫生部长警告说,到冬季结束时,“德国几乎所有人可能要么接种疫苗,要么康复,要么死亡。”自周三以来,一项新的法律要求所有员工提供疫苗接种、康复或阴性检测的证明——不遵守的人将被禁止进入办公室,可能得不到报酬。即将上任的德国总理奥拉夫·肖尔茨表示,新联合政府将考虑强制接种疫苗,因为“疫苗是摆脱这场大流行的途径”。

11月,一名服务员在巴黎一家咖啡馆检查疫苗卡。

在感染人数不断上升的希腊,总理基里亚科斯·米佐塔基斯周二表示,将强制所有60岁以上的公民接种新冠疫苗。希腊政府最近禁止未接种疫苗的成年公民进入电影院、剧院、博物馆或健身房。对于未接种疫苗的人,在没有阴性检测的情况下获得公共服务、银行和商店已经受到限制。捷克共和国的新冠肺炎病例数量居全球之首,该国也在采取类似措施,收紧防疫要求。

全球都将实施疫苗强制令

托马斯·黑尔说,全球范围都将采取更广泛的疫苗强制运动,而对未接种疫苗者实施逐步限制是这场运动的一部分内容。“奥地利就是一个非常戏剧性的例子。但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更大趋势的一部分。”

有些反例表明,强制的效力不那么明确。黑尔说,在美国,针对联邦工作人员、军队成员和医疗机构工作人员的疫苗规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这些群体的接种,但很难说它们是否对普通民众产生了重大影响。拜登政府还试图要求雇用100人以上的私营企业全面接种疫苗或进行定期检测,但这一措施正在法庭上被搁置。

但黑尔认为,随着各国开始尽量避免实施居家令,将继续看到更多领导人转向拥抱疫苗强制。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在11月中旬表示,“完全接种”的定义在某个时候必须改变,以考虑到强化疫苗。周一,英国宣布将为所有成年人提供加强疫苗,并将第二剂和第三剂之间的差距从6个月缩短为3个月,以减缓Omicron的传播。

“我认为强制令是有效的。我认为他们尤其激励那些对疫苗不感冒的人,他们并不是反疫苗,而是对疫苗有些懈怠,有些犹豫。在一些国家,这是人口的很大一部分,比如法国,”黑尔说。

“但如果你面对的是真正反对接种疫苗的人,那么我就不清楚这些措施能否消除这一障碍。”